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喜新聞聚光燈壹周戰友觀點薈萃

作者:一碗兰州(文远),黑玻璃heiboli  編輯:喜馬拉雅的文雅

關於強拆
中共國內富有“中共特色”的拆遷行為,其背後的邏輯在於, 第壹,洗腦“有黨產無私產”,忽視根本性上的不合法。媒體報道強拆時側重點都是譴責操作手段過於暴力,但是沒有討論拆遷這件事本身是否合法。在文明世界,私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而中共媒體大多批判的是施暴者不夠溫柔、沒能耐心勸導說服被害者,卻不去討論這個行為本身的合理合法性。中共國內即使對拆遷中產生的民怨出現批評的聲音,也是違背邏輯,避重就輕,變相引導人們的思想,即告訴人們“公大於私”,“壹切都是國家的、黨的”,個人只是暫時使用。第二,合法搶奪,養特權弱百姓。中共體制下把犯罪合法化,把拆遷這種政府強奸民意的行為合法化,拆妳屋子是為妳好。名利我收洗妳腦,名義上搞新城建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可實際上絕大多數人並沒有過得更好。反而是政府官員經常借此彰顯自己的業績,背地裏還能撈到“油水”,再給老百姓洗腦宣傳說政府重視民生改善居住環境等等。如果真是為了改善民生,可以有更多其它方案,群眾應該有話語權,而不是黑箱作業地統壹規劃和由上至下的強推。所謂“對百姓好”首先得經過百姓同意吧?!可是中共打著服務於人們的幌子去侵害大多數人的利益,百姓何時有發表意見的機會和環境。 第三,適當釋放壓力。社會不能沒有矛盾,否則人們的目光焦點就看向官員的錢袋子了,這也是結合弱民五術而進行的具體實踐。適當“小罵大幫忙”的做法能夠轉移公眾焦點、分散統治壓力。 此外,強拆好比強奸,打著給妳快樂的名義施暴,妳要麽同意——那就變成了通奸,如果膽敢抵抗,那就只能被強暴,這叫刁民暴力抗法。給妳定罪,看妳還敢鬧事?可是就算是搞建設,政府為什麽就不能和百姓真正溝通,切實做到體諒民情?想起文貴先生講過,最早在鄭州做地產項目時如何協商讓村民們同意合作。如果政府能夠利用市場規則,充分溝通,給足利益,是不是也就不存在強拆了呢?當然這又違背了中共剝削和欺騙人民的本質,換言之中共的統治之下,民主和人權是永遠無法實現的。(壹碗蘭州(文遠)的觀點)

做個補充,“拆”是符合胡溫時期房地產經濟,因為拆了妳的房子逼著妳去購買新房,壹來可以搞基建,二來可以高價出讓土地,那時候土地出讓金都歸地方財政,所以地方很有動力去拆,還有壹個好處是把城市周邊農村的戶口往城市裏趕,變著花樣提高城市化率!以土地財政養活地方政府,房地產作為拉動經濟主力之壹,配合加入WTO後的形勢,以美元為錨發行貨幣的體制的確實現了經濟高速增長,但是這套體系壹定會走到盡頭,因為隨著國內貨幣的大量發行,M2的快速增長伴隨而來的是對內通貨膨脹,對外控制匯率,到了2014年就是壹個節點,之前人民幣相對美元更值錢了,因為國內勞動力便宜,物價也相對較低,所以制造成本比國外低很多。2014年後這個情況沒有了,所以出口補貼就多了,外貿公司利潤少了,這反過來也影響了房地產。其背後的邏輯是這樣的,我記得壹開始去拆遷農村的房子政府使用的是現金,而且有壹段時間房價提高了,有些農村的老百姓因為拆遷壹下變成了暴發戶,獲得了幾百萬元之多的賠償。但這種情況後來就不再發生,壹來拆了房子補貼的不是人民幣而成了房卡,只能用於買壹手房;二來賠償也少了,所以伴隨而來的是強拆,用暴力形式去解決問題,是因為那時候經濟走下坡路的地方政府開銷大,錢不夠花了,土地財政肯定會走到頭。可憐的是老百姓,拆了農村房子,只能買城市裏可憐吧吧幾平方米土地面積的房子了。(黑玻璃heiboli的觀點)

