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在2017年4月19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詳細記錄

0
195

記錄員:樱桃 茅屎坑 四月天

記者龔曉霞:大家好,我叫龔曉霞。今天,美國之音正在這裡採訪中國的重要人物郭文貴先生。郭文貴先生最近不斷發布有關中國政治舞台的新聞,應該說是一個猛烈的消息,在政治舞台上引起了相當大的轟動。在中國,這也已成為備受矚目的活動。今天和我一起坐的是我的同事東方。東方曾經是北京美國之音的記者。他對中國事務非常熟悉。今天我們在這裡歡迎東方,也歡迎郭文貴先生。餵郭老師

郭文貴先生:您好,小霞女士,東方先生。您好,VOA觀眾。這是郭文貴,我想對我的推文問好。

記者龔曉霞:我只說一個字。郭文貴在節目中所說的並不代表美國之音。我們也歡迎參與此事件的任何個人,以及與任何事件相關的任何人,他們也來到了VOA的同一平台。我們為他們提供相同的平台和相同的相關時間段,以捍衛自己的行為以及他們收到的一些指控。我非常希望中國官員也可以在我們的平台上給您一些解釋。

東方記者:您好,親愛的觀眾們,各位網友。我是東方人我曾經是北京美國之音的記者。因此,我很高興龔曉霞女士邀請我與她一起主持這場演出。我們知道龔曉霞女士是美國的專家,寫了許多書。我在北京住了很多年,對北京的政治,政治與商業之間的合謀,北京的腐敗以及北京的公眾不滿有一定的了解。因此,我很高興在這次備受期待的採訪中協助龔曉霞女士。在這次採訪的前夕,我們突然聽到中國公安部昨晚突然向郭文貴先生髮出了紅色通緝令,也簡稱為“鴻通”。外交部還回答了外國記者的提問。讓我們看一下北京外交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的問答環節和郭文貴事務的對話情況,外國記者剛從北京收到消息:“據我們所知,國際刑警組織發布了一份抓捕犯罪嫌疑人郭文貴。通緝令也是紅色的通知。您可以向有關部門查詢具體信息。”

那麼,郭文貴犯了什麼罪行使他成為紅色通緝犯?根據《南華早報》的一篇報導,他涉嫌受賄,特別是馬劍。公安部前副部長馬堅支付了6000萬元人民幣,分別折合872萬美元和872萬美元。這個數字很大。為什麼這次賄賂事件已經發生了很長時間,而直到現在他才發出通緝令?小霞,您怎麼看?

記者龔曉霞:我認為這可能與VOA直播有關。因為我們上週五宣布,我們將廣播對郭文貴先生的採訪。之後,我們還接待了郭文貴先生。據他說,他收到了大量關於等待的問候。週一,我們從北京的一些官方渠道獲悉,大連公安局已正式向郭文貴先生髮布了逮捕令。關於這個問題,我們想听聽溫桂先生對這個問題的反應。

郭文貴先生:謝謝龔曉霞女士,東方先生。今天,文貴坐在美國VOA的直播中,仍然非常激動。首先,我要向支持我和VOA觀眾的所有粉絲問好。我也知道很多人昨晚沒有休息,一直在觀看這個節目能否順利播出。今天我們可以坐在這裡,這是一個巨大的勝利。首先,我要衷心感謝所有為此付出努力和關心的人。我現在回答小霞女士和東方先生的問題。在此之前,我應該先自我介紹這個問題的來龍去脈。所謂的“紅色通緝令”是在2015年1月10日數百名特別警察進入北京時發生的,我逮捕了我的270多名員工和8個家庭成員,並控制了3000多人。 。已經三年了在這種情況下,紀律檢查委員會和公安工作隊在處理案件過程中虐待了我的家人和僱員。也許每個人都在《明鏡》的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看到了它。然後三年後,發出了紅色通緝令,距美國之音宣布我們的直播節目正好三天,距我在Twitter上發布此公告約三天。這很有趣。據我所知,所謂的紅色手令有三個必要條件。您可以訪問國際通緝犯Red Red。首先,他必須與相關人員進行直接的面對面交流,然後才能發出紅色通緝令。第二個原因是,在發出紅色通緝令之前,必須先核實他所居住的國家的犯罪及其真實身份。第三是該人的犯罪事實必須清楚。它只有一個通知機制。它不是州的執行機構。說穿了,就像中國農村的播音員一樣。他沒有執行權。正是在VOA進行現場採訪時。這些天,我們一直非常努力和激動。由於辛勤的工作,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人和這麼多的朋友說服我們不要播放此節目?同時,很多人鼓勵我參加這個節目。另一方面,許多人威脅著我們,並且存在各種各樣的威脅。我在這裡不做詳細介紹。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官員首次上台回應了郭文貴的案子。這讓我非常高興。因為在過去的三年中,我一直在獨自說我通過《財經》雜誌和博訊傳播有關郭文貴的謠言和謠言。這件事終於有了正式答案。這個非常重要。我也感謝這次通緝的所謂紅色。在所謂的“紅色通緝犯”中,這涉及到我的個人信息,我沒有護照,也沒有身份信息。刑事,完全是偽造的副行長馬健所謂的6000萬賄賂。由於我不方便發佈公告,因此在2016年12月,我在倫敦與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政治與法律事務委員會的代表舉行了三次會議。在這三個會議期間,我們詳細討論了所謂的馬劍案。 ,我將在必要時宣布所有詳細信息。這與他所說的完全不同。馬健副部長宣布他的案子時,您知道這是一個完整的案子。為防止美國之音的廣播而採取的臨時威脅和非法措施非常令人驚訝。的。

