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對沖第一時間深度報導了閆博士的重磅報告

就在閆麗夢發布重磅科學報告揭露病毒來源真相後不久, “零對沖”網站第一時間針對閆博士科學團隊的報告進行了報導。

在這篇報導中, 作者詳細地解析了報告的脈絡。

在報導開篇,作者單刀直入地介紹, 閆博士揭露了中共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真相,並發表題為“SARS-CoV-2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徵表明,複雜的實驗室修飾比自然進化更有可能,並描述其可能的合成途徑”的報告,作者同樣介紹了閆麗夢與香港大學的隸屬關係和她被引用了557次的13篇論文。

接下來,作者在解析報告脈絡時,先是給出了結論, 即中共病毒來源於舟山蝙蝠病毒 ZC45 和ZXC21 ,而且製造中共病毒非常方便,可以在大約六個月內完成。

接著,作者給出了報告中最核心的證據之一, 即路德先生經常提到的 S 蛋白不是來自自然,而是基因工程創建的產物。

作者引用了閆博士報告中給出的證據來證實這一結論,其核心證據包括:

  1. S蛋白分為S1和S2;
  2. 中共病毒的S2和ZC45/ZXC21的S2具有很高的序列同一性(95%);
  3. 相比之下,S1同一性要低得多;
  4. S1上直接與hACE2結合的受體結合基序(RBM)很大程度上和SARS的S蛋白上的RBM相似;
  5. RBM上關鍵殘基被保留,非必需氨基酸殘基均已突變;
  6. 中共病毒S蛋白與hACE2的結合類似於SARS蛋白與hACE223的結合;
中共病毒特殊的S蛋白結構

由此,作者得出結論: 中共病毒基因組某些部分並不是來源於自然準種病毒(自然佔優勢的突變株)的進化。

接著,作者給出了兩個可以獲得中共病毒中的RBM的途徑, 一是趨同進化的古老的重組事件,二是最近發生的自然重組事件。

針對這兩個選項, 閆博士的報告都進行了否定。

選項一: 趨同進化過程導致突變的大量累積,進而使整體序列同一性相對較低,這和上述提到95%左右的高度序列同一性不相符;

選項二:自然重組 ZC45/ZXC21 與某種可以結合hACE2 受體的冠狀病毒重組)的宿主可能是蝙蝠或者是人,如果是蝙蝠,那麼蝙蝠中的 ACE2 受體必須與hACE2 受體高度同源,事實卻是否定的;也不可能是人, 因為 ZC45/ZXC21 無法感染人類。

因此作者引出了自然重組的中間宿主可能是其他生物的假設,接著再引用閆博士在報告中引用的一項最新研究否定了這一假設,這項研究表明所檢查的動物(包括穿山甲)的ACE2蛋白都沒有hACE2受體表現出的與中共病毒S蛋白更有利的結合潛力,實際上免除了所有動物作為中間宿主的可疑角色。

接下來,作者給出了中共病毒 RBM/S 蛋白是基因操縱的產物的確鑿證據,即閆博士報告中提到的石正麗研究小組和她的積極合作者(包括李放博士)在 RBM 與hACE2 受體結合上的深度研究。

李放博士發表在《科學》雜誌上的文章

作者表示中共國科學家有意識地掩蓋他們的足跡, 即更改一些非必需殘基使其更具有欺騙性,同時卻保留了對結合至關重要的殘基。

作者還討論了閆博士報告中提及的弗林酶切位點的內容, 作者稱這個位點“臭名昭著”(路德先生一直提及這個位點),他引述閆博士的報告表明這個位點是基因工程的結果。

因此,讀者可以自然而然得出中共病毒是人為設計的產物。

進一步,作者提到了一個更嚴厲的指控, 即中共的研究人員再次竭盡全力武器化(病毒),同時促進“增強實驗室製造的冠狀病毒的傳染性和致病性”,這事實上是在說中共病毒是中共故意釋放的,而不是實驗室洩露的。

合成中共病毒流程示意圖

最後,作者不但進行了總結,還引用了閆博士報告裡的示意圖,這份示意圖詳細地解釋瞭如何合成中共病毒。

“零對沖”這篇文章即時很好地解釋了閆博士報告中的核心內容, 隨後納瓦羅還在推特上推送了這篇文章,閆博士的報告正在引起科學界乃至世界的覺醒。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立武

9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