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鎖-CCP控制人口的新工具

0
124

新聞來源:bitter winter《寒冬》;作者:唐萬明;發佈時間:2020年9月16日

翻譯:致良知;簡評:致良知 & 沐子璐璐;校對:沐子璐璐;審核: 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本文描述了在浙江省諸暨市從今年四月份以來就一直在推廣各居民小區的租賃房屋安置智能鎖的項目,預計在9月底可以執行完。這一結果就是房客尤其那些外地去務工的人員的個人信息和出行時間都被當地公安局掌控。這也是文中描述的一位在當地電子廠工作的女子剛從西安老家回到當地的住所,就被當地警察和醫務人員拘捕。目前只是在諸暨市試推廣這種智能鎖,一旦成功,就會推廣到全國各地。

可見,中共利用這次CCP病毒所引發的疫情恐慌來加快高科技奴隸社會的建設,以疫情為由逐漸推廣高科技監控設備在民眾中的使用。通過獲取用戶的個人信息,加上大數據的分析技術來實現高效管控人口。

智能鎖-CCP控制人民的新工具

這些高科技鎖以“確保安全”和“防止冠狀病毒傳播”為托詞來加強對民眾的監視

所謂的智能鎖(通過手機和ID,或面部識別來解鎖或關門的設備)已逐漸被引入到中共國各個地方的租賃房產中。中共的宣傳稱,這些工具對於居民的安全至關重要,現在已用於防止冠狀病毒(CCP病毒)的傳播。但是,這些智能鎖並沒有像其對公眾展示的那樣無害:這些與政府大數據平台鏈接的智能鎖不過是控制人口的另一種手段而已。

根據一份從浙江省東部地區的一家官媒放出的報告稱,警察和醫務人員拘捕了一名在諸暨(地級市紹興市所管轄的縣級市)的一家電子公司工作的女性,當時這名女性剛從山西省老家探親返回到她在諸暨的宿舍。為了開門,這名女性不得不在手機上使用這款被鏈接到城市外來人口管理數據庫的“智能鎖“應用程序。在CCP冠狀病毒爆發期間,外來人口的健康碼(一種通過分析用戶個人信息,出行和健康數據來檢測一個人是否可能具有感染CCP冠狀病毒風險的強制軟件)的數據被整合到了數據庫中。據稱,這是為了幫助防止病毒被去往各地打工的人傳播開。這名女性最近在外省的出行觸發了警報,中共行政人員來到了她的住所確保她自我隔離。

由於有了智能鎖,警察可以監視在社區中的住戶的活動。

諸暨市公安局4月份發布的命令要求在9月底之前在全市所有住宅小區安裝智能鎖。還說應當擴大它的使用範圍,以幫助政府部門創建對社區有效的,“精緻的”,“智能的”,“酒店式”的社區管理。命令還要求分析所有收集到的信息,以推進租賃房產的“大規模調查和改造”,以進一步控制外來人口。

通過智能鎖收集的所有信息使當局可以實時監視住戶在社區中的活動。

負責監督該市智能鎖安裝的一名警察告訴《寒冬》(Bitter Winter ),公安部門可以訪問儲存在這些智能鎖上的所有信息,包括何人以及何時進入或離開社區。

該官員解釋稱:“政府正在加強對公民的控制,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安裝這些智能鎖的原因。”他補充說,該項目在諸暨市實施後,將擴展到浙江省的其它地區,然後再擴展到全國。

智能鎖會記錄租戶的活動,並在他們打開或者關上公寓門時向居委會管理人員發送消息(左)。從外地出行返回後,房客的門上的告示要求自動隔離(右)。

在諸暨市店口鎮,當地政府要求租賃物業安裝智能鎖,否則將被禁止出租。房東和房客共同負擔400人民幣(約合58美元)的安裝費用。

一位社區租戶說,他對新系統感到惱火:由於忘記帶智能手機,他被鎖在公寓門外。該地區的一名警官確認該項目使大多數人感到厭煩,他發現監督智能鎖的安裝的職責“很難執行”。

為了消除這種不滿,諸暨市公安局的文件呼籲地方當局利用電視,廣播,報紙,微信公眾號,甚至是基層的網電人員,採取有效宣傳措施來促進該項目。而且宣傳只應強調智能鎖僅用於防疫或社區安全。

政府的在線平台可以分析安裝了智能鎖的社區中的數據。

巧合的是,臭名昭著的“楓橋經驗”,一種毛澤東時代的方法,當時一群民眾被煽動起來監視和改造被標記為“階級敵人”的人,竟也源自於1960年代的諸暨市。習近平總書記恢復了這種方法,並推廣了這種方法來控制人口,但不同的是僅用“升級過”的高科技功能來收集和分析信息。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