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社部報告裡的“新地攤經濟”

2020年9月13日《人社部報告顯示,新個體經濟已成就業強大蓄水池》一文將網約配送員(即外賣配送員)描述為新業態,吸納就業的主力軍。某種程度承認中共國當前失業問題,需要“新業態”吸納失業人群。

值得注意的是外賣小哥轉變為外賣配送行業個體戶。企查查數據顯示,2020年1-8月,外賣配送行業個體戶新增註冊6.56萬家,而去年同期數據僅為4547家,同比增長率高達1342.7%,政府增加稅源。

從前快遞小哥的工資、個稅、變成個體戶服務費用收入,稅收按小規模納稅人;如果需繳納社保、公積金,個體戶自己繳納。美團《2018年外賣騎手就業報告》統計約三成網約配送員收入5000元人民幣以上(包括5000元),個體戶納稅起徵點大於等於5000元人民幣。

網絡配送員是平台零工,工時沒保障,收入不穩定

根據《2019年及2020年疫情期間美團騎手就業報告》調查結果顯示,時間靈活是網約配送員工作的最顯著特徵,近六成網約配送員每天配送時間低於四小時。

配送員中不乏高學歷人員,美團《2018年外賣騎手就業報告》顯示有15%網約配送員擁有大學文憑。

2019年美團平台有收入網約配送員398.7萬人,同比2018年增長23.3%,中共病毒疫情影響下,2020年1月20日至3月30日,新增有收入網約配送員45.78萬人。

大部分網絡配送員高風險,沒有保險,缺乏保障。

上海2019年上半年幾乎每天一單事故。 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共發生涉及快遞、外賣行業各類道路交通事故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傷。

2019年4月1號杭州江城路,餓了麼平台外賣騎手老胡被發現死在出租房內,公司出於人道主義向家屬提供55,000元的關懷金。

服務業依託的是製造業,現在製造業大量關閉,撤離中共國。製造業的失業用服務業“新業態”來吸收,是無源之水。深圳商業地產大跌,根源是製造業的危機。如果城市人口失業了,全都去做網絡配送員,服務誰?自己服務自己,能省點服務費。

綜上分析,“新個體經濟”依然是經濟消費降級的結果,與早前李克強總理提出的地攤經濟如出一轍。老百姓已經被淘空,伊朗、朝鮮、古巴都依靠內循環。

內新聞:背靠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