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五十一 – 1/3)雙修陳,陳峯仁波切,他能把一個個少女給玩爛了,這個地球上連埋葬他們的地方都不能給,絕對不能給!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9年12月14日,郭先生說:我現在我活了這49年了,我真發現我是狗屁不懂。我都懷疑我是處男現在,我真不開玩笑。我發現我啥也不懂,真土。還有這樣的姿勢,還有這樣的玩的,咱真沒見過。我覺得我見過世面,年輕時候也看過黃片。啥也都見過,啥姿勢也都見過,這些姿勢我真沒見過。真能把一個人給玩爛了,能給玩爛了。你去想想,這面是美麗的妙齡的少女叫歡樂秀,到這屋是自己的哥們兒開腦瓢挖開心臟。戰友們,你們啥感覺?這不是電影,這不是聊齋,也不是畫皮,是真實的。再給共產黨折騰一年,讓全世界全中國人都會看到這傢伙不是人,我猜這不是人。這是魔鬼必須得消滅,得徹底消滅,得粉骨揚灰。說實在話,這個地球上連埋葬他們的地方都不能給,絕對不能給。

2018年7月9日
據說關鍵的香港某家律師事務所兩位律師,現在有一位律師也是進醫院了,在香港眼科醫院住着呢,現在還生死未卜。也就是說王健先生拍照死之前,把他一生中最關鍵的任務完成了。那就是和陳峯先生把海航從國營變成了私營,把私營的企業變成了劉呈傑和貫軍的企業,把劉呈傑貫軍的企業變成了美國的慈航,絕對控股。然後呢從10億變成了萬億的財富控制了20萬億的資產,並且轉移到了美國。在發生了去年的文貴爆料革命之後海航事件曝光天下之後,王岐山先生和孟建柱先生還有多個N先生,劉呈傑的爹,劉呈傑的媽,貫軍的爹,貫軍的媽之謎之後,該股權又順利的轉回到了香港,盜國賊控制的手中。然後拍照死。

2019年1月1日
卡麗熙女士:我聽說是2015年以後,在海航的內部,王健在王岐山的支持下,大權獨攬了,把陳峯先生都排擠了。對於這樣一位絕對忠誠的追隨者,王岐山都下得手去殺害,那您現在有什麼話要說給那些目前依然死心踏地追隨王岐山的人聽嗎?您請。
郭先生:謝謝卡麗熙女士,您問這個問題也是很多人在問的。不過咱這都是聽過內部各種消息或者網絡上的傳說。但是據我瞭解的情況,您這還是非常準確的,就是陳峯一度時間是不受寵了,王健是更多的被得到信任。因爲王健跟安全部、軍委還有當時的國安委以及現十八大、十九大的領導,特別是王岐山、孟建柱、孫立軍來往密切,就是可利用價值非常高。一度時間陳峯很多怨言。陳峯在2015年、2016年習這出訪的時候,一帶一路到歐洲啊,包括英國訪問哪,陳峯也去了,陳峯也去照了相。陳峯這個人很怪,出門從來不住酒店,都住在飛機上,你說這麼個怪人啊。狂傲自大。然後在飛機上又打坐又唸經的,裝神弄鬼的。當然唸經的時候有一幫年輕的姑娘要扶持他念經。有時候因爲他信的是藏教,有時候他還要搞搞歡樂佛,采采陰取取陽,都幹這事。那次在英國訪問當中他住在機場,他的私人飛機上,跟一個朋友的對話印證了你說的,他就是對王健有很大的不滿。認爲王健現在太狂了,因爲王健動不動就說自己這個國家離不了他,現任領導離不了他。