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港人被送中 】跟蹤報導-港人被送中後安危未明 港共政府麻木不仁 維權律師撰文剖析案件關鍵

0
84

製作單位:戰友之家-粵語組
資料蒐集:卡西歐
後期製作:文粵

港府僅象徵式致電 林鄭月娥:違反內地法例由內地處理恰當

林鄭月娥今表示,12 港人在內地司法管轄區違反內地法例,理應由內地處理,「不應有另一方法」。
對於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形容 12 人企圖分裂中國,他們是否會被控國安法甚至在中國大陸受審,林鄭月娥就未有回應。
至於家屬希望拒絕「官派律師」、提供合適藥物等的訴求,林鄭月娥亦無正面回應及交代,僅稱會積極關注事件,透過駐粵辦等相關部門協助。
另外,5 名港人疑潛逃台灣後被扣押,保安局早前促請台灣將 5 人送返香港,與 12 港人被扣內地、稱尊重內地司法管轄區態度明顯不同,被質疑雙重標準。林鄭月娥表示,港府對兩批人士的態度「看似有分別,其實一視同仁」。林鄭月娥透露,警方昨日已向台灣查詢,惟至今未有回覆,亦未收到家屬求助。

譚耀宗:家屬如希望國際插手 未必對事情有好處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今日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表示,蓬佩奧發聲後,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隨即駁斥,認為如果家屬希望國際插手,未必對事情有好處。12 人是自己偷越國邊境,觸犯內地法例,與從合法途徑回內地、港府要求內地協助引渡回港的情況不同,直言在這情況下「特區政府可以做的非常有限」。

湯家驊:內地不受國際人權公約約束 港府亦無辦法

湯家驊:「聽聞內地是不容許被扣押人士的家人聘請律師,而是由政府提交律師,這嚴格來說,都是不符合國際人權公約的條文。但正如我所說,國際人權公約並不適用於這兩個地方(內地和台灣),我們只希望被扣押人士會根據當地司法程序處理,除了這方面,特區政府真的沒甚麼可以做,因為我們沒有任何法律基礎干預其他地方的司法程序。」

內地律師盧思位撰文: 法理剖析罪名、辯護權、程序等案件關鍵

一、關於管轄和移交

該艘快艇在越過香港特別行政區實際管轄水域後,究竟是先進入了內地領海水域再駛出到毗連區水域,還是僅一直在中國毗連區水域內通過而並未進入內地實際控制的領海水域,這個事實認定將會導致案件在法律認定上產生極大的爭議。
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筆者猜測應該是廣東海警局在海上執法過程中發現可疑船隻後扣押了 12 位香港居民,然後將涉嫌違法的 12 名香港居民移交給了深圳市公安局鹽田分局進行偵查,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海警局移交給鹽田分局的法律依據又是什麼呢?

二、關於罪名

筆者想重點談的是偷越國(邊)境罪的法理,我們知道,在 1997 年 7 月 1 日香港回歸之後,從法理上講,由於香港已回歸中國並實行“一國兩制”,不宜再將違反通行證制度往來於香港、澳門的行為認定為犯罪,原則上應以行政管理為宜,否則,邏輯上將陷入公民在自己的國土上行走都會涉嫌偷越邊境犯罪的怪圈,而且在刑法理論和憲制理論上將無法自恰,因為在“一國”的原則下,這種行為已經沒有社會危害性。
三、關於《港區國安法》

《港區國安法》於 2020 年 6 月 30 日生效,該法無溯及力,因此,不管是程式上還是實體上,本案均沒有滿足啟動《港區國安法》的先決條件。筆者認為,《港區國安法》是一部在特定時期、特定情形下通過的一部極為特殊的法律,程式和實體均應當嚴格解釋、限制解釋,任何人、任何組織和機關都不可濫用《港區國安法》,否則造成的後果,任何人都無法承擔。

四、關於辯護權和家屬的知情權

我們認為,看守所的理由無法令人信服,第一、當事人並不認識內地辯護律師,何來自行委託;第二,如果有律師接受了委託,應該向當事人家屬通報平安和基本情況,但目前無一家屬收到大陸律師的通報;第三,即便當事人願意自行委託律師,作為家屬委託的律師亦有權依法當面核實,以確定當事人是否受到脅迫、引誘和欺騙,在核實完成並告知其訴訟權利後,當事人有權自行決定委託誰作為自己的辯護人。
鹽田看守所對於一個普普通通的刑事案件,卻以各種理由妨礙辯護人行使會見權,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家屬關心的是,自行委託的律師究竟還有無辯護資格,筆者的回答是肯定的,在家屬或者當事人明確地、自願地、真實地表達解除委託合同之前,接受委託的律師應繼續履行辯護職責。

五、關於案件的程式

2020 年 8 月 25 日被刑事拘留,根據內地《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嫌疑人在逮捕之前最長可被羈押 37 天,也就是說如果鹽田區檢察院不批准逮捕,12 名香港居民將在 2020 年 10 月 1 日前會被取保候審或者無罪釋放,如果被批准逮捕,那就意味著將會被繼續羈押,而且被定罪的可能性會很大。上述期限均不包括公、檢、法在各種法定情形下的延長期限和補充偵查期限。因此,2020 年 10 月 1 日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間節點,請大家拭目以待。

當事人母:港府僅象徵式致電

12 名港人上月在南海被廣東海警拘捕,仍扣留在鹽田看守所,其中一人為機械技工黃偉然。他牽涉一宗製造爆炸品案,原於今(15 日)在粉嶺裁判法院再提堂,被告缺席聆訊。控方表示,黃於 8 月 22 日最後一次報到,目前在內地被扣押。主任裁判官蘇文隆下令充公被告合共 75 萬元的現金及人事擔保,其拘捕令仍然生效。黃妻子及母親今亦有到庭,表示不清楚黃的情況。黃母又指港府曾象徵式致電他們「噓寒問暖」。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立場新聞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12-%E6%B8%AF%E4%BA%BA%E9%80%81%E4%B8%AD-%E7%AC%AC-24-%E6%97%A5-%E6%9E%97%E9%84%AD%E6%9C%88%E5%A8%A5-%E9%81%95%E5%8F%8D%E5%85%A7%E5%9C%B0%E6%B3%95%E4%BE%8B%E7%94%B1%E5%85%A7%E5%9C%B0%E8%99%95%E7%90%86%E6%81%B0%E7%95%B6-%E4%B8%8D%E6%87%89%E6%9C%89%E5%8F%A6%E4%B8%80%E6%96%B9%E6%B3%95/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