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蘭》在片尾鳴謝維吾爾族集中營的所在城市

新聞來源:Breitbart《布萊特巴特新聞網》;作者:David Ng;發佈時間: 2020年9月7日

翻譯/簡評:雲影Julia;校對:leftgun;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迪士尼公司的創始人華特.迪士尼先生的確了不起,他一生獲得了22個奧斯卡獎,59項提名兩個金色環球特別貢獻獎和一個艾美獎。迪士尼公司由最初的卡通製片工廠發展到今天在音樂、廣播、戲劇和網絡媒體等方面成為好萊塢大電影巨頭公司之一。迪斯尼主要經營三個部門,迪士尼傳媒網絡包括美國廣播公司迪士尼頻道,第二迪士尼樂園和度假村,第三迪士尼娛樂產業互動媒體。同時迪士尼公司也是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的成份股之一。然而,那個為世界製造快樂的迪斯尼卻為了利益向中共叩頭。上海迪士尼樂園,迪斯尼擁有其中43%的股份,另外57%的股份為上海政府背景的名為申迪的公司所有。除了在香港、上海的大量投資,迪斯尼在這幾十年來與中共合作拍攝的電影作品中都非常明顯地反應出中共和好萊塢的暗黑勾兌。除了迪士尼公司,另外四大影業娛樂公司同樣或多或少都有CCP的控股,以不公平的交易來換取14 億老百姓的血汗錢。這些資本巨頭在割韭菜的同時還要再對中國人民進行洗腦、種下毒瘤,多麼卑鄙無恥!在中共影響下拍攝的“花木蘭”本身就是宏揚中共“假騙偷”的下流低俗文化,與西方自由真實、藝術獨立的普世價值相衝突。無數這樣的類似孔子學院等假借冠冕堂皇的故事和觀念把中國真正質樸優秀的傳統文化歪曲謬讀,為中共政權的“偉光正”塗脂抹粉。好萊塢真正的“大片”不是這種“A貨版”東西方藝術價值文化的撕裂和碰撞,而是貨真價實、取長補短的具有世界珍貴價值的文化交融和傳承。

迪士尼新劇《花木蘭》在片尾鳴謝管理維吾爾族集中營的城市

迪士尼的真人版《花木蘭》似乎沒法消停。在出現CCP病毒延誤和抵制活動後,這部電影現在又因片尾演職人員名單遭到了反擊。片尾中,電影公司感謝了一個與維吾爾族集中營有關的中共國安局。

根據電影的一個截圖顯示,花木蘭的劇終名單中還特別感謝了吐魯番市公安局。 《華爾街日報》2018年的一項調查顯示,位於新疆西北部地區的吐魯番市有一個關押維吾爾族穆斯林的集中營,所有拘留者被強迫背誦共產黨的宣傳材料。

一些前囚犯告訴《華爾街日報》,監獄官員們強迫他們吃豬肉(這在伊斯蘭教是禁止的),並且要向習近平宣誓效忠。中共國否認開辦集中營,稱其為“職業培訓中心”。

Disney

《花木蘭》的名單中也向包括吐魯番等各官方機構以及中共宣傳部表示感謝。

左翼的《華盛頓郵報》在周一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抨擊迪士尼在新疆拍攝的決定。

為什麼迪士尼需要在新疆拍攝?不必要。中國還有很多其他地區,以及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像影片中那樣美麗的山景。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高級研究員、專欄作家艾薩克·斯通·菲什寫道,迪士尼的行為是幫助反對人權的罪行正常化。

在世界人權組織的維吾爾代表大會上也強調了迪士尼在吐魯番的參與。

迪士尼在中共國和新西蘭拍攝《花木蘭》,演員和工作人員來自世界各地。據報導,這部耗資2億美元的電影最近在中共國上映。在美國,由於CCP病毒影響,迪士尼沒有在影院上映,而是在其迪士尼+流媒體服務上發布了這部電影。

在明星劉亦菲表達了對中國共產黨鎮壓示威者的支持後,花木蘭在香港面臨民主活躍人士聯合抵制的呼籲。活躍人士黃之鋒(Joshua Wong)上週在推特上寫道:“因為迪士尼向北京卑躬屈膝,因為劉亦菲公開而自豪地支持香港警方的暴行,我倡議每一個相信人權的人抵制這種行為。”

華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與中共已經培養建立了密切的關係。迪士尼在上海和香港的主題公園進行了大量投資。該公司還依賴中共國的票房實力來推動其漫威超級英雄電影的盈利。

迪士尼首席執行官鮑勃•伊格爾拒絕公開討論中國侵犯人權的問題,他在去年表示,採取一個可能傷害公司的立場都將是“一個大錯誤”。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