然後他說沒有我就沒有你王健,岐山你不要看用你,你也不要看姚慶姚家對你怎麼樣,那我是岐山真正信任的,沒有我他怎麼認識你呢?包括你加入國安委呀,你加入的今天所謂一帶一路的這個叫國家戰略中心小組啊,那都是因爲我呀,印證了你說的話。但是他最終的,他倆都沒鬧明白。所以說他倆都不信佛,信佛都知道有因有果,他所有的擔心都成了最後王健必死的原因。那麼在這個時候王健先生已經被殺的時候,王岐山能不能下得手,這個問題很簡單。共產黨從來沒有考慮敢不敢下手,他只考慮需不需要下手。他也更沒有擔心沒有害怕,他們就是每天干的事,他只是說,今天像我喫飯的時候我是喜歡夾哪個菜,我不喜歡夾哪個菜而已。也就像他們每天在身邊選小姑娘一樣,哪個今天合我胃口,哪個不合我胃口。就像陳峯先生,坐在自己的飛機裏面在機場不住酒店,因爲他知道酒店到處是探頭。然後呢在飛機上要着着油,機組陪着他,然後讓那麼多人不方便,讓他自己方便,然後呢還要念經。他們也都是考慮自己沒有別人。這時候你能看出來這就是烏鴉落在了豬身上,只看人家黑不看自己黑。實際上他那一段都在造孽。那王岐山殺他們的時候,當然不考慮你的感受了,他只考慮自己是否需要而已。

2019年12月14日
我們面對的真實社會和世界,共產黨、王岐山、陳峯、孟建柱、孫力軍,還真的是比我們看到電影中拍的畫皮,那個揭開了那個人間的虛假的,美麗的少女的面紗之背後的那個恐怖還恐怖。
……
更讓我不可思議的事情,大家你想想這精神多分裂。陳峯在這面牆上,電視上看着把王健的腦袋打開,譁一下子腦子出來,身體剖開嘩啦一下出來。他在那兒看着這個兩個腳翹着,穿着一個睡衣躺在沙發上看着這些來驗證這些的錄像。還有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旁邊有一個小明星,不是她是個大明星,年齡真是最小的最小的明星,最漂亮的明星。剛剛在那屋,那個女孩啊拍了一堆的視頻,我才知道陳峯有這個毛病啊,我第一次知道陳峯有着西藏的密宗。這叫雙修啊。雙就是大家歡樂佛知道吧,歡樂佛用女性啊,坐在懷上,這個各種性交的姿勢啊。所以說孩子們,18歲以下千萬別看趕快關啊,18歲以下離開啊,孩子離開啊,孩子離開講這段時候。原來陳峯號稱天下第一啊,當世這種歡樂修行第一人呢。就是跟女性要不同的姿勢,大家上網查查西藏的歡樂佛是怎麼修的各種姿勢。剛剛在那屋,可不是同一個屋,在隔壁的屋,真漂亮的女孩。這是我看到的這些變態的老流氓們玩女人玩的是最漂亮的錄像,就是陳峯給自己有專業的錄像設備。小姑娘是真漂亮,真漂亮,這麼年輕的女孩子他下得了手。我在這個攝像裏,我也看到爲啥人老罵對方是爛貨爛貨。我現在我真明白了。我現在我活了這49年了,我真發現我是狗屁不懂,我都懷疑我是處男現在,我真不開玩笑。我發現我啥也不懂,真土,還有這樣的姿勢,還有這樣的玩的,咱真沒見過。我覺得我見過世面,年輕時候也看過黃片,啥也都見過,啥姿勢也都見過,這些姿勢我真沒見過。真能把一個人給玩爛了,能給玩爛了!你去想想,這面是美麗的妙齡的少女叫歡樂秀,到這屋是自己的哥們兒開腦瓢挖開心臟,戰友們,你們啥感覺?這不是電影,這不是聊齋,也不是畫皮,是真實的。戰友們,你去想想,這個場面,你說我去看這個的時候,你說我腦子不分裂,我能正常嗎?
