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承認稻田絕收折射中共糧荒迫在眉睫!

內新聞六組:喝咖啡的小螞蟻 校對:飛雪(文雪)

9月18日,中國經濟網刊登“超1800萬畝農作物受災,352萬畝稻田絕收,糧倉安徽面臨減產壓力”!文章開頭以安徽蕪湖和阜陽為背景,解釋安徽省所謂的“夏糧豐收”,提到“讓安徽“破費”的是赤黴病防治”,表示所謂的夏糧豐收“幾乎是用錢砸出來的”!直接含蓄的否定所謂的安徽“十七連豐”的說法,認為“豐收是個沒有嚴格界定的概念,不壹定代表產量增加,通常指相對穩定的產能”!

其次,文章介紹了安徽省在洪水“南北夾擊”慘狀!—“7月19日撤離後第二天,他跑回去看,發現自家房子和承包的60畝水稻都已沈入水底”的慘狀!到現在仍然是“房子和水田仍泡在齊腰深的水中”,“離水退還需20來天”!2020年大水”,表示“自然災害是我們面對的最大挑戰,搞農業依然需要靠天吃飯”!但是文章絕口不提三峽大壩放水才是禍根,關鍵時刻老天爺也成了“替罪羊”!

然後,文章承認“秋糧面臨減產壓力”!明確提到當地早稻已經是“水退後嘗試收割了壹些,品質太糟糕,做飼料都夠嗆”!“到現在還有十幾萬畝的農田泡在洪水裏,不知道什麽時候能補上”!文章用往年數據含蓄否認了今年8月13日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秘書長周學文“大水之年是豐收之年”的鬼話!文中引用合肥市農業農村局種植業局局長李祥的話,提到今年3月份疫情期間國家給安徽下達生產任務,是“完成糧食播種面積10940.6萬畝,糧食產量811億斤”,並且表示“往年也有明確任務要求,但今年是首次明文下達生產任務文件”!這其實就是在說,中共早就已料到今年的糧食要出重大問題!

此外,文章引用李祥的話,解釋了“秋糧面臨減產”的原因,“7月25日前可以用早稻翻晚稻改種,過了這個時間窗口,就容易受到寒露風的影響”,“水稻被泡過以後,就像人勞累過度,免疫力就下降了,容易遭受稻瘟病、稻飛虱等病蟲害”。又引用蕪湖無為市農業農村局農業股副股長倪偉的話,表示盡管蕪湖無為市“未雨綢繆”,在洪水來襲之前便已做相應準備,“在7月20日前,就落實了’早翻晚’種源10萬公斤、肥料儲備0.5萬噸、農藥儲備300噸”,但是 “水稻、玉米等作物生產季節已過,無為市改補種工作開展步步維艱”!其實就是在說,如果說“夏糧是用錢砸出來的”, 那麽秋糧恐怕已經是“用錢砸都砸不出來了”!

文章說“最不願意賣的渠道就是糧站”,把今年夏糧收購不力的責任都推給農民和商人!認為壹方面是農民的“今年又是疫情又是洪水,老天不叫我們賣,怕沒有吃的”,“希望價錢還能再高點”,另外壹方面,引用阜陽市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副局長孫德清觀點,“大量糧食在糧食經紀人手中”,並且說到由於“幾十年來,糧價都是論毛來算的,壹斤糧食還不如壹斤礦泉水值錢”說來說去,基本上就是在罵“農民和糧商都不是好東西”!

文章最後的“糧食外調省的危機感”,說“糧食凈調出省份從2003年的13個縮減至如今的5個,主銷區和產銷平衡區的自給率不斷下降”,是間接承認了多數中國省份糧食產量“入不敷出”!引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去年發布的《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把這個責任歸因於“農業生產成本仍在攀升,資源環境承載能力趨緊,農業基礎設施相對薄弱”,以及“過去多年的豐收,是通過化肥、農藥等高投入贏來的,土壤面臨的汙染嚴重”,竟然說農民“過去多年高產量的持續保證,其實是對土地的掠奪”!
這其實是壹片既“洗地”又“殺人”的檄文!文章引用了大量的數據,在替官媒的“糧食豐收”去“打圓場”,同時替安徽省政府“喊冤”“洗地”,把責任都歸咎於下面的農民,說他們“囤貨居奇”而且“種糧積極性不高”,以及控訴農民多年的豐收是“對土地的掠奪”!最後讓農民做好準備“過個苦年”!天底下有這麽不要臉的政府嗎!“千秋工程”的三峽大壩偷偷放水只字不提,莫名其妙的就把老百姓都送上“斷頭臺”了!在當前全國鼓吹糧食豐收的大背景下,為什麽在這個時候寫出這樣的報道“哭窮”呢?筆者猜測是安徽省政府“用心良苦”!估計鑒於中共文化大革命和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經驗,如果這個時候不提前交底,到年底交不出產量,就會餓死很多很多人,擔心到時候可能要承擔更加嚴重的後果啊!

新聞引用:中國新聞周刊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64

9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