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視角看:為何最後一定要由中國人自己來滅共?

(台灣農場)作者 zhong

一、結論:

筆者認為:「一定得由中國人自己滅共」這句話,如同真理般存在。又或者說這句話就是真理。如果讀者不會懷疑為何地球是逆時鐘自轉的話,那筆者認為也必定不會壞疑郭先生一直強調的「滅共,最後一定得由中國人自己來」。

二、民主改革,為什麼沒有寧靜革命可言?

觀各國民主改革、民主制度建構,往往是踐踏於許多無名英雄屍體之上、人民渴望自由的心境也往往可以對應到對抗獨裁政權中人民犧牲所匯流的血河般鮮紅。又或者雖非人民主動革命爭取,但民主改革中仍然有許多人民付出極大的犧牲。

先以日本為例,日本的民主制度從歷史角度看來並非日本人民主動爭取而來。二次世界大戰前,日本過度膨脹的民族主義換來的是美國兩個胖男孩(原子彈),不僅大量摧毀基礎設施、日本人民在爆炸後除了死傷不計其數之外,更受到莫大的傷害,就是「核污染」。

再以「台灣」為例,雖說台灣民主化改革是世界上少有的「寧靜革命」,但台灣實際上卻經歷過「世界上最長的臨時戒嚴時期」,總長38年。其中,蔣家政權國共內戰戰敗,退守台灣並假借退守台灣、重備軍力待反攻大陸之名,在台灣頒布臨時戒嚴令,行威權、獨裁統治之實。在戒嚴令頒布後,中華民國法律對人權保障,瞬間被凍結,不論是退守的國軍,抑或是世代成長於台灣這片土地的人民,人身自由一系之間不被保障,精神自由也被獨裁所禁錮,這段時間被稱為「白色恐怖」。

在戒嚴時期當中,台灣人民也不斷的發起民運抗爭,追求民主,但屢屢失敗死傷不計其數。不計其數的原因也許是人亡人數的確多到無法統計,但筆者認為真正不計其數的原因是「當權根本沒有統計過」,因為在威權體制之下,人民只不過是維持生產力的機器。現在牆內情形,正如同台灣過去在戒嚴的白色恐佈時期一般。

但皇天不負苦心人,直至戒嚴前十年,台灣高雄由幾位核心人物發起的美麗島黨外運動,讓台灣人民得困境被世界看到,幾位核心人物也不意外的被蔣氏政權抓拿、軍事審判,受到極大的政治迫害。其中比較有名的大概就是:陳菊呂秀蓮

又台灣民間律師,為了維護司法應該有的公平正義,由幾位律師自願組成律師團,為陳菊呂秀蓮、施明德等美麗島運動核心人物訴訟。這幾位律師比較有名的是:陳水扁蘇貞昌、謝長廷等人。

最後,美麗島運動的幾位人物,在台北圓山飯店在戒嚴時期有黨禁的情形下,私下成立「台灣民主進步黨」。且民進黨在解嚴前一年,蔣經國受到龐大國際施壓下,在尚未解除戒嚴、黨禁尚存的情形下,接納民進黨,民進黨破天荒的在黨禁政策還存在之下成為台灣第二個合法政黨。

民進黨成為合法政黨後一年,台灣宣布解除戒嚴,且蔣經國逝世,由時任副總統李登輝繼任總統,雖然當時已經解除戒嚴,但台灣並未迎來真正的民主。

李登輝任內,1989年大陸發生了天安門事件,大陸的大學生團結要求政府給予民主、法治,但遭到軍事鎮壓。而台灣的大學生也受到64運動鼓舞,在「自由廣場」向李登輝總統主張台灣需要民主的訴求。

圖片由 我的腹肌呢 提供。 自由廣場 為台灣民主化重要之地

台灣在解嚴後,在89六四的隔年,台灣大學生在「自由廣場」向李登輝主張民主改革,希望擁有真正的自由、民主、法治,被稱為「野百合學運」。野百合學運雖受64學運鼓舞,但截然不同的是64學運被毛澤東血腥鎮壓,但台灣的野百合學運卻被李登輝柔性接納,並承諾會民主改革,野百合學運和平落幕,沒有任何大規模暴動、血腥事件發生。且,日後李登輝也做到對台灣社會民主改革的承諾,台灣儼然成為亞洲民主燈塔,也因為野百合學運沒有衝突、死傷,但卻有對台灣民主化有「關鍵性地位」。因此,台灣野百合學運被稱為台灣民主化的「寧靜革命」。

