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看經濟, “供給側”改革中去産能的現狀。

內新聞:波比熊 校對:天藍色獨角色

2008年後,由于次貸危機對中共經濟的影響。 出口貿易懸崖式下跌,工業生産規模大幅度下滑。 至2009 年, 出口已經轉爲負值。 中共“胡溫”政府出台了,“驚世駭俗” 4萬億刺激計劃。 中共的4萬億規模投資,實際帶動了,包括地方政府,國企,民營企業超過40萬億的投資。 2009年中國全國國內生産總值爲33.5萬億元, 而2008年的4萬億計劃投資也確實是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4萬億投資及其所帶動所有的投資, 基本都投入了, 鐵路,公路,機場等基礎投資項目。 如此大規模的投資對2009年的經濟的帶動效果是明顯的。如此“強心針”式刺激對腐敗的助長無以複加,也爲了大規模的産能過剩埋下了伏筆。

時間倒了2016年, 隨著經濟刺激項目的逐步完成,刺激效果逐步減弱,産能過剩開始嚴重出現了。 鋼鐵、煤炭、水泥、玻璃、石油、石化、鐵礦石、有色金屬等幾大行業,虧損面已經達到80%,産業的利潤下降幅度最大,産能過剩及其嚴重。

國企當然是黨內家族的錢袋子, 要重點照顧。 只有實現對國企的絕對控制,才能保證黨對國家資源的絕對控制。 但這也讓國企成爲腐敗發生的重災區和溫床。

對國企的拯救習近平政府提出的口號是 “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 白話說來,“理直氣壯”就是沒有底線,不講道理,任何手段都可以使用。
“做強與做大” 本身就有很大的矛盾, 做過實體的人都知道, 盲目的做大企業是幾乎不可能做倒某一領域的強勁的産品。 所以政府的意思就是:不顧一些的做大, 進一步的加強國企的絕對壟斷,關閉民企,讓出市場空間,向下遊産業轉嫁成本來實現盈利,但是最終的成本都要攤平在老百姓頭上,增加全社會的生活成本。 對于民營企業就可以用任何手段打壓,關閉和收購。 以鋼鐵行業爲例。

一個2016年12月的新聞,”原冶金部副部長,全聯冶金商會原名譽主席趙喜子表示,全國去除4500萬噸鋼鐵産能的任務,河北省占了三分之一,在河北去除的1600萬噸鋼鐵産能中,97%是民營企業的産能。“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削減的幾乎都是民企的産能,這是相當的不公平了。

對于去除民營鋼鐵企業的産能,一般的理由是環保不達標,或者幹脆就沒有理由的由行政命令強制關停。 民營企業實際在企業運作上是有很大的成本優勢的,對于每一分錢都會精打細算, 幾乎沒有腐敗空間。而國企有各種稅率,補貼,金融融資等優惠政策。這些條件是民企做夢也沒有機會得到的。 如果公平的將國企和民企放在同樣公平的法律體系下, 民營企業會以絕對優勢勝出。 但是黨國制下是沒有這樣的機會的。 劣勝 優汰,是正常經濟體的一種表現,但在中共國其實反其道而行之。

在當年中國加入WTO的承諾中,中國要逐步加大民企在經濟中的比重, 實現民企對社會資源的分配。 而習王政府的去産能改革明顯違背了對世界的承諾。加大了政府對市場的監管,通過國企實施對全社會資源的壟斷。

到2019年 鋼鐵行業實現利潤1889.94億元,同比下降30.9%。
2020年 鞍鋼股份上半年淨利潤5億元 同比下降64.91%
2020 年一季度,寶武集團淨利潤15.4億元,同比下滑43.6%

從數據看出,由民營企業付出血的代價的去産能改革,經過了3年, 國企的利潤從新開始大規模下滑,民企的血流的太冤枉了。 留下的大而不強的國企必定不能使中共在國際競爭中勝出。

隨著時間的推移, 供給側去産能的惡果還要繼續顯現。 以犧牲民企的改革注定就是失敗的。 已經在曆史上被其他國家驗證過多次。

中共國的經濟政策基本上缺乏連貫性。 沒有從根本上解決經濟問題的思路。像去産能政策一樣, 只是用一個問題,掩蓋或者拖延另一個問題, 最終只能導致更大的問題的爆發。
30年來的經濟政策遺留的所有問題, 很快會迎來集中的爆發。 必將中國經濟拖入經濟停滯,通脹暴起的深淵,難以自拔。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64

9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