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5: 《1984進行時》

1984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七十多年前,喬治·奧威爾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個完全處於極權政府監視、控制和奴役下的絕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經行走在絕望深淵的邊緣,如果沒有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人類文明早已被邪惡碾碎,就像這部小說《1984進行時》中描述的那樣。

本書獻給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爆料革命和我們的聖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正義力量。

 9.集中營

他們坐火車向北,在山腳下的一個小城下了車。溫斯頓要去小城附近保存的集中營遺址。他和茱莉婭商量過,他自己一個人去。好像面對恐怖是男性的專利,對此,他們心照不宣,茱莉婭只是嗯了一聲。

女人的柔弱,會激發情欲。忘了是誰這樣說過。還有可能是身體對想像中的危險和恐懼的自然反應?溫斯頓好像是在為自己找藉口。他向茱莉婭伸出手,茱莉婭拉住它,像一團輕軟的帶著溫熱的風湧到溫斯頓面前。她的手真軟啊,她的頭髮帶著她愛用的牛奶味香波的有些甜膩的味道。

溫斯頓走出門,想到要去的地方,深吸了一口氣,但他並不像預想中的那麼緊張。也許是茱莉婭緩和了他的情緒。兩個人一起遠勝於一個人,尤其他們都還年輕,不該浪費好時光。他為什麼不和茱莉婭一起享受好時光,非要去面對痛苦呢?

在A國,溫斯頓從小就聽過無數殘忍的事情,講述英雄們如何忍受敵人的酷刑。還有英雄們如何在戰爭中利用敵人的弱點打擊他們,比如在敵人睡覺時偷襲他們。很奇怪,這不僅沒有讓溫斯頓憎恨敵人,反而讓他對人與人之間的仇恨特別厭惡。他不敢告訴別人,他為那些在睡夢中被打死的敵人感到難過。

溫斯頓計畫了好久,因為小城並不在主幹道上,至少要轉兩次車,實在不方便。更重要的是,要下決心。在沙發上舒舒服服地看歷史故事,和真正面對歷史中的黑暗時刻,是完全不同的。溫斯頓問過自己,到底要去看什麼?他不知道。溫斯頓只是模糊地覺得,他應當去瞭解世界上真正發生的事,所有人的感受都和他是有關聯的。

到了小城才發現,沒有可以直達集中營的公車。溫斯頓只能打電話叫計程車。來接他的司機說,很少有遊客專程去那邊,現在是旅遊淡季,回程也很難找到車,不過他可以在約好的時間來接他。溫斯頓想像著,那裏必定是一片荒涼,少有人煙,被遺忘在人們的生活之外。

計程車停在路邊。溫斯頓按照司機的指引,踏著很厚的雪向接待處走去。出乎意料的是,小小的接待處是個設施齊全的現代建築,接待人員態度和藹,好像一個A國人跑到這裏來是很自然的。她遞給溫斯頓一份地圖和資料,微笑著指著窗戶外一條路,告訴他參觀從那裏開始。

資料上顯示,遺址中並沒有任何會引發人生理不適的東西。天氣非常好,溫斯頓踏著咯吱作響的雪往前走。他覺得自己好像就在世界上任何一個郊外,這裏和其他地方沒有不同。

有一小隊軍人正默默地站在一個巨大的凹穀的邊緣。可以看到穀底有些矮樹叢和荒草,此外什麼都沒有。溫斯頓奇怪他們在做什麼。聽到有人走近,軍人齊刷刷地回過頭看著他。溫斯頓吃了一驚,覺得他們的目光有些異樣。一個沒有穿制服的導遊模樣的人跟溫斯頓打了個招呼。軍人們便和他一起走了。

溫斯頓看到地上樹立著一個牌子,上面有個數字。溫斯頓想起剛才拿到的地圖,按照數字的編號,他看到了說明。應該有一條陡峭的石階從谷地延伸上來,現在它被雪覆蓋了。這是當年集中營懲罰犯人的地方。看守讓犯人扛著沉重的石塊在這個石階爬上爬下,直到他們精疲力盡,然後把他們推下坑去。 

軍人們一定是在默哀。溫斯頓打擾了他們。溫斯頓也在凹穀邊站了一會兒。周圍特別靜謐,只有風聲和雪在悄悄融化時發出的若有若無的滋滋聲。B國在幾十年的戰爭中為種族屠殺建立了一些集中營。戰爭即將結束時,集中營裏的狀況才被外界發現。這幾十年來,不斷有新的證據表明,其殘酷程度遠遠超過人們的想像。

就在後面的營房裏,被關押的人們像被牲畜一樣對待。營房裏的設施已經被清理了,只有牆上的說明講述人們如何在這裏生活。溫斯頓仔細讀著描述的細節,說不清是驚懼還是悲憤,眼淚開始在眼眶裏打轉。他聽到自己吸鼻子的聲音在冰冷空曠的房間裏回蕩。走廊的另一頭還有兩個參觀的人,他怕他們已經聽到了。

營房對面還有一排房子。溫斯頓走進去,看到說明,才知道這是審訊、毆打和焚燒犯人的地方。有一個房間裏還掛著一些犯人的照片。他們沒有任何罪行,只因為他們屬於要被清除的種族就被關押到這裏。溫斯頓看到他們的眼睛,不知為什麼,一陣慌亂,他躲了出去。

他只是跑來看看的——溫斯頓為自己的初衷感到愧疚,對不起照片裏的人們。他們的處境和經歷,不是給任何人的生活增添佐料的。他應當懷著敬畏之心。這就是為什麼那些軍人看到他有些異樣。在這樣一個地方,他的表情一定顯得很輕佻,讓他們不舒服。

因為他並不知道苦難意味著什麼。他對人類其實一無所知。他讀的那些書只停留在紙上,沒有進到自己心裏。二十多年,其實他懵懵懂懂,從沒有認真思考過。

溫斯頓遠遠看到剛才遇到的另外兩個參觀者。他們在看外牆上掛的說明文字。他們看得那麼認真,每一張都不錯過,看了好久。一個人有些胖,另一個比較矮,雖然很年輕,但都很普通。如果是在大街上,溫斯頓不會注意到他們,也不會有和他們相識的願望。此刻,他卻覺得他們就像他的朋友,知道他在想什麼的那種朋友。 

B國的人們一直在問,他們創造了卓越的思想、無與倫比的藝術,並一直以此為榮,是什麼讓如此慘無人道的事情發生的?我們怎麼會如此殘忍地迫害、屠殺同類,甚至形成了一個堪稱完善、日夜運轉的體系?我們的文明出了什麼事情?溫斯頓覺得,這就是B國了不起的地方。雖然他們沒有找出確切的答案,雖然普通人只是埋頭過著庸常的生活,但他們卻願意辨別大是大非,他們對邪惡不會心安理得。這個聽上去很容易,卻是最難的。因為在A國不是。

(未完待续……)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