微信改名WeCom,換個馬甲你就不是微信了?

作者:Giselle

路透香港9月18日報導稱,在美國對WeChat(微信)的禁令生效前,騰訊已經把企業WeChat微信應用程序更名為WeCom,將其作為WeChat的潛在替代者。

據美國專利及商標局的記錄顯示,騰訊在8月19日註冊了WeCom商標。騰訊公司內部人士則聲稱,WeCom不在美國對WeChat相關交易禁令範圍內。

美國商務部18日宣布將禁止應用程序軟件TikTok和微信的有關“交易”,其中涉及多項內容,包括自9月20日起禁止在美國境內的應用商店提供TikTok和微信這兩款應用程序的下載及更新,禁止微信在美國境內提供轉移資金或處理支付的任何服務。

8月6日,川普總統連續簽署了兩項分別針對TikTok和微信的行政令,內容基本一致,即禁止受美國司法管轄的任何個人和實體與騰訊進行任何和微信有關的交易,與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進行任何交易,此交易禁令將在45天后(9月20日)生效。

川普總統行政命令出台之後,一些關於如何應對美國製裁微信的文
章就在微信朋友圈裡流傳,其中就包括:不要卸載、重裝微信APP、關閉WeChat自動更新功能等操作指南。

近日,一份更詳細的應對方案,在微信朋友圈裡廣泛傳播,其中就包括利用WeCom,與原有的WeChat賬號無縫對接。方案還慫恿這些海外的微信用戶,在WeCom裡設置手機號碼登錄,這樣即使WeChat被禁了,WeCom也可以通過手機號碼登錄,行使與WeChat同樣的功能。

中共體制從上至下,從官方到民間,都慣於使用鑽空子、找漏洞來逃脫罪責。位高權重者更是早已為自己留了多條後路,擁有不同名字、不同國家的護照。中共治下,有權有勢的即使犯了罪也不用接受懲罰,換個名字、換個地方,甚至換張臉,照樣活得好好的。輪姦犯李天一,案發之後雖然引起了民憤沸騰,被判10年牢獄,可是,在他輕輕鬆松“表演”了5年的牢獄生涯之後,提前出獄,換個英文名字照樣移民海外,過著有錢人快樂逍遙的日子,反而此案中的受害者楊佳卻名利俱毀,一貧如洗並患上了嚴重的精神疾病。

雲南省委原書記、國家電力公司原黨組書記、總經理高嚴,早在2002年已外逃到澳大利亞。 2008年,杭州市公安局官網發布了一則懸賞20萬通緝高嚴的信息,通緝信息顯示,高嚴擁有“高嚴”、“高慶林”和“張傳偉”等至少3個不同名字的身份證、 4本中國護照及一本港澳通行證。

王立軍和薄谷開來也有多個身份。王立軍有兩個同時有效存在的身份證號碼,照片都是王立軍,但是姓名、出生日期、戶籍登記地址都不一樣,其中一個登記地址是不存在的。而薄谷開來有三個身份證。中共黨魁毛澤東,在漫長的權力鬥爭過程中,用過20多個化名,劉少奇有40餘個化名,包括劉九滿、劉衛黃等。

從個人到群體,中共整個體制內都靠造假和欺騙在運轉。前段時間,因為CCP的邪惡真相不斷被爆料革命戰友揭露,再加上它們放病毒屠殺海內外上百萬民眾的事實,被數以千萬計民眾唾棄,聲名狼藉。而對於危機公關,CCP從來都是不承認、不反省、不改進,而是採取了和WeChat 相同的招數,把名字改成了CPC。而對於臭名昭著的間諜中心孔子學院,中共也是直接將其改名為“教育部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

關於騰訊在禁令生效前把企業微信海外版改名為WeCom一事,網友們也通過造句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你禁WeChat關我WeCom什麼事?

你禁魯迅關我周樹人甚麼事?

你禁可口可樂關我可口可笑什麼事?

……

那麼,用改名規避美國的製裁,究竟是否可行?對此,美國商務部的高級官員表示,限制令中關於禁止“在美國境內開發或可訪問的軟件或服務的功能中,使用微信或TikTok的組成代碼丶功能或服務”的部分意思是:“杜絕微信改名;遏制用於支援微信的後台客戶端被第三方使用。這樣可以降低微信的內部可操作性。”

看來,美國早已提前做好了防範,如果改名就能逃脫懲罰,那監獄裡就沒有犯人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