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1日 班農先生戰鬥室中文摘要 (上)

A. 回顧911:

a. 2001年9月11日伊斯蘭恐怖組織襲擊美國世貿雙塔:

i. 主持班農:班農作戰室紀念9.11 特別節目。視頻中是2001 年9月11日極端伊斯蘭恐怖組織對美國世貿雙塔襲擊的畫面。這是美國曆史上血腥的一天:飛機從藍天白雲中穿過世貿雙塔。這個畫面我們應該天天播放,警示世人。這一天,紐約人民的勇氣和自我犧牲精神已載入史冊。

ii. 今天的嘉賓有前紐約市長朱立安尼、紐約消防局人員,和前紐約警察總署長伯納德等英雄。10點03分,我們默哀了1分鍾,因爲那天的此時UA93航班被劫持後墜落在賓州Shanksville小鎮。11點川普總統將在位于Shanksville的911紀念館發表演講。

iii. 我們今天的節目也要報道美國目前被中共病毒襲擊的情況。首先采訪英雄前紐約警察總署長伯納德,那天都發生了什麽?

iv. 嘉賓(前紐約警察總署長伯納德):1號塔被擊中的時候我在我的辦公室。一個警員告訴我,飛機撞上了1號塔。我從會議室窗口看過去,大樓被損。我馬上給市長打電話,告訴他我7~8分鍾後會到達我們的緊急指揮中心,這個中心正好在1號塔的對面,到達後,我們進不了指揮中心,因爲有人從高樓上跳下來,落在1號塔和2號塔之間。3 分鍾後市長到,此時第2架飛機斜穿過2號塔,天空碎片和殘骸如雨落下。

v. 主持班農:你和市長那個時候是怎麽決定的?

vi. 嘉賓(前紐約警察總署長伯納德):我當時沒有意識到我們是被襲擊了,直到第2架飛機擊中2號塔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這是恐怖襲擊。從1996年開始,市長就曾制定了緊急情況應對方案,我們設計了無數可以想象的緊急計劃方案,但從沒想象到會有一個巨大的飛機作爲導彈發動襲擊。但是我們的警察局、消防局,和其他相關部門啓動應急措施,1分鍾內全部到位。那時,我們有兩個計劃,第一,要保證整個城市安全,因爲我們不知道是否會有更多的襲擊;第二,是搶救現場的幸存者,遺憾的是很少人能夠幸存。

b. 五角大樓亦成當年恐襲目標:

i. 主持班農:在你到達指揮中心後,看到2號樓被擊中時,你們有人是否意識到雙塔會倒塌?

ii. 嘉賓伯納德:市長是在第2架飛機擊中2號塔後的3分鍾到達的,我和他一起去和消防局見面。10分鍾後,我們離開,市長給白宮打電話,這時候不幸的事發生了:2號樓爆炸,人和物頃刻化爲塵埃,裏面有我們的許多救護人員。我們有全國最有經驗的消防專家,我們都知道在被擊中的大樓以上的部分會全部損失,裏面的全部人也將不能生還,但是沒有一個人會想到,整個大樓都會全部倒塌,我們低估了這幾架裝有5萬多加侖油的飛機。它們撞擊大樓後産生了高達1500~2000度的熱能,可以把大樓的鋼筋水泥全部融化,幸好大樓是直線下塌,否則會有更多人死亡。 

iii. 主持班農:你是否想到這是你在世界上的最後一天?

iv. 嘉賓伯納德:說實話,一開始我沒有想這個問題。我和市長在一起,他給白宮打完電話後說,五角大樓也被擊中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們所在的樓也開始晃動,我們被困在樓中25~30分鍾。回顧我警察生涯的一幕幕,那時我感到呼吸困難,但是相信我們最終能夠離開大樓。

c. 無關膚色信仰,太多人爲和平犧牲奉獻:

i. 主持班農:你們意識到大樓會倒塌時,你們的指揮行動有什麽變化?