從上面這段描述可以知道兩件事:
1.台灣的野百合運動,也是兩岸政體走向的分水嶺。
2.民進黨為何會是台獨傾向。(但筆者認為,與其說民進黨主張台灣獨立,倒不如說民進黨的關鍵理念就是「台灣自主運作」,不論是以中華民國或是台灣名義)

雖說寧靜革命並未有大規模衝突發生、死傷事件,但在寧靜革命之前的戒嚴時期,台灣社會也是付出極大的犧牲,犧牲者不計其數。又或者應該說根本算不出來。

可得而知,即便是同文同種的台灣,台灣的民主也是建構在無數屍體、先人壯烈精神之上。可見,民主沒有所謂「寧靜革命」。

雖然說現在牆內人民受到許多政治迫害、不合理的非人道對待,帶這些都是屬於被動受到迫害的情形,與64運動、香港反送中、海外的爆料革命、牆內小規模暴動的主動爭取民主有別,切勿混為一談,也不要認為筆者寫這篇文章是要鄙視大陸人民懦弱。

二、自己爭取的民主到底多重要?

之所以舉日本、台灣為例子,是因為大致上可認為日本民主制度是由美國領導建立的,但台灣民主卻是台灣人民自己爭取、建構而來。兩者差別,直接反映在現今政治參與率之上。

以日本現狀來說,日本在2019年全國性大選,投票率僅有44.53%,有過半數人民不願投票。而相對的,台灣2019年總統大選,投票率卻高達74.9%。

問題思考:兩者差距如此巨大,會不會與民主制度如何得到有關係?

先不論台日的政治參與率是否與民主制度形成的方式有正相關。

但台日政治參與率如此懸殊得關鍵因素,絕對是台灣人民還抱有對政治、選舉的熱情,並且台灣人民深知「推動政治、社會改革」最重要的就是「選舉、參與政治」,若台灣人民連「選舉、參與政治」都放棄,那台灣社會勢必會回到過去戒嚴時期般封閉、人權不受到保障。國家可能為了國家利益,將人民的利益拋之於腦後。

話題回到日本,相反的,日本人民投票率低落原因,最核心絕對是喪失了對「選舉、政治」的熱情,主觀上抱持著「儘管參與選舉,也不會改變多少什麼」的想法,這被叫做「低政治效能感」。根據網路資料顯示,從歷史角度觀之,低政治效能感多少是因為日本二戰戰敗之後,日本本身文化受到美國強勢文化的禁錮,因此日本文化產生不能自我認同的負面感受。再者,日本戰敗之後,面對美國責任歸屬的壓力之下,簽署「美日安保條約」,而這個條約被日本人民認為是日本處於絕對附屬於美國的地位,因此人民對安保條約感到反感。

對此,日本社會為主張「廢除安保條約」的訴求,許多政黨透過民主選舉方式,或者民間透過民主運動竭力要求廢止安保條約,但都遭日本當局強力拒絕。相當然爾,日本社會絕對會因此對政治產生極大的負面感想。筆者認為,這些歷史因素對於現在日本社會「政治低參與率、低政治效能感」的形成,不敢說是關鍵性因素,但絕對有很大的影響。

再對比到台灣,台灣民主全是由台灣人民的生命、渴望自由的精神堆積而成,並且民主制度建立,不論是法律架構的改革,又或是正視過去威權體制政府所造成的悲劇,完全都是台灣政府、台灣人民親力親為完成
筆者認為可以這麼說「台灣的民主就是台灣的歷史,也是台灣人民、台灣精神的代表」。
今天台灣人民基於過去的歷史經驗,深知自己的權利需要自己爭取,不論是民主的選舉方式,又或者透過不民主的革命方式,這些都是維護台灣人民、民主憲政精神重要的手段。因此,在面對政治方面,台灣人民總是抱持著過度的熱情。也正是因為抱持著過度的熱情,往往在選舉期間鬧了不少國際笑話,而這點也總被中共拿去牆內大內宣,作為佐證洗腦大陸不適合民主等荒謬言論的證明。

但明眼人都知道,選舉期間的社會動亂,以及台灣人民積極參與絕對是台灣民主精神具體化的重要指標。民主社會往往會用盡各種方法來保護、聲張自己的權利。

三、為何郭先生總說,最後絕對是中國人自己來滅共?

