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教廷: 梵蒂岡已經做好和中共續約的準備

圖片:complicitclergy.com

美國天主教周刊《美國雜誌》(America Magazine)9月15日發文稱,梵蒂岡教皇方濟各(Pope Francis)已經批准羅馬教廷與中共代表續簽臨時協議的提議。

9月14日,梵蒂岡國務卿紅衣主教彼得羅·帕羅林(Cardinal Pietro Parolin)回答記者提問時確認了梵蒂岡有意再延長和中共的私下交易協議至少2年,該協議可能使中共對中國大陸教會打壓而梵蒂岡方面不干預,雙方都認為獲得了各自的好處和利益。

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對《美國雜誌》說,他們不被允許向記者透露梵蒂岡和中共做交易的事實。在公開場合,梵蒂岡的官員們都強烈支持這個協議,但在私下里,他們顯得更加理智的多。在幾次對話中,他們承認這個協議存在很多困難和挑戰。

從梵蒂岡的視角看來,這個協議很有實用性。這個協議可以開闢一條途徑來提名主教以及將中國的天主教教會生活正常化,甚至恢復從1951年開始就中斷了的梵蒂岡和中國外交關係。

從中共政府的角度看來,這個協議可以使在中國的天主主教、神父、社區會員和將近500萬的地下天主教徒更容易地被編錄註冊。中共更希望在國際社會上被看作和羅馬教廷和教皇方濟各有著積極的關係。當前時刻非常特殊敏感,眾所周知,由於對香港和維吾爾族的嚴酷鎮壓,對冠狀病毒全球爆發的信息隱瞞,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對中共政府的不信任和反對情緒正在上升。但值得注意的是,羅馬教廷和教皇方濟各對中共這些違反人權和國際法的事情保持緘默。

9月10日,中共外交部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回答鳳凰衛視(一家與中共控制的香港媒體公司)關於中國和梵蒂岡的關係提問時,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說,“目前正在就續簽2018年關於任命主教的臨時協議進行談判”,“在雙方的共同努力下,自兩年前簽署以來,中國與梵蒂岡任命主教的臨時協議已成功執行。” 他總結說:“雙方將繼續保持密切溝通與磋商,改善兩國關係。”該臨時協議於2018年9月在北京簽署,並於一個月後生效實施。梵蒂岡稱讚其為“循序漸進相互和解的成果”,“一個謹慎討論的長期過程”,“有可預知的對其實施情況定期審核能力”。

迄今為止,該臨時協議的內容一直是個秘密,這使得中國天主教徒非常惱火,他們說,保密使得中共政府宣稱主教和神父必須遵循中共政權發布的指令,因為梵蒂岡認同北京。

《美國雜誌》獲悉,中共政權堅持對該協議保密,並且梵蒂岡默許,也許是因為,“儘管不是一份好協議,但總比沒有強,有希望可以改得更好”,一位消息人士如是說。

該協議僅涉及到了主教的提名,它沒有解決梵蒂岡期望解決的其他問題,但中方拒絕在簽署之前進行討論。該協議沒有解決地下主教和神父的問題,在中國舉辦的天主主教大會是不被羅馬承認的,只有被國家主權承認的主教和教區數量才被認可。

【譯者註:和貿易協議談判一樣,中共一貫都使用其流氓的談判手段,中共在拖釣方面是“絕頂高手”。如此一來,梵蒂岡對中共在大陸的天主教徒的鎮壓只能三緘其口。中共起家的套路就是綁架要挾獲取更多手牌。 】

從梵蒂岡的觀點來看,最積極的方面之一是羅馬教廷與中國之間有了一份事實上的國際協議。這是自1949年共產黨執政以來的第一份這樣的協議,並且承認教皇在主教提名中擁有最終話語權。

此外,由於簽署協議前方濟各與8名非法主教達成了和解,所有中國的天主主教與彼得的繼任者聯合在了一起。 【譯者註:天主教是耶穌的門徒聖彼得的傳承宗派】根據香港聖神中心統計,2019年底總共有100個天主主教,其中北京認可的有69個,其餘31個屬於地下主教。

梵蒂岡消息人士稱,自協議簽署以來,羅馬教廷與北京的關係是“誠摯的”,而且更加友好。他們注意到中方的態度正在改變,儘管如此,緊張的局面和問題仍然存在。 【譯者註:比如中共查封教堂,掠奪教產,燒毀聖經,抓捕教徒。 】

協議簽署之時,中共已經開始對宗教進行鎮壓,因為北京要求所有主教和神父都必須在愛國協會正式註冊。儘管省與省之間打壓宗教的程度不一樣,但壓力已經傳到了地方一級。

梵蒂岡一位消息人士提醒《美國雜誌》,“這不僅僅是一個中國的問題”,根據這份協議,省份的政治現實差異會導致教堂和政府的不同關係。有些地方改善了,有些地方沒有發生變化,但是更多地方是呈現了惡化趨勢。