關於蒙古文化被滅的問題

在中共眼裏,壹切問題都先從政治角度看,說白了就是從鞏固權力、統治魚肉民眾去看。尤其89六四之後,更是對任何潛在的可能危害其獨裁統治的群體、苗頭進行提早打擊,毫不敢松懈,所謂“政治安全”放在首位。例如:法輪功、基督教會、佛教徒、工會、商會、校友會、各社會團體、各行業協會、老兵組織,甚至“內涵段子”,除非中共完全管控,絕不允許任何有凝聚力的團體存在,只能有黨組織,公務員隊伍,甚至禁止三人以上聚餐,防止搞小團體。 中共對外宣傳的是幫助新疆、西藏等經濟落後的地方,實際上打著經濟建設、民族安全問題控制當地資源,幹掉原來利益群體、自己當土皇帝。 此次蒙古事件,也是中共弱民統治的戰略的壹個具體表現,滅掉這個族群的精神認同基礎,有利於統治。記得總加速師剛上臺的時候,還傳出高考取消英語,後來估計是反對聲太大而不了了之,可以看出中共不斷試探收緊對人民思想的繩索,歲月靜好只會讓枷鎖越來越多,因此只有滅掉共產黨,百姓才能過上正常有尊嚴的生活!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壹碗蘭州(文遠)的觀點)
美國揭露中共國虛偽的宣傳系統,打響輿論宣傳反擊戰

2020年9月11號,美駐華大使館網站及官方微博、微信公眾號,刊登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R Pompeo)的壹份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虛偽的宣傳系統》的聲明,內容直指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拒絕刊登美駐華大使泰裏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撰寫的壹篇文章,而此文章意在呼籲中美兩國建立更積極的關系,並要求兩國“通過不受限制的交往和不受審查的討論來建立關系。” 蓬佩奧在聲明中稱“《人民日報》的回應再次暴露了中國共產黨對自由言論和認真嚴肅的思想辯論的恐懼,以及北京方面在抱怨其他國家缺乏公平對等待遇時的虛偽。” 聲明指出,中國政府官員享有與美國人民直接對話的能力,並通過美國的自由媒體呈現其政府觀點,而西方外交官卻沒有與中國人民對話的權利,共產黨這樣的做法表明,作為壹個未經人民選舉上臺的政黨是多麽害怕自己的人民有自由思想,害怕世界對中國內部治理做法的評判。 聲明壹經發布,素有“黨忠誠的接盤狗”稱號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微博發長文對該聲明進行反擊,除了歪曲事實、以偏概全、偷換概念等傳統的胡說風格外,其中壹個歪理邪說大意是中美兩國國情不同,在中國發聲的影響力比在美國要大的多,對中國國內形勢傷害很大,需要防控。其觀點的背後邏輯仍是“美帝試圖遏制中國發展;中國政府尊重民意,不能讓民眾被美國操控。” 事實恰恰相反。 目前,蓬佩奧的該聲明在美駐華大使館的官方微博及微信中均遭刪除,胡錫進的此篇微博也已刪除。 整起事件清楚地表明了中共對輿論宣傳的控制,連美國駐華大使館都沒有發聲的機會——哪怕是呼籲兩國友好的文章,可見中共對真相、對自由思想的恐懼,恐懼中美兩國人民互相溝通了解,恐懼文明法制觀念的傳播,恐懼他們所做的惡行的敗露。 蓬佩奧聲明發出後的壹系列事實,反過來印證了聲明所題——中共國虛偽的宣傳系統。聲明被刪除這壹行為,甚至比聲明本身更具說服力和沖擊性。像是宣傳戰中的防禦地雷,入侵者必然會踩上去引爆。熟悉“摟住會議”的朋友們不禁聯想,這種深諳中共套路的打法是否表明,輿論宣傳反擊戰已在中共國打響?(壹碗蘭州(文遠)的觀點)

關於數字貨幣和中共國經濟即將雕敝 (黑玻璃heiboli觀點)

我對數字貨幣是這麽看的,第壹點,它是貨幣,貨幣對老百姓就是錢,就是自身欲望的載體,比如用錢買食物為了滿足生存欲望,買服務為了滿足消費欲望等等,貨幣對整個社會的經濟角度講它就像血液,充當壹般等價物通過交易來實現貨物的交換流通,貨幣在統治者來說,或者在黨的眼裏就是引導老百姓行為的工具。第二點為什麽要數字貨幣難道人民幣不行了麽,答案是肯定的。對於黨來說,數字貨幣比流通的人民幣更容易控制,而且是各個層面。第三點,為什麽在這個時間點急忙推出,可能和脫鉤與即將發生的糧食危機有關,因為它既不能兌換黃金也不能兌換美元,說白了,即使脫錨了,數字貨幣還能充當以前的糧票,能消滅貪官家裏放著的現金,防止惡性通脹。我的結論是,貨幣體制壹點小動作就能影響千千萬萬方面,這麽大刀闊斧的動作只會加速其滅亡,這個東西推行市場經濟也就到頭了。題外能想到的壹點,這可能和王公公被控制有關,因為經濟被王控制著,過去之所以不推行,很可能怕牽扯太多動搖自身利益,而習總加速師,喜歡用刀子強幹,最好的例子就是2015年處理股災時候公安直接進入了證監會,所以現在任何舉措都不足為奇。

