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平等是民主的前提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寫作組 Kathy (文藝)

翻開法國19世紀作家托克維爾的《論美國的民主》一書, 真是開卷有益,序言裏第一個觸及我靈魂的詞就是身份平等——“它給予輿論方向,賦予法律方針,供給執政者新的箴言,賦予被統治者特有的習慣”

上海電影制片廠在1979年拍了一部戰爭劇情片《從奴隸到將軍》, 原型是中共將軍羅霄(楊在葆飾演),講述他從一個彜族奴隸成長爲一名將軍、最後犧牲的故事。電影很煽情,演員演得更精彩。後來,中國人常用“從奴隸到將軍”形容人身份的改變。但外在身份的改變,一定意味著真實身份(地位)的真正改變嗎?改革開放後,中國出現了到處打工的農民工,表面上看,他們似乎從農民搖身一變成了城裏人,但是他們連在城市居住與上學的權利都受到很多限制,何談與城市居民同等的身份認同與權益。

《从奴隶到将军》剧照

基督教舊約《聖經》裏,描寫了神派摩西帶領以色列民族走出埃及的史詩級的故事, 多麽壯烈,但最後發生的事情卻讓我們倒抽一口涼氣,第一代走出埃及的以色列人,大多倒斃在曠野, 只有年輕一代才進入應許之地。連摩西也只在應許之地對岸望了一眼,便死在迦南美地的彼岸。神要告訴以色列年輕人:唯有脫下爲奴的負累,以將軍的身份攻進迦南,打敗其地的住民——亞瑪力人和迦南人,才能真正獲得生存的權利。用屬靈的說法,即只有穿上神的軍裝,才能擊垮你內心的巨魔,不受它控制,獲得真正的自由。

王陽明的心學也教給我們,心外無物,良知即天理,宇宙萬物即是人心靈的載體與外化。他也曾掙紮過,祖父那魏晉遺風的詩書風範與父親的功名世俗追求,使他在兩種人生理想間掙紮苦痛,但追求聖賢之路,追尋心靈至善至美的境界,吸引著他一生爲之求索,終成一代心學聖哲,爲後人在儒學的心性解放、人性尊嚴認同方面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從爲奴到爲將,不應該只是外在身份的改變,更應該是內心的自省和升華;身份的認同歸屬,必須伴隨著自我靈魂的蘇醒;民主自由只能自己掙得,不能靠別人施予,更不能跪求別人施舍憐憫,以求得可憐有限的生存空間。專制統治者們只會在你低垂卑微的頭上踩上一只腳,將你踢翻在地,再踩上另一只腳,使你終身爲奴,萬代爲婢。請問,這樣的奴民,你願意當嗎?

長島偉哥攜香草山戰友編輯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