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CCP體制假大空、邪惡本質

圖片來源:zhuanlan.zhihu.com

任何一個機構,都有自己的架構和相應管理規則。 CCP作為一個龐大的組織,它的主要管理形式,也就是它常常所說自己的組織製度,主要的來自《黨章》規定,而核心是所謂的“民主集中製”。我們加上所謂,其實就是說,沒有民主只有集中,民主只是用來糊弄群眾和基層黨員的幌子。本文筆者通過自身黨內外兩個維度的觀察和切身體驗來說明此點;同時,作者比照CCP自己的規定來逐條考察,也可以得到非常明確的如上結論。

CCP《黨章》第二章就是講的“組織製度”,其中明確規定“民主集中製”的六條具體要求。第一條中有是“個人服從黨的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組織服從上級組織,全黨各個組織和全體黨員服從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中央委員會”。我們認為,從表面上看,這些似乎是有道理的,現實中,你看來好像也是這樣在體現的。可是具體操作起來,這些名詞常常處在隨意轉換,相互替代,彼此混淆的狀態。比如“少數”和“多數”。到底什麼是“少數”,什麼是“多數”?誰是少數,誰是多數?它想讓你成為“少數”,你就是“少數”;它要你成為“多數”就是“多數”。

就拿香港問題來說,如果你是黨員,你對《國安法》提出異議,你就是少數;它用大量的數字堆砌來壓服你,逼迫你承認你要服從“多數”。如果反對的聲音大了,多了,它有兩種方法:一個就是製造更大的假數字,讓你成為“少數”;二是把你變成“下級”,用“上級”的權威來壓服你。你只要仔細觀察一下,目前CCP治下的所有社會問題,就能很容易發現這樣的隨意轉換,極端混亂。一旦你稍有邏輯不清或識別力不夠,馬上就掉入它的連環套。

我們還可以用正在發生的蒙古語問題來做示範。 CCP推行削弱蒙古語教育的措施,被蒙古族同胞抵制。那麼它首先會把抵制的黨內有正義感的人,標示為“少數”;用蒙古自治區黨組織內的“多數”來壓迫這些人。如果你認為這些“多數”不是蒙古族,它會馬上各種動員加上作假,來給你一個所謂的“多數”。其次,它會用個人服從集體,下級服從上級的路子繼續來給你安嵌套和循環的陷阱。它可以從很多方面來解釋自己。蒙語區相對整個全國來說是少數,相對中央來說,是下級。每個家庭和個人都是必須服從集體。以這個方法,不要說它在黨內絕對是權威,它在全國和黨外也是統統沒有推行阻力。

你在這裡看到民主,體會到民主了嗎?規矩已經給你定好,幫規已經就立在那裡,可是老百姓和一般黨員來看時,你是真的不能從文字本身推知這些背後的名堂和可能的操作。一句話,什麼都是這個CCP說了算。每個規定和概念其實沒有嚴格的界定。內涵極少,外延極大。稍加更改,立馬就可以變通。這是人治的一個顯著特點,而非法治。至少從它自己對黨員的規定就可以看到。它既可以依此隨意整治黨員,它也當然更加可以自由地奴役百姓。

CCP的組織製度規定“黨的各級領導機關,除它們派出的代表機關和在非黨組織中的黨組外,都由選舉產生”。 “選舉”這個詞,以我們在體制內常年的生活體驗和工作觀察,根本就不是一個現實存在。選舉都是走形式,基層黨員和相關群眾,涉及到跟黨的事務有關聯的,都是做個過場,舉手錶個態,做個樣子而已。我們不論是作為曾經的黨員還是作為群眾,從未真正體會過投票選舉過誰,或者被誰有過嚴肅莊嚴的投票和選舉。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地配合做做秀而已。

有關組織製度的第三條是“黨的最高領導機關,是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它所產生的中央委員會。黨的地方各級領導機關,是黨的地方各級代表大會和它們所產生的委員會。黨的各級委員會向同級的代表大會負責並報告工作”。過往的最高機關的選舉,我們就不用說了。一是沒有多少人能夠直接參與其中,各級黨員也都是被通報一個結果,知道結果,接受結果,就行了。你沒有質疑的權利。下面的聲音,上面聽不到也不想听到,因此,各級的“舉手派”,“同意派”佔據所有高位,哪裡會有反對聲音。黨內尚且如此,更不要說黨外了。

有關組織製度的第四條,“黨的上級組織要經常聽取下級組織和黨員群眾的意見,及時解決他們提出的問題。黨的下級組織既要向上級組織請示和報告工作,又要獨立負責地解決自己職責範圍內的問題。上下級組織之間要互通情報、互相支持和互相監督。黨的各級組織要按規定實行黨務公開,使黨員對黨內事務有更多的了解和參與。”這一條其實我們認為是“贅語”。為什麼呢?這一條寫出來,只是做樣子,告訴百姓和一般黨員CCP還是有空間讓你發表意見的。可是,事實真是這樣嗎?