還有更誇張的事情,原來陳峯有一招很厲害的。對面懷裏邊趴着一坐,女孩往那一坐,換着各種姿勢啊。前面這個地方啊,有一張放大的紙,我以爲是經文呢,原來呀全都是類似於黃色小說。他要念那個東西,讓他控制住自己的收放自如的能力,然後有……。大家能想到多變態,我就不能說了,我說了你們真的睡不着覺。接下來那個變態的姿勢可就真受不了啦,不是人哪。我就真的納悶,這些閨女你爲了啥要叫他玩成這樣,非得玩爛了喔,還能生孩子嗎?還能面對人嗎?你這以後咋活呀?有些話我在這兒真不能說,你們想都想不到啊。說爲什麼說陳峯這個人裝神弄鬼,爲什麼是陳峯是天下第一選美女之男?選美女的男人,爲啥要蓋海南航空啊?那就是選美女啊,天下選美第一人——陳峯,名不虛傳,真是名不虛傳。我真是在他面前,我發現我真是個小白,我真就跟個處男一樣,咱這就白活了,完全不懂,這方面必須服陳峯。你說他修行了幾十年的歡樂心,心能修如此之硬,能把心修到欲死不驚。何況是自己的哥們兒,能學到自己啊,像金剛鑽一樣,金槍不倒,得喫多少藥。他還能活着。所以說王岐山的這個王岐山的兵,你去看看王岐山的兵,周亮、田慧宇、田國立、陳峯、王健、李一飛啊,銀行行長啊,原來上海銀行副行長李亦非等等。你看看王岐山的兵都是什麼樣來頭,什麼樣的風格,什麼樣的打扮,什麼樣的長相。你看看習近平的兵,你一看就知道了。說實在的,他們真的不是人類。用人類的標準來看真不是人類。當你去看任何一樣東西的時候,它不是電影。你一定要提醒自己,它不是電影,它不是小說,它是現實中的事,涉及到一個國家的對14億人民的政權。它在挑戰全人類的正義和良知,他要代替美國領導全球,這是太可怕了。這些人要領導了全球,你說這人類還能活嗎?還能存在嗎?還有一箇中國人14億人竟相信了王岐山這樣的人正在反腐,還要打鐵還需自身硬,還要爲14億中國人解決小康的問題,而且支持暴力拆遷,把100萬黨員送進了監獄。理由是他們生活腐化,失去了黨性。說實話,毫不猶豫用他們所做的任何一件事呢,最小的一點來衡量被抓的人,這些人都將是英雄,不管他犯了多少罪,跟他們比那都是英雄,這些人和這些家人都應該成爲英雄。
……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哎呀我的媽呀,親愛的戰友們,當你看到這些個海航,爲什麼它能在短短的1000天裏邊成長了20萬倍,戰友們大家去想一想,成長了20萬倍是什麼概念,你們想過沒有啊?戰友們這20萬倍是什麼概念啊?這20萬倍的成長當中這個企業,你再想想這個什麼性啊,雙修啊,演員哪,戰友們,那還算個毛事啊,那還算個毛事兒啊。你去想想戰友們,這個1000天裏的20萬倍裏邊,他有多少官員?多少政治人物?多少交易是跟着20萬倍有關係的?咱老百姓從這個給你1000點,你查數,從一查到20萬都把你累得舌頭疼。給你那些明星玩兒,能把你玩死。唉呀那些小姑娘真是,好幾個他玩的這些,我看到他錄的這些東西當中,很多都是比咱們孩子還小的多的孩子。二十幾歲,有的是十八九歲,這些小星星們,你纔看到幾個呀。那自於臺灣、香港、世界各地的女孩,她們沒別的,這邊是把生殖器插到別人身體裏,然後腦子想着就是什麼,整人整材料。我們老百姓每天是幹什麼?喫、喝、拉、撒、睡,你喫啥?大家想想,正常人喫飯、喫菜、喫肉,人家喫啥?