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麗夢與石正麗:人性和科學的光輝與墮落決定了天使和魔鬼之別

圖片來源:作者自製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在阿道夫·希特勒於1933年開始掌權成為德國總理時,愛因斯坦正在走訪美國。由於愛因斯坦是猶太裔人,所以儘管身為普魯士科學院教授,他並沒有返回德國。 1940年,他定居美國,隨後成為美國公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他在一封寫給當時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的信裡,提到德國可能發展出一種新式且威力巨大的炸彈。他建議美國也儘早進行相關研究,由此美國開啟了曼哈頓計劃。愛因斯坦支持增強同盟國的軍事力量,但譴責將當時新發現的核裂變用於軍備競賽用途的想法。後來愛因斯坦與英國哲學家伯特蘭·羅素共同簽署《羅素—愛因斯坦宣言》,強調核武器的危險性。

今天閆博士的經歷和愛因斯坦似曾相似。今天的中共比當年的德國納粹更兇殘而喪失人性。鑑於各自國內的極權黑暗統治,閆博士和愛因斯坦一樣來到了美國。她勇敢在美國媒體發聲,向全世界展示中共制毒放毒滅絕人類的科學證據。美國因此進一步認清了中共的恐怖主義和犯罪集團本質。現在這個時候,如果美國不以國家力量堅定地開啟滅共行動,所有的美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將陷入中共網羅的死亡而恐懼的黑暗當中。

如果不是人性的尊嚴、光輝和自律,現存的發達武器和先進科學都可以把人類毀滅無數次。昨天有核武,今天有病毒,明天有化武,後天可能就是霍金預言的人工智能統治。不管科學多麼先進與強大,如果沒有了人性的光輝與提升,人類不但會走進滅亡的唯一道路,更只會在滅亡的道路上加速狂奔。

我們依然要相信人性光輝戰勝墮落的力量。在悲慘現實中的人性喚醒幫助人類恢復科學造福人類的傳統和價值。正是因為我們有英雄如閆麗夢博士,人類在地獄的邊緣轉了一遭又必將歸來。人類應該從這次大疫情和大蕭條中正本清源,恢復諾貝爾先生設立諾獎的初衷,頒獎給人類真正的英雄:閆麗夢博士。她不但有卓越的科學成就,而且更有從地獄邊緣拯救全人類的正義、善良和博愛精神。

研究出炸藥想造福人類的諾貝爾先生,始終信奉和平主義,極力反對他的研究成果被用於戰爭,這正是他設立諾獎的初衷。既獎勵為推動人類進步的科學成就,也獎勵推動人類和平的人物。能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有不同的專業和類別,閆麗夢博士既有病毒專業領域的卓越和貢獻,更有超越專業限制的為全人類擔當的果敢、正義和無私。這是完全符合諾貝爾獎科學獎與和平獎精神的的偉大科學家。

英雄的偉大是因為她自身煥發的人性的光輝,做普通人所不能做、行普通人所不能行,因此受到大眾的稱讚和歡呼。而另一方面,如Malik, 潘烈文、曹務春、陳薇、陳放、石正麗等這類科學家,顯現的則是人性的墮落,是科學精神的淪喪和悲哀。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因為他們湮滅了內在正義的聲音,不在乎世人的生死與尊嚴,少了自我道德約束,可以更“發達“地混跡於主流科學界。但是他們的自私、冷漠和卑鄙更襯托出閆博士人格之無私、熱忱與高貴。

人性戰勝魔性的搏鬥卻是艱險的。如果不是閆博士站出來,如果沒有1.19的路德直播,如果沒有郭先生畢生準備搭建的國際與G系列平台,如果沒有美國正義力量的挺身而出,今天的世界已經反轉成地獄了。那樣今天就是另外一個結局,中共撒旦魔鬼贏了,它會賜給石正麗夢寐以求的一盒子毀滅人類的“潘多拉”病毒和一條金色的“狗鍊子”。

人類一定要牢記,科學有正邪之分,絕對不能將科學發展之方向和目標交到泯滅人性的魔鬼專家手裡。他們天然的會與獨裁者相結合,一起完成毀滅人類的“事業”。混在科學界的決不只有病毒界的Malik, 潘烈文、曹務春、陳薇、陳放、石正麗,其他領域的Malik們在哪裡?人類的正義事業是一場與邪惡較量的競賽場。所有善良的人民,一起來加入滅掉中共這個邪惡集團的競賽中吧,否則將被邪惡集團吞噬,掉進萬劫不復之深淵。

撰稿:Skagen(㊙️翻Gnews原創組)
校對:心聲
(聲明: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