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邪惡教育體制–學習當作任務 抹殺孩子天性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不願再沉默

圖片來源:theatlantic

中共治下的教育長期被詬病,即便在中共國內都無人說好。然而對於充滿嚴重問題的教育體系,只要中共存在一天,都是無法改變的。與其苦苦掙扎不如認命服從,這是中共國內民眾面對教育體制的基本態度。要看懂中共國內的教育,首先要知道這個教育系統是如何在中共的統治下為上層輸送政治利益,其次我們必須知道這樣由體制創造的教育系統是如何傷害每一個人。

教育起碼是為了培養人才,盡可能公平的讓每個人學習到基本知識,讓每個人發揮專長,至少有安身立命的本領,只有這樣才能談及為社會創造價值。教育不僅僅是一個學習知識的過程,教育也必須是一個思考的過程,是塑造個人信仰、態度、價值觀以及人格的過程。對於中共來說,教育就是洗腦、塑造“社會主義接班人”的工具。為集體忘我的付出、忠於中共黨組織、並且無條件地服從是中共認為的所謂教育成功的標準。在中共國內有一句人人知曉的口號,“再窮不能窮教育”。換角度來說,就是“再窮不能不洗腦”。

在1952年3月《批判<新小學美術教育>,<新美術>和<新美術教育><人民教育>》的內容裡,中共教育部就提出了對於教育工作者對學習的看法:學習是一種責任而非樂趣。這些書被批判的原因就是教師對學生的指導性不夠,讓學生過度自我發揮(陳佩華,P30)。這種教育理念的製定,就意味著學生必須按照學校的要求學習,不允許有喜歡和不喜歡,不允許有主動思考。責任是無選擇的,樂趣則可以。所以抹殺樂趣就是洗腦的第一步,也為盲從中共奠定了基礎。

在這樣的教育制度下,人們慢慢就有了這樣一個邏輯,孩子就要上學,是學生就有學習的責任,既然是責任就必須承擔,如果不能承擔起這樣的責任就是不好的表現。在這樣的邏輯下,學校裡就出現了兩個學生群體:“好學生”和“差生”。他們不僅僅是成績的差距,同樣也是對於承擔責任的差距,更進一步,是否符合中共條件的差距。

如此一來,在學校體制裡僅用成績評價“好學生”和“差生”就不奇怪了。 “好學生”等於一切都好,因為他們承擔的起中共期待的學生的責任。 “差生”,一切都差,因為他們沒有承擔起責任。在我讀書時,常聽到老師和家長討論,成績不代表一切,用成績來評定一個學生的好壞不公平。但是這樣的評論和認識從未改變過“好學生”和“差生”這樣的標籤。對於中共來說教育根本不是成績問題,而是是否完成任務的問題。成績不是知識的體現,是任務完成度的體現。一個不完成體制任務的學生怎麼可能被認為是好的呢?

提高學習成績(完成體制任務)是老師的工作任務。中共最擅長通過操縱個人利益和特權讓人就範。對於老師群體來說,如果學生成績不好那麼最直接的就是自己金錢利益的損失,或者職稱損失。在自己實際利益被觸動的情況下,老師容易對“差生”心存不滿。即便不觸及利益金錢和政治利益,“差生”也會讓老師面子和自尊受到打擊。無論是利益、榮譽還是心理,“差生”和老師之間總有不可調和的矛盾,甚至有一種敵對關係。在這樣的體制下,“差生”被邊緣化,並會受到老師的打擊和侮辱。老師對待“差生”的惡劣態度早已普遍存在,在這樣體制下可以善待“差生”的老師都值得敬仰。在中共國內時,“差生”就是體制無形中給我的標籤,麻木了被邊緣和羞辱。然而有幾位老師從未區別對待過我,這使得我在灰暗時期看到了些許光芒,也是這些老師讓我堅強起來。走筆之間,思緒過往,不禁淚目,對這些老師,一生感恩。

既然孩子有任務,家長就要監督自己的孩子完成任務。家長履行他們的職責就是配合體制對孩子洗腦。家長是已經被教育洗腦的群體,他們絕大部分是認同或被認同這樣的教育體制,因此家長或主動或被動地配合著體制。網上有不少家長陪孩子學習的搞笑視頻,統統都是家長憤怒,孩子緊張害怕,在瑟瑟發抖中努力地回答問題,孩子的認真,家長的憤怒以及孩子無厘頭的答案形成鮮明反差,讓看客哈哈大笑,但是,這笑聲缺殘忍的反映了中共治下的普遍存在的教育模式。很多孩子無法理解課程內容,是因為學習內容的複雜性超越該年齡段孩子的認知發展。也就是說孩子在此年齡段的大腦生理髮育不足以理解那些抽象的內容。當然,對於必須完成任務的孩子來說,老師和家長不許其有異議。對於監督孩子完成任務的家長來說,不得不要求孩子學會那些無法讓他們理解的東西。雖然不少家長表示理解孩子的難,但是他們認為教育體制就是如此,只能適應,別無選擇。這樣的認可使得學生和家長因學習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有這樣一個例子可以反映現實的嚴酷,老師因需督促家長監督孩子學習建立了家長群,孩子學習不好,家長就會受到提醒和指責。在家長群中,老師們堂而皇之地艾特某些家長,點名批評孩子的現象屢見不鮮。如果說微信流行之前“差生”家長只在家長會裡抬不起頭,現在的家長則天天在微信群裡抬不起頭。 “差生”的存在對於很多家庭是蒙羞的事情。家長群讓這種羞恥隨時打擾著“差生”和他們的家庭。可以完成任務的好學生也不見得輕鬆,由於教育體制激發的不健康的競爭關係隨時讓“好學生”和他們的家長時時刻刻焦慮。

因為學習等於任務是中共制定的教育方針,這讓學生、老師、家長各自進入角色,共同配合完成任務。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學生被剝奪了樂趣,被要求必須學習特定內容逐漸失去了辯證思維的能力;家長和老師為了督促學生完成任務,自己承受巨大壓力的同時又不得不持續給學生施壓。當然,中共治下的教育黑暗不僅僅如此。其製度對個人影響程度之深,對社會文化擴散之廣非一篇文章可言。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