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洗腦方程式: 抹殺歷史, 噤聲老師, 修改課本

Source: Education Policy Talk

《洛杉磯時報》9月11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及了中共怎樣在香港開始洗腦式的教育。文章提到一位高中視覺藝術教師黃老師(音譯),由於不能到前線抗爭,於是他利用獨特的卡通方式來諷刺時弊及表達抗爭者為他帶來的啟示。

中共瘋狂管控言論黑手伸向香港校園

黃老師繪畫了一幅諷刺香港警察手持掃把,將流著血的抗爭者掃進印有中(共)國旗的地氈下。而在另一幅為“午餐時間”的繪畫中,一罐催淚彈竟然和受歡迎的蛋撻、西多士等同框出鏡。並且他捕捉到的香港抗爭者每一次遊行之後,晚上在睡床中仍然痛哭的感受也體現在繪畫中。
黃老師更加看到香港自由正受到限制,猶如一個毫無掩飾的玻璃高牆內的一個城市,無論在政治及商業上都在極速改變。他也自己所失去的東西詳細地體現在繪畫中,並在社交媒體上以@vawongsir的筆名進行分享。他本以使用為這身份是很安全,但是隨後教育局就收到他的匿名投訴,稱其“在網上刊登不合適的插圖”,從而導致他失去工作,黃老師此表示, “我深感無力。”由於中共通過了國家安全法,香港的民主人士、政治家、傳媒記者及持不同政見者面臨著來自中共更加嚴厲的管控。而最大的威脅就是中共加強施壓學校及教師,下一代灌輸中共國思想。無論是抗議者或是官員都相信,一個國家的靈魂可以在課堂裡塑造。然而老師的沉默,教科書的改寫會導致歷史被抹殺。香港教師工會副主席、立法會葉建源議員表示: “他們變相教育打造成控製香港思想的工具。現在已經有很多老師被冤枉,正面誇大其詞的指控.,我想其形容為政治迫害。”

香港在全世界面前已經徹底改變。中共利用國家經濟力量和全球應對冠狀病毒分身乏術之際, 來實現其統治香港的野心。即使面臨外交落差,尤其是來自川普政府的外交改變,中共仍想不顧一切的香港納入其統治。在當下充滿高科技監控、供應鏈轉移和美國作為全球領導者的地位下降的情況下,川普政府和中共的關係已完全跌入冷戰時代 。中(共)國是明白的, 但又害怕失去和太平洋周邊國家的關係。所以就從這七百萬人居住及擁有強大競爭力的香港下手。而這關係到黃老師等人的命運, 他們害怕被報復而不敢公開姓名。隨著中共專制集權要從根部開始改造香港教育, 很多老師覺得已無其容身之所.。

現在還是不清楚究竟有多少老師因為其政治觀點而受到紀律處分。香港教育局提到在截至6月的12個月內,共收到222宗關於老師行為不檢的投訴,其中117宗投訴屬實, 並且過半數教師受到警告,而另一半數還在審查中,但是教育局拒絕透露這些投訴的性質。

中共校園管控之下香港教師舉步艱難

黃老師只是其中一個案例,他所任教的學校在城中是一所著名中學。在他於網上發布卡通漫畫數月後, 學校要求王老師交代他是否有帳號,學校直接指責他的政治立場。由於當時黃老師尋求法律意見, 學校唯有打退堂鼓。由於數月後問題還未解決,黃老師繼續給他的十位學生上課,雖然這些學生知道他背後繼續繪畫, 但是他們從來會提及。直至6月最後一天, 國家安全法實行前數個小時候, 黃老師被召去校長辦公室,並被告知學校已經沒有資源再跟他續約了。黃老師感到沮喪易,回家後再刊登一幅老師被人用手閉嘴的卡通,並在背後的黑板上寫上”各位同學再見”。