記者:龔曉霞:這份紅色通行證上寫著,您出生於1967年2月2日,居住在北京市大興區。這個戶口所在地是大興分局的派出所。這些事實就是這樣。第一個是準確的信息嗎?

郭文貴先生:絕對不正確。該身份證信息和護照信息應詢問發證機關。與郭文貴有什麼關係?郭文貴從未使用過這種身份。我想對您說的是,郭文貴將近30年沒有使用任何中國身份了。我現在擁有外國國籍。因此,令我驚訝的是,外交部和大連公安局發布的所謂通緝令沒有核實我的個人信息。昨天我聽到了,因為他們三年來一直在試圖威脅我不要發布消息,並返回他們所謂的有關腐敗官員的令人擔憂的視頻和信息。同時,他們也想要這個紅色認股權證,但是經過各種審查,我沒有所謂的紅色認股權證。

記者龔曉霞:您說您持有外國護照。您能告訴我們中國觀眾哪個國家的護照嗎?

郭文貴先生(以英語發言):我現在可以說的是,我現在是美國居民。我拿著來自中東三個國家的護照。我持有歐洲國家的多本國家護照。我可能有11個國家/地區的護照。我是中國公民,將近28年沒有使用中國護照了。我很驚訝他寄出了這東西。昨天見到後,我真的很高興,因為我必須為他們做準備。所謂的紅色通緝令,我們實際上已經做好了兩三年的心理準備。一直希望他們能發表。我們所有人都在研究紅色逮捕令(我的律師團隊)的有效性。中國政府每年花費6000萬美元獲得國際刑事警察組織秘書長的職位,以防止中國人從海外獲得有關其腐敗的信息,以製止這一消息。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明鏡第一階段所說的不是將其理解為所謂的網絡控制和信息控制,而是將其理解為所謂的意識形態。絕對不是,只是為了掩蓋那些奪走了中國人民錢財的腐敗官員和小偷,以使這些醜聞不被曝光。

記者龔曉霞:現在我有一個問題。之後,東方仍然有問題。我的問題是,美國警察現在與您聯繫了嗎?您說您已經將此案報告給了美國警察,並且您已經在紐約的檢察官處收到了此案。然後發出紅色通行證,美國警察是否已與您聯繫?

郭文貴先生:2015年1月10日之後發生了什麼:我大概是1月12日? 16日到達美國後,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都與我聯繫。現在,當地警察與我保持聯繫。現在這些警衛在我們的門外,您看到的大多數警衛都是美國警察。當然,我們也已經聯繫了退休的警官及其官員。其中,在我們目前的安全團隊中,有3個人與國際刑警組織聯繫。國際刑警組織是一個鬆散的組織。中國政府用它來嚇these這些人。與像我這樣的人打交道,這確實是非常低級和粗俗的。任何有知識和常識的人都應該問,國際刑警組織是什麼?我的安全團隊來看這三個人,他們都是這個國際組織的成員。如果你給我錢,我會為你工作。他是一名國際安全警衛。他沒有任何執行能力。為什麼在演出前我們這麼低級的粗俗動作?這個國家機構不再為國家或人民服務。它已成為某些人控制的恐怖工具。因此,今天發布此消息確實是對我的極大鼓勵。至少讓許多人看到這個問題的實質。沒有這種腐敗,他就不會害怕,他不會害怕。他們的恐懼意味著他們害怕我說實話。因此,VOA抵禦了當今各方的壓力,我必須尊重您。謝謝龔曉霞女士,東方先生,也感謝VOA的所有後台人員。

記者龔曉霞:(對東方來說)這是您的上衣。

東方記者:郭文貴先生,從你剛才的發言,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你現在是外國居民,是外國公民,持許多國家的護照,甚至是外交人員。護照。您不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

郭文貴先生:100%準確。

東方記者:換句話說:中國有關部門以紅色手令起訴外國公民。

郭文貴先生:不僅如此。我的身份證當時被國家安全部取消了。他今天再次將其取出來,再次談論這種身份。更重要的事情是,將來我會談談這本護照,這本護照的起源於67年2月2日。這很有意思,因為國家安全部派我出去了,其中包括達賴喇嘛先生,以及其他外國領導人和一些國家/地區,請聯繫一些敏感人士為我處理。他沒有讓我使用我想使用的東西,後來退出了。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過去三年一直想控制我。所謂的要我不能顯示任何法律罪行,也沒有證據。在政治上,他是完全非法的。這個國際刑警組織,我一定會起訴他。今天我可以告訴你,我將拿出10億美元,並將起訴這個國際組織。我必須弄清楚這一點。他完全違反法律,因為我沒有這種身份,而且這個事實不符合法律。

記者龔曉霞:剛才郭文貴先生談到了《國際刑警紅色通知》的問題。我再說一件事。 VOA當前無法驗證和證明我們正在採訪的場景。但是,我們將來會檢查。我們將前往國際刑警組織,了解相關信息。我有一個下面的問題很有趣。您剛才提到您的身份證是由國家安全部隨您發行的,但後來被國家安全部取消了。您與國家安全部有何關係?

