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個民族56朵花,你信嗎?中共強制推行種族文化滅絕政策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滅共霹靂組 清風街
 

2020年9月12日,內蒙古阿巴嘎旗“國家通用教材”相關工作指揮部發布消息,要求限期三天內必須送蒙古族孩子入學,其採取的措施包括但不限於:對消極推行政策的老師和校領導問責;解聘拒絕送子女入學的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取消拒絕送子女入學的蒙古族人貸款、低保資格、邊民補貼。

新學期開學前夕,中共當局對內蒙古自治區出台新政,要求當地以蒙語授課的學校改用“國家通用教材”,用漢語授課,語文、政治、歷史三科統編教材分三年逐步實施。新規中要求“今年秋季起,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先使用統編《語文》教材,2021年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使用統編《道德與法治》(政治)教材,2022年初中一年級使用統編《歷史》教材,並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授課,從而實現義務教育階段三科統編教材全覆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2018修正)》第四條:“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風俗習慣的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2015修正)》十二條:“民族自治地方以少數民族學生為主的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從實際出發,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本民族或者當地民族通用的語言文字實施雙語教育。國家採取措施,為少數民族學生為主的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實施雙語教育提供條件和支持。”

中共當局此舉違反了該國的《憲法》、《教育法》等法律法規。當然,中共制定的法律一直都是其任意糟蹋的“婊子”,也是奴役人民的“牌坊​​”。

中共當局此舉隨即遭到蒙古族人的抵制。蒙古族人擔憂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母語將在這片土地永遠消失。這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語言問題,更是一個文化滅絕問題。如果把蒙古族人的語言消滅掉,那就等同於把蒙古族人的民族認同感給消滅掉了。中共將用一代人的時間徹底將蒙古族“文化統戰”,間接達成種族滅絕的目的。

回望過去:當中共的魔爪破壞了我們的草原,我們妥協了;當中共掠走了我們的牛羊,我們也妥協了;當中共阻止我們自由遷徙,我們還是妥協了。如今中共是要消滅我們的語言,眾所周知,語言是一個民族的靈魂,這是一個民族存在的最後一道底線,連我們的靈魂都要奪走,這一次我們還要妥協嗎?

我們當然不妥協!出台政策之初,其推行就遇到了極大的阻力,不僅僅是學生們罷學,老師們罷課,就連蒙古族的公檢法維穩力量也是消極怠工,當局不得不從周邊省份調集軍警來維穩。正因中共當局面臨的重重阻力,才有限期三天返校的要求出台。

縱觀歷史,每當中共的政策推行不下去的時候,總是先從體制內和弱勢群體開刀。從中共建政之初的公私合營、土改,再到“八九學潮”,再到拆遷佔地,無不如此。體制內的人膽敢有怨言就會丟了工作、身敗名裂,弱勢群體要想反抗就會遭到非人道的迫害。中共的無恥下流手段使每一個人都處於受威脅與恐懼中,而中共的連坐制更是助長其邪惡氣焰,使其在蠶食民眾的利益中屢試不爽。

近些年來,中共在民族政策上已經呈現出從精神上、心理上消滅少數民族的趨勢。此前中共藉由反藏獨、反達賴喇嘛的名義鎮壓藏族民眾,肆意殘害喇嘛、拆毀廟宇,對維族人也以反恐的名義在新疆實施軍管、抓捕維族民眾投入集中營(再教育中心),致使多地出現整個村落的消失。如今,中共對蒙古族人實在找不到什麼專政的藉口,便以教育之名實施其野蠻的民族政策。如果說對藏族、維族同胞的迫害是肉體上消滅,那麼對蒙古族同胞則是精神上消滅。

我們都知道以集權為目的實用主義民族政策不可能獲得長期執政,希特勒沒有成功過,薩達姆沒有成功過,卡扎菲也沒有成功過,反而是死得一個比一個慘。如今的“總加速師”就能成功嗎? “莘縣陽谷縣搭縣,我們走著看!”

編輯:木白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