黃老師說, “ 最大的遺憾是失去我的學生,他們永遠是我最重要的人。”黃老師為他沒有和他的學生一起抗爭感到非常內疚, 其中一位學生在遊行時候還被捕的。黃老師表示, “為什麼他們要背上這個包袱,他們本應可以打籃球、打電玩、吃美食,卻要因為說出不公的事情而受到壓制呢?作為老師,我感到非常羞愧並沒有和他們一起抗爭。”黃老師至今處於失業狀態,為了支付患病母親的醫療費,他急於保住自己的工作,他提出只收取他本來$46,000薪酬一半,但遭校方拒絕。黃老師並非特例,在6月時, 一位中學音樂老師並未得到續約, 原因是這位老師沒有阻止學生在期中考試時演奏《願榮光歸香港》。著名的拔萃女書院的另一老師因在民主運動中擔任職務被調查, 同樣被拒絕續約。據報導,該講師在去年抗爭運動中被警察用子彈打中眼部, 引致視力局部失明。

教育工作者正在恐怖籠罩的環境下工作, 並且還會受到會受到監視教室的偷窺者的任意投訴。有一位立法者曾經提議在每一個學校安裝監控攝像, 以監控老師們是否有顛覆國家的言論。佔中九子中的戴耀廷和邵家臻表示, 他們所在的校方出於壓力在7月解雇了他們。而中共駐港辦事處則讚揚這次解聘是“ 淨化教學環境”。

另外,蕭老師(音譯)是一位被浸會大學開除的老師,以往一些和他工作的同事因為害怕政府,已經避免和他接觸。其中一位舊同事邀請蕭老師吃午飯,但堅決要在一間遠離學校的餐廳,避免給其他人看見。蕭老師因為2014 年香港“雨傘運動”而入獄六個月,蕭老師以往的同事,現在被打擊成為共犯。蕭老師說, “儘管有來自中共政府的威脅, 但大學不能再其在知識道德上的失敗找藉口。當你見到同事們一個又一個的讓步, 這不僅是讓人感到孤獨,更是痛心疾首。”據報導,由於政府官方收到家長的投訴, 學校召見一位譚老師(音譯)有關問題並且要求給家長寫道歉信。譚老師說,“如果他們刪除所有他們認定的敏感消息,只能報導官方訊息的話, 那麼他們洗腦工作做得非常成功。”

另外有一名23歲的陳老師(音譯),已經通識教育產生疑慮, 而改課程旨在培養學生批判性的課程,被中共和香港政府攻擊為煽動學生抗議。陳老師希望能夠自由地教導他的學生來了解真相,尤其是當下網絡上充斥著太多虛假消息。而最令他擔心的事, 就是牽涉到中共國及香港近代史時,學生可能會被灌輸一個被改變過的版本。陳老師剛剛開始他第一年全職教學工作, 但由於疫情, 學校已經關閉。“我會珍惜教書的時光,但是我會做好最壞的打算,學術自由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了。”此外,還有一位姓譚(音譯)的小學教師, 由於害怕受到懲罰,她願意透露他的姓名。由於家長投訴他訊問學生對國家安全法的見解而因此受到審查。當譚老師提及她的學生時說,“我要令學生明白什麼是政治。當我仍然能夠盡量讓他們在政治題目上進行辯論時,我要提供給他們更多的機會,因為可能以後再沒有這個機會了。”譚老師也總是教室營造成為學生的”第二個家”。她佈置教室, 準備了一些棋盤遊戲.,這樣她就可以在休息時候和學生一起互動了。而後由於中共病毒大流行,學校被迫在一月關閉。譚老師轉成在線授課。每一天她都會發布故事、遊戲和新的報導。她會分享廣播公司製作的記錄片, 其中有一部紀錄片將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與波蘭團結運動進行了對比。

隨後由於抗議活動加劇, 學校重複地提醒老師和譚老師的同事, 要分外小心他們所說的話。但譚老師毫不擔憂地繼續推廣, 討論近期最敏感的事件, 包括國家安全法。譚老師的在線授課內容已經被刪除,並且她也被停課直至另行通知。

