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先生解讀閆博士報告的三個關鍵核心

鳴謝路德時評的精彩分析

路德先生在解讀閆麗夢博士報告時, 指出了三個核心的重點:

報告中如何製作病毒非常重要,這不僅告訴科學界這個病毒非常容易製作,而且意味著閆博士有相關的情報,這才是中共恐懼之處。

路德先生很巧妙地打了可口可樂的比方,閆麗夢知道如何製作中共病毒就好比知道可口可樂的原始配方, 中共恐懼的是這些核心的“配方”都掌握在閆麗夢的手裡,根據這些“配方”很容易就知道是中共製作的,因為“配方”是獨一無二的,只有中共在研究。

閆博士報告中關於製造中共病毒的流程

可以設想,閆麗夢博士知道這些核心情報, 爆料革命肯定也掌握了更加實錘的可以定性投毒的情報,這些情報已經掌握在爆料革命手裡,中共只能寄希望於阻止閆麗夢第二篇報告的發布,阻止爆料革命進一步在媒體上吹風, 鑑於現在閆麗夢博士已經在西方刮起陣陣旋風,中共阻止只能更加坐實閆麗夢博士的爆料真實性,中共真正是陷入“塔西佗陷阱”。

報告另一個核心是舟山蝙蝠病毒,中共病毒模板不是其他蝙蝠病毒, 恰恰是舟山蝙蝠病毒,而舟山蝙蝠病毒又只來自中共軍方,這才是證明中共是製造病毒罪魁禍首的證據。

路德先生表示, 蝙蝠冠狀病毒有許多種,中共單單挑中舟山蝙蝠病毒,原因是舟山蝙蝠病毒有無可比擬的穩定性,目的就是製造生物武器。

中共軍方發表關於舟蝙蝠病毒的文章,“中國蝙蝠中一種新型類SARS冠狀病毒的基因組特徵和感染性”

中共不僅僅是在進行功能性增強實驗,更重要的是要坐實中共製造生物武器, 除了可靠的情報來源,舟山蝙蝠病毒骨架是最好的坐實依據。

為了尋求更好的穩定性和傳染性,而且還是感染人的傳染性,中共才會一直尋找並最終確定舟山蝙蝠病毒骨架。 中共為什麼要找到感染人最好的病毒骨架,無疑就是為了製造生物武器。

路德先生的可口可樂配方比喻同樣說明中共病毒的幾個核心片段就是中共病毒的核心“配方”。

根據閆博士的報告, 中共病毒S1蛋白有一個核心片段RBM,這決定中共病毒能夠很好的與人類ACE受體結合,而進行這一方面深度研究的正是石正麗和她的積極合作者(包括李放博士),這足以說明中共病毒正是中共運用不同“配方”合成的產物。

S1蛋白上的核心片段RBM

同樣可以說明的還有臭名昭著的弗林酶切位點。

科學滅共

路德在節目中以著名物理學家霍金和他的著作《時間簡史》為例子,解釋如果要證明《時間簡史》里關於黑洞的內容有誤, 必須真正進入黑洞來反證,而不是口說無憑,而且霍金顯然也沒有被打成騙子。

路德想要說明中共和偽類要想證明閆博士的報告有誤, 就親自操刀按照閆博士報告裡所述的步驟進行實驗來反證,例如以舟山蝙蝠病毒為骨架按照閆博士報告給出的步驟製作病毒,最後沒有製造出病毒才能反證。

中共沒有如此做,也不敢做, 因為閆博士正是以科學來反駁中共將病毒政治化,閆博士所述都是事實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中共正在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立武

9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