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土地兼並”如火如荼,農民被上樓的盡頭是糧食價格瘋漲!

作者:Carlvin Boty

近年來以土地流轉爲形式的土地兼並運動在農村轟轟烈烈的開展,被剝奪土地使用權的農民被上樓,面臨正在到來的糧荒和糧食價格的飛漲,失去土地的農民怎麽填飽肚子,新時期大饑荒在中共治下農村又將上演!

2001年中共國入市,隨著外循環經濟局面的打開,爲維持源源不斷的低廉勞動力流入城市制造業,中共惡意壓低了糧食收購價格,一畝地一年收成不抵一個月的打工收入,農村的勞動力紛紛湧往城市,農田撂荒比比皆是,一棟棟農房空置荒廢,農村的留守老人和孩子沒法撐起農業經濟發展。此時以低廉的價格兼並農村土地上升爲中共國策,2004年國務院頒布《關于深化改革嚴格土地管理的決定》,提出土地流轉和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鈎的戰略。土地流轉表面上看是一種閑置資源再利用,實質上是變相的土地兼並,兼並農村的耕地。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鈎則是兼並農村的宅基地,讓老百姓上樓遠離耕地。政策總體導向是讓農民和土地分開,撤村並居上樓,部分成爲農業工人,部分去城市打工,隔離農民和土地關系,剝奪農民維持生計抵禦風險的土地資源。

在剝奪農民土地的總體戰略下,接下來的幾年內關于推進土地流轉和建設用地增減挂鈎的政策層層加碼。2005年《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管理辦法》頒布,給土地流轉披上合法外衣。2014年《關于引導農村土地經營權有序流轉發展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意見》進一步推進了土地流轉運動。等等。2005年國土資源部下發《關于規範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與農村建設用地減少相挂鈎試點工作意見》。2006年4月山東、天津、江蘇、湖北、四川五省被列爲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鈎第一批試點。2008年6月國土資源部頒布《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鈎試點管理辦法》。2010年的《國務院關于嚴格規範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鈎試點 切實做好農村土地整治工作的通知》肯定了增減挂政策。在中共政府層層壓力下,農村土地兼並大躍進如火如荼,甚至有地方政府一個月內完成70%的土地流轉任務,2018年《土地流轉市場報告》顯示,近三年農村土地55%集中到種植養殖大戶手中,32%的土地流轉到了專業合作社或者農企,還有13%的土地由其他經營主體獲得。以欺騙的手段流轉土地經營權是比較容易的,此時期的糧食價格比較低,農民種糧不劃算,但兼並農村宅基地讓農民撤村並居上樓不容易,有些地方例如山東地市政府因爲對中共政策領會太透而強迫農民上樓引起農民的抵制。對此,2019年《土地管理法》修改審議通過,對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打通道路。農村建設用地入市可以帶來巨大權力尋租空間,相當于鼓勵地方政府積極推進農民被上樓運動,未來農民被上樓將擴展到全國,兼並農村的宅基地又將成爲一種運動。

土地流轉通過轉包、轉讓、入股等多種形式出讓經營權,流轉費用一畝地200-1000元不等,按照當地的經濟發展情況和糧食價格來定。土地流轉後,被上樓的農民生活成本增加,收入來源減少,一定程度上被剝奪了維持生計、擴大生産空間及抵禦風險的各種資源。被上樓的農民窮則思變的出路減少,只有出賣廉價的勞動力謀生,或是去農地打工,或是去制造業企業打工。而種養殖大戶、合作社和農業企業則是這場土地兼並的贏家,通過低廉的價格兼並了大量土地,而且有政府保護,而且又趕巧糧食短缺。土地兼並雖然形成了規模但沒有使農村糧食增産增收,中共向來不重視農業技術,農業還是靠天吃飯。但是通過土地流轉兼並,土地集中到少數人手中,像各地成立的合作社是現政府權力尋租的機構,農業大企業則是紅色惡魔權貴的白手套,種養殖業大戶則是中共權貴財富代孕者。截至目前,中共對農村土地兼並尤其是耕地兼並已處于收尾階段,下一步糧食價格就會大漲,即使沒有洪澇災害糧食價格也會在中共權力的蹂躏下節節走高。屆時,被上樓的部分農民在自家田地打工,眼看著自家地裏的糧食豐收豐産,但自己沒有擁有的權力,微薄的打工收入碰上高企的糧價買不到幾片面包,饑腸辘辘將是常態。

GNEWS之前文章:
外循環切斷房地産泡沫還能維持幾日 https://gnews.org/zh-hans/363057/
中共“以房弱民、以房貧民” https://gnews.org/zh-hans/354609/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9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