國安惡法、言論管控扼殺香港自由

香港教育自由聲譽受到極速的損害,因此學術專業團體香港排除在未來的會議及研討會之外。香港由一個自由社會,迅速演變成一個受到嚴控的中共國大陸城市。然而根據中英聯合聲明中提出的“一國兩制”,自1997年回歸香港仍有權享有高度自治, 50年不變直至2047年,而今這已經提前發生了。根據《國家安全法》,任何人有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勾結外國勢力的行為會被判處終身監禁。之前就已有著名媒體人黎智英先生和他的兒子因此被捕, 並且反派人士也被取消進入立法選舉。由此引發的寒蟬效應導致本地天主教團體取消了為民主派的祈禱運動。隨即自我審查的事情比比皆是,更嚴重是有批判性思想的人被迫轉入地下,一年前引發全世界關注的大規模抗議活動也沉寂下來。

中共多年來試圖用經濟增長和愛國主義來說服香港人,讓他們認為在中共統治下會生活得更好,但是中共鎮壓式的管治是注定失敗的。而中共則學校抵抗中共言論歸咎於受到外國影響, 尤其是城市學校及大學, 被指責因為受到西方思想影響, 因而在政治上更加激進。香港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表示,“政府相信,年輕人是由於受到煽動而政府不滿, 但是政府需要證實其說法的合理性。 所以他們大部分年輕人的被捕歸咎於教育系統、老師, 教材,課程, 甚至是公開考試。老師實質上成了代罪羔羊。” 

而另一方面,香港親中特首林鄭月娥在教育座談會上加強聲明。林鄭曾說去年7500 被捕者之中, 其中有3000人都是學生在進行不合法的遊行。而其中有過半數都是18歲以下的。林鄭說: “這些對抗政府,抗國家的思想都令人極度憂心。因為這些都已經埋藏在年輕人的心中。我們不禁要問,“香港教育究竟發生了什麼問題?”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曾銳生說, “北京政府香港教育體制有意見,就證明英國並沒有遺留下殖民地式的教育遺產。相反, 英國留下了開放式教育, 一種鼓勵自由及批判性思維的教育。”這種教育因而引發了年輕人的政治思維,導致2012所謂愛國教育計劃的抗爭, 2014年的雨傘運動,以及去年民主遊行大爆發。學生們站在大學校園前方,在中場形成人鏈,並且擺設路障來進行抗議。而中共獨裁政權為了免同樣事件發生,迅速採取了行動,香港教育局表示對抗政府意見, 並且參與抗爭活動抗爭者將會受到懲罰。

與此同時, 老師需要參加強制性培訓, 來確保國家安全法納入課程。而教科書則被修改,不再提及“三權分立”或由相關活動人士成立的政治團體。關於壓制言論自由的描述已被中共為香港提供經濟機會的內容所取代。相關政治敏感書籍, 包括民主派領袖黃之鋒所寫的書, 以及和天安門大屠殺或文化大革命有關的書籍都全部從圖書館下架。

而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卻在接受親共媒體《大公報》採訪時說, “ 很多年輕人的思想已經被腐蝕多年。 但是現在國家安全法會容許香港政府在監督、控制、管理下, 從不同的渠道來推廣該法案。” 李家超還要求學校清除內部的” 害群之馬”。報導指出,Help Out Next Generation組織的負責人柯先生(音譯)表示, “我們要求更多學校舉報者提供證據,並向學校核實。” 他還說,“ 如果孩子們的思想在不知不覺中受到影響來對抗政府, 老師難道不應該受到懲罰嗎?”然而,在新的限制性環境下開始職業生涯的教師則表示,他們早已說錯話的憂慮感到麻木。 

評論:

中(共)國的洗腦教育,都是抑壓老師言論, 修改書本, 課程. 如果不合作, 便開除教席, 由於很多老師都要依靠工資生活, 唯有服從, 但是仍然有很多有良知的老師, 認為學生應該有自己思想, 明白事實真相, 不應盲目服從, 而被洗腦. 英國殖民地留下的通識教育, 並不符合中(共)國總之思想. 所以直到希望小孩子洗腦.但是自由思想, 教育已經在香港有100年以上的歷史. 中(共)國要改變的話, 亦不是那麼容易.

原文鏈接

翻譯:叮噹

校對:瑞安平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