郭文貴先生:Twitter上有張力帆先生,他也是美國之音的評論員。他說,對於許多有影響力的商人或可以使用的商人,這就是中國安全部,這是非常準確的,他們被稱為商業分支機構,它們是由您為您做的。當然,您將不會被允許從事情報和謀殺。任何人都說像我們這樣的人是間諜的商業分支機構是無知的,因為他們不會相信您。他只允許您賺錢,並利用您的海外資源為他做事。和我一樣,我只是出國聯繫一些敏感的人,並幫助他們建立一些人際關係。而已。因此,他們為我創建的身份非常有趣。

記者龔曉霞:海外敏感人員是什麼樣的敏感人員?

郭文貴:像民主運動人士達賴一樣,這些都是敏感人士。

記者龔曉霞:你聯繫過達賴喇嘛嗎?

郭文貴先生:我們見過很多次。

記者龔曉霞:這是國安委託的嗎?

郭文貴先生:國安,以及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委託。達賴喇嘛本人,我見過很多次。為此,達賴喇嘛本人寫了一封非常重要的信。這封信的原件仍在我身邊,現寄給孟建柱秘書和習近平主席。此事件是歷史性的。當然,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參加VOA,包括視頻。我們有一個很棒的視頻,這是我寫的原始信,我可以在這裡發布。

記者龔曉霞:郭文貴先生說的很有趣。我們也希望可以在下面進行進一步的驗證,所以我也希望您有一天能向我們展示您的視頻和這些信件。

東方記者:這個紅色通緝令怎麼樣?我剛剛注意到您提到了發出紅色通緝令的時間。這在英語中稱為“時間軸”,這非常有趣。關於美國之音的北京分公司,就在兩天前,中國外交部對北京分公司總裁進行了採訪。然後我告訴他,特別提到我們對您的採訪,並問發生了什麼事。此外,假設您是犯罪嫌疑人。我們為您提供一個平台,讓您站在這一單方面,然後說對中國官員提出指控,並提出一些毫無根據的指控。這將影響我們的公平性和行為的客觀原則。然後我想到了中國外交部對你的案子如此關注。一定有原因。當然,我們也希望您所指控的官員可以有相同的時間坐在我們的工作室裡,對您所指控的某些事情進行解釋和辯護。但是到現在,據說您已經在大連被捕了。我不明白為什麼在大連被捕。你不是北京人嗎

郭文貴先生:我也很奇怪。因為當時,紀委和公安局在盤古涉嫌三合會和有組織犯罪面前逮捕了我們的8名家庭成員,270名僱員和3,000名僱員。封鎖,密封並沒收了1200億資產。當時是北京市公安局,當時的公安部副部長傅正華和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姜良東成立的專案組逮捕了我們並處理了此案。一年後的一年,由於高層領導和其他各種原因,將其移交給大連市公安局,由副市長劉樂國和公安局長組成工作隊。好吧,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擁有這項權利,這在司法上是可能的。但是我和大連無關。因此,這次只是大連的管轄權問題。剛才您提到外交部與您有約會,包括告訴您不要發布此事。這很簡單,因為我要發布新聞的人有權指揮外交部。他真的很害怕腐敗。所以在這一點上,我想您今天美國之音應該感謝郭文貴。非常榮幸能夠真正採訪到這樣一個具有這種啟示價值並符合美國之音(VOA)價值觀的人郭文貴。同時,我也認為您應該感謝外交部,因為外交部已對您這樣做。它檢驗了您的意志和價值觀。此事將繼續,這將非常有意義。

記者龔曉霞:那麼,在您談談自己的啟示之前,您可以花點時間向我們解釋兩件事嗎?首先,因為儘管您在中國的業務非常龐大,但畢竟您是平民,而現在我們知道您是外國平民。那麼,您必須具備什麼能力才能獲得這麼多這些兇猛的材料?這是什麼,為什麼您可以與中國的此類高級官員進行如此多的聯繫?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關於您家中的人的。您說您家中有很多人被捕。員工被捕。你能先談談這個嗎?

郭文貴先生:為了不佔用大家的時間,我簡單地說。我可以獲得的所有信息的根源非常清楚。我知道安全部副部長馬健。在過去的18年中,他是代表共產黨和中國政府調查腐敗的唯一技術調查員,因此他擁有大量信息。後來,因為他擔心被殺。另外,他的運營總監叫高輝先生。高輝是一名警察和一名安全官員。他在工作隊中被他們殺害。他已經死了一年多了。

記者龔曉霞:有辦法核實這件事嗎?

