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大案 6:美國之音斷播門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文藝組 Tiffany的早餐

摘要:419斷播事件,使從龔小夏到Amanda,到《華盛頓郵報》家族,到運轉這個國家的法律精英所編織的網絡,有許多問題可以留給讀者去研究。

司法部訴Davis案呈現了共匪經營多年的、巨大的全球勾兌網絡的冰山一角。為了遣返郭先生,國際刑警組織(ICPO)針對郭先生的紅色通緝令醞釀已久,但直接催生它的是美國政府的一次公關危機——419美國之音斷播事件(VOA斷播門),這一事件又迫使共匪許多年來佈局在美國政府的內鬼們開始現身。數年的爆料過程中,郭先生不斷吸引火力讓這個巨大網絡的觸角紛紛暴露在公眾面前,而這些被暴露的大大小小的中外妖精們要么消失,要么淪為絞肉機中的肉,要么等待著命運的裁決。

2017年爆料革命之初,郭文貴先生在眾多的媒體中一邊尋找爆料渠道,一邊佈局吸引潛伏多年的大魚小魚、螃蟹蝦米冒出來咬鉤。一時間各路妖精紛紛現形,盡情表演給主子以討賞錢。郭先生一邊爆出匪夷所思的猛料,一邊和大小妖精過招。沉寂多年、散沙一盤的海外中文媒體世界熱鬧非凡,許多人從最初的獵奇慢慢關注起爆料革命,最終成為支持爆料革命的堅定戰友。

經過一段時間的鋪墊,郭先生讓從普通觀眾到CCP高層都確信,在接下來的一次美國之音(VOA)長達三小時直播專訪中,他將拋出CCP的重磅醜聞。中南坑如臨大敵,緊張地調動在美國沉默的力量試圖破壞這次爆料。在這個日子來臨之前,郭先生默默觀察著大洋彼岸的一舉一動。

VOA不同於一般人所理解的媒體,它屬於美國政府的“事業單位”編制,用聯邦財政撥款服務於聯邦政府,是代表美國政府立場的世界上最大的對外廣播機構之一。 VOA的言論是要配合美國政府政策,特別是對外政治宣傳政策的,而其中文普通話節目顯然主要針對的是共產中國。

2017年4月19日,在萬眾矚目中,郭文貴先生如約在美國之音(VOA)亮相。採訪郭先生的是海外民運名流,時任VOA中文普通話組主任的龔小夏女士及其同僚。攀上郭先生,龔小夏台前台後非常賣力地表現。值得一提的是,這位民運名流竟是共產中國小有名氣的作家,在中國出版了不少所謂中美文化交流的書,賺取著中國人的眼球和鈔票。

1991年6月13日,美國眾議院針對中美貿易關係傳龔小夏聽證,她作為學潮十年的留美學生,在89六四之後的美國,對共產黨百般辯護,為中南坑拿到WTO的准入證賣了力。多年來,作為中美兩邊利益集團勾兌的馬前卒,龔小夏一邊在美國政界到處混臉熟,一邊利用自己在VOA中文部負責人的身份,長期和共匪一唱一和,小罵大幫忙,用一些不疼不癢的節目,讓VOA在中國人心中的地位從20世紀80年代的自由燈塔墮落到無人問津。當然,這一切也得到了VOA高層的默許甚至授意。

直播日子來到前,中南坑小動作不斷。共匪安插的國際刑警組織(ICPO)主席孟宏偉快馬加鞭地拋出了針對郭先生的紅色通緝令。此舉意義明確——VOA直播專訪的是一位被ICPO定義的刑事犯罪嫌疑人,這樣會連累VOA的聲譽。儘管有這樣的壓力,節目仍然按原定計劃開播。直播進行到大約1小時20分鐘時,攝像鏡頭突然轉向另一名主持人,那名主持人正比劃著手指劃過喉嚨的動作,隨後直播中斷。這就是419斷播門事件。

419斷播門後,VOA宣布斷播原因為停電,這進一步激怒了輿論,於是VOA舍車保帥停職進而解雇了龔小夏等人,甚至高調使用暴力強製手段將替罪羊押出辦公室。數月後數人被解僱,以示公正執法。斷播門讓龔小夏以受害者、主持正義者的身份,在後面的一段時間裡更加高調地招搖撞騙,直到被識破。而斷播門更重要的意義,是暴露了VOA的管理層,特別是時任台長的Amanda Bennett女士,揭開了美國政府被共匪多年藍金黃腐蝕的黑幕的一角。

Amanda女士於2012年再婚嫁給了Donald Graham。 2016年4月,奧巴馬政府任命她就任VOA台長。或許人們了解,Amanda的丈夫在中國經營教育培訓機構,一邊官商勾結,一邊替中國政府收集情報。實際上的水比這深得多。 《華盛頓郵報》因報導20世紀70年代的水門事件一舉成為美國政壇旗幟性的一線大報。事實上從20世紀60年代到冷戰結束,《華盛頓郵報》都被控制在Graham家族的傳奇掌門Katharine Graham女士手中,之後家族事業交給了Donald Graham。 《華盛頓郵報》被出售後,他也在臭名昭著的Facebook董事會擔任過六年首席獨立董事。

美國的國家機器高度依賴律師運轉。在連接白宮和國會山的賓夕法尼亞大道邊,在眾多聯邦政府機構總部之間,有不少赫赫有名的頂級律師事務所,其中最被美國政界,特別是左派倚重的便是世界上勢力最大的律所Williams & Connoly LLP。這家律所不僅有《華盛頓郵報》這位老客戶,還有Bill & Hilary Clinton夫婦、Bush家族等美國政商豪門、世界一流的大公司,其中的資深律師對美國政治的影響舉足輕重,幾乎成為美國政界的“影子組織部”。 419斷播事件,從龔小夏到Amanda,到《華盛頓郵報》家族,到運轉這個國家的法律精英所編織的網絡,有許多問題可以留給讀者去研究。

419斷播門後,公眾對VOA的處理並不買賬,事件的發酵促使國會啟動了相關調查,調查結果確定VOA的上級,美國廣播理事會,即現在的聯邦政府機構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中有人瞞報與中國的利益勾結關係。 Trump內閣幾經努力整頓美國政府的內鬼,最終在2020年6月參議院通過了Trump的提名,Steve Bannon先生的好友,保守派紀錄片電影製片人Michael Pack成為USAGM的CEO。他上任後迅速大刀闊斧改革人事,Amanda黯然辭職,交出了被共匪滲透多年的VOA的控制權。

孟宏偉安排的紅色通緝令沒有壓下419直播,中南坑不得不動用更深的力量以蠻橫的斷播方式企圖阻止郭先生,這種蠻幹的代價是使其暴露。不過中南坑已經嚐到了紅通的甜頭,一個月後,紅色通緝令又成為國保頭子孫力軍所謂“中美執法合作”備忘錄的支持文件。孫力軍帶著紅通,去華盛頓和FBI過招,FBI和上級DOJ願意和他勾兌嗎?

(待續)

編輯:美東香草山農場教育組  飛虹

相關鏈接:【世紀大案5】【世紀大案4】【世紀大案3】【 世紀大案2】【世紀大案1】【世紀大案0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