你去想想。人家喫的每樣東西,都是全人類上最精選的。喫胎盤、喫魚子醬、喫虎鞭、喫牛鞭。喝,咱老百姓喝水,你喝點酒,人家喝啥?想想,喝上百萬的羅曼尼康帝,還要喝人奶,還要喝小女孩流的那個什麼,額外,喝完以後再配兩個陰棗。我們去洗手間,去洗手間你就去排去了嘛。他去洗手間可不是幹這個去,在錄像上你會看到多變態。尿,咱尿到馬桶裏,他不尿在馬桶裏,他要尿在人的肚子裏,尿在人的嘴裏。睡,咱睡在牀上,最多跟妻子睡,你走走神,偷偷情,你也是睡在牀上,人家睡哪?人家睡在黃金牀上、人要是每天睡不同的女人。你看過什麼樣的書,你也不會看過這樣的書,你不會看這樣的書。美國人,歐美人,你打死也不會相信有這樣的人,他們的生活,真的是叫你常人是無法想想的。
我今天直播前,我昨天一再告訴我,明天要直播的時候,一定要摟住摟住,低着說,往低着說,別讓大家受不了。我就再往低着說,戰友們。他事在那擺着呢,我比較受刺激的,說實在的,是他們在研究這個哪個官員要抓、哪個官員要被提時候,我是很受刺激。這邊是玩爛了的一個個少女,還帶止疼藥的,高級的止疼藥。說特別修煉的,讓女孩不痛苦的藥,小金色的葫蘆瓶,叭!往上一抹,沒事了,不會疼了。這面告訴誰,帶誰去北京,啊,去見你老爺去,給你老爺說好了。這個人就升了,調北京城了。我專門把那天的時間,和海南誰提到北京了。我一看,我的天啦,原來就是在那個之後的兩天,海南某人提到了中央工作,某人調到了海南。海南航空啊,怪不得海南在海南島如此之巨大。竟然是告訴那幾個人,說:“你們懂什麼?準備好吧,出點地皮,過幾天,啊!”我這一說不能說漏了,還有代號的,對習都有代號。“馬上就公佈了,海南重新特殊自貿區,地價會爆漲。準備準備吧!”天吶,一個國家的皇帝,他現在已經不是總書記,絕對是皇帝了啊,就在這些人的牀上,就能掌握國家的命運。海南要變成,再次變成自貿區。海南真是王岐山和盜國賊的自由島。想讓你地價漲,你就漲,想讓你地價跌,你就跌。什麼樣的銀行行長到海南島,你敢不聽話,上有王岐山,王岐山腚底下坐着一箇中紀委,中紀委旁邊坐着一個孟建柱、孫力軍,還有國安部、公安部。你再不聽話是吧,習旁邊那幾個人,其中一個給你打電話,你說誰能扛得住啊,戰友們。這些人不聽話,叫到隔壁去,有別人說有人叫你。一進屋放放你過去的小錄像,無知的小錄像,放放你收錢的小錄像。再到隔壁去,中紀委的管你的八室的,六室的,三室的,五室的主任在旁邊坐着呢,瞪着眼看着你呢:“你說我現在收拾你好還是未來收拾你?”我給你要100億、1000億,你不給我?進出口銀行爲啥?我才知道國家開發銀行的這些人全被抓了,從錄像裏能看到明確告訴他:“你丫挺的不知道誰是老大了是吧?不知道我讓你記住,我讓你連秦城都去不了,我把你關到蒙古新疆去。”所以開發銀行不牽扯貸款,那你就是找死呢。國家開發銀行就是陳峯在練雙修的時候,就是自己的小提錢匣。王健一句話就開幾張票據,幾十家上市公司互相玩。戰友們,你能想象嗎,在電影中你再看看《教父》黑社會電影中簡直太小兒科了。大家查查海南三亞公安局有幾個人是所謂自殺的,大家去查查去。某個公安上緝毒的人真是整個人被整得粉碎,最後定案是自殺,屍體找不着。大家往回看看去,未來我都會爆出來。多少人被滅了口,只是我們老百姓不知道。戰友們這真不是一個魔鬼集團,也不是聊齋畫皮一夜那麼簡單。中國共產黨在把中國真正的變成了人間的現實版的人間地獄。王岐山的登位和王岐山所有的行爲這只是你聽到的,你看到的冰山的一角。國際篇,歐洲篇,美國篇,日本篇,俄羅斯篇還沒開始呢。我今天坐到這講到明天也講不完。