郭文貴:是的,這些東西,這是我得到的最多信息。其次,由於當時的安全部副部長馬堅與我之間的關係,我後來結識了中央紀委的更多成員。由於劉志華案,包括國安人員。他們在盤古有一個辦公室,即行動小組辦公室,負責調查腐敗。這就是王岐山書記的秘書孟建柱今天所做的,傅正華今天的所作所為就是這些…

記者龔曉霞:換句話說,國家安全部辦公室在調查您建築物內的腐敗嗎?

郭文貴先生:有一部分。在我的大樓裡當然,在這個辦公室,我得到了很多這樣的信息。另一個是在過去幾年的腐敗中,當黑人被用來打擊腐敗和腐敗時,許多人因為我在國外而向我提供了信息。我個人經歷過的另一件事是,與官員打交道…

記者龔曉霞:很多人給你材料。有很多州官員給您材料嗎?

郭文貴:他們是國家工人。

記者龔曉霞:換句話說,他們在您的大樓里工作並設有辦公室。您由於這種關係而認識他們,他們通過您的頻道為您提供了很多信息,對嗎?

郭文貴先生:是的,小霞女士。另一件事是,更重要的是,我對此有很多了解,而且我親身經歷過。我現在想打破的第二個原因很清楚,我的家人。也就是說,我的家人被捕的原因很簡單。經過三年的調查,他們沒有罪。我第一次逮捕所有兄弟,然後在一年後將其釋放,我的四個兄弟都被捕。它在今年後發布,因此在2016年12月開始,我的四兄弟和六兄弟以及我的女兒被帶回。後來我的女兒把它放回去。我的第四兄弟和第六兄弟仍在裡面,而我的員工仍在裡面。

東方記者:還在嗎?

郭文貴:它還在裡面。

東方記者:你遭受過酷刑嗎?

郭文貴:我們可以看一下照片。當我的兄弟回來時,他已經變形了一年多。

記者龔曉霞:導演可以先發照片嗎?

郭文貴:這是整個人。我的頭髮沒了,對不起。我們的員工之間的相同之處是婦女受到虐待。該名男子被束縛在地上,經過一個星期的折騰,他要求他親自手淫並告訴他們觀看。女僱員被五名警察壓在牆上,並要求他搜查她的屍體。然後,實行屈辱。我的大哥,大哥,二哥,四哥和六哥。當您回來時,您可以看照片,整個臉都變形了,整個人都變形了,然後回來時您很傻。然後,在回來一年後,也就是去年,第四兄弟和第六兄弟再次被捕。逮捕他的原因很簡單。這是我的兄弟之一,也是我的副總裁趙廣東。副總經理叫趙廣東,負責安全工作。當時,他給付正華的弟弟和付正華第一筆錢。他是捐錢的人,也是涉案的人。他想停止講話,因此被捕。因此,我希望今天我的啟示中將涵蓋這些內容。我的第六兄弟郭文春和第四兄弟郭文平還在裡面。我的副總經理趙廣東當時也是一個聚會。呂副總統,副總統呂濤,原副總統,他是收錢人和收款人。因此,他們只處理案件,而不是調查賄賂和反腐敗,而是調查當時給他們的錢,並殺死他們的嘴。這就是我今天發布新聞的主要原因。

記者龔曉霞:讓我總結一下您剛才說的話:事實證明您與國安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您手中有很多材料,他們也要您錢。之後,結束了。您為什麼突然換臉並關閉整個家庭?

郭文貴先生:這不是這樣,邏輯不是這樣。因為它們很簡單,所以如果他不逮捕您的家人,您就不會聽他的話。他怕你不會聽他說話,他怕你會逃跑。還有一個,他最重要的事情是使自己的嘴保持沉默。這意味著我逮捕了您的家人,我希望您為我做點事情,並給我錢。接下來,由於此人被綁架而被捕,您必須按照我的指示進行。第二天,我爆料是傅正華先生。他通知我後,我離開了。他告訴我,我是在馬劍被捕前一年離開的,而在8個月後離開,他說他想逮捕馬劍副部長。

記者龔曉霞:2015年什麼時候離開?

郭文貴先生:我於2014年離開。我於2014年6月離開。

記者龔曉霞:馬健是什麼時候被捕的?

郭文貴先生:馬健於2015年1月,即1月10日左右被捕,於1月15日被捕。

東方網記者:馬建石,2016年12月30日,中央紀委網站上表示,原國家安全部…

郭文貴:我於2015年1月被捕。

東方記者:他很有意思。他被控審查該案涉及的財產轉讓,違反規定舉報自己的不動產以及違反規定為其家人處理文件。有可能與您有關。談到利用自己的職位,為他人謀取利益,接受巨額財產,涉嫌受賄的財產。而且,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之後,形勢仍然不僅僅局限,不封閉,而且形勢嚴峻。現在外交部說你和馬健有關係,就是你和馬健…

