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9/12 班農戰斗室郭文貴專場中文摘要EP383&384

整理:美東香草山翻譯組

校對:Kathy(文藝)

1.《東方紅》的意義

班農先生:郭文貴先生在這三年內,一直在提醒美國,他不僅僅在今年一月疫情爆發之初,就向美國和全世界發出警告,同時他還爆料,中共一直在全世界證明自己政治體制的優越性。

讓我們回到疫情之初。在過去的幾個月裡,由於CCP病毒影響,整個夏天美國社會陷入了遊行、暴力活動等改革浪潮裡,而這一切正是中國式的文革翻版,他們致力於摧毀一切傳統。我將向美國聽眾們播放一首歌曲,名字叫做《東方紅》,讓大家見識一下中共的宣傳方式和其文革模式。

這首歌在中國流行了數十年,大街小巷隨處可聞。你們去看歌詞,這首歌要表達的是,中共的統治為人民帶來了和平和富足。但在這數十年中美的文化交流中,美國人民並不認同,這首歌裡所表達的內容,中國人生活的真實反應。

《東方紅》是中共洗腦的最成功範例

文貴先生:班農先生,我們坐在這裡,希望將更多的真相傳遞到西方社會,傳遞到美國,這個行動對於美國來說尤其重要。 “東方紅”這首歌要表達的是,共產黨和毛主席要為人民服務,這首歌說“要讓中國人幸福。” 17年,這首歌以2000億的播放量榮居世界歌單榜首。

在我孩童時期,我的全家沒吃沒喝,我餓著肚子還要唱這首歌,不唱就違法。這不單是洗腦,更是強迫。 CCP在1930年開始了首次文化運動,他們聲稱要效仿英美國家自由民主的政治體系,而實際上不過是在效仿前蘇聯。李大釗、胡適等知識分子曾對老百姓說,我們要給老百姓一個像美國一樣的民主制度,讓百姓得到自由。那會兒的青年學生被這種蠱惑性的宣言給騙了。二十年後,中共掌權,他們創作了這首歌——《東方紅》。那段時期除了這首歌之外,不容許老百姓聽任何其他的歌曲。

習近平修改《東方紅》,妄想取代毛

班農先生:你給我看了這首歌的最新的版本,發現毛澤東的名字已被習近平的名字給替代了。整首歌除了改動兩個名字外沒有其它變動。習近平對西方社會發出挑釁,聲稱共產黨體制是最好的,他自己是最好的領導人。原因竟是,他自認為在病毒控制層面,做的比西方好。這種自大的感覺,比毛澤東更可怕。

文貴先生:是的,先生。 中國沒有任何一屆領導人改動過《東方紅》,無論歌詞或旋律。只有習近平乾了這事兒,他親自把自己給神化了。

2.郭文貴的兩首新歌

班農先生:戰斗室節目,首播文貴先生的《Take Down The CCP》這首歌,就創造了奇蹟。在蘋果iTunes全球下載冠名第一,同時在美國,斐濟,澳洲,加拿大,新西蘭等地區登上音樂榜首。過去一段時間,我們看到新中國聯邦反中共全球遊行,郭先生帶領的爆料革命,其規模超乎我們想像。郭先生現在又發起了新文化運動,在傳遞什麼呢?我們60天前在Lady May 遊艇討論過,你想寫這首歌,歌名就叫“滅掉中共”, 直白,毫不隱晦,猶如一首追討中共習王團伙的軍歌,中共懼怕到為此成立了網絡音樂巡警。請郭先生告訴我們,你創作這首歌的思路和它登上全球榜首的傳奇。

文貴先生:目前我發表了兩首歌,其中一首《Take Down The CCP》, 是和美國好萊塢合作,這首是西洋風格的樂曲。歷史上,非美國人的搖滾歌曲,登上全球音樂首牓,我是第一次,這是個奇蹟。第二首歌,是另一種風格,歌名叫《滄海一聲嘯》(《A Roar of the Vast Sea》 ), 原曲是流行於香港的一首非常有名的歌曲,曾經風靡中國大陸30年。 30年前的香港是有法治的,而那個時候的中國大陸,只有《東方紅》一首歌曲,中共甚至把這首洗腦的歌曲送上了月球,中共永遠不會把產生於香港,表達個人情感的歌曲送上月球,它一直控制著歌曲的創作與發行。現在,我把這首來自香港的歌曲,重新填詞演唱,新歌詞講述爆料革命,和目前全球疫情的現況。歌詞唱道:“中共撒謊,人民死亡”。這首歌已成為大陸下載最多的歌曲,這首表達個人情感的老歌曲卻打動了大陸老百姓的心。