例如,自2018年9月以來,十字架就已從中國的許多省(包括安徽,河北,河南,貴州和浙江)許多教區的教堂建築中拆除。

也許最令人不安的是,北京在過去兩年中一直在尋求強行禁令,禁止父母對未滿18歲的孩子進行宗教教育,並禁止兒童和年輕人參加任何教堂或宗教相關活動,包括教堂組織的夏令營。梵蒂岡以外交方式向北京提出抗議,但收效甚微。

據中國消息人士稱,即使臨近續簽協議,在某些地方仍在繼續施加有關登記的壓力。例如,8月初,河北鎮定的地下主教賈治國(Julius Jia)因忠於教宗,不加入愛國會,被公安人員再次帶走試圖讓他註冊登記。

在另一起案件中,今年9月1日,閩東教區地下神父劉茂春牧師在前往醫院探望病人的途中也被帶走。直到9月12日,他的下落仍然不明。 《美國雜誌》獲悉,梵蒂岡方面私下抗議此類失踪案,但中共政府根本無視抗議仍然繼續實施拘捕壓制。

梵蒂岡官員承認,就提名主教而言,該協議的實際成果仍然很少。自協議簽署以來,只有兩名新的主教被任命,而他們的提名在2018年9月之前就已商定。

《美國雜誌》提到,很快將有另外三位主教被任命,但相對於40個教區沒有主教的情況下,這是個非常小的數目。無論如何,儘管該協議並未能解決地下主教的困局,但最終有七名主教在過去的兩年被中共政府予以承認。

在沒有外交關係的情況下,羅馬教廷長期以來一直尋求在北京開設一個像越南那樣擁有常駐代表的辦事處,以促進當地教堂和政府進行交流,但到目前為止,中共政府一直拒絕。

梵蒂岡官員承認,中共在談判中佔上風。在簽署協議之前,一位官員說,“他們手中有刀”,這意味著如果羅馬教廷沒有簽署協議,中共政府可以直接按照他們自己的意願任命和控制40個教區的主教,從而極大地損害了在中國土地上已經存在了數個世紀的教會的未來。

儘管如此,該簽約還是取得了一些積極成果。首先,對話將朝更加積極的方向繼續進行。中共駐意大利大使館是可持續溝通的渠道。

其次,雙方代表團每年在梵蒂岡或北京舉行一次或兩次副外長級會議。下一次會議將在羅馬舉行,預計將正式延長臨時協議,但由於CCP病毒的旅行限制,尚未確定日期。

除了這些正式的會面外,還有一個定期舉行會議的聯合工作組。最近一次是2019年11月在北京的會晤。那時,中共政府允許了梵蒂岡代表團團長克勞迪奧·瑪麗亞·切利(Claudio Maria Celli)大主教在北京宣武門天主堂慶祝彌撒,這是自1949年以來第一次允許梵蒂岡主教這樣做。

北京的李山主教和其他神父對此歡呼慶祝,隨後他邀請梵蒂岡代表團一起晚餐。梵蒂岡代表團在該協議的密切監視下進行了對一些教區的拜訪,並會見了當地的一些主教。

消息人士告訴《美國雜誌》,雖然教皇方濟各公開表示希望訪問中國,但共產黨當局認為這是“為時過早”的。從外交事務而言,羅馬教廷自2019年2月14日已經取得了重要的進展。當時梵蒂岡國務卿秘書保羅·加拉格爾(Paul Gallagher)大主教在慕尼黑舉行的國際安全會議上會見了中國外交大臣王毅。這是自中共執政以來的第一次高級別會晤。在此之前,會議一直是在外交部副部長的較低級別上進行的。

如果中共政府追求外交遞進的方式來和羅馬教廷打交道的話,那麼下一個合乎邏輯的步驟是扮演關鍵角色的中共國總理李克強和梵蒂岡國務卿紅衣主教彼得羅·帕羅林(Cardinal Pietro Parolin)的對話。

這樣的會晤可以為外交關係鋪平道路,但中共國要求羅馬教廷與中共建交的同時必須斷掉和台灣的外交關係。梵蒂岡的消息人士說,到目前為止,在雙邊談判中都沒有提出任何問題。

無論如何,自從聖約翰·保羅二世任職後,羅馬教廷就已經為此做好了準備。正如當時的國務卿紅衣主教安達洛·索達諾(Angelo Sodano)在1999年對記者說的那樣,梵蒂岡準備將其大使館從台北遷至北京,“不用明天,而是如果中共當局允許,今晚就可以遷移”。

如果臨時協議如預期的那樣再延長兩年,那麼許多尚待解決的問題可能會取得一些進展。但是很難預測進展會在哪里或用多長時間。

【譯者註:“梵蒂岡協議”成功地讓方濟各緘默,並對西方世界趁機發起生物戰,進展非常成功,既掩蓋了中共掠奪世界的野蠻行徑,又動搖了西方世界的宗教正義信仰。 】

原文鏈接

翻譯:DeJaVu
校對:文投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8日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