真正的原因,筆者也無法確定。下述的言論僅代表個人想法、解讀:

文章寫到這,讀者應該多少有感觸,自己努力爭取來的東西,往往才是最是最珍惜的。絕對要親自參與其中,才會瞭解民主制度到底「得來多不易」、又或者「民主到底多重要」。

民主,往往跟空氣一樣,這是我們常聽到的比喻。但卻無比真實。

民主正如同跟空氣一樣,不失去永遠不會瞭解民主有多重要。因此,親身參與民主革命、親手參與民主制度建立,對於現在「以美滅共、以共滅共」的中國人民,是「何其重要」。

在台灣有句土話,「免費的往往是最貴的」。這句話有很多層面的意義。但是對應到日本身上,日本在民主進程當中,大多數是居於被動地位,甚至少數人民主動發起抗議,也會因為日本當局施壓、反對而抗議失敗。

簡單來說,日本現存的民主制度,沒有太多日本人民血淚的參與。又或者應該說,日本人民即便流血、流淚的為日本民主制度的建構發聲,但目前日本現存的民主制度起源跟日本人民所流的血、淚,並沒有太大相干。因此,筆者將日本民主制度起源比喻為「免費的民主」,並非指日本民主制度建構完全沒有日本人民的付出、犧牲、努力,請勿混淆。

在美國領導下建構的日本民主體制,日本人民對其無法透過民主政治的方式、又或者暴力抗議方式,來改變日本社會運作,因此對政治感到失望,並且「懶得」或「不願意」參與政治。政治參與度低落換來的結果,就只有日本政府執政可能並不是為日本人民著想。(補充說明:絕對不是針對安倍喔!絕對不是。)

綜上,日本因為美國領導建立的日本民主制度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因為,極低的政治參與率,代表人民放棄參與政治、透過選舉監督日本政府的權利。這可能造成日本政府不顧人民利益、濫權的發生。

因此,「政治參與」對民主制度運作、權力分立監督制衡,具有關鍵影響力

舉例來說,日本政治參與率極低,法律賦予人民利用選票監督政府執政就沒有達到作用。單就「防疫表現」來看。日本疫情居高不下,但日本某政府當初卻執著於「奧運舉辦」,只因為對經濟發展極為重要,可得而知兩件事:
(1)日本人民不重要
(2)日本經濟發展不需要日本人民就可以推動。其原因在於:國家經濟發展與勞動力往往呈現正相關,可以認為疫情之下要先保護人民健康安全、保存勞動力。但日本在疫情肆虐下,感染率居高不下,日本某政府還是執著於維持經濟,可見日本的經濟發展不需要確保人民勞動的存在就可以穩定發展。

     花了極大篇幅,對比日本、台灣的現狀,再嘗試從「片面歷史角度、個人主觀想法」去解析自己爭取民主制度的重要性,不敢說論述絕對正確,但讀者若仔細思考,不論是從「歷史」,又或者是從「人性角度」觀之,不難發現「自己的民主自己爭取」到底有多重要。

     從人性角度來說,若人民在不瞭解民主真正意義的情況下,處於被動的地位,得到由以美滅共、以共滅共的自由、民主、法治,不難預期到人民「將誤會民主的作用,認為民主制度是用來『絕對性保障』人權的」。

     但事實絕對不是這樣,人權的確重要,所以民主法治要保護人權。但若給人權絕對性保護,社會運作將會比現在中共國還亂。

     舉例:言論自由很重要,大家都知道。若法治給言論自由「絕對」保障,完全不能限制。那以後大陸就可以隨便誹謗、言語污辱他人,反正法律不能限制。只要警察、司法單位在糾正人民言行有不當的時候,人民就可以拿民主、法治來掀起社會動亂。比如說,新中國跟共產黨一樣蠻橫拉,不給我言論自由,之類的事情發生。
僅舉例,並未要暗喻什麼,如有雷同僅屬巧合!僅屬巧合!)

四、總結

簡言之,從筆者的角度來看,要解釋為何「滅共,最後一定得由中國人自己滅的重要性」,不論是以「親身參與民主過程才會瞭解民主可貴性」。又或者說,「自己建立的民主制度、自已追求的民主,才會知道民主得來何等不易」。這兩個出發點都可以瞭解到自己爭取民主的重要性。

甚至,退一萬步來說,希望透過中國人自己滅共,使人民先參與滅共、體會民主真正的意義,先瞭解一下民主到底是什麼東西,避免未來一夕之間民主了,反而因為人民欠缺對民主的認識,間接導致社會動亂反覆發生,也絕對是「中國人要自己滅共」的重要理由。

封面圖片由 我的腹肌呢 提供

6+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940117g
1 month ago

筆者從史觀、人性觀論述,融入個人觀點,精闢深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