……
再給共產黨折騰一年,讓全世界全中國人都會看到這傢伙不是人,我猜這不是人,這是魔鬼必須得消滅,得徹底消滅。得粉骨揚灰。說實在話,這個地球上連埋葬他們的地方都不能給,絕對不能給。共產黨一定要在中國被結束。中國人過去幾千年來我認爲最最的殘酷的上天給中國人懲罰就是派來了共產黨。中國人的懦弱和自私遇到了人類上最大的魔鬼。共產黨加王岐山,加孟建柱,加孫力軍,加陳峯,加吳徵。全人類上你還見過有這麼壞的人嗎?都來了都在中國,這14億人民被他們這麼玩,都玩成這個樣子了,人民還不醒呢。所以我說最好讓共產黨在中國再玩一年,讓中國人能看到共產黨是什麼樣子。我這幾天精神也快錯亂了,我就真想趕快蹲在山裏不爆料了,爆不爆料共產黨都會被滅,只是中國人付出多大的代價而已。說實話,當你看到這的時候中國人真可憐。那些小女孩,那些明星包括那些小男星們,我都在想你傻呀,讓人玩爛玩成這樣,你都不想想你還活着啥意思啊?但凡有一點點人性也得把它弄死,你不能被他給玩爛了呀。那是人嗎?
……
更可怕的是這些老百姓還叫追星族,你就不知道你追那些星都已經成啥了?你看穿着衣裳,脫了衣裳你看都玩爛了。男男女女的,變態到如此的程度,這個民族就是因爲沒有信仰,沒有教育,被洗腦了。把邪惡當成了權利,把邪惡當成了真理,把金錢當成了自己追求的最高目標。完全忽視了人的尊嚴,完全忽視了人存在的意義。這樣的國家和民族你肯定受到懲罰的。當你看到他們對待外國設置一套套的時候,你在想微視,賣攝像機,駭客你,給你搞兩個美女,太小兒科了,太小兒科了。暗網2019年據說,原來說5萬億,現在聽說已經超過了6萬億美元的交易暗網。暗網裏邊就是殺人武器,毒品,幼女,還有國家級的軍事絕密物質。比特幣那太小兒科了,比特幣全人類加在一起才2000億美元,你有啥玩意了?稀有金屬宙斯,頭幾年我才知道爲什麼那些翠的價格和玉的價格怎麼炒起來的,原來絕大多數都是盜國賊幾個家族搞起來的,把翠和玉大量的囤積和收藏,然後哄擡物價直接漲了200多倍,最高時達到300倍。咱們爆料革命,選擇以海航爲突破口,以王岐山,孟建柱,陳峯爲突破口,這真是天意。我現在才真正的相信王岐山,孟建柱和陳峯他們是絕對的一夥的,和孫力軍,他們是生死相依。
……
把這些人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吳徵,陳峯這些人在全世界揭開之日就是人類整個政治大格局,經濟大格局徹底改換之時,毫不誇張。中國人也一定會醒來的。在另外一個角度上看,這些人來也是上天來喚醒中國人的,也是讓中國人能醒來的,也有他們價值的,一幫小惡魔。
……
