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閆博士重磅報告駁斥紐約客傾向穿山甲是中共病毒中間宿主的文章

8月24日,紐約客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為“穿山甲販運是否引起冠狀病毒大流行”,這篇文章受到了中共鼓吹穿山甲是中共病毒中間宿主的影響, 傾向於自然重組而非實驗室製造,這種觀點已經在閆博士發布的重磅報告裡被給予駁斥。

在文章的開篇,先是有聲有色地描繪穿山甲在非洲的現狀,在描述穿山甲特點的時候,作者表示, 穿山甲“易受冠狀病毒感染”,“從死穿山甲的組織中取樣顯示,一些攜帶的病毒與 SARS -CoV-2 非常相似”(中共的證據)。

接著,畫面轉到亞洲,鑑於穿山甲在2000年前是國際市場上合法交易的商品, 從馬來西亞、印度、泰國等南亞東南亞地區大量出口穿山甲,這些出口的穿山甲大量流入中國、北美地區。

隨著東南亞、中國地區穿山甲數量急劇減少, 非洲穿山甲開始大量向東方流動,通過尼日利亞和喀麥隆的港口和機場運往亞洲。

2016年底,野生穿山甲的所有國際貿易被定為非法後, 販運仍在持續。

作者在文中提到了穿山甲在中國流行的三大原因: 野味、藥材與金錢。

作者表示,隨著穿山甲進入中國,某些病毒的流入也引起了新的關注,作者以此來引出他所謂的“去年一個沒有引起注意的信號”,即2019年3月24日,廣東省野生動物救助中心保管了21只被海關警察扣押的活體馬來穿山甲。

接著,作者陳述陳金平領導的研究小組從其中十一隻穿山甲的組織樣本進行取樣, 並發現了一些冠狀病毒的片段,陳金平小組在2019年10月24日發布報告後,並沒有引起重視。 (事實上陳金平小組在今年發表的另一篇文章表明不支持中共病毒直接從穿山甲冠狀病毒中產生)

陳金平2019年10月24日發表的文章“病毒基因組揭示馬來穿山甲的仙台病毒和冠狀病毒感染”

接著作者進一步講到中共病毒的大流行,在註意力轉向蝙蝠後,作者表示中共病毒與 RaTG13 基因組之間有4% 的差異,並非完美匹配,因此需要有另一個中間宿主(先不論RaTG13 是假序列,本身這種邏輯就非常牽強)。

為了找到這個中間宿主,作者引用了來自中共官方的假報導將目標引向本文的主角穿山甲,並引用中共的研究表明穿山甲攜帶的冠狀病毒修飾了蝙蝠冠狀病毒的一個基因組部分,即受體結合結構域( RBD )。

至此,作者想給出穿山甲是中間宿主的邏輯已經平鋪於此,後面是作者引用了包括中共的一些研究進行補充說明。

這篇文章大致的邏輯基本是那些認為穿山甲是中間宿主的人的邏輯,而且如果沒有專業背景知識,讀者很容易接受這樣的說法。

但是事實上,通篇文章並沒有任何值得學術推敲的內容, 更多的是一種邏輯的推演。

基於穿山甲中間宿主論, 閆博士在重磅報告裡給予了反駁:

一些實驗室報告表示,一些從馬來西亞走私到中國的馬來穿山甲攜帶有冠狀病毒,其(這些冠狀病毒的)受體結合結構域(RBD)與SARS-CoV-2(中共病毒)的RBD幾乎相同,他們接著暗示穿山甲可能是SARS-CoV-2的中間宿主。但是,最近一些獨立報告發現該數據存在重大缺陷。此外,與這些報導相反,在2009年至2019年間,十年來在馬來西亞和沙巴州收集的馬來穿山甲樣品中並未檢測到冠狀病毒。最近的一項研究還表明,SARS-CoV-2與報導中的穿山甲冠狀病毒所共有的RBD,與hACE2的結合強度是與穿山甲ACE2結合強度的十倍,進一步排除了穿山甲作為中間宿主的可能性。最後,一項計算機模擬分析不僅呼應了穿山甲不可能成為中間宿主的觀點,同時也表明他們所研究的所有動物ACE2蛋白都沒有表現出比hACE2更有利於與SARS-CoV-2 S蛋白結合的潛力。

也就是說,中共聲稱馬來穿山甲中存在的冠狀病毒, 其上傳的基因組數據質量很差,閆博士在報告中引用了三篇文章來證實這一結論。

而且,十年來在馬來西亞和沙巴州收集的馬來穿山甲都沒有檢測到這一冠狀病毒,因此我們可以大膽推出自然情況下,不可能出現這些與中共病毒有類似RBD的冠狀病毒,它們都是中共偽造的,正如中共偽造RaTG13一樣, 目的都是為了轉移實驗室人工設計的視線。

因此,紐約客這篇文章引用的“事實” (即自然存在的馬來穿山甲存在與中共病毒類似的冠狀病毒)是錯誤的,由此可能得出的結論(即中共病毒來源於馬來穿山甲體內冠狀病毒的自然重組)也是錯誤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立武

9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