郭文貴先生:這是完全陷害的。這東西很好。如果他什麼都沒說,我就不能起訴他。他說我很高興。昨晚看完之後,最近我睡得不好。我昨天看完就睡著了。我非常高興。因為他什麼也沒說,所以我無法起訴他。現在,許多外國追隨的政府一直在關注此事,因為中國政府還沒有發表意見。他的陳述給了我證據。馬健副部長還活著。我是否行賄是為了傳遞證據和法律事實。這個,我們不需要在這裡討論,我們將以事實說話。然後我剛剛告訴您,它是安全部。他有此信息。為什麼他又做一次又突然改變?非常簡單他們的真正目的是使自己的嘴巴保持沉默,並掌握我的證據。包括我今天想向您展示的內容,我與傅正華先生之間的通話。我想你想看到傅正華先生,作為一個國家反腐敗工作隊的負責人,一個人不到一萬人,他讓我做什麼了?那你做了什麼?我想你應該看到這個。這是我今天談論的話題。接下來,我們將討論其他背景故事。

記者龔曉霞:首先讓我談兩件事。因為昨天我們也提前採訪了您,並談到了兩件事。第一個問題,你說他從你那裡得到了5000萬美元,你有證據和與他對話的證據。

郭文貴先生:就是這樣。嚴格來說:他要我給他五千萬美元。我也答應提供,但必須合法提供。在這個討論過程中。事實上,他未能從我這裡獲得5000萬美元,但他從國內獲得了150萬美元。就在一周前,我們酒店突然接到一個電話。一個人說:“我和你都被關在趙廣東的副總裁中。”已經三年了,他是捐贈的參與者。他說:“我同他簽訂了一份合同,需要給你150萬美元。我會打電話給你,你會給我一個帳戶。”我們的財務人員給我發了一條消息,說:“郭先生,這怎麼辦?”我說:“你絕對不能拿走這筆錢。趙廣東已經被關押了三年,怎麼可能拿出150萬美元呢? ?這表明傅正華和他的兄弟想退錢。看他們所謂的調查。反腐敗人士想掩飾它。如果您退還這筆錢,它將不會掩蓋您的罪行。但是他在這種情況下仍然這樣做,為什麼呢?他很有信心。他想向中央政府領導保證,我沒有收錢,我退還了錢,但錢是否符合法律規定?這當然是行不通的,所以今天我在我的啟示中提到:他威脅我,勒索我5000萬美元,並已經拿走了150萬美元。不知道是美元還是人民幣。

記者龔曉霞:無論是美元還是人民幣,他都向您勒索了五千萬。他用什麼名字勒索?他說了什麼?怎麼樣……

郭文貴先生:在這裡我要說的是,只要我給他5000萬美元,他就可以確保我家人的安全,釋放我的員工,釋放我的家人,釋放我的兄弟,釋放我的妻女,以及確保我的資產安全;另一種是我想幫助他檢查一些信息,特別是檢查,我們將在其中討論這些背景信息。由於今天有17個小時的音頻剪輯,因此剪輯持續了42分鐘。因為您的VOA不接受,所以這42分鐘太長了,這只是時間問題。後來,我們製作了一個較短的編輯版本。正如您前面提到的,讓我首先談談這種背景。

記者龔曉霞:我想先問一下。現在,整個背景是:時間,地點和人。什麼時候發生的?在哪發生的?誰參與了之前和之後的情況?發生了什麼?你有什麼證據?

郭文貴先生:這是夏女士。首先,他們於2015年1月10日被捕。在被捕之前,2014年8月左右,傅正華的兄弟開始與我的第六兄弟和我的兄弟交談。副總裁致電趙廣東開始聯繫。經過大屯市一家派出所的前主任,姓趙,我不知道他的全名。只需說馬健將要被捕,那您的老郭一家肯定就過去了,我可以幫助您解決這個問題。那你得給我錢當時,他沒有這麼詳細地講,但他逐漸發現他說的是事實。後來,我們與北京大學證券的李友發生糾紛。發生爭端時,他說:“我可以幫助你解決李友的事務,然後你給我五千萬美元。”然後我同意了。我說過我會使用一種捐贈方法,這時他接受了。 150萬之後,我真的不知道是美元還是人民幣,因為我沒有問。我所知道的就是給他錢。然後我把錢給了他之後,確實是在1月10日。並不是馬健副部長也被捕了。我們所有的員工都被捕了。然後,這時,在逮捕之後,我要作一個條件:我不僅可以幫助您解決李友的事務,還可以讓您的家人還給您。但是您必須在事情上幫助我並檢查人們的信息。因為我隸屬於安全部,所以在我開展業務時,其中之一就是他們總是給我任務,以尋找海外私人調查公司來檢查海外反腐敗官員的信息。我扮演著這個角色,並且做出了很多貢獻。我們將來可以談論這個。

記者龔曉霞:在討論這個話題之前,讓我們再次澄清一下。我的邏輯是正確的:您原來的支持者是馬健副部長。

郭文貴先生:他應該是我的領導人。不是讚助人,而是領導者。

記者龔曉霞:他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你不是國家官員。你如何成為領導者?

郭文貴先生:中國有這個制度。只要您是商人,任何人,只要安全部選擇您,您都必須遵循他的指示。

記者龔曉霞:我們可以合法合理。您曾經是中國安全部的成員嗎?