從這些人身上看到香港人這一次的抗爭是多麼的有意義。我每天我看着都想,如果香港人不抗爭,香港人是太慘了。你那些美妙的少男少女,那不是玩爛了,那是給你玩死了,把你玩死了,你連爛的機會都沒有。香港人的抗爭是太偉大了,太偉大了。在錄像中有一個、有一個演員跟兩個男人對話,這個男人說誰誰誰怎麼、怎麼不錯,不但不錯,還有一個好妹妹。然後這人說呵呵,你還不知道她有個好媽媽,她媽媽更好,哪天咱一起玩玩。大家、如果你看黃片不覺得啥,但你看到正常人、你看這個人是你熟悉的人,連妹妹也貢獻了,連媽媽也貢獻了,而且他們是這麼非常自然的就玩人一家。所以這不是孟建柱的專利,那爆肛芳絕對是、爆肛芳現在發現爆肛太簡單了。原來還有這麼多玩法呢。所以吳徵不容易,你說老帶着、帶着妻子、老婆到處跑去找鑰匙,挺不容易的。所以說楊瀾女士子宮被切除,那是必然的,那太正常了。還有那、還有那切了沒有。所以說我們跟吳徵和楊瀾的官司,很快就要在紐約打。我們現在正在、就一條,我們要求楊瀾女士去到醫務、到醫學上檢查楊瀾同志子宮在不在?還有楊瀾哪被玩爛了,我們要了解一下,就這麼簡單。你不是、咱倆打官司嘛。咱需要醫療檢查。就像蕊馬、蕊馬、馬蕊一樣刷流氓,我到美國大使館簽證不給我簽了,要Skype嘛。不行,你必須來。你來了以後,你不是有紅內褲、粉內褲、藍內褲嘛。應該到醫學檢查。現在西方的醫學有很高的檢查,只要身體有接觸,20年、30年都能給你查的出來,特別是有那個行爲以後,她必須得來。
……
還有一個大家去看看,陳峯當年在哈佛演講時候的那種傲慢、那個無知的視頻,他不是說胡來的。是他自己的天天雙修和玩弄天下女人,掌控一國之權利,操控全世界之經濟,並手裏握着全世界國家才擁有的間諜網,經濟間諜網,那他不傲慢可能嗎?他那時候還:“你們這些華爾街的王八羔子”。那鍾傲慢那是有底氣的。所以能把自己的哥們兒王健弄死以後,能看着他開瓢,能看着他開胸,一刀子一刀子剌,還得拍照片錄像,這東西習都看不了。這種感覺,這種權利的擁有是啥感覺?你想想。你想想,就像那被抓的官員,你想想要是徐才厚活過來了,看着王岐山等人要被開瓢開胸,你說那徐才厚在這裏得多享受啊。你想想那陳峯,你小子王健你不聽我的,你看看我開你的瓢,真的開瓢,開你的胸,開你的胸,剜你的心,真的挖你的心。我拉開你的腿,把你腿給你拉開。我把你的背,譁一刀,背,這麼長的口子,咔一打開。我噻,你說陳峯他能不在哈弗傲慢嗎?一個電話,海南的直接送中央去了。外地一句話,從外省直接調海南當省長當省委書記書記了。到北京不聽話,直接給抓了,抄家了。三亞的書記,不聽話抄家了。幾噸黃金一大半古董全讓陳峯拿走了。這個世界上權利的核心者不是最牛的。在歷史上看,趙高、李斯、中國一個個太監,那是最牛的。就是在權力中心旁邊,你看不着的,控制財富的,控制權力的那個人是最牛的。大家我相信都不用我說了。趙高都得聽話的人,你想想陳峯那是多牛啊?多少人被剖膛剌肚開腦瓢,你不知道而已。你再看外國人,他們玩外國人的時候,那個可就玩得大發了去了,玩爛,給你玩瘋,玩爛了,玩瘋了。劉特左太小兒科了,慢慢說吧。咱未來國際篇、亞洲篇、歐洲篇、國際篇、美國篇、軍事篇,好多篇。
然後你纔回頭想到,原來郭先生三年前說北大金融票據是這麼大的事。原來北京銀行有這麼大的事。民生銀行有這麼大的事。招商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有這麼大的事。原來平安銀行這七八萬億是這麼大的事。你會發現,大家真的覺得白活了,真的白活了。只有爆料革命我們的戰友們告訴你真相,讓你不白活。真的是未來啊,咱們這爆料革命的媒體得多強大,得大到啥程度,你去想一想。