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媒體為何不敢報導CCP病毒真相–背後中共的力量?

美國輿論網站《Daily Beast》於9月15日發表一篇文章,全盤否認閆麗夢博士發表的科學報告關於CCP病毒是實驗室製造的這個事實。竟然說,這項研究基本上違背了所有的科學證據和專家意見,但這符合這位特朗普前顧問的反華立場。這是一個親華媒體嗎?一份科學嚴謹的學術文章,竟遭受如此簡單粗暴的反駁。以下對此文章分段一一剖析反駁:

故意說閆博士觀點與科學背道而馳

文章首先指出,與特朗普前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有關的兩個非營利組織發表了一項新研究,聲稱該新型冠狀病毒是在一家中國實驗室製造的。這項研究的合著者是一位今年逃離香港的中國病毒學家閆麗夢博士,她聲稱“SARS-CoV-2是實驗室操縱。”它的發現很快被《紐約郵報》等幾家知名新聞機構引用,大肆宣揚這種“爆炸性”的指控,這與目前所有有關病毒來源的科學文獻幾乎都背道而馳。

【譯者評】從上述]顯然可發現,作者故意忽略網上那些指明CCP病毒是實驗室製造的科學文章。

故意拿班農,法治基金說事

文章又說,這個科學報告是法治社會(Rule of Law Society)和法治基金會(Rule of Law Foundation)的工作,這是班農幫助創建的姐妹非營利組織。根據該協會網站去年公佈的文件,他曾擔任該協會主席。密歇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的博士生凱文·伯德(Kevin Bird)首先發現了班農的這種聯繫,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生物學教授卡爾·伯格斯特羅姆( Carl Bergstrom)也分享了這一發現。伯格斯特羅姆稱這項研究“奇怪且毫無根據”。在谷歌網站上搜索Scholar、Rule of Law Society和Rule of Law Foundation,可以發現這些組織之前沒有發表過科學或醫學研究,不清楚該科學報告是否得到了同行評議。

[译者评]

這篇文章於週一發佈在Zenodo網站上,這是一個科學和學術研究的公開資源庫,任何人都可以將自己的研究成果上傳到該網站。本文作者當然不明白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對閆博士及其他3位博士寫出的科學報告給予了何種支持。閆博士能夠逃離中共國,安全到美,全是在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對閆的安排和保障之下進行的。所以閆博士逃離中共國後的所做所為都與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息息相關。

故意抹黑班農和文貴先生

文章繼續說,這項研究背後的兩個非營利組織都是與中國流亡億萬富翁郭文貴聯合成立的。班農與郭文貴合作開展了一系列針對中國政府和商業活動的宣傳活動,這些活動已受到聯邦執法官員的密切關注。除了他們在法治非營利組織的工作之外,班農和郭還在新聞網站Gnews上合作,該網站發表了一些報導,表明冠狀病毒是由中共國軍方製造的。

[译者评]

今年7月,班農似乎在調侃即將到來的科學研究,以支持他的論點,即冠狀病毒起源於中共國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他告訴《每日郵報》(Daily Mail),該實驗室的科學家已經“叛逃”到美國,並與美國情報機構合作。在“戰斗室:大流行”播客上,班農主持的節目中的其他嘉賓猜測,這種病毒可能是一種中國的“生物武器”,但他表示,他認為最合理的解釋是,它“來自”武漢實驗室正在進行的試驗。

這一說法得到了美國一些重要官員的呼應。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都提到了支持這一理論的情報報告。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 4月份在《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可以肯定的是,這個證據是間接的,但它都指向武漢的實驗室。” 這說明作者承認美國政府高層為閆博士的科學推論背書。

完全忽視事實真相還認定病毒來自自然

文章還說到,儘管理論上,武漢病毒學實驗室的意外洩漏仍可能是該市最初爆發疫情的原因,但有關病毒的絕大多數科學文獻已經確定,它的來源是自然的,而不是實驗室製造的。

[译者评]

川普政府的冠狀病毒負責人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反復強調,所有證據都表明這種病毒不是人為造成的。看來文章作者相信了福奇的來自自然之說,可是福奇是臨床醫生,不是親做試驗的研究人員,他的話比做研究的閆博士可信度更高嗎?一個從未做過此類試驗的人為啥能信誓旦旦的否認實驗室做出的試驗?

