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先生重磅爆出中共在119之前早已準備好中間宿主

鳴謝路德時評的精彩分析

如果沒有119…

路德先生在節目中重磅爆料了幾個關鍵線索:

  1. 中共在119 之前已經準備好了中間宿主——貉,並且注射了病毒放在一個地方,等著去採樣;
  2. 中共已經準備把樣品送到港大, 港大已經準備發表論文了;
  3. 中共有人已經聯繫了潘烈文, 內部照片都已經發給潘烈文了;
  4. 中共準備的貉的照片和海鮮市場賣的野生動物照片一模一樣,都是統一一批拍的;
  5. 這一批照片有的準備放到媒體上報導,有的給港大團隊去採樣;

如果沒有119 劇情可能是這樣的:

中共準備好攜帶有中共病毒的貉放置在一個確定的地方,接著港大派出閆麗夢團隊到那個地方假裝考察,然後把攜帶有中共病毒的樣品帶回港大 P3 實驗室,隨後港大立即發布已經準備好的相關研究結果和論文, “第一個”向外界傳達找到中間宿主的消息,這時候媒體果斷放出武漢海鮮市場賣有貉的照片,“印證”港大的發現,得出攜帶有中共病毒的貉在海鮮市場出售進而感染人(即貉是中間宿主)的結論。

1月底中共爆出的武漢海鮮市場貉圖

在這之後, 港大裴偉士團隊又一次奠定冠狀病毒無可爭議的權威,中共掌握整個中共病毒事件的話語權,學術界藍金黃勢力紛紛磕頭效忠,中共一手病毒一手疫苗威脅全世界,美國徹底衰落, 中共再來黃金三十年。

似曾相識的劇本

你想想2003年中間宿主,你說能這麼容易找到?你不覺得奇怪嗎?所以這個中間宿主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路德先生在節目中提出了針對 2003 年SARS 的質疑。

根據路德先生的爆料,中共在中共病毒劇本上的準備異常熟練 ,媒體、學術、情報整個準備流程可以說是幾乎天衣無縫,可以認為,這不是中共的一次演練, 更不是中共一次慌不擇路的應急措施,而是中共早就實踐過的“標準實驗過程”。

前一次“實驗”是在十七年前的春天, 2003年1月底,鐘南山就已經在與香港大學管軼、裴偉士所在的小組進行合作尋找SARS病原。

2月初, 管軼一行一起去了廣州,和鍾南山簽署了協議,要求雙方必須達成共識才能匯報和發布調查結果。

SARS期間,管軼

管軼提到,在簽署協議的次日 NIH 彙的錢就已經到賬,作為“沒有任何條件”的研究經費。

到賬當天,管軼就取得了第一批樣本,隨後又陸陸續續取得了多份樣本。

在得到高層領導的批示後,管軼才被允許帶著樣本回港大, 那時衛生部有了命令,必須在 3 月3 日“兩會”召開之前出結果。

管軼表示, “只是覺得很奇怪,科學上的事情,怎麼可以這樣?” (誰在把科學事情政治化一目了然)

3月22日,港大正式對外宣布確認是冠狀病毒,但當時還沒有確認中間宿主。

4月12日,管軼和團隊表示, 他認為果子狸是中間宿主的可能性比較大,結果四天后,袁國勇已經對外宣布認為這個病毒是從果子狸來的。 (迫不及待)

香港大學醫學部發布的果子狸照片

但直到5月8日, 管軼才到深圳去取果子狸的樣本,僅僅6個,管軼表示, “我就是很明確的奔著果子狸去的”。 (自信哪裡來)

三天后,也就是11日, 實驗結果呈陽性。

18日,管軼在港大做出了兩株病毒的基因全序列,不過他的徒弟卻怎麼拼都拼不出來、都有錯誤,當時管軼解釋了為什麼他們倆的結論是相反的,他表示是因為病毒的適應能力,他肯定的表示, SARS的病毒宿主就是果子狸。 (牽強的解釋)

隨後,就是一系列的發布會、論文發表。

2004年1月10日,WHO工作人員配合中共視察廣州野生動物市場,確認是否還有果子狸售賣

僅僅依靠管軼的自述都能找出百般漏洞, 政治干預學術、未取樣就確定中間宿主、牽強的解釋貫穿在整個SARS事件中, 可悲的是學術界的沉默,可怕的是中共深度的藍金黃,可惜的是沒有 119

因為有119

路德先生表示, 沒有 119 ,閆博士就成了管軼,成為第一個找到中間宿主的人。

SARS 事件因為有119 而沒有重蹈覆轍,貉也沒有成為果子狸,閆博士也沒有成為管軼。

因為閆博士不是管軼,她是天使, 因為有香港反送中事件,她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看清了香港的淪陷,因為爆料革命,她選擇了發聲。

閆麗夢博士第一次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

路德先生曾表示429 將成為人類歷史上至關重要的一天。

那天閆博士出逃成功,那天,中共已死。

閆博士在媒體掀起的巨浪效應正在發酵, 一切都不要忘了 119 ,那是今天沒有成為SARS 的轉折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立武

9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