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8日閆博士接受NewsMax電視台採訪全文(文字版+字幕版)

素材、翻譯、校對、字幕:文範、文麥

肖恩:週五好!歡迎來到Spicer&Co.節目,我是肖恩·斯拜塞。

林賽:我是林賽·基思。肖恩,美國死于冠狀病毒的人數快到20萬了,簡直難以置信。而過去一周,在鮑勃·伍德沃德的書和那些川普總統採訪錄像發表後,左派及其媒體的關注點卻一直是總統在疫情初期做出的應對。很多人都在臆測他本可以採取什麼不同措施。但是現在,記得那位香港科學家嗎,她回來了,再次成為新聞焦點,稱病毒是中共國故意製造並釋放出來的。

肖恩:是的,林賽,你應該記得,幾個月前,她在節目中說,她是來自香港的病毒學家,正是由於她8月份在節目中告訴我們的觀點,出於作為爆料人的害怕,在今年早些時候逃到了美國。讓我來跟大家回顧一下當時她說了什麼:“它不是來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不是源自自然,不是來自蝙蝠、穿山甲或任何不同的動物,這個病毒實際上是實驗室改造的。” 這個小組,她和一個科學小組,發表了一份論文,題目為《SARS-CoV-2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徵表明其經由實驗室複雜改造的特性非源於自然進化及其可能的合成途徑的描述》 。她說她有證據證明這個觀點。接下來我們會跟她聊一聊。

林賽:是的,自從上次我們跟她交談後,事情有了發展,能問她幾個問題就太好了。

肖恩:是的。有趣的是,有人總是臆測總統把病毒稱作“中國病毒”有冒犯性,說沒有證據證明。但毫無疑問,(中共)很明顯早就知道這個病毒但沒有告訴我們。但這跟他們是否製造了病毒差別很大。我認為我們必須搞清楚這個不同之處,到底發生了什麼。希望她能幫我們深入了解一下。

林賽:是的,確實是這樣。

肖恩:順便說一下,免得我忘了,下週我們將有一期非常特別的節目,關於宗教和選舉話題,我們將深入探討影響人們在大選那天做何決定的所有問題與不同信仰之間的關係。我們將與福音派、天主教、摩門教、猶太教和穆斯林團體的領導交流,特約嘉賓有富蘭克林·格雷厄姆、拉爾夫·里德,以及很多其他人,每天都碰到的問題。隨著我們進入大選前40天,千萬不要錯過這個節目。因此,下周有很多精彩節目,節目最後我們還會說。回到剛才的那個嚴肅問題,如果我們可以證明中共國製造了這個病毒,然後釋放了它,這可是件大事,它會改變所有的遊戲規則。我要歡迎病毒學家閆麗夢博士再次來到節目。博士,歡迎回到節目,感謝你的參與。

閆博士:謝謝,感謝邀請我來節目。

肖恩:我想搞清楚,今年…本週你發表了這份報告,你有什麼樣的證據證明這個病毒是在武漢實驗室製造的?

閆博士:好的。首先,正如我在第一份報告裡說到的,這些科學證據,清楚地向人們證明了為什麼說病毒來自中國的實驗室,他們怎麼做到的,以及用什麼製造的。而且,所有證據都能在報告最後列出的一百多個參考資料裡找到來源,你可以看到是哪些專家製作了病毒,以及那些已經發表的論文可以表明他們做了什麼。另外,我的第二份報告很快會發表,這些是科學證據。此外,我還說過我有一些其它證據,因為我曾在世衛組織參考實驗室工作,與世界頂級冠狀病毒學家共事,包括馬利克·佩里斯教授以及該領域其他世衛組織顧問,還有其他情報等證據。

肖恩:博士,我不是科學家,大學都沒選科學課。所以抱歉我要問這個問題,我想把事情搞清楚。我的理解是,如果病毒是實驗室裡製造的,那應該有一些基因改造的痕跡,人們可以看得到的,但有種東西叫做“新增功能”的基因突變,即它通過快速通過一系列動物,比如從蝙蝠到山羊再到其它動物,最終到達人身上時,看上去已經是自然進化出來的了,而這會避免人們看到那些基因改造的痕跡,否則那些痕跡就會在那。這有可能是該病毒看上去不是來自實驗室的原因嗎?