文章繼續說,班農小組在周一發布的科學報告特別具有煽動性。

[译者反驳]

真相是進行這項研究的科學家之一閆麗夢博士在周一的一次英國脫口秀節目中宣稱:“這種病毒不是自然產生的。” 她在報告中稱,該病毒起源於武漢的海鮮市場是“煙幕”,目的是掩蓋其真實來源。

顛倒黑白說閆博士的論文完全虛構

文章提到,其他病毒學家對此表示不同意見,並說該論文對許多基本事實作出了虛假陳述。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博士在接受《Daily Beast》採訪時說:“基本上,這全都是偶然的,有些完全是虛構的。”

[译者评]

這閆博士論文的主要論點是,這種冠狀病毒的基因與中國軍方實驗室發現的蝙蝠冠狀病毒的基因“可疑地相似”。拉斯穆森說,這種說法不應令人驚訝,因為“它們是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 閆的研究對部分SARS- cov -2刺突蛋白——病毒用來破壞和感染細胞——提出了類似的主張,並寫道,它在“可疑的方式”上與原始的SARS病毒相似,暗示著基因操縱。拉斯穆森說:“sars冠狀病毒也使用ACE2作為細胞受體,就像其他sars類蝙蝠冠狀病毒一樣。”這不是可疑的,事實上,結合相同蛋白質的受體結合區域應該是相似的。 ” 拉斯穆森還說,閆的論文歪曲了關于冠狀病毒刺突蛋白另一部分稱為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的基本事實。作者聲稱,SARS-CoV-2的切割位點是“獨特的” ,在自然界其他地方看不見。但是據拉斯穆森說,“弗林蛋白酶的切割位點自然存在於許多其他的β-CoV中,包括MERS-CoV和其他SARS樣蝙蝠冠狀病毒。 ” 按理說,拉斯穆森病毒學家的觀點盡代表反對派的觀點,作者採訪過對閆博士的報告持正面意見的人了嗎?為啥相信拉斯穆森的判斷?沒有正反雙方論證,只提一方觀點,我認為是沒有公信力的文章。

閆說,她逃離中共國是為了避免政府的報復,因為她指控政府不願透露病毒的來源和性質。她說,她曾在12月警告官員,該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具有高度傳染性,但她的指控被禁聲了。嚴所在的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反駁了她的指控,即在疫情爆發前,香港大學沒有聽取她的警告。今年8月,閆出現在班農的演播室。在節目中,班農說,他“還不認為中方是故意把它洩露出去的,但我從一開始就堅信它來自武漢P4實驗室。”

文章最後說,在閆的科學報告發表之後,閆於週二晚上出現在福克斯新聞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的黃金時段節目中。閆再一次重申其病毒是在實驗室研製出來的,並且中共國政府有意釋放了這種病毒後,卡爾森在採訪結束時提出了一個重大警示, 即他已成為福克斯最大的CCP病毒的懷疑論者之一。 “不幸的是,這不是你研究細節的論壇,”他說。 “我沒有理由向你提出正確的問題,但這正是你希望媒體發揮作用的地方,因為你剛才所說的完全改變了我們對這場正在摧毀我們國家的流行病的全部認知。”

評論:

《Daily Beast》是左派媒體嗎?為何懼怕閆博士的科學報告?對班農和文貴先生的偏見,使文章作者不能心平氣和的說事。作者無視美國政府高層多人對閆博士科學報告的肯定,拿一個處處與川普作對的官員福奇的話作為CCP病毒是來自自然的證據。其實作者也一直跟踪班農的行踪,也知道作戰室多次談論CCP病毒的事,但完全不接受閆博士的科學結論。他們是什麼心裡?是真不懂還是不願接受病毒是實驗室製造這件事?拒絕接受事實是為了幫助CCP逃避責任嗎?美國將近20萬失去的生命如何能得到慰及?

原文: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steve-bannon-linked-groups-push-study-claiming-china-manufactured-covid

翻譯: Alton

校對:瑞安平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