ii. 嘉賓伯納德:地面指揮部呼叫1號樓裏面全部人員疏散離開,我一直在重複。我們失去的很多人,他們聽到了疏散的指令,看著2號樓爆炸,他們知道樓都會倒塌。救援人員本來都可以離開,但是他們沒有,他們又衝到樓裏和周圍,繼續尋找可能生還的人,同時,幫助市民疏散。很多我們穿制服的兄弟姐妹都是在2號樓倒塌的時候犧牲的。

iii. 班農: 伯爾尼.凱裏克,911那天的紐約警察局長,是朱利安尼市長的合作夥伴,處理當天的危機及隨後的問題。伯爾尼是一位真英雄。一會兒後,我們將爲19年前北塔倒下靜默一分鍾。我想很多人有同樣疑問,那些衝向危險的紐約警察和消防員的勇氣來自何處?大多人意識不到這是他們每天都在做的事。某些危險地段的紐約警察每天面對著槍擊。當人們遇到襲擊或遇刺時,打電話叫警察,警察就得馬上過去。警察們不在乎受害者的膚色、宗教信仰、他們做著大多數人沒勇氣做的事。

iv. 伯爾尼:19年前的今天,你看著眼下發生的事而不得不嚴肅地質疑你是否會活著出來。很不幸我失去了23位手下、37位港口管理局警察,和343位消防員。自那以後我們失去了幾百人。但你知道嗎,沒有人質疑命令,沒有人逃跑,他們做著該做的事,做得比整個國家其他人都好,他們對這個美國曆史上最偉大的拯救行動形成了積極的影響。

B. 抗爭充滿代價,美國需要當年的覺醒和團結:

a. 美國需要從曆史學會真正的教訓:

i. 班農:伯爾尼,你是否認爲我們這個國家從總體上來說容易遺忘911,不僅是阿富汗還有伊拉克戰爭?我們要用正確的方式來紀念它。你是否認爲我們足夠重視過?你知道整個國家隨後會很快凝聚到一起。這個國家,尤其是經曆了這些之後,現在有人提出要解散警察之類的要求,你認爲國家真的明白其中的教訓嗎? 不僅是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襲擊我們的教訓,更是與之抗爭你必須要有堅毅之心的教訓。

ii. 伯爾尼:你知道我想的最多的是什麽?我認爲這個國家有80%~85%的人支持警察,我認爲他們感激急救人員,懂得他們在做什麽。但眼下這個國家有個重大運動在被推動。你一直在談論的,激進馬克思主義分子正在消減這個社會,共産主義正在推進。他們想看到我們和我所知道的國家消亡,他們想取消我們的憲法,他們想要的就是制造真正引起其他國家滅亡的事物。因此,就有了這個大推動:減少公共服務,惡化警察,將暴徒變成受害人。 這就是當今我們所看見的,但我認爲大部分美國公衆,80%~85%仍然感激公務員所做的,感激他們爲美國人民所付出的。

iii. 班農:伯爾尼,你和紐約警察每天爲這個城市付出。勞動節過後我回到這裏有一兩天了,我絕對驚呆了,紐約如同僵屍樂園。自從20世紀80年代加入海軍,我時不時會在紐約呆一段時間,從未見過如此景象。事實上比911更糟糕。911後人們有勇氣回來重建,急救人員、警察都還在。請告訴我,今天紐約是怎麽回事?那會兒遭遇極其可怕的襲擊,人們擔心不知過兩天會發生什麽,但城市的確複活了,你的確能看見勇氣和決心,這些能量震驚世界。但現在有什麽不對勁,我不明白到底怎麽回事,想聽聽你的想法,畢竟你將一生都奉獻給了這座城市。

b. 美國今天沒有當年的團結:

i. 伯爾尼: 斯蒂芬,我告訴你一個真實故事,9月14日,市長和我見了布什總統。我們跳進他的車隊一起去賈維茨會議中心。從車窗往外看,我們看見成千上萬民衆舉著寫著“喬治·布什”“天佑美國”的牌子,這一切團結的行動,布什總統從車窗裏看見了。他說這個太棒了,他們支持我們。朱利安尼市長看著他,笑說,總統先生,這有點奇怪啊,因爲這裏沒一個人投你的票。我們是在曼哈頓西區,每個人都笑了。但你知道他說的沒錯,那種團結是我從未見到過的,之後也再沒見到過。

ii. 今天我們沒法得到那種團結來挽救我們的性命,爲什麽呢?因爲如今我們的市長、州長、社區中的市議會議員,他們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們是左翼、激進好鬥分子支持者,他們想要滅掉這個國家,他們弄到這些位置,成爲政治領袖,這就是爲什麽民主黨執政的城市,如西雅圖、波特蘭、亞特蘭大、明尼阿波利斯有這麽高的暴力、謀殺、犯罪率,就是這麽回事,這就是爲什麽我們看不見民衆的支持。

iii. 班農:伯爾尼,在你離開之前,離靜默還有一兩分鍾,如果你有機會跟美國人民說一說911給我們的教訓,紐約警察和消防部門緊急救援的英雄主義,今天是什麽教訓,美國人應該從911悲劇中吸取到什麽?