美國文化導致了蘇共的解體

班農先生:回顧美國對抗前蘇聯冷戰時期,美國有強大的軍備和經濟。但是我們的搖滾樂和牛仔褲等文化,最終使前蘇聯解體。在專制體制下生活的人民,要自由,要人性的自我表達。你今天突然出現在音樂世界,要傳遞什麼信息?你要用時裝和音樂來表達個人自由精神,在你發誓滅掉中共這場戰鬥的概念裡,你是否下一步要藉鑑前蘇聯被解體的歷史經驗?

文貴先生:是的,美國文化有著巨大的力量。美國40年代,50年代出現的搖滾樂,融合了爵士音樂,布魯斯音樂和宗教音樂,是白人和黑人音樂的結合,如Elvis Presley貓王的歌曲就是其代表。美國的爵士音樂代表著美國的個人自由精神,人民可以自由的用任何音樂來表達個性。而當時的蘇聯,只有被蘇聯共產黨控制的紅歌。而就在那個時候,美國的音樂,美國的牛仔褲,美國的可口可樂傳到了蘇聯,這個力量是巨大的,最終導致了前蘇聯解體。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美國的搖滾樂和時裝所代表的個人主義和自由精神傳送到中國。

個人主義和共產主義水火不容

班農先生:文貴先生,如果你想像美國推翻前蘇聯那樣,也從文化方面著手來推翻CCP,那先要從中學一些教訓。我們就來談時裝,音樂, 理想的生活方式,和你想達到什麼目的,好嗎?

文貴先生:我不是想用這首歌來攻擊CCP,而是想通過它向中國人傳遞真相。美國人生活得太幸福,有自由,法制,健康的美食,藍天白雲,而中國人甚麼都沒有,但中共卻還要污染人民的思想。這是文化,是歌曲,我想通過它來淨化中國人的思想。你們的搖滾、好萊塢,是個性主義的表現。前有蘇聯,現在輪到CCP,其信奉的共產主義是很大的敵人。共產主義對抗個性主義, 搖滾歌曲強調個性,CCP的歌曲卻是為黨服務,黨又為獨裁者服務。共產主義奪走你的自由和尊嚴,用商鞅五法,讓你軟弱,沒有自信。文革時期的服裝顏色只有兩種,藍色和灰色,6億人只穿兩種顏色,一種款式,別無選擇。

班農先生:這就是剝奪你的個性,讓你變得像機器人一樣。

文貴先生:美國當時就告訴蘇聯人,在美國,你可以唱自己的歌,欣賞自己喜歡的歌曲,享受自己的身體,你不需要把妻子送給領導睡覺。但你們現在,領導來你家敲你家門,進來要睡你妻子,母親,姐妹,這就是共產黨做的事,我當時聽到這些極為震驚。還有,美國人如果喜歡共產主義,你去北京,中國,香港看看,13個小時就飛到了。那兒所有人都要臣服唯一的政黨CCP,它的哲學就是,它要控制一切,包括你妻子,你父親,兄弟姐妹,甚至你的服裝也受CCP控制。你屬於黨,一切要聽黨的。你看香港老百姓,要聽黨的, 不聽黨就把你殺了,或被關進監獄-這就是遣返法,國安法,是獨裁者的法制。這就是我想讓中美兩國人民知道的真相,什麼是個人主義,什麼是共產黨主義?什麼是平民主義? 共產主義會讓你失去靈魂,尊嚴,個人的一切。

郭文貴的成長歸功於個人主義

Jack:有一條很有意思的留言:我們在努力打倒中共,解放防火牆背後的中國人。很多觀眾覺得,文貴先生令他們聯想起同樣是婦女殺手的戴維·哈塞爾霍夫(David Hasselhoff),在1989年元旦,在柏林牆上高歌《尋找自由》,震撼了蘇聯。回頭看,那就是一個觸發點,使蘇聯人民張開了雙眼。真不錯!

