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回家路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巡管組 甯靜致遠

家,是海外華人心中魂牽夢繞、爲之奮鬥而盼望落葉歸根的地方,而2020年中共生化病毒在全球的肆虐,讓這條回家的路變得異常遙遙無期。

图片来源:美国之音网站

自從2013年開始,中共借著“一債一路”在全球狂奔。所到之處,各國債務高築,當地的環境也遭到不可逆的破壞。他們更通過“藍金黃”的手段與一些國家的政府要員沆瀣一氣,狼狽爲奸。因爲工程項目需要勞動力,中共國派出了大量的牆內韭菜去到海外務工,爲它賺取了實實在在的、巨額的美元外彙,同時也爲它的那幾個紅色家族輸送了天量的財富。根據中共國商務部的最新數據,2019年1~7月,各類海外務工人員達到97.2萬人。而據世界銀行報告,累計至2019年年底大約有1000萬海外華人勞工,寄回牆國的美元外彙約有640億,在全球排第2。

目前在非洲的尼日利亞大約就有11萬左右的華人勞工,而這些勞工大部分受教育程度不高,也不懂當地的法律和語言。這些被動沈默的海外底層群體,他們的生存與安全只能依賴那些包工頭、當地的華人組織,還有中共國大使館。但實際情況卻是,他們無所依靠!加之,非洲疫情日益嚴重,防護用品不足,更加威脅著這些無人爲之發聲的華人勞工們,他們的每一天都在恐慌中度過。

勞工石祚元來自蘇北贛榆,已經60歲了。在這位蘇北漢子哽咽的訴說中,我們感受到的是他對家人無盡的思念,和對現狀的無力與絕望。他說在6月份病重的時候,自己已將剪下的指甲和頭發留下,作爲身故之後的遺物。面對如此嚴重的病情,負責這個地區的包工頭仍不批准他回國,無賴地稱“你沒病”,然後就消失了。在尼日利亞,像石祚元這樣生病的海外勞工還有許多許多。他們舉起白色橫幅,請願要求回家。還有的人把電話打到中共國大使館詢問情況或者請求財務幫助,那些官員就用“不知道”“用錢就打電話回家彙款過來”來打發勞工們,更談不上爲他們包機或者想其他辦法送他們回國內。我們這些可憐的同胞,用生命每天工作10幾個小時,沒日沒夜地流血流汗,僅能換來200元左右人民幣(相當于30美元),還有的人甚至連工錢都拿不到。他們很多人就這樣被抛棄在了非洲大草原。因爲就醫無望,恐慌和自殺開始在勞工中蔓延。

图片来源:美国之音网站

石祚元只是現在百萬滯留海外勞工的一個縮影,只是其中一個被層層盤剝、轉包的廉價勞動力。困難時,他們無處求援,而那些聲稱“負責任”的厲害國官員們,並不曾將他們視作跟自己一樣的人同等對待,冷酷的”5個1”政策和高價機票將這些海外華人當作病毒一樣拒之門外。電影中曾感動無數人的“當你身在海外遭遇危險,不要放棄,你的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何時才能成真呢?這個身後的“祖國”什麽時候才能站出來帶它的公民回家呢?

天就要亮了,爆料革命已吹響了號角……

編輯:美東香草山農場教育組 飛虹

信息来源https://t.co/Y1yZrAynnq?amp=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