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共产主义接班人到共产党的掘墓人

作者:清咖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在血旗下,读小学的我们,还不懂什么是主义的时候就一直唱这首歌。

究竟什么是共产主义?现在百度上搜到的定义,和当时的《政治》课本不太一样,已经被中国国产党(以下均称CCP)粉饰N多遍了。只有这一句似乎跟当时课本差不多,“共产主义者认为未来所有阶级社会最终将过渡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社会,人类社会的意识形态将进入高级阶段 。” 懵懂中,不知共产主义为何物。但在物质缺乏的年代,”各取所需“听上去还真有吸引力。

从小学到中学,一路到大学似乎已经被洗脑了。有幸的,可能我们这些80年代末在大学校园的,是第一批接触到《西方经济学》的。大三时,我们西方经济学老师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他的课、他的观点让学生耳目一新。因为学生太多,在学校的小礼堂上课还是挤的满满的。人间六月天时,同学竟然有被抬出来的。中暑啦!我们也许开始怀疑了:共产主义真的是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

那时的校园生活是充满了真诚和热情,文艺气息浓厚。不象现在网络媒体时代的纷繁复杂,我们可以安心的读书,学习,创作。诱惑少了,成就了一个喜欢思辨,谈论概念的时代。至少还有理想残存,还有信念依稀。可以讨论很多形而上的问题。记不得多少次宿舍熄灯后讨论共产主义能否实现的讨论。

然后就到了89年那个清丽的初夏。在广场上,我似乎看到了民主中国的未来。可一夜之间,我们从追求民主自由的天之骄子就变成了反革命暴徒。同样在广场上,看到的是横冲直撞的坦克军车,同学们和无辜市民的鲜血,那些鲜活的、来不急绽放就消逝的生命…… 看不到未来,离开中国是唯一的出路。有神的护佑,来到美国。读MBA时, 更多的读到各路宏观、微观经济学。随着年龄增长,在美国生活的时间越久,就越感到那个被CCP绑架的,也是CCP的理论根基的《资本论》乏善可陈。在中共国的课本里,学到的是万恶腐朽的资本主义将被社会主义所代替,而我看到的是资本主义在自我修复中螺旋上升。资本主义、美国的政治体制并不完美,但纵观世界,它是最好的社会制度和政治体系。

带着探索的心,到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在柏林参观柏林墙展。这是一个飞奔自由的传说。我想到的是CCP的防火墙。独裁的政府都是一样的,害怕老百姓看到自由世界的信息。哪里有共产主义的影子?一幅幅画面,都是东德人民想着飞跃柏林墙的眼泪,有悲壮,有无奈,更有追求自由的含泪微笑。

虽然我人在美国,最后一次回国是在2008年。对中国的了解仅仅在网络上。看似中国发展了得。自打文贵先生开启了爆料革命,每次看完直播,才知道CCP从来没改过自新,而且在美国和西方的绥靖政策下,更加变本加厉地压榨14亿奴隶,窃取国家财富转化为私产藏在国外。特别是病毒爆发后,看了《路德时评》1·19那期,更是醍醐灌顶。一个邪魔恶党CCP,在总加速师的领引下,奴役14亿中国人还不够,还要独霸世界。为了实现所谓的“中国梦”,制造病毒这样的生化武器,搞垮美国和世界经济,屠杀全世界。

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就是人类生态圈的毒瘤。不除去毒瘤,人类会灭绝的。我们,支持参与爆料革命的每一个人,都是共产主义的掘墓人。伴随着天王巨星“Take down the CCP”的旋律,行动、行动、行动起来。英雄科学家闫博士发布了病毒真相报告。这是一个载入史册的日子。我看到了雅典娜希望之光。行动,很多人会说,我们不是名人大咖,只是普通人,能做什么呢?9月14日的路德节目,路德先生说到这个震惊世界的病毒真相报告署名是《法治基金》和《法治社会》,是他和闫博士力争的结果。当说到荣光属于每一位给法治基金的战友时,路德哽咽了。几年来从不间断的直播,顶着各种压力和风险,还有4月29日,全程追踪闫博士来美国的行程。一切的压力、CCP的威逼利诱、伪类的谩骂,都化作两行清泪。还有《路德时评》的博士军团、安红、艾丽女士都是我们的英雄。每每向周围的朋友、熟人讲病毒真相却没人相信。看到一直被我视为乐土的美利坚竟不让用氢氯喹治病,感到沮丧的时候,每天早晨看到阳光洒满一片天的安红女士,听到她自信的声音,感觉就好多了。。 那么,普通人能做什么呢?给法治基金捐款。动动钻石级手指,转推、传播病毒真相。用路德先生和安红女士的话说,也许,你就是压垮CCP的最后的那颗稻草。灭共不能没有你。

是的,我们是,我们都是共产主义的掘墓人。

柏林墙倒了,CCP防火墙的倒塌还会远吗?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