班農先生:這個週末我一直在提醒文貴,有人把他跟戴維·哈塞爾霍夫相提並論了。現在讓我們回到那個問題,你說你八九個月以來,把很多人介紹給我們週末的特別節目,宣講關於CCP如何洗腦,去除精神,剝奪個性等,你們將如何用現代文化來衝擊到個人?是通過音樂還是時尚?你郭文貴是行動者,會如何恢復個人主義?

文貴先生:我來自中國,我的家人有當解放軍的,當警察的,有教師,有很多還是農民,我們的生活幾乎從零開始,沒吃沒穿的。我的老家是共產主義的老區,但我從出生起就反共。我開始工作六個月後,就做起了個體生意,因我喜歡香港商品,台灣商品,美國商品,漸漸就開始賣其了這些商品。天安門事件發生後,我因支持六四,就被共產黨抓進了監獄。被釋放後,我就開始做中外合資企業。你知道,那個五星級賓館,是中國第一個五星級,還有房地產生意。 我的成長經歷就見證了個人主義,我聽西方的歌,穿西式服裝,自己選擇一切,我從來沒有按照共產黨要求的方式生活過。我是一個百分百的個人主義樣本,習近平和王岐山之流是百分百的資本主義的樣本 。但是在中國國內,共產黨不願看到每個人的個性本色,不想看到個體站出來,只想平均分配,所以到現在,看我家鄉的視頻,每個東西還是黨給的,黨控制的,爹娘都不如黨重要。

《滄海一聲笑》老歌新唱,傳播真相

班農先生:《滄海一聲笑》這首歌曲,大陸下載排名第一,好像一首國歌一般,講的是正道主義。它是一首戰歌,激發了更多年輕的中國人對抗中共。這首歌是如何穿越防火牆,人們竟然可以聽到而不至於被逮捕的呢?

文貴先生:三十年來,這首老歌一直是大陸排前十的,很出名。這首歌曲也來自香港,歌詞很浪漫。

班農先生:編曲來自香港,但新歌歌詞並不浪漫,這絕對是首戰歌。

文貴先生:這首歌曲本是一部電影的插曲,我們只是改動了歌詞,講述爆料革命和滅共的。一直以來,中國人都很喜歡這首歌曲,而且都會唱。現在再聽到熟悉的樂曲,人們一定會問,香港出什麼事了?三十年前,香港人就能創作這麼好的歌曲,但現在的香港人,已經無法寫出這樣的歌曲了,為什麼?因為寫這種歌曲者會被抓去坐牢,被消失。我感恩美國,它保護我的安全,讓我能自由創作歌曲。 《滄海一聲笑》,在大陸更受歡迎,而《Take Down the CCP》,在西方更流行。

班農先生:為什麼中國人都被這首歌吸引?

文貴先生:中國人和我一樣,三十五年了,都很熟悉這首歌。現在出了個郭文貴,他改了歌詞,而郭文貴是滅共的,特別在新冠大流行的時候,這首歌講述了真相,可以喚醒中國的男女老少一起滅共。中共的警察馬上設立了音樂綜合執勤崗,來阻止歌曲傳播。 《滄海一聲笑》在大陸的傳頌,可能比《Take Down the CCP》要大十倍百倍。所以中共願意出價10億美元,買下《Take Down the CCP》,更願意出更高的價錢,買下《滄海一聲笑》,不讓老百姓傳頌這兩首歌曲。

文貴先生:《Take Down the CCP》是好萊塢製作的,《滄海一聲笑》的製作人是加拿大華人唐平。她很棒,是來自大陸的搖滾明星。她不收分毫報酬,只想滅共。全世界的戰友一起集思廣益,參與創作新歌詞。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直面中共,用歌曲講述病毒真相,講出中共說謊,人淚死亡的道理,指出中共是魔鬼。歌詞裡的“啦啦啦啦啦”和美國的“Boom Boom Boom”一樣有魔力。一開始我是沒有信心唱歌的,班農一直在鼓勵我,但我看見你有時也用手把耳朵蓋住。現在我更有信心了,我們有超級的團隊,唐平,齊先生,還有其他很多朋友。

