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滅共神曲的走紅與迪斯尼電影的墮落

內新聞:銅豌豆

郭文貴先生的壹曲《Take down the CCP》在三天之內登上了美國、加拿大、香港、匈牙利、澳門、新西蘭、新加坡、臺灣和阿聯酋9個國家蘋果itune流行歌曲排行榜的第壹名。

毋庸置疑,這是我們這個被CCP病毒陰雲籠罩下的世界裏,上天之神射向每壹個人心底的、壹道開天辟地的、穿透壹切黑暗的強光。文貴先生既不是專業歌手,之前也從未踏入過音樂類相關行業領域,他完全是個門外漢,竟然憑借單曲在許多國家摘得桂冠。除去了必要的商業運作,最關鍵的要素就是單曲本身所蘊含的巨大魅力。

藝術作品,包括音樂,包括舞蹈,包括電影,優秀與否,成功與否,炫酷的技巧和層層包裝僅僅是最外層的,核心在於是否擁有靈魂,換句話說,是否擁有打動人心的力量。所有的包裝憑借資金、技術、資源,在短時間內都是很容易可以達到的,然而內在的精神則是難以憑借任何外在的物質資源獲得的。只有出自心底最真實的聲音,出自靈魂最深處的渴求,才可以打動全世界的所有人,並與他們產生綿綿不絕的共鳴。文貴的歌不僅僅唱出了14億中國老百姓的心聲,還唱出了全世界各地珍視普世價值、熱愛自由的老百姓的心聲。在這個世界,這樣的穿透力,將是無人可擋、無可比擬的!

早先幾乎於此同時,被共產黨挾持的迪斯尼公司隆重推出了花木蘭,然而市場反應極其暗淡,明顯遭到全世界老百姓的拋棄。除去電影的拍攝取景點是在被中共恐怖集中營了的新疆不談,除去女演員劉若非支持香港黑警惡行、公開發表讓人震驚的添共言論不談,除去電影觀眾不滿迪斯尼公司為了票房收入、跪舔中共的行為不談,單從影片本身的價值取向來看,已經在實質上徹底失敗了。

花木蘭的故事之所以在中國民間上千年來廣為流傳,根本的原因有兩個。
壹、中國古代傳統社會的老百姓,為壹位女性英雄的壯舉而大聲贊美和表示驚嘆。壹位孱弱女性,勇敢擔當了很多男人都不敢想、不敢做、甚至巴不得逃掉的事情,這對老百姓來說是非常震驚和羨慕而做不到的事情;
二、這個故事是老百姓對連年戰爭帶來的極端痛苦的委婉訴說。幾千年帝王等級集權體制帶來了數不盡的戰亂,生靈塗炭。老百姓從來沒有過過好日子。社會的主力,老百姓家的男人們,被壓迫、被鞭打、被招安、被從軍、被戰死,幾千年來從來沒有變過。這樣的痛苦讓許許多多的男人都閉了嘴,精神上被暴政殘忍的閹割了。所以轉向借用壹位女性,用壹種更加安全的方式,從壹個纖纖弱女子的視角,表達勇敢、表達痛苦、表達希望。無論是直接表達還是間接表達,老百姓對於父親深刻的愛,內心超乎想象的勇敢,壹點都沒有減退過,對於暴政和戰爭的憎恨壹點都沒有減退過。

這才是花木蘭故事幾千年來流傳至今和真正打動人心的地方。不是什麽中共的電影裏拍出來的,像東方不敗,或者像黑山老妖,或者像梅超風似的,滿眼殺氣,滿身戾氣的女魔頭形象。花木蘭故事的真意完全被共產黨殘酷的扭曲了。真正的花木蘭精神的傳承者是像閆麗夢博士那樣的女子。

就像他們扭曲了孔子、扭曲了魯迅,他們扭曲了所有的人和事。把黑的說成白的,把白的說成黑的。把流氓說成偉人,把偉人變成狗屎。扭曲了歷史,把它當成獲取權力的工具。為了控制世界,把所有老百姓,包括中國的也包括全世界其他國家的老百姓,變成累累白骨,踩在腳下,變成巴比倫的通天塔,就是為了淩駕壹切的權力。什麽電影、什麽音樂、什麽文學藝術,都是他們可以玩弄、可以摧毀的。為了統治世界,共產黨可以扭曲所有人類文明,不管哪個種族的,上萬年發展遺留下來的優秀結晶;他們可以無情的消滅人類的肉體;更加殘忍的是他們利用音樂,利用文化,利用電影,利用舞蹈,利用壹切可以利用的東西,制造壹代又壹代活著的僵屍,讓他們沒有靈魂、沒有信仰、甚至沒有任何思想,更不用提創新了。中國共產黨就是撒旦在這個世界的代言人,他們的根本目的就是要摧毀全人類,摧毀這個世界。但是上帝必勝,上帝是愛,上帝是正義,正因為我們堅守愛和正義,從來沒有放棄過,所以我們在贏,上帝站在我們壹邊,上帝在幫助我們。

中國共產黨必亡,聽著文貴先生鏗鏘有力的歌聲,妳感受到了這股強大的力量了嗎?妳有勇氣像真正的花木蘭壹樣,保護家人,以超乎想象的勇敢和智慧,對抗邪魔共產黨,頑強的,堅定的,鬥爭到底,重獲自由嗎?美好未來在每個人的心裏,解放和自由靠每個人壹步壹步的努力和作為。跟著文貴先生,他率領我們奔向自由,妳邁開了第壹步了嗎?妳放下了心頭的恐懼了嗎?妳還想做壹頭任人宰割的豬嗎?妳還要做套著手銬和腳鏈起舞的奴隸嗎?

是時候找回做人的尊嚴了,或許妳有各種各樣的顧慮,但是奔向自由的努力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或大或小,或偉大或卑微。然而,行動行動行動,這是唯壹自我救贖的路,上帝在指引著我們,上帝就站在我們的身旁,我們壹定會取得勝利!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pmzy

9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