郭文貴先生:絕對不是,這個小霞,你一定不要誤導。我沒有編輯,也沒有得到報酬。我只是一個商業登記關係。將來,我將發出安全部曾經為我們發出的一封信。安全部的信清楚地表明:這是我們社會的工作關係。

記者龔曉霞:您相當於一種社會關係。他們給您帶來了什麼便利?例如,那裡有什麼方便商務的地方?

郭文貴先生(以英語發言):安全部已致函協調單位,以幫助您做事。但實際上,我可以負責任地說:中國未處理過安全部的來信。這沒有任何幫助,包括談到馬健副部長時,這是6000萬,而且16年之內就有一家銀行。他只是無視事實。這件事發生在2010年。我知道發生在2001年。2006年,我遇到了馬健副部長。

記者龔曉霞:我現在想問的是這件事前後的關係,也就是說,如果你和安全部在一起,安全部是你的保護傘嗎?還是您被安全部勒索為目標?

郭文貴先生:否。完整的勒索對象。因為我是在安全部調查劉志華案時認識的,所以我是舉報人。他是舉報人,帶領我尋找證據。報告結束後,我還頒布了一項法令,稱為勸告,並給予了我法律上的懲罰。然後,從現在開始,我必須在安全性的各個方面監視您。我是監視的對象,也是勒索的對象。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啊。

記者龔曉霞:那我們回到劉志華案,這也很重要。讓我們從現在開始,您即將談論各種曝光。好吧,劉志華,我們都知道他有一些視頻,這是關於who妓的視頻。他仍在監獄中,所以你是記者。您為什麼是舉報人,誰要求您舉報?你為什麼要舉報?

郭文貴先生:我的盤古大觀項目已經完成了一半。他以所謂的奧運村建設計劃不符合規定為藉口強行建設。他沒有和我說話,把它拿走,然後交給了他的女朋友。每個人都可以從案件中看到。然後他的腐敗官員腐敗了,我到處投訴。在投訴中,紀律委員會和警察說:然後您可以提供證據。我提供了文字信息和照片,他們不想要,他想要視頻。兩年後,公安紀委每天都跟著我,帶我錄製了劉志華的錄像帶。它由安全部記錄,由紀律委員會記錄。最後,我被要求戴上這頂帽子,劉志華被捕。從那時起,我一直受到他們的控制,而我卻被他們勒索。這就是為什麼我不為使用辦公室付費的原因。讓我出國調查。我剛剛看到達賴喇嘛的飛行費用,花了三億多元。他從不給我一分錢。如果我是安全部門的成員,應該給我辦公室經費。我從來沒有從國家安全部拿過一分錢,所以我說我遭到了勒索和監督。因此,回想起來,由於該問題的持續存在,我們今天所討論的問題與該問題有關。他說,郭文貴您有能力出國,並繼續幫助我們在國際上調查有關人員和海外調查公司。於是他問我,傅振華說:“你幫我調查這些信息。”實際上,這非常重要。希望我能在一段時間內向您顯示證據和聲音。他說,他代表習近平主席。我當時非常,我兩次向他證實,你是習近平主席代表的老闆嗎?他沒有否認啊。但是,他給我下了一個命令,說首先讓我向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查詢,旁邊是王岐山書記的姚家是他的妻子。整個姚氏一家只剩下一個人,叫做姚青。王岐山一家沒有男性繼承人。他家中唯一的男性。王岐山的妻子是姚明山和妹妹姚明端。讓我調查一下王岐山書記和海南航空的事情,說王岐山書記的侄子在海南擁有股份。

記者龔曉霞:郭文貴先生爆料的消息是他本人的。我們目前無法驗證,VOA對這些材料的真實性不承擔任何責任。我們非常希望他提到的所有有關方面都站出來同我們一起澄清情況。如果您不能親自站出來,則可以書面形式或其他方式做到。請聯繫美國之音,美國之音的地址是330 Independence Avenue Washington DC,330 Independence Avenue,非常容易找到。希望每個人,特別是提到的人,都能與我們聯繫。我們將為您提供相同的平台,謝謝大家。現在回去吧,郭文貴先生接受了採訪。東方先生,這個問題很多。

東方記者:郭文貴先生,我們所有人都渴望聽到您的核爆炸消息。剛才我聽到您說您要爆炸的是一些證據,表明傅正華先生行賄並勒索了您。每個人都渴望。這將涉及什麼樣的人?這是什麼證據?但是在此之前,我還是想問一下紅色調,因為紅色調是在深夜發給您的,而中國大陸的紅色調是在美國深夜發給您的。當我們晚上看到它時,我們感到震驚。我們明天去採訪郭文貴。他最初是中國的一位神秘商人。就是這個中國大陸給了您這個名字,綽號神秘商人。

郭文貴先生:我不喜歡這個詞。這是胡樹立構架我的結果。

東方記者:我們當然是說你是新聞人物,對我們來說採訪新聞人物是很自然的。因此,今天您突然成為世界各地中國政府通緝的罪犯,這一事實也得到了證實。

郭文貴先生:我不是罪犯,你也不能這麼說。他們也沒有說,我被懷疑並給予了合作。這就是紅色公告,您必須理解東方先生這個詞。您真的不能這樣說,歪曲實在太糟糕了。

東方網:外交部說的是我們的:您採訪犯罪嫌疑人,他對此不承擔任何責任。那麼,我們想知道他們在深夜發布紅色認股權證時發生了什麼?你聽到了嗎他事先聯繫過你嗎?

