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視,智慧油然而生

整理:戰友之家秘密專欄組
審核:文錦

“從來沒有什麽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站立的人、大寫的人是平視眾生的,平視智慧油然而生,不等不靠。東聖西哲,曾給予了人類自覺自醒的智慧,擁有著如夏花般肆虐山野的生命力,但這一切都被既得利益者所恐懼。

被閹割,墮落的文化、欲墜的文明,是時候撥雲見日了。人在天地間,天地是舞臺,不能自我憋屈,每一個人的唯真、向善、自強(狠),都會匯合成文化合力中善的分力,成為種子、結出果實、果實又變成種子,相纏相續,一人發願,天地動搖。

人心是文化之心,文化的的強盛,才有經濟的強盛,才有民族的強盛。“放於利而行,多怨”,放,放棄和放縱,在CCP統治下,前三十年的放棄,後三十年的放縱,只是肥了幾個家族,苦了億萬百姓。世界當然有柔情有溫情,但世界終歸是力量與利益所推動的,不再奴隸,唯有自立。

追隨著文貴先生的爆料革命,不僅僅是感恩文貴先生本人,而是捍衛他視頻中所點滴透露的現實範疇間的邏輯關系及歷史演化。此刻這關系到全人類的文明存續,也是未來每個中國人能否站立、大寫,民族能否強盛的文化基石。

在西方社會,特別是基督教化後的西方社會,所謂的大救星是不存在的,那裏有的只是救世主。大救星和救世主的最大區別,前者是人,後者是神。對於西方社會來說,相信或鼓吹人人平等,因此除了神,沒有人能代替神,當然就沒有人的大救星了,這對於西方的邏輯是很顯然的。

對於中國社會來說,其實並不存在所謂的神,中國的神,基本都是人,一個騎牛的老頭成了神,拿把大刀的也神了兩千年,這就是中國的特色。對於中國社會來說,既然沒有神,當然就無所謂的救世主了,因此就有了大救星。

中國人相信大救星,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從孔子往上2000年大概就開始。那時候的大救星有一個通常的名字,叫聖人,三皇五帝地一直玩下來,就成了中國的歷史。大救星,比救世主還要救世主的救世主!救世主只不過代表著人類的恐懼與虛妄,比救世主還要救世主的救世主,只不過是同一笑話的叠加。

這世界上沒有救世主,更沒有大救星,有的只是每個人的發展、變化叠加所構成的社會發展的總方向,這一點上,恩格斯不需要文學的想象。而這,當然不僅僅因為他是一個不相信神的西方人!

人心就是天地之心。去除心霾,唯究竟真理真相的文化。在開放的言論環境下,解除思想的禁錮,發展文化產業。就如同《遙遠的救世主》作者所提到的:強勢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規律的文化,弱勢文化就是依賴強者的道德期望破格獲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強勢文化在武學上被稱為“秘笈”,而弱勢文化由於易學、易懂、易用,成了流行品種。

文學、影視是扒拉靈魂的藝術,如果文學、影視的創作能破解更高思維空間的文化密碼,那麽它的功效就是啟迪人的覺悟、震撼人的靈魂,這就是眾生所需,就是功德、市場、名利,精神拯救。皇天在上的文化,是救主、救恩的文化。如果一個民族的文化從骨子裏就是弱勢文化屬性,怎麽可能去承載強勢文化的政治、經濟?衡量一種文化屬性不是看它沈澱的時間長短,而是看它與客觀規律的距離遠近。

2020年09月13日 文貴先生直播中說到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親愛的兄弟姐們千萬別忘了,咱們是為了中國人的法治、真正的法治的時代和信仰自由的時代而奮鬥的,永遠不能忘了。我們一定要記住,體面美好的生活、安全的生活,絕不是共產黨的專利,我們每個人都擁有。

我們是這個地球上最偉大的生物,才1萬年,我們是地球上十萬年、百萬年所有的聖靈,都沒有的智慧,我們有了獨立的思考,我們有了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我們懂得開始和社會、自然,天地之間溝通,人類創造了各種宗教,就是想和上天溝通的方式。

這就是為什麽共產黨這個王八蛋說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那必然被滅,沒有爆料革命它也被滅。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翻譯成英文是什麽?翻譯的就是毛澤東是god,他為人民工作,他為人民謀幸福。他從來沒為人民謀過幸福,妳給我找到一件事謀過幸福,荒唐的歲月,荒唐的年代,該結束了。絕對該結束了。這是上天給我們的一個使命,絕不會因為那件事或那個人受轉移。

我們人類,旁邊任何一個花草,都比我們人類早好幾萬年,可是人類呢,他就是有這種靈性,這個靈性就是個人化,這在西方是個人主義,以個人為單位的社會,尊重個人為一切,在中國是絕對消滅妳個人的,決不允許妳個人的任何存在的,他是集體主義,集體主義只服務於某個集體,服務某幾個人,總是有個頭的吧。集體主義誰領導啊,就是今天看的獨裁,一切都是共產黨的,一切都聽黨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

萬物他就是通一物,這一物是什麽?就是人類發出的聲音。他是一種本能,是一種對萬物對自然對生命對情感的理解方式。

什麽樣的民族、什麽樣的人們,就會選出什麽樣的政府,今天中國政府這個德行,就是我們中國人民最簡單的縮影。妳可以到我們身邊,妳可以到任何地方都能看得見,悲哀,啊,實在是悲哀、可憐!我們中國人現在在人類上那麽多年了,沒有了文化、沒有了音樂、甚至都不會說人話,只會罵三字經,中國人只要一激動,三字經就出來了。高興也是三字經、不高興也是三字經,被打敗了也是三字經,打贏了也是三字經。就是永遠就是咬著自己的生殖器就不放了。

美國人不會替我們滅共,他會替他們滅共,他們需要我們幫他們滅共。阿,但是最終滅共,還是靠我們。就是滅了共,這個國家、這個民族也不能拜倒在任何西方國家的腳底下…

我們可以跟西方社會有千年的和平,但是決不能失掉一秒鐘的尊嚴,這是我們必須要做到的,我們是徳天助,但是更重要的是要自助。爆料革命、滅共絕對不能沒有妳,也不應該沒有妳,除非妳自己放棄了,那是妳的問題,不管誰放棄誰不放棄,滅共是人類的大勢所趨,正義的需要,維護正義的需要。

文貴先生啟迪我們以文化滅共為契機,研習正道,重構文化,為當世、為子孫。

音樂是沒有國界的,音樂是沒有語言的,他是世界上唯一的共同語言。那就是感覺、人性。

因為咱唱的不是歌,咱唱的是上天讓我們唱的歌,告訴人們真相。這就像那過去那宗教唱的過去的歌一樣。我們正在 人類的頭頂上蓋的一個黑鍋,撕開一條裂縫,在拯救全人類。

平視,智慧油然而生!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k777
5 月 前

與審核文錦與作者的探討:
一、文章中開篇提到:“從來沒有什麽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作者沒有明確對這個引用的看法。但是從行文可以看出,似乎作者同意這個應用。對嗎?請確認。
二、不否認行文瀟灑磅礴的氣勢。
但想問作者,“我們是這個地球上最偉大的生物,才1萬年,我們是地球上十萬年、百萬年所有的聖靈”。人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時間是一萬年嗎?
三、還有請問”聖靈“一詞出自何處?您對”聖靈“有正確的理解嗎?
請不要褻瀆”聖靈“這個詞。
期待文錦和作者的回复。三天時間沒有回复的話,本人自行發表見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