iv. 伯爾尼:永遠不要把生命視爲理所當然,永遠不要把日常生活當作理所當然,因爲你可能今天還在這裏,明日就不見了。那天有3000人死亡,而他們在前一晚根本不知道他們的世界即將結束。愛你的孩子,愛你的國家,支持那些在外面幹著沒人想幹的活的男男女女,這個國家就會更好。謝謝。

C. 911改變很多人的一生,左派思潮成新敵人:

a. 911改變諸多美國人的一生:

i. 班農:巴克.塞克斯頓,你是位紐約客,在紐約警察情報部門工作過,之前在中央情報局CIA,有種類繁多的職業,知道方方面面的事情,想聽聽你的911故事。

ii. 巴克:你知道, 911改變了我的生活,就像改變許多人一樣。大學畢業我進了CIA反恐中心,這全因爲911發生在我上大二的時候,那天我發誓要在某種程度上參加戰鬥,當初就覺得CIA最適合我,我在那裏可以有所貢獻。接著去看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後去了紐約警察局情報部門。要不是911,我可能會在華爾街工作,但是他們襲擊了我的城市,我的心放不下。

iii. 班農:19年前,大約10秒鍾後,北塔倒下,那天的第二個重大悲劇,完全出乎意料, 就像伯爾尼前面說過的。 現在讓我靜默一分鍾(電視畫面:911雙塔被襲擊)。你可以聽見教堂鍾聲,我們在曼哈頓中城,你可以聽見教堂的鍾聲,從聖.帕特裏克教堂傳來,19年前就在這個時刻,北樓開始倒下。

iv. 巴克.塞克斯頓,作爲一名年輕大學生,受激勵進入CIA工作,參加戰鬥,聽到槍聲, 之後幾十年在紐約警察局情報隊,保衛城市安全, 做著非凡的工作。

b. 除去外部敵人,還有國內左派思潮:

i. 班農:19年前,曆史上最血腥的一天。紐約市,世界上最偉大的城市,最極端的伊斯蘭教聖戰組織襲擊了曼哈頓下城。現在法庭還在處理他們的案件,昨天沙特人還在出庭作證,因爲牽涉到19前的受害人。巴克,能否告訴我是什麽力量促使你參加CIA,以及到後來去了紐約警察局情報部門?

ii. 巴克: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發生的事情。當天我不在紐約,我在麻省的大學。我家人、我父母、我的兄弟姐妹在紐約市。我記得當我和同齡人走進課堂時,我們的教授在課堂上談論的話題就是那架飛機,事實比這嚴重。其實,當時我看了電視,目睹了第二架飛機撞樓的視頻。我有一位叔叔在紐約安然公司,他失去了秘書和他所有的同事,那是災難性的處境。但他後來挺過來了。另外我想透露給你們的是自從那天我才意識到除了外部敵人,還有國內左派思潮。

iii. Steve及 Raheem,我記得在當時麻省中部有一個大學集會,那時本應該是一個療傷的時刻,也許某些學生已失去家長或兄弟姐妹。 有個教授說:現在你看看當你讓人家憤怒時會發生什麽。但他不是在強調美國至上政策,他說的是我們沒有給那些不同的觀點足夠的空間,還指責了美國至上政策。這是政治上的覺醒,也是國家安全的覺醒。

iv. 班農: 這是你個人的覺醒。 我想知道19年前那天就是開戰了。你決心要參加戰鬥,你想爲我們的國家服務。你可以梳理一下,想象 19年後你仍然在阿富汗和恐怖分子作戰嗎? 

v. 巴克:我想到CIA,因爲911 之前我對阿拉伯中東政治感興趣,我學的是阿拉伯語專業。所以我馬上跳到了CIA, 智庫政策機構。我決定進入情報機構而不是去軍隊,對我是個捷徑。 但是Steve,如果我不趕快行動,我們會失去機會。我們不可能六個月抓到本·拉登。我還有兩年學要上。伊朗、阿富汗這些地區仍然動蕩。我們的同盟仍在受傷。現在是該結束戰爭的時候了。 這絕不是打敗本·拉登的事。 2010年我說讓我們撤離這裏,這樣下去不行。 我每天都定期向四星上級遞簡報。他們還在執行與12個月前同樣的任務,這已經行不通了。 

vi. 班農: 現在我們邀請默默無聞的精英:朱利安尼,雷·凱利(紐約前警察局長),請你能說說無名英雄——紐約警察局精英們。

巴克: 這是一個很棒的團隊,都是肩負使命的人。這是他們的城鎮。我幸運地和4萬個紐約警察、紐約消防局聯合,保護世界最大的恐怖組織襲擊目標:紐約五大區,對我來說這是個很棒的經曆。 他們都是英雄。 每天都激勵著我。 我不會忘記。 

vii. 班農:謝謝。 我們現在邀請到一位世界級人物,紐約市長朱利安尼。 

D. 紐約之王、反恐之王朱利安尼回顧911經曆:

a. 一個錯誤的決定就可以讓我們下地獄:

i. 朱利安尼:非常榮幸上你的節目。

班農:能否談談你第一次聽到紐約市警察署長Bernard Kerik向你報告時的反應? 

