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持CCP血旗不倒,培養億萬中産房奴,中共惡魔家族“以房弱民、以房貧民”的路徑探索

作者:Carlvin Boty

高房價是中共維穩的國之重器,一套房子首付耗盡雙方父母的積蓄,然後每個月夫妻兩人省吃儉用二三十年還上房貸,這期間的預期是工作穩定身體健康,生怕失業和工資下滑,更怕生個大病,每天生活的戰戰兢兢,從不過問民主政治,希望社會長治久安,只要能維持下去,老了才能還上房貸,現在CCP讓幹啥就幹啥,這是中共治下億萬中産房奴的真實寫照。

目前來看,中共惡魔家族是非常成功地實現了“以房控民”,惡魔怎麽一步一步地達到目前的目標,時間需要退回到1989年,64之後共匪僥幸存了下來,但其執政被國外認可的條件是改革開放,經濟發展起來老百姓富裕了肯定就尋求民主自由,怎麽既要對外開放又要讓老百姓貧窮是擺在幾大惡魔家族的一個難題,以推進市場化改革爲名把政府的責任甩給市場,讓住房、教育、醫療等讓老百姓買單,而且必須讓住房、教育、醫療把老百姓壓趴下,變窮變弱,中共惡魔家族達成共識後開始試點。

1991年國務院發布《關于全面推進城鎮住房制度改革的意見》,明確了房地産業的市場化發展方向。此時設立海南省和海南經濟特區不到三年的海南成爲了最佳試點地,而且1992年初的鄧小平南巡講話,提出加快住房制度改革步伐,全國各地數千億資金蜂擁撲向海南省。1991年海口三亞等熱門地區商品房價格基本維持在1300元-1400元/平方米之間,而1992年就躥升到5000元/平方米,1993年更是達到7500元/平方米的巅峰,兩年翻了三倍以上。與此同時,海南土地價格從1991年的每畝幾十萬,攀升到1993年的最高600多萬元/畝。1993年6月23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朱镕基發表講話,宣布終止房地産公司上市、全面控制銀行資金進入房地産業。次日,國務院發布《關于當前經濟情況和加強宏觀調控意見》,這被稱之爲“國16條”。16條強力調控措施包括嚴格控制信貸總規模、提高存貸利率和國債利率、限期收回違章拆借資金、削減基建投資、清理所有在建項目等,海南房地産熱頓時被釜底抽薪。

海南房地産熱的實驗給中共惡魔家族極大信心,房地産走向市場政府可控,說讓漲就能漲,說讓跌就能跌,政府控制土地、控制銀行資金,就能控制住房價,再加上紅二代或是白手套的房地産商的炒作,房價能夠炒起來。1993年十四屆三中全會出台《中共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幹問題的決定》以推進市場化改革爲名規定“實行土地使用權有償有限期出讓制度,對商業性用地使用權的出讓,要改變協議批租方式,實行招標、拍賣。”“建立正常的土地使用權價格的市場形成機制。加快城鎮住房制度改革,控制住房用地價格,促進住房商品化和住房建設的發展。”這爲未來全國房價上漲從政策上帥先高屋建瓴。

1993年到2001年之間,國內的房價沒有像惡魔家族想象的那樣漲起來,原因在于海南是經濟特區有噱頭好忽悠,能給老百姓帶來未來海南經濟發展的預期,但當時大陸雖然說是推進改革開放但步伐太慢,沒有形成大批有能力買房的中産階層,而且全國沿海城市太多起不到聚集社會資金湧入房地産的效應,還有就是各地政府並不買招拍挂的帳,商品房建設用地充裕,這使得惡魔家族的“以房貧民、以房弱民”的策略幾乎失效。但惡魔沒有放慢腳步,一直在推進這個事情,1998年7月國務院下發《關于進一步深化城鎮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設的通知》,“停止住房實物分配,逐步實行住房分配貨幣化”,主要意思是國家集體等所有單位都不管分住房了,員工花錢去市場上買商品房住。盡管如此,但有錢的員工也不多,房價還是沒有起來,對未來經濟發展預期沒把握,老百姓也不敢跟風貸款買房。

2001年加入WTO之後,一切都改變了,西方市場完全向中共打開了大門,中共制造業大國的地位將確立,一大批中産階層將形成,而且對外開放和全球化的持續對中産階層來說擁有恒産的預期增強,買房的剛性需求大漲,此時的中共幾大惡魔早就嗅出銅臭的味道,加緊了推高房價房地産政策的布局,爲了推高地價,2002年5月首次針對土地招拍挂制度頒布專門的規章《招標拍賣挂牌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國務資源部11號令)。2000-2002年王岐山任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主任、黨組書記,辦公室是協助總理辦理經濟體制改革和對外開放有關事項的國務院辦事機構。2003年全國首次房地産工作會議上首次提出房地産業對國民經濟的支柱作用,當年國發(2003)18號文,對房地産支柱産業的地位予以確立。2004年3月在全國全面推進土地招拍挂制度的實施《關于繼續開展經營性土地使用權招標拍賣挂牌出讓情況執法監察工作的通知》(國土資發[2004]71號),2006年5月《招標拍賣挂牌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規範(試行)》,2007年9月《招標拍賣挂牌出讓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規定(國土資源部令第39號)》此後幾年又有政策三令五申約束商品房建築用地規模,以造成商品房建設用地的急缺局面好擡高地價從而擡高房價。在此過程中,2002-2004年還有幾篇媒體報道招拍挂制度推高房價,但以後媒體就此再也沒有報道。

中共惡魔家族通過控制國家機器影響國家政策,用招拍挂來限制建設用地造成用地緊張擡高地價,把房地産行業定位支柱産業允許銀行資金源源不斷地流向房地産,對外開放經濟發展的強國夢使得老百姓對未來美好生活可期紛紛搶購房子,房價一步步地走高,老百姓淪爲房奴,億萬房奴群體的存在,名義上是中産階層,有資産但是暫時的名義資産,爲了這不到70年的資産一輩子血汗錢都要流向銀行,而且兢兢業業從來不敢過問政治,生怕丟了工作還不上房貸,房屋被銀行收回。隨著房價的上漲,CCP幾大惡魔家族也賺得盆滿缽滿,因爲提前布局,提前進入這一行業並壟斷了很多大城市的房地産。此外,在房地産經濟的發展中也産生了巨大的貪汙腐敗,處級官員動辄擁有幾十套上百套房屋,幾大惡魔家族同時實現了以貪治國以腐治國,地産經濟更容易産生權力尋租,這正是惡魔家族所樂見的,只有腐敗了才能拿到惡魔家族權力庇護的投名狀。

中共惡魔家族崇拜的商鞅馭民五術“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在高企的房價中實現了“弱民、貧民”兩術,再加上宣傳和防火牆的愚民,城管的辱民,各政府機構的疲民,實現了今天惡魔對老百姓的綁架。挾持14億老百姓在全球推行共産主義,釋放CCP-Virus荼毒生靈,制造核武器毀滅地球,中共惡魔已成爲反人類的恐怖組織,在爆料革命的指引下,全球滅共力量正在集結,滅共是正義的需要,是全人類生存的需要,也是地球維持正常運轉的需要。Take Down The ccp!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9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