郭文貴先生:接觸很多。這些天的聯繫太多了,我不能背叛我的朋友,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很友善。但是我也很驚訝。據我保密的信息,有些人知道要爆炸的信息。他們最擔心的是不向王岐山書記的家人或海航報告。這是他們最擔心的。因為這個姚青為世人所熟知。是王岐山書記和姚氏家族的核心人物,每個人似乎都知道他是海航的股東。我很驚訝由於涉及海航的財富,在過去的兩三年中,每個人都看到了併購,涉及到數万億美元。

記者龔曉霞:您說的是海航,對嗎?

郭文貴先生:海航。

記者龔曉霞:我想在此補充,我們無法核實所有這些信息。我們目前正在參與其中,我們還告訴過郭文貴先生,所有私人而不是公眾人物,以及在公眾中沒有聲譽的人都不會參與其中。我們也希望他不會介入,如果介入,我們將立即切斷直播。但是,目前,他提到的人都是公眾人物。這些公眾人物有機會,尤其是美國基金會為他們提供了捍衛自己,捍衛自己或駁斥郭文貴先生的言論的機會,因此我也非常希望他們能夠出現在我們的節目中,我們為他們提供相同的平台,同時(45:38)

郭文貴先生:那麼,讓我談談小霞女士。因此,當我被要求檢查它時,我絕對不想檢查它。後來,我找到了一家調查公司來開始驗證,確實有很多信息。您可以暫時放開我與他的對話的錄音。我已將很多信息提供給傅振華的兄弟,並通過電子郵件將其掛在收件箱中並提供給他。通過手機將其傳遞給他,然後他也收到了它。因此,在2016年12月,當我會見北京政治法律委員會和安全部領導人時,我給了他們一些今天的啟示信息,他們還報導了孟建柱書記和王岐山書記。關於這個問題,我今天所說的是讓公眾知道,他們應該知道。所以昨天我回答了你的問題。許多領導人來給我打電話,有些確實是常設委員會的領導人。這位大領導人非常驚慌和緊張,說您不應該爆炸這件事,這是怎麼回事?後來,我很困惑。許多人談論國家的名稱,國家的形象和政黨的形象。首先,我要對小霞女士和東方先生說些什麼:我並不反對中國,反對共產黨和政府。我想打破的是:他是一個腐敗的人,這個腐敗的人不能代表中國政府或中國人民。所以我想澄清這個問題,這是一個。其次,他們說您是一個好人,並且證明您是一個好人,所以不要再發布任何新聞了。我爆料了,爆發了反腐敗和腐敗等因素,包括我是否是罪犯,這與他們是否腐敗無關。今天,東方先生,您被謀殺了,我將向您報告,我是殺人犯,我有權報告您。因此,我們必須澄清這兩個問題。我不反對中國政府。不要在我身上戴上帽子。他們不能代表中國政府或中國人民。我只愛中國和人民。我報告的腐敗官員是盜賊。因此,當傅正華請我調查此事時,孟建柱秘書,孟建柱秘書和他的侄子以及他妹妹的孩子與華潤有關,而當時的宋琳則涉及數千億資產。包括孟建柱書記的前任情人,這就是他提供給我的所有信息。然後我把消息傳給了孟建柱部長。我今天想告訴你的是美國之音是我剛剛向中國政府報告的。所以你說外交部來阻止你,我很驚訝。因為我先向他們報告。我說了這句話,然後我給了他們這一切。他們都知道他們仍然在和我聊天,談論這些,當然,他們不需要我來發布新聞。但是你沒有回复我。因為是傅正華強迫我做事,綁架了我的所有家人,虐待了我的僱員和成千上萬的僱員,並沒收了我的1200億資產,所以我告訴你,原因是因為他的威脅。我,我沒有犯罪。因此,今天,在我們的計劃即將發布之前,外交部突然對您說,我要紅色,並且已經通知了該紅色。外交部的語言稱為紅色公告。紅色的公告,這顯然是防止我們發布新聞的目的。然後表明這一啟示對他們構成了威脅。因此,我最初所說的是傅正華威脅我的過程,但今天看來,不是傅正華威脅我。許多參與其中的人正在威脅我,並想殺了我。那我非常希望。您可以從聲音中收聽。傅正華第一次給我打電話,傅老三給我打電話。他說我的大哥會打給你,打給我。我用衛星打電話。讓我先談一下背景。我用衛星電話進行通訊。錄製時,我用手機錄製了外部語音,所以不是很清楚。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編譯音頻版本和文本版本的原因。但是現在不能掛出。稍後,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關注我的推文,郭文貴的Twitter。我將在Twitter上發布中文和英文文本版本。編輯後,可以看到傅老三的大哥,我不會說是傅正華。因為他說他的長兄,我不知道是誰,所以他為我傳遞了聲音,然後他改變了聲音。他說我的聲音已被監聽,他在通話中改變了聲音,我很驚訝。然後他下令我檢查王岐山書記的侄子姚清在海航中的股份,吳鳴山與姚明端,王健和陳峰的關係,然後利用王岐山書記的家人進行協調。這是一筆數万億美元的貸款,是以併購的名義進行的海外洗錢,然後是這些男女之間的關係,涉及幾家投資公司的資金。所以我可以從聲音中朗讀,每個人都可以看一看。傅正華綁架我的家人時,我的行為被迫這樣做。