ii. 朱利安尼:我當時在酒店早餐,突然之間,一架飛機撞入了北塔,我們感到這是恐怖襲擊,報複性襲擊。然後我們迅速趕赴現場,那是一個爆炸事件。後來第二架飛機也撞了,我們馬上關閉了橋梁和隧道。 我來到了那裏的消防局分局,看到第一棟大樓倒塌了。 我們困在那裏半個小時。 最後我們還是出來了。州長帕塔基當時做了個非常重要決定:我們所有政府要攜手一起度過難關。我們開了一整天會議確保沒有分歧沒有耽擱。 這很關鍵,否則不可能快速恢複。 只要當時有一個錯誤決定,就會讓我們下地獄。 我們當時是完美地執行各項政策。

iii. 班農:你那天是否覺得某個時刻你完了會死在那裏? 

iv. 朱利安尼: 是的,當我們困在大樓裏時。當時我們有40個人出來,如果大樓倒塌,我們全部會喪生。幸運的是,我們都挺過來了。 

v. 班農:你是美國英雄,紐約市長,世界市長,全世界享有盛譽的英雄。不論在中國還是拉丁美洲。 非常感謝你百忙之中參與我們的節目。

E. 與恐怖組織作戰,美軍情報決定迅速,作戰效率極高:

a. 美特種部隊有極高的能力應對恐怖主義:

i. 班農先生在海軍服役時的很多戰友,911時都在五角大樓工作,事後告訴他說那真是非常恐怖的一天。班農先生稱贊嘉賓是美國的英雄、騎士,並問道,911事發當天,嘉賓在哪裏?第一反應如何?

ii. 嘉賓:斯科特 尼爾(Scott Nile),美國特種部隊軍士長,911後被派往阿富汗與塔利班恐怖組織作戰。嘉賓回答:911當天他們在肯塔基的基地訓練,訓練的內容恰好是假定美國遇到襲擊,他們要在10月份趕往中東地區作戰。7點半左右的時候,情報官進來在黑板上寫下了世貿中心被襲擊的信息,大家都以爲是訓練的一部分,便繼續工作了。但之後一兩個小時感覺情況越來越不對,最終大家知道了這是真的。

iii. 其實當時特種部隊已經培養了良好的應對恐怖主義的心態,大家都很想知道誰有能力和欲望來攻擊美國。所以在10月14號時他們就做好了所有准備和恐怖分子戰鬥了。

iv. 班農先生說,坎貝爾堡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特種部隊基地,他的女兒被派往伊拉克服役前也是在那裏訓練的,能去的戰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然後提問嘉賓,在被派往阿富汗和塔利班作戰之前,他們是怎麽准備和訓練的?

v. 嘉賓說,之前就已經有去中東的計劃了,因爲911,推進計劃的速度被大幅提升。特種部隊由8組,每組12名戰士組成,目的是在敵後制造暴動。在正規軍、大部隊調動的同時,布什總統希望加快反應速度,在CIA了解到聖戰者組織(塔利班的對手)的情報後,我們就僅靠著一些地理信息便進入敵後行動了。

b. 現代戰爭周期短,美軍作戰效率高:

i. 班農先生提到,嘉賓所在的特種部隊僅用了很短的時間便奪回了阿富汗首都,如何做到的?

ii. 嘉賓說,深入敵後的首要任務是活下來,並堅持到大部隊的到來。當到達聖戰者組織控制區不到一周半後,我們就已經在當地組織了幾萬名阿富汗騎兵戰士,並對塔利班進行了打擊。在盟軍的空中火力加持下,我們很快就消滅了北部的敵人,有幾個組還奪回了位于首都的美國大使館。12月中旬我們就擊敗了塔利班的守軍,拿下了整個坎大哈。沒有人會想到我們會如此神速,並取得如此成就,沒有人能理解現代戰爭的速度,整個戰爭周期太短了。