這裡面的很多字眼,全是做秀級別的,如“經常”、“及時”。這種事情哪裡有過?我們在黨內外多年,自己沒有見到,也更加沒有聽過。你不去給領導找事,不去麻煩領導和上級就是起碼的黨員修養。即使上級要做做樣子,過問你的冷暖,你也要昧著良心地說,“請組織放心,我能克服”。 CCP這些規章制度是它黨內奴化和壓制的工具。黨員雖然是經過挑選的群眾,已經更加符合它的製度建設需要,奴化和使用已經更加適合需要,可是,還是不夠的。制度依然要不斷強化,而且是冠冕堂皇地強化。就正如文貴先生先生的比喻,CCP對人對管制就是“強奸了你,還要你承認你享受,你還有高潮”。

在這一條中,下級請示是必須,這是明規則;有了請示,上頭心裡有底,即使再大的禍害,也可以免除,這是潛規則。如果你沒有請示,就算作出再大的成績,也討不到上級的歡心。這樣一旦工作上有差錯,上級就可用它的權力如拂塵一般輕輕減免罪責。至於“獨立負責”地解決問題,就是要做到不給上級捅婁子,不給上級帶來麻煩,任何事情能自己職權範圍控制和壓制,就不要被越級給暴露到上層。這次武漢疫情,武漢市長就用到這兩個方面規則下的處理方式。一是請示了;二是盡力自己解決。可惜兩者都未能得到上方的滿意。至於這一條中的“互通情報、互相支持和互相監督”,常常演化成彼此勾搭包庇。

CCP組織製度第五條內容,“黨的各級委員會實行集體領導和個人分工負責相結合的製度。凡屬重大問題都要按照集體領導、民主集中、個別醞釀、會議決定的原則,由黨的委員會集體討論,作出決定;委員會成員要根據集體的決定和分工,切實履行自己的職責。”大家讀過,也可以體會到,這些內容重複更迭,無非是換個字句講差不多的意思。這些真的是空洞冗長的文字其實就是CCP玩弄黨員和群眾的遊戲。讓你讀來好似有道理,但是真的與現實一對照,馬上就被照出其妖精怪相,遮也遮不了,擋也擋不住。

黨內的人士,因為被框在這些所謂的條例中,其實是動彈不得。這些制度文字,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而最後以哪個版本為準,是誰更有權誰說了算。你怎麼較真過CCP?正因為這樣,有識之士,要么見好就收,適可而止,當個聽話懂事的人;要么就決絕一點,自己勇敢走出體制,作出可能的利益犧牲。我們自己無論是在黨內還是在黨外,心裡怎麼明白,都能對CCP的邪惡狡猾識別到今天的程度。這一切都得益於爆料革命。

CCP組織製度的最後一條,我們現在讀來都是當笑話看:“黨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要保證黨的領導人的活動處於黨和人民的監督之下,同時維護一切代表黨和人民利益的領導人的威信。” 我們認為,在維護其威信上,CCP絕對做到了;在確定無疑地維護其個人崇拜上,CCP百分之百地做到了。這裡的每一個方面,CCP都是完全反向地做到了,而且超出了黨內眾多人的想像,當然也超出了黨外群眾的想像。是爆料革命讓我們了解了CCP。即使作為有幸在這場世紀之戰中開智的少數人,我們還是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來重新整理、思考,才能糾正很多過往的既成觀念。

本文僅就CCP號稱的建黨立黨根本組織原則的指導性文本,就能找出很多的漏洞和虛假。可是,整個CCP體係都在全面的作假和共同構建出一個假大空的華麗表面,人身在其中時間長了,就很難跳出來看,也就很難做到理智地思考,並且道德地做人。此邪惡不除,世界就沒有真理和正義。而中共被滅之後,徹底清除人們長時期形成的思維定勢和行為模式,還任重道遠。

作者:喜媽三隻松鼠

編輯:期待光明 校對:思鄉油餅 審核:Gisell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