隨隨便便的一個料,隨隨便便的一個事,那新聞價值都比克林頓那個藍裙子創造一個福克斯,比當年尼克松的水門事件創造出一個華盛頓郵報,那比那個大得多的多了。咱得創造多少個水門事件吶?多少個什麼藍裙子呀?多了去了,隨便一個事情,隨便一個故事,隨便一個人物。用陳峯給秦光榮的原話說:“秦光榮,我可以告訴你,我能讓你當書記,我能讓你被抓,我還能決定你怎麼死。我讓你到雲南是給我挖礦去了,我沒讓你到那兒給我挖事去,你信不信我讓你啥時候死你就死,我讓什麼時候逮你就什麼時候逮你。”最後秦光榮完蛋球子了。你在裏邊能看到。說實在話,世界上最狂妄,最傻的,最大的傀儡就是習近平。你會發現這些將軍根本不是他說了算。他覺得是他說了算,他的感覺是他說了算,絕對不是。咱們走着看吧,說不完。

2019年12月15日
爲什麼要極爲無知在前面呢?因爲我們的老百姓絕大多數生活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我們的戰友,絕大多數也是普通的像我一樣的草根。不會有人懂得什麼叫“狗嘴”,“盤嘴”,“採陽棗”,“灌陽臉”,“貓頭鷹臉”,禿驢嘴”,你不懂這個詞。你也不懂什麼叫“陰”呀,“氣”呀,“火”呀,當然現在大家有的人已經知道了。這是西藏密宗“雙修”裏邊對八歲,十四歲,十六歲的少女“陰”,“火”,“氣”什麼的,對過二十歲的女人叫“禿驢嘴”,“貓爪”,“鷹爪”。像我們很多戰友,像我這樣都已經四十九了,我們連被叫名字都叫不起了。所以現在我們要談談昨天的主角叫“雙修陳”–陳峯。“雙修陳”這個事情,大家昨天聽了以後感到,震撼!暗黑!暴力!黃色!大家都這麼感受,是因爲我們絕大多數人生活在一個普通人的生活裏,我們絕大多數的人的生活都是正常的,這就爲什麼我們爆料需要兩年,三年的時間。如果兩三年前我要是講昨天這個陳峯雙修,然後對面還能放着王健開腦殼,剖胸,心臟和五臟變成翡翠色,你們就覺得我絕對是神經病,你們不會感到震撼。昨天我爆完料以後,我是昨天一天都在開會,很晚纔回來。昨天我真的是去醫院了,昨天六點四十分我去了醫院,去檢查我的精神情況,我也受刺激了。檢查,做機器掃描,精神科檢查。大家知道爲什麼嗎?我每年都做體檢,昨天我是真去醫院檢查了,每年都提前約好,檢查結果挺好,沒有精神病,沒有神經病。
但是國內的我的特殊的通訊渠道,可以說是震撼。看完了信息,大家在開始討論“雙修”了。可是我說實在話,我一個也沒看到,我昨天想讓大家看到,昨天的爆料之後,大家能把過去兩三年爆料的一些事能想起來,我希望大家能把這些事連起來,跟我們兩三年的爆料,但是很遺憾,我幾乎沒有看到或者我看得太少了。大家當看到這個雙修,西藏的雙修和密宗,雙修事件出來以後,我看到了有一兩個戰友給我發了信息。他在爲西藏的密宗和西藏的佛法,以及佛法的正宗地位在生氣,在辯論,在辯解或者爭辯。認爲大家不瞭解西藏的雙修,對西藏的雙修是侮辱的,是不瞭解的。在我們所謂的常委羣裏面,我們的佛教,我們的大德,我們的卡麗熙女士和我們的七月也有討論,我看到了。我想在這說,我想聲明一點。當我們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大家好好想想,咱是不是離題離得太遠了?陳峯搞雙修和西藏的佛教啥關係呀?能有啥關係呀。共產黨天天講的話,把全人類的好話都講完了,他兌現過嗎?他兌現過一次嗎?他所有七十年的保證,許給人民的民主、法制、一人一票的選舉,那跟西方的人權100%一樣,而且明確定義要給中國人帶來美國式民主,他做到了嗎?共產黨他是個騙子,咱從爆料一開始就說他的以假治國,他都是玩假的,只要對他有用,什麼都可以拿來用。你能說陳峯搞雙修了,雙修現就成了大家的攻擊的對象了嗎?他是真雙修嗎?我們一會兒再說雙修,對雙修我有我的看法。