F. 不記得911,我們就將失去這個國家:

a. 9·11 永遠是一個莊嚴的日子:

i. Raheem Kassam(戰鬥室常駐主持人):15歲的我在大洋彼岸看到了這一幕,我好幾天幾乎被粘在電視前面。很難想象,美國這樣強大的國家作爲歐洲的保護傘會在本土遭受如此襲擊。我很快就獻出了二十歲的年華,針對極端穆斯林,曝光他們在歐洲和整個西方的聖戰布局。所以對我來說,今天也是一個莊嚴的日子。

ii. 班農:如果我們不記得自9·11那天起人們展現的勇氣,我們將失去這個國家,所以我們要了解、知道它是緣何而來。

iii. 班農:Scott,在那個多事之秋,你的戰功讓人們驚詫,有點像珍珠港事件後的東京空襲,你們的行動太迅猛了。那不是一支人數衆多的軍隊,盡管我很喜歡大海軍陸戰隊,而且我自己還是個海軍軍官。當相關圖片曝光的時候,人們都驚呆了,你們居然有陸軍軍官和中情局的特種兵以及阿富汗北部聯軍–那些絕望的自由衛士–並肩作戰,不僅僅抓了壞人,還占了首都,某種意義上開始讓國家穩定下來。整個關于騎馬的構思並將其編制爲戰鬥單位的想法是怎麽來的?

iv. Scott:聖戰者被迫從山裏的村落出逃,就像當時的印第安人一樣,他們必須面對生存問題,利用地形。阿富汗的馬有蒙古的血統,瘦長的像驢,他們用一條毯子和一片木塊就能做鞍,但他們無懼,相信正義在他們那邊。正如“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我們去了那裏,告訴他們我們應該複仇。由于非常有部族情節,他們團結在我們周圍,從來都是衝鋒在第一線,無所畏懼。後來變得很有趣的一點是,想象一下:在戰區彙報工作時要的第一批物資是馬飼料和馬鞍,有時候信號太弱導致交流很少,現在變成了訓練、裝備、指導反叛軍所需的後勤。塔利班占有城市,有來自俄羅斯的坦克和大炮,所有該有的裝甲,而我們擁有的是求勝的渴望。

v. 幸運的是,我們的指揮Mark,他深度學習了騎兵戰術,我們由此開始在戰術上壓制敵人,並展開持續而無情的追殺,最終那些領頭的人開始逃竄,而那些所謂的塔利班–很多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開始以爲他們是懦夫,也開始了叛逃。我們的心理戰取得了成效,可以說是在氣勢上贏得了那場勝利。

vi. 班農:我相信當完成任務以後,你和你的同事有迸發的自豪感,當聖誕節坎大哈被你們攻陷,而且你們獲得了該地區的控制權時是否能想到,19年後上節目的今天,作戰部隊依然在阿富汗交戰。

vii. Scott:我的兒子剛從阿富汗回歸,我的長官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兒子也曾駐軍阿富汗,可以說我們把我們那個年代的戰爭交給了我們的後代。2010~2011年,我當了反遊擊指戰員,在戰場和聖戰軍的領導、軍閥、政客、塔利班領導身上花了點時間。對于這些人,戰爭伴隨著他們一生,而到現在,我們一直在和他們共享這一場鬥爭。你快要說“真是到了撤出的時候了”。塔利班可以說是阿富汗的一部分。以阿富汗所擁有的財富,它本可以是一個閃亮光輝的典範,但它不是。

b. 捍衛真正的美國夢:

i. 班農:你的戰友們,現在都怎麽樣了,是否還很近?美國人是否真的了解當時的英勇事迹?

ii. Scott: 我不認爲他們了解。當你離開部隊的時候需要有個過渡,我和我的戰友都經曆了,我們是第一批去到伊拉克的。我職業生涯的最後時刻是反恐高級顧問, 很多時間在紐約和華盛頓,但一夜之間我變得什麽都不是了,而且我的社區沒人知道我的事迹。這倒沒什麽,我們是綠色貝雷帽,這是我們的職業素養。問題是,你如何活出你所捍衛的美國夢?

iii. 我們都做起了小生意,增長還挺快。我們釀波本威士忌,叫馬波本。這是在任何媒體關注我們以前。我們內心裏知道,只要聚集我們的才幹,保持朋友關系,我們能做很大的生意。我們的生意很紅火,跨州,在肯塔基州的坎伯蘭建廠,911的時候我們在那裏完成了水上訓練。

iv. 可以說我們經曆了一次輪回——我們回歸了社會,而我們的兒女又繼續爲國家效力。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翻譯組 雪蓮、Cosmo(七層小宇宙)、GM2020、文明世界、立文LeeWen、任意東西、GBWater、傘兵、月球小飛象

編輯:木白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