班農先生:你還會有更多的音樂嗎?和時尚一樣?你一直說,至少要有兩手準備。

文貴先生:時尚包括歌曲,電影等。時尚可以影響人們的思想,這是為什麼我們有這個新文化運動。 我們會有更多的歌曲,這叫個人主義,沒有洗腦,只講真相。我們不是為了利潤,我們要用時尚去講述中國和病毒真相,講述法制和個人主義。

3.撒謊是共產黨的本性

Jack: 今天早上剛出來的,中國國家糧食和戰略儲備管理部門的公告說(我認為是來自於幽默部門),“這是歷史上小麥和大米儲藏最為豐盛的時期,合理的供應是絕對安全有保障的”。很多中國人卻評論說:這正如中共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即上一次大饑荒之前所告訴人民的一樣,是同一種謊言;並張貼出了那個時期的宣傳畫,來揭露中共現在的謊言。

普通老百姓為中共的謊言埋單

颱風過境北韓,到達北京北部的糧食種植區,據報導說,颱風擊倒了玉米桿,根本無法恢復,非常糟糕。另外,很多農業耕地在夏季早期(七月中旬)時被水淹沒過,這些農業耕地目前還浸泡在水中。 1998年發生過同樣的水災,經過3個月水才消退。中國內部的問題只是剛剛開始,所有這些代價,最終都只會由普通老百姓來買單。中共宣傳說,他們比世界各國做得更好,中共散佈在全球的大外宣也聲稱,在病毒的處理上,每件事都做得比其他國家更好,等等。每當他們說做得更好時,都會說,是由於中共的領導。在中國,有上百萬的人被中共拋棄,他們沒有交通工具,沒有健康保險等等。在對水災的處理中,中共又一次犧牲普通老百姓的利益,來換取城市的安全秩序,如武漢市。

班農先生:兩個月前,文貴說過環球時報的報導。當中國沒有豐收的時候,他們竟會跳出來,一直說:豐收,大豐收。對於病毒,洪災和飢荒,中共掌控著一切信息,但他們卻製造虛假的真相,迷惑被中共洗腦的人。正如Jack所說,他們不關心小人物與老百姓,人死了,可以再生。一兩千萬人死亡,就像是自然死亡的一樣。兩個月前你曾告訴我,對於此次的水災和飢荒,他們會一如60年代一樣,會宣傳說,又是一個大豐收。這就是你正在嘗試的,對中共發動文化戰的原因嗎?

相信中共的謊言是美國問題的根源

文貴先生:是的。看看閆麗夢博士,她代表著新一代美麗的,優雅的中國人。她接受過良好的教育,英文很好,對人很尊重,很謙虛,說出了事實真相,而且非常自信。這是新一代的中國人,一個真實的個人。你再看看中共,你聽聽中共的講話和公告,沒有任何真實的信息,全都是弄虛作假的。如發生在香港的事情,中國的經濟,以及曾經的大饑荒,文化大革命,有多少人非正常死亡?還有長征,中共宣傳說,30年代,在9個月內,他們走過了從中國到紐約,再從紐約回到中國的距離,這完全就是謊言。將飢荒年說成大豐收,他們一直都在撒謊,把他們說的事情反著聽往往就是對的。這就是為什麼在過去的50年裡,美國沒有一次贏過中共。這就是為什麼, 美國政府需要我們揭露中共的謊言,中共和美國在過去的70年裡,簽署了13,000個協議,沒有一個協議中共兌現過。

班農先生:自從美國和中共政府接觸以來,我們之間簽訂了超過13,000個協議,中共從沒有履行過任何一個,中共一直都是受益方,而美國成為受害方。

文貴先生:不要聽我所說的,你們可以去驗證,我沒法改變歷史。你們可以不相信我說的將要發生的事情,但是你們可以驗證過去的事情,如長征,相當於中共在30年代的9個月內,走完從中國到紐約,再從紐約走回中國的距離,還帶著很多女人一起同行,可能嗎?中共宣傳說,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沒有人死亡;僅在香港就有80萬人走上街頭支持中共,支持遣返法,這些完全是謊言。走上街頭的2百萬香港人,就是對抗中共的。在大饑荒中餓死了一億人口,官方卻說只有四千五百萬人死亡。關於武漢冠狀病毒,在9個月前,中共告訴川普總統,不必擔心,這只是感冒而已。到了今年4月份,病毒就會消失的。後來,中共告訴川普總統,不需要戴口罩。但其實在2019年12月時,中共就買光了世界上所有的個人防護裝置。中共說病毒不會人傳人,病毒來自於動物。現在看看美國,5百萬人感染了中共病毒,差不多20萬美國人死於新冠。回顧過往,中共所說的都是謊言。 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有法治,不會姑息騙子;美國不能和中共合作,聽信中共,因為來自中共的一切都是假的,美國現在之所以有麻煩,就是因為輕信了中共。

