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的製造業現狀-職業技術人才培養制度之失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維京商人

校對 不動之光

圖片來源:今日亞洲

中共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加入世貿組織和舉辦北京奧運會後,借助其巨大的人口紅利形成了低成本和產業鏈優勢,在犧牲環境和基本人權的情況下,獲取了大量的全球製造業佔比份額。如今,當人口紅利褪去,外在政治經濟環境惡化的情況下,中共國的製造業會何去何從?筆者希望利用自己的經歷和所有讀者分享。

讓我們先來關注基礎中的基礎,人才!

記得葛優在電影《天下無賊》中有一句經典台詞——“21世紀什麼最貴,人才!”

那麼製造業的人才從哪裡來,如何培養,如何發展呢?

首先,我們來看看人才從哪裡來。

眾所周知,中共國畸形的教育體制逼得所有年輕人要想出人頭地,只有往大學的象牙塔里鑽,哪個家庭如果培養出來個211、985院校的大學生,肯定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情。相反,如果沒有進入到本科院校,基本就是進入各類職業院校或專業技校,這兩個體系之間並沒有順暢的通路。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一個高等職業專科學校的大專畢業生,在工作N年後希望報考本科院校學習,只有通過參加高考或專接本等方式;同樣,如果全日製本科院校學生希望來到職業技術院校學習,也只有通過高考報考方式,現實中這種情況極為罕見。所以說,製造業需要的人才絕大部分都是從職業技術院校中培養出來。

其次,人才如何培養呢?

提到人才培養,其實在校園中的學習階段只能說是一個部分,在實際工作中的培養作為另一部分往往會發揮更大作用,當然,基礎還是需要在前一階段更好的打好。在此,我們先主要關注校園學習階段。

讓我們先來看看中共國現有的職業教育體系。無論是中共國中等職業技術院校還是高等職業技術院校,甚至是新興的仿照西方國家的應用技術大學,更多的只是對學生進行照本宣科的培訓或教育,與人才培養的目標差之甚遠,甚至連基礎的培訓和教育都很難完成。

為什麼呢?

第一:中共國特色教學大綱

在中共國的教學大綱中,大量與專業無關的中共特色課程躍然紙上,比如: 思想道德修養、毛澤東思想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形式與政策、素質修養與心理健康等等。大量此類公共基礎課程侵占了過多的專業培訓時間,導致專業技術學習時間少之又少。

第二:中共國特色教育管理階層

在中共國的政治背景下,所有院校的管理層首先是一個官員,他們的任命並不是因為他本人在教學上有突出的成績,而更多的是因為得到了上級領導的青睞。由此就決定了絕大部分院校管理層是不了解教學的或者不精通。那麼,我們就可以知道各位院校領導會花費多少精力在投入大、見效慢的教育體系優化和實踐教學上了。領導們更希望把精力、財力花在上級領導偏愛的、時髦的領域。這才有了很多職業培訓院校的天天需要使用的金工實踐台和電工操作板陳舊不堪,而高大上、投資千萬的一年使用不到兩次的航空模擬器卻大行其道。

第三:陳舊的教學體系

無法脫離於中共國特色教學大綱和管理層落後,中共國職業教育院校的教學體系普遍沒有跟上用人單位的實際要求。

為什麼呢?教育離不開優秀的老師,所謂傳道授業解惑。職業院校的老師如果長時間脫離企業的一線需要,是無法安排具有針對性的教學內容的。可是,中共國體制內的任用一是看領導滿意,二是看學歷,很多有真才實學的任課老師就會被卡在這個關口上,而大量現有任課老師既無企業實際經驗,又無真才實學,導致學生們失去了一個走向社會前最重要的人生導師,請問沒有人傳道、授業、解惑,難道期待每個學生都無師自通嗎?

圖片來源:QZ

更加可怕的是,由於長時間脫離企業的實際需要加上落後的教學大綱,很多真正有實用價值的培訓課程和培訓內容無法得到充分的教學時間,更有甚者,直接被忽略,很簡單,這不是領導喜歡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所有機械學習專業都需要有的鉗工培訓,很多院校只安排40-60小時的學習時間,甚至更少;而專業的鉗工培訓往往需要幾倍於此的時間。

最後,讓我們來看看人才是如何發展的呢?

當職業院校各類基礎應用技術人才進入企業後,他們首先面對的是低人一等的薪酬。中共國企業的薪酬體制是唯學歷論,一個優秀的技術專業人才,都會敗給所謂的“高才生”。熟悉西方現代企業經營管理的讀者應該都有所了解,在西方企業中,如果你有過硬的技術能力,完全可以獲得比一般的文職人員更好的待遇。正是因為中共國畸形的薪酬制度,導致大量的基礎應用技術人才無法獲得和他們付出相匹配的工資,再加上沒有真正為本階層代言的“工會”(中共國工會完全是幫助統治階級實現洗腦和鞏固統治的工具),他們基本屬於任人宰割的地位。他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選擇忍耐或跳槽。這時,當外在環境提供了大量比其現有一線生產製造環境薪酬更高的崗位時,你就不難看到技術工人頻繁跳槽或轉行的一幕了。作為企業內負責培養髮展人才的一線管理部門和人力部門,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招聘和解聘的活動中消耗了。在中共國各個產業,只有一部分處於產業鏈高端或壟斷地位,可以不斷地吸收優秀應用技術人員。可惜的是,一個健康的產業發展需要金字塔型的企業及人才積累。現實中,處於塔尖的企業們更多的是扮演了吸血者的角色,而不是一個積極的人才發展制度的建立和輔助者。

綜上所述,在中共制下中共國畸形的製度下,無論是院校還是企業都無法為經濟社會的健康發展培養持續不斷的合格應用技術人才,更加可悲的是,這種畸形的製度在現有經濟活動中極大的打擊了技術人才成長和發展的積極性。

當我們一再讚歎德國製造、日本製造的時候,更應該反思的是這種差距本質上是人才培養制度的差距,所以即使中共國有了圖紙,也無法造出該精度的產品,這才是應用技術方面的根本問題。這種現像在各行各業中處處體現。中共國不滅,中國製造就永遠是低端、質劣的代名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