閆博士:嗯,讓我向你簡單介紹一下這個概念。首先,正如你提到的,是的,這確實是通過“新增功能”實驗得來的,因為,如我所說,我是個病毒學家,並且之前在該實驗室進行疫苗研究。所以我可以說,根據冠狀病毒基因序列改造後留下的證據,可以清楚看出這是人造的,讓一種無害的病毒變成對人高傳染性致命病毒。而且這種“新增功能”過程絕對不是為了什麼醫療目的,不是為了把它變成有益的、能幫助我們研究疫苗、藥物的病毒,完全不是,這完全是為了相反的目的,讓它變得有害,在我第二份報告的第二部分已經說明。

肖恩:那麼,如果我想讓你說得更確鑿一些,問你對病毒來自實驗室的確認程度是多少,從0%到100%,100%就是說它明確無疑是來自武漢的實驗室,你會給它多少百分比?

閆博士:好,儘管總是有一些關於自然來源的爭論,即使沒有確鑿證據,沒有任何有用的證據,(不值得駁斥),我還是想重申,病毒絕對來自實驗室,肯定不是事故,因為我以前一直在香港大學的世衛組織參考實驗室所屬P3實驗室工作,那是世界頂尖冠狀病毒及突發疾病研究實驗室,所以,我有經驗,可以告訴你在P3和P4實驗室,可以活著進出實驗室的只有人類。

肖恩:所以,抱歉打斷你,你說的肯定是實驗室,但你還說到很重要的一點,這不是事故。這是什麼意思?你是說不是事故造成的釋放,而是故意釋放病毒的嗎?

閆博士:正如上次我在塔克的節目所說,是的,這是被故意釋放的,因為,首先我說過,以我的經驗,P3實驗室以及更高的P4實驗室,相信我,這是接觸非常危險的病原體的工作,有非常嚴格的行業規則,有全天候監控,還有專門負責培訓和監督你工作的人,所以說,受到嚴格培訓的工作人員可以活著進出那個實驗室,但是動物和病原體都要根據嚴格程序被銷毀,不可能活著出實驗室。

肖恩:博士,我上次問過這個問題,在我們8月份交談過後,你有沒有跟更多美國政府官員交談過,尤其是衛生部門的,比如衛生部、食品藥品管理局、疾控中心等傳染病機構?

閆博士:呃,我依舊不能說出跟我接觸的官員的名字,但是的,我跟很多政府的人有聯繫,尤其是我的報告已經發給他們了。從我得到的反饋來看,看過我的報告的人非常支持我的結論。

肖恩:從哪裡可以找到這些報告?

閆博士:你可以從zenodo網站下載,是個開源資料庫。因為它是個預印資源網站,所以我選擇它,讓人們短時間內可以很容易下載到。我們都知道,同行評審類期刊已經嚴重受到權力大國的左右和影響,所以,他們會花幾個月甚至幾年來評審我的報告,然後對它進行修改、駁回。但我認為這是緊急時刻,所有人都應該看到這份報告來做出自己的判斷,所以,我把它上傳到一個預印網站。我還想告訴你,第一次我把報告上傳到了一個大的網站bioRxiv,是冷泉港實驗室下屬的一個網站。該網站週一早上被黑客攻擊,所以我不得不快速撤掉,改為zenodo,是的,人們可以下載。

肖恩:好,博士,感謝你分享信息,感謝你再次來到我們的節目。希望你保持健康和安全,同時繼續讓世界了解真相。期待很快請你再次來節目說一說進展。謝謝,祝你周末愉快。

閆博士:謝謝。

原視頻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65

9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