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的霸權地位不會輕易被數字人民幣取代

圖片來自:eng.ambcrypto.com

就現在來說,有關美元霸權地位衰落的猜測還為時過早。全球金融管道在短期內仍相對穩定。也不會迅速或廉價地改變。

美元霸權地位的形成

紐約各銀行的金融活動以及全球銀行間的廣泛創新和合作,經歷了一個世紀的時間,才使美元成為全球霸權貨幣。推動全球經濟美元化的是紐約的商業野心,而非華盛頓的地緣戰略野心。紐約的銀行向海外擴張時,是以黃金作為結算的霸權資產,只為貿易提供美元融資。直到1971年,美國取消了布雷頓森林體系中美元兌換黃金的規定後,美元才成為一種霸權貨幣。

當年紐約的銀行堅持需要一個中央銀行和國際結算管道。美聯儲(Federal Reserve)於1913年成立,在普遍對國家的不信任和美國孤立主義的背景下,成立了12個地區儲備銀行和嚴格的國內授權。 1927年的《麥克法登法案》(McFadden Act)禁止美國銀行進行州際分支和兼併,迫使紐約的銀行將目光投向海外尋求投資和擴張機會。與美聯儲一樣,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也是在紐約構想出來的,目的是為了更方便地清算黃金和德國戰爭賠款。國際清算銀行的前兩任行長都是紐約的商業銀行家。美聯儲在1994年才成為國際清算銀行的成員。

重要的是,美元霸權秩序的許多要素都是為了應對美國的政策而設計的。美國1949年對中國和1956年對俄羅斯的製裁,迫使這兩個國家的政府分別在巴黎和倫敦的銀行持有美元賬戶,以避免在紐約的賬戶被沒收或凍結,這刺激了離岸歐洲美元銀行存款的增長。同樣,歐洲債券市場在1963年開始為歐洲的離岸美元債券融資,以逃避美國和歐洲發行國的稅收。

監管在美元化資本市場的增長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全球銀行都集中在倫敦,利用1986年金融“大爆炸”(big bang)放鬆市場管制後監管自由化的機會,交易所增加了電腦屏幕。到1990年,超過90%的跨境股票交易是在倫敦進行的。 1988年的《巴塞爾協議》將銀行最低資本金要求制度化,鞏固了全球對美國國債這一流動性最強的反週期資本資產的需求,但也使其它優質流動性資產的市場全球化。上世紀90年代證券法和監管的統一,刺激了全球銀行業務的進一步擴張。

不健全的貨幣政策限制了人民幣融入國際社會

對於人民幣而言,中國的批發金融機構和法律與西方規範相距太遠,不可能對美元造成有效挑戰。人民幣不能自由浮動,也不容易兌換成其他貨幣。中國市場剛剛向外國資產管理人和銀行開放,它們對自己是否會受到中國監管機構或法院的公平對待還不太有把握。 。其衍生品市場也不發達且缺乏流動性。回購交易在交易所進行,通過中央交易對手進行清算,並禁止特殊交易和替代交易。這使它們對於短期借貸有用,但對經銷商的庫存流動性毫無用處。歐洲清算銀行Euroclear和Clearstream今年僅在中國任命了一名聯合國內託管人,而且只負責歐洲債券Eurobonds。

從2015年起,人民幣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本就預示著人民幣官方儲備的快速增長。今年4月底,中國官方的人民幣儲備僅為2,210億美元,相對於117,32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總額,還不到2%。許多西方人士擔心,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將帶來更廣泛、更深入的人民幣融資,但這種擔心是多餘的,早期獲得“一帶一路”貸款的國家立即就把人民幣兌換成了美元。中國的銀行現在用美元提供“一帶一路”貸款,因為客戶要求這麼做。 2018年,全球人民幣Swift結算所佔份額曾一度超過2%,但現已降至1.4%。從數字上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存在大幅飆升的勢頭。

美國會反制數字化的人民幣

一些人說,中共央行的數字貨幣可能會改變遊戲規則。它是對現有的大規模金融體系的補充,但不太可能取代已經形成的以美元為霸權的核心體系。更有可能的是,隨著數字人民幣對螞蟻金服和騰訊的中國境內支付領域壟斷地位的挑戰,它可能會加快海外擴張的步伐,就像1927年之後《麥克法登法案》(McFadden Act)迫使紐約的銀行向海外擴張一樣。螞蟻金服旗下的支付寶已經接受18種全球貨幣,人民幣主要用於向中共國銷售商品的非中國籍商人。新舉措的目標是全球供應鏈、物流和航運,反映出早期紐約銀行在海外拓展業務時的重商主義。

如果數字人民幣作為全球霸權貨幣的地位確實達到了臨界水平,美國可能會有更大動力,在金融、貿易、安全和技術方面實行更激進的“美國優先”政策,可能會引發一種“硬分割”,將世界金融和運營系統分割為傳統的美元市場和數字人民幣市場。

2010年的《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剝奪了美聯儲向外國銀行和公司提供緊急貸款的權力,儘管這些貸款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穩定了全球市場。美聯儲保留了與其他央行進行美元流動性互換的權力,但在CCP病毒危機期間,緊急互換額度僅被擴大到9家中央銀行。

如果中共國有寬鬆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也可能促使人們轉向人民幣債權和資產。隨著聯邦債務達到GDP的100%,美聯儲已經將2020年發行的3萬多億美元新債務貨幣化。上個月,儘管美元對其他儲備貨幣迅速貶值,但中共放鬆了長期保持的2%的通脹目標。一個世紀前,由於英國的債務、全球帝國的喪失、通貨膨脹和國內動盪,使英鎊在全球貨幣秩序中黯然失色。如果美國的類似趨勢變得嚴重,美元也可能會失去吸引力。

今年年初,大多數美元現金債權和以美元計價的資產都由非美國人所有。美元是一種全球貨幣。中共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可以隨著美元結算而增長,就像1971年之前,美國的影響力隨著黃金結算而增長一樣,只有當中共的政策使人民幣對外國銀行和投資者來說更便於使用,而美國的政策使繼續使用美元變得不切實際時,美元才會失去其霸權地位。

本文來自9月11日美國官方貨幣和金融機構論壇(OMFIF)。

作者,凱瑟琳·泰森(Kathleen Tyson)是Granularity Ltd.的首席執行官。她曾在紐約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擔任律師,並為英國證券和投資委員會(UK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 Board)監管全球市場。泰森在擔任Cedel副總法律顧問期間,與人共同發明了三方回購和全球優化擔保證券(global optimised cdo),獲得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美國國庫結算授權,並為全球證券法的協調做出過貢獻。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Alto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