4.中共的存在就是美國的威脅

文貴先生2017年10月5號在華盛頓DC的新聞發布會部分演講內容:

我想告訴所有美國朋友們,中共盜國賊們,有兩個會使美國人必然走入極度失敗的計劃。第一個計劃就是剛才說的BGY,第二個計劃是3F。 3F是搞弱美國,搞亂美國,搞死美國。這個計劃不是虛幻的,是真實存在的,美國CIA和FBI部門多次聽到並感覺到了,現正在調查了解。今天我以我的生命向美國朋友保證,現在,盜國賊這個計劃在美國實行的非常成功,非常快速,而且對美國和美國人民的資產和生命,一定會造成巨大的危害。這個危害不是一個911能代表的,可能是一百倍一千倍的911。我不希望美國人再像1993年一樣, 一個小的炸彈發生了,大家都在等待一個大炸彈來。像這個當年大家說日本是威脅,最後發生珍珠港。

班農先生:文貴先生,你預先告訴了將會有百倍於911的事情發生,現在看就是這個生物武器計劃。最近習出來講話,說中共的製度是最好的,中共要控制權,美國說什麼民主選舉的,做事都沒有行動,而中共總是在行動。那中共習王這些人是真的從心裡覺得他們必須幹掉美國嗎?

P4實驗室就叫“潘多拉盒子”

文貴先生:現在,您知道我認識王岐山大概30年了,認識習近平大概27年了。所以我了解這兩個人和他們的家庭。我也很了解中共。在1989,中共逮捕我入獄。很可笑的流氓罪。然後每天,即使睡覺時我都沒有忘記我的使命是乾掉中共。所以每天我都觀察他們,我想了解他們,想找到合適的機會合適的方法解決他們。這也是為什麼我有很多朋友來自中共和解放軍的情報機構。中共高層的人基本都是我的朋友,如果能稱為朋友的話。我就是想接近了解他們。所以我能知道中共內部真正他們想做什麼,想怎麼做。我了解過去30年中共情報部門所有前一、二、三名官員。 中共控制著整個中國,他們只相信洗腦,暴力,槍桿子。這就是他們的解決方案。過去三年我說的不是我自己想的,都是有內部情報來源的,都是事實。在三年前那個發布會前就有不好的預感,因為20小時前中共在華爾街的遊說者就有行動並最後成功破壞了哈德遜發布會。在後來的發布會上我不斷的警告美國人。 現在這個生物化學武器,中共就就是想殺掉美國人,3F美國,藍金黃美國。

班農先生:您使用了“潘多拉盒子”這個詞,而中共最近也多次使用這個詞。在2017年,您就是警告了這方面的事情。

文貴先生:是的, P4實驗室是的名字就是“潘多拉盒子 ”。

5.閆博士是上天派來戳穿中共謊言的

班農先生:閆麗夢博士最近有一篇文章出來。閆博士是醫學博士,來自於著名的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世界著名的學術學者Dr. Gabriel Leung,還有病毒專家Dr. Malik Peiris,他們成功地阻止了之前的第一次冠狀病毒(SARS-1)。閆麗夢博士工作於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香港P3實驗室,並監管中國的哈爾濱P4,武漢P4實驗室,中共不允許人定期地去這些實驗室。現在她發表的這篇文章說,中共關于冠狀病毒的所說都是謊言,這個病毒不是來於自然界,也不是來自於蝙蝠洞穴,不是來自廣州,也不是來自海鮮市場(中共馬上就關了這個華南海鮮市場)。閆博士說她是與北京疾控中心的聯絡人,從2019年12月開始,她當時立馬就參與並獲得了這些信息,沒有人能夠從閆博士的所述中找出漏洞。中共從一開始就在病毒的事情上撒謊,文貴,你認為中共做這些是出於有目的性的?還是由於實驗室洩露,他們感到蒙羞尷尬?或者實際上是中共的生物武器項目的一部分?