政權垮臺壹定會伴隨紙幣貶值和通貨膨脹,因為紙幣流通就是政府信譽,政權都垮了信譽絕對會受嚴重打擊,通貨膨脹和物資和發行貨幣有直接關系,由於銀行系統40%或者更多的壞賬,黨天下的結束,銀行系統肯定會破產倒閉,人們會紛紛拿紙幣換實物,很可能會發生惡性通貨膨脹,外幣比如美元會成為保值的貨幣,那時候銀行即使沒倒閉,也會很吝嗇兌換給妳外幣,對外貶值對內通脹就這樣發生!鑒於中國目前形式,中共肯定會阻止惡性通貨膨脹的發生,即便是物資很匱乏,或者局部熱戰!政府會通過限制購買力,用虛假宣傳來控制物價,如果真發生了惡性通貨膨脹,那就說明中共已經失去了掌控能力,離垮臺也不遠了。當初國民黨發行的金圓券就是最好的佐證。就目前形勢,當權者面必然選擇的出路,也是通向滅亡前的絕境,就是對內更嚴格的管控,對外徹底脫鉤閉關鎖國,經濟只會越來越差。美中脫鉤在即,現在中共政府囤積糧食、礦物、石油等就是為了應對這個,即使這樣也只會拖個把月而已,之後不僅僅糧食會被限購,石油和壹些需要進口的必須品都會被限購! 普通老百姓電視上看到壹個無私奉獻天天為人民服務的神壹般的領袖,但是媒體上的生活和現實生活水平反差會越來越大。人們會覺得錢越來越難賺,不限購的商品價格會天天漲,限購的商品便宜但又買不到,或者只能少量購買,到處都會有政府的影子,任何事情都會越來越多地被管控,人們越來越沒有自由,失業會成為常態。很多私營企業倒閉,解決就業的主力軍倒了,為政府打工的,或者和政府投資項目有關的,將重新回到計劃經濟時代。

國內戰友遍地開花

北京男子天安門播放郭先生搖滾勁歌、全球排行榜首的新歌《Take down the CCP》文貴先生本月10日提醒戰友離開北京,給我的感覺是,動作真快!從新歌上市到現在還不到三天時間,從天安門男子錄制視頻網絡上傳到被引起重視,再到內部戰友告訴郭先生要對其下手,到郭先生發蓋特,再到戰友轉推到我看到,這壹串動作速度快得離譜!不難看到,中共真的害怕了,而且正在高度關註爆料革命的壹舉壹動!其次內部戰友真多,多到他們壹動我們就知道,多到他們都不敢調查誰透露了消息,想象壹下派去調查的人可能就是戰友,正好借機聚集戰友力量,所以他們更怕壹查查得讓自己送了命。再者,郭先生的動作怎麽就這麽快,臺前六個手機同時操作,還不忘唱歌,壹天20多個小時的工作,大到改變國際秩序,小到處理千萬戰友事務。另外戰友的動作也著實快,看來這最後的稻草不但多而且很活躍,這事後續會怎麽樣我們拭目以待,要知道共產黨很喜歡抓典型,打出頭鳥,北京街頭到處是攝像頭,要查壹個人易如反掌,但是內部戰友多了可就沒那麽快了!郭先生的蓋特壹出來,其實傳遞了壹個重要信息,那就是:共產黨妳完了!

“澳喜新聞聚光燈- 觀點” 欄目,是壹個向戰友開放,自由發聲的平臺。我們本著唯真不破的原則,發出真實的聲音,表達灼熱的觀點。各位墻內外戰友可以參加直播連線,直接發表觀點,或者把您的觀點用文字和錄音的方式投稿,經我們代為表達。
重在參與,滅共妳最重要!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email protected]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 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but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欢迎来信深入探讨。Your opinions, suggestions are welcome. 9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