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絕非來自大自然,爲武漢研究所制造!

港大公共衛生學院闫麗夢博士的“新冠病毒(SARS-CoV-2)爲武漢病毒研究所人爲制造”的論文已經公開發表。

16日,據外媒報道,闫麗夢博士研究團隊的《關于基因的特殊性以及可能的編造方法指出新冠病毒是于高水平研究所人爲所編輯並非自然進化的詳細敘述》的論文在信息共享平台Zenodo發表。

此外,研究團隊稱:“SARS-CoV-2的生物學特性並不符合所謂的自然發生或人畜共患的解釋,論文中出示的證據顯示,新冠病毒是利用蝙蝠的ZC45或ZXC21病毒爲模板或基礎于研究所中人爲制造的。”

據闫麗夢博士研究團隊,支持SARS-CoV-2自然演變之說觀點的論文,實際上僅出示了“SARS-CoV-2和蝙蝠的RaTG13病毒的核酸序列近似度爲96%”這一證據。

研究團隊稱:“對自然狀態的RaTG13是否存在,以及SARS-CoV-2和核酸序列對比的結果産生了廣範圍的疑問,” 同時稱,SARS-CoV-2或RaTG13並非産生于大自然的主張被學術期刊論文審查。

Global pandemic threat – 3D corona virus illustration

此外,還說,上海公共衛生院臨床中心(SPHCC)的研究結果,“從系統發生學角度,SARS-CoV-2 比RaTG13更與ZC45或ZXC21相接近 ”已發表于Nature學術期刊,但馬上因需“改正”的理由進行了撤稿。

研究團隊透露,通過比較SARS-CoV-2和ZC45的核酸序列,顯示相似度爲89%。

並對此進行補充說明,這兩種病毒,分別與核苷酸蛋白94%、膜蛋白(Membrane protein)98.6%、S2 刺突蛋白95%、輔助蛋白Orf8 94.2%、E蛋白100%一致。

另外,研究團隊指出,ZC45和ZXC21 是重慶第三軍醫大學研究所和南京軍區醫學研究所于2015年7月及2017年2月之間發現並隔離,查清其特性後並保管于其相關研究所。

研究團隊稱, SARS-CoV-2的刺突蛋白的受體結合區域(RBD)絕無可能來自于大自然。刺突蛋白是當病毒入侵人體的時候起著像“挂鈎”一樣的重要角色的東西。

研究團隊指出,SARS-CoV-2的刺突蛋白質是爲了便于在人間成功傳播進而行了特殊的編輯,同時,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刺突蛋白進行編輯)成功地在長達10多年的新冠病毒觀察研究中,搜集了全世界種類最多的新冠病毒。

此外,研究團隊的證據顯示,在SARS-CoV-2的刺突蛋白質內部,嘌呤分裂部位(furin-cleavage site)與大自然中發現的新冠病毒不同。SARS-CoV-2的感染能力強,是因爲嘌呤分裂部位的特性。

以此研究爲基礎,研究團隊稱,刺突蛋白質是證明SARS-CoV-2爲人爲制造的”煙熏搶(毫無疑問的證據)。”
另外,具體出示自己推斷的SARS-CoV-2制造過程的同時並強調稱,約需6個月(制造過程)就可以完全制造出來。

研究團隊強調,SARS-CoV-2絕對有著是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創造出來的可能性,需要對此進行獨立地、徹底地調查。

闫麗夢博士于今天和FOX新聞采訪中稱,中共政府在“追責誰爲新冠病毒負責”前就對此病毒非常理解,同時,自己爲傳播真相而來到美國,如果是在中國,自己早就被消失或死亡。

世界衛生組織(WHO)及學術界把重點放在了“自然發生”上面。WHO緊急項目負責人瑪利亞•範凱爾克霍對新冠病毒于5月起源于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主張反駁到,我們雖然保有針對新冠病毒的15000給遺傳基因序列,但經確認都是來自于大自然。

援引:https://news.v.daum.net/v/20200916213112213

翻譯:喜馬拉雅韓國農場 文好好
校對:喜馬拉雅韓國農場 馬修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9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