現在我想想,我講講昨天爆料之後對我本人的衝擊和感受。首先我一直都在想,昨天之前和昨天之後我都在想,到底西藏密宗爲什麼在蓮花聖佛傳送到所謂的歡樂佛修行法之後,在中國大陸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大家往回看一看去,西藏的密宗在北京的流行是什麼時候。大家再看看,所謂的蓮花聖佛在印度受到了什麼樣的打擊,幾乎把佛教毀於一旦。不就是當年在印度也引發了所謂的修行密宗法、隱密法、歡樂大法,導致了印度的一片混亂,最後滅佛運動它是個重要的原因之一。一兩千年後啊,這個竟然是西藏密宗法在西藏都不敢隨便談起。但是在近幾十年在中國的高層成了最隱祕的流行,最高檔的一個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啊,大家記住了。成了這些裝神弄鬼的互相之間溝通的語言。大家沒有注意到,十八以後抓的官員都有什麼罪行,大家好好看看。“生活淫亂,失去了對共產主義的信仰,迷信風水,迷信邪教”。大家好好看一看,大家好好看一看去。從王岐山和習近平上來以後的反腐運動當中,加入了N個名詞,N個罪行,“已經忘了初心了,生活方式腐化淫亂,迷信,失去了對馬列主義的信仰”。從來沒有過。這些官員被拿到了什麼樣的證據?用什麼樣的視頻證明了他們的淫亂?按照共產黨的辦案的標準,或者定這樣的罪行,他走過場也好還是不走過場也好。他要說人家淫亂他最起碼得有視頻吶,他得跟女的淫亂吶,他得有人出來說呀,他得有情節呀。就像當年我被關起來的時候,大把時間問我的性生活,性能力呀,問我的感受。就連我這非黨員都這麼問,那你說黨員被定義爲淫亂,那是什麼概念?得怎麼問?得有什麼證據?爲什麼在王岐山的十八大以後的中紀委加了這幾個罪行?很多官員在內部傳閱文件的時候,就是明確地說搞雙修,搞雙修。雙修在共產黨在十八大以後是消滅高層官員一個重要的證據。那共產黨是什麼時候開始流行的雙修啊?共產黨什麼時候開始的雙修啊?共產黨誰是雙修的這些年修行最高的?江湖上大家都知道有一個叫南懷瑾的密宗大師。密宗大師接納了幾個徒弟最有名,其中之一最厲害的就是反腐運動領袖王岐山,第二個就叫陳峯。第三個就是過去的常委的一個家人以及N個政治局委員。其中還有一個王岐山的小馬仔,原中國人民副行長叫蔡鄂生。蔡鄂生離婚以後娶了一個比他小三歲的媳婦還給他生了個兒子。他家旁邊每天跟着一個西藏的叫密宗法師,叫仁波切。叫什麼什麼仁波切,禪什麼玉仁波切。現在人家一見陳峯都是“陳峯仁波切,陳峯仁波切”。以後我們要叫陳峯同志仁波切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99

9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