文貴先生:這個肯定是生物武器,中共想搞垮美國,控制世界。你見過閆麗夢博士很多次,我還沒有見過她。一周以前,中共以前的一個軍方將軍告訴我,閆麗夢博士從哪裡可以告訴西方,美國這整個冠狀病毒的真相?我問他,你為什麼告訴我這個信息? 閆博士是來美國的僅有的一個在香港P3實驗室工作過的專家;Malik是研究冠狀病毒的第一人;閆博士的丈夫也在這個實驗室工作,是一位頂級的傳染病專家。這3個人中,只有閆麗夢博士通曉這三個研究領域。閆博士也和武漢的P4實驗室有聯繫和接觸,所以從冠狀病毒爆發第一天開始,她就知道武漢的P4實驗室發生了什麼。僅僅只有閆博士是世界衛生組織的代表,負責聯繫中國大陸軍方的P4實驗室。這就是為什麼這個將軍告訴我,只有閆博士可以告訴我們整個冠狀病毒的全貌,告訴我們冠狀病毒來自哪裡,閆博士是上天派來告訴我們真相的。

閆博士的個人遭遇、人品以及特殊身份

班農先生:自從閆博士在深夜逃離香港後,中共政府沒有放過她的家人、朋友和同事們,關於閆博士如何逃離香港的有關細節很快會被解密。本週閆博士會帶著正式報告在公眾面前進一步談論病毒。而西方國家和世界衛生組織竟然還在就如何能夠進入武漢實驗室(和中共政府)進行談判,真讓人感到荒謬和難堪。

Jack:我希望觀眾們能牢記閆博士正受到各方面,尤其是來自中共的攻擊,比如攻擊說閆博士只是實驗室普通技術人員等等。我和閆博士溝通很頻繁,她言語中透出的真誠很打動我。最重要的是,我們為什麼應該相信閆博士,是因為在她的眾多同事中,她被選中,被指派對中共國那個疑似SARS的流行病病毒進行秘密調查。為什麼選閆博士?因為閆博士就來自中共大陸, 是她所工作的實驗室中唯一一個在去往香港大學攻讀博士之前,一直在中共大陸接受教育的人。因此,他們認為閆博士值得信賴,並相信在需要閆博士時,她會站在中共國那一邊。然而,品格高尚的閆博士,不會和中共站在一邊,她決定向全世界公佈真相。我非常敬重閆博士,參與其中最棒的一件事之一就是很榮幸能夠親自見到這位英雄,這位中國英雄, 人類歷史會銘記她,就像銘記我們的國父等功臣一樣,閆博士將是被人類歷史銘記的功臣之一。

班農先生:更重要的是,閆博士手握大量證據,她本人就在香港大學實驗室工作,那是亞洲的頂級實驗室。讓我們回顧一下,2019年12月31日,大家知道這種病毒被命名為COVID-19,是因為時間線證明病毒產生於2019年。 2019年12月,三名台灣人與世界衛生組織聯繫,告知在中共大陸湖北省武漢市有人傳人的病毒正在社區間傳播。李文亮醫生,那位後來死於這種病毒的武漢醫生也在微信中發出預警,這些都已經是公開的事實。可世界衛生組織懾於中共的淫威,不敢和台灣醫務工作者進行交流,他們馬上讓香港大學和北京疾病控制中心聯繫。閆博士掌握所有有關信息和紀錄,她本人就是被指定和北京疾病控制中心進行聯絡的那個人,她手中的紀錄片表明北京疾病控制中心那時就掌握病毒的有關信息。

2020年1月2日,就在這個房間裡,郭先生告訴大家:中共國的中部地區有SARS大爆發,中共卻在撒謊。唯一的疑問是,是因為中共掩蓋真相和它們的一系列謊言,才造成了後來所有這些死亡和破壞。或者, 如郭文貴先生、閆博士以及那些在西方世界勇敢發聲的中國人所說,這是生物武器計劃,一切都是中共故意的。

視頻鏈接: https://gnews.org/356383/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