記者龔曉霞:這裡有兩個問題。第一個,這種聲音,我無法證明他是誰。但是我知道您的聲音我可以很清楚地聽到這一聲音。但是對方是誰?根據我們的直覺,這是不喜歡的。這就像是雙向呼叫,但是我們無法確認被呼叫者的身份。所以,我們也是如此,我們也更加謹慎,對嗎?好吧,另一個。我知道您提到的這些人的很多情況。無論是《紐約時報》還是CNN,他們都在找您談論這種情況。然後,我們也希望直播結束後能繼續與您交談。回到這些情況時,我們還將找到相關公司的相關人員在一定程度上進行深入調查。這個非常重要。但是,我只是想您一再提及,他們控制著您的家庭,而他們則是對您的家庭進行控制。這意味著您出獄後,您的整個家庭仍然被拘留在中國,包括您在監獄中的女兒。因此,現在,他們用來控制別人的方法就是他們,為什麼,過去他們曾經使用過您來控制別人?因此,在他們現在控制了您之後,除了您擁有的信息和事物之外,他們還需要什麼呢?例如,誰拿走了您的1200億資產?錢在哪裡?誰拿了你的錢?我們還想知道這種情況的前後。

郭文貴先生:這是你的問題,小霞很友善。這1200億資產是其主要動機之一。傅正華的弟弟傅老三也與我們進行了討論,希望將來合併後將處理我們的國家證券和方正證券,包括他在內的股權可能不得不奪走一部分股權。一些領導人還提出了其他建議,這可以幫助我解決問題,也可以擁有部分股權,包括盤古房地產的一部分。好吧,這1200億是這些腐敗的官員。他們想殺了我,中間人出生時又提出了另一項利息要求。這是肯定的。他們在2014年發行了10億美元的10億美元的債券,稱為“中泰信託”。出售它的是中泰信託,它能夠轉移債務。它轉讓了一家名為嘉年華的香港公司,嘉年華,這家上市公司。該上市公司的股東是國家前副主席曾慶紅先生的弟弟,曾慶紅的女兒叫曾寶寶。撤掉10億美元的貸款後,當時我們為42套盤古物業提供了擔保。這42組屬性的值是多少?三週前作出的評估價值是58億美元。換句話說,某人想承擔10億美元的債務,並想奪走您近60億美元的資產。這已經通過了法院程序。就在我出現在您的表演上之前,工作隊進行了新的一批行動。法院找到了我們的人民,然後出示了紅頭文件,說您在看這個政治文件,並命令您不要發言,並立即拍賣您的資產。包括對我和其他財產的威脅,包括與我女兒說話的威脅。我的意思是告訴你,如果你敢參加這個節目,那麼我會找到任何理由逮捕你。包括發現其他員工威脅和其他家庭成員威脅的各種領導人。非常簡單他們對此資產非常感興趣,並且不希望您告訴它。這也證明我不可能與曾慶紅有關係。我想與他建立關係,曾寶寶將不會繼續佔用我的財產。因此,更重要的是,您剛才提到了1200億美元的資產,這種動機是他想殺死我的家人。我現在是。我不再天真。我與他們進行談判和妥協的結果欺騙了我,殺死了我,並殺死了我的家人和僱員。這就是為什麼我加緊並突發新聞。

記者龔曉霞:這就是說,當我昨天與您交談時,您還說您實際上是外國公民。中國資產不是您的資產,而是家族企業的資產。

郭文貴先生:是的,我與……無關,因為我持有外國護照,我持有的中國資產是否會變成外國公司?它們都是家庭基金,與我相關的投資機構和基金有關。

記者龔曉霞:現在,這等於扣除了您這麼多的員工和您家庭中的這麼多人。您的財產已被扣除,對嗎?

郭文貴先生:是的,從2015年1月10日到現在,他們一直在封鎖。

記者龔曉霞:到現在為止。然後,這種資產,即資產本身就是必需的,金錢就能賺錢。你比我更了解這一點。

郭文貴先生:我每天損失1200萬人民幣嗎?也就是說,我一年損失約6億美元,超過5億美元。現在,我每天都在接受您的採訪,我已經損失了1200萬。因此,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打擾我並使您跪下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我必須強調,我希望中國將依法治國。因為中國的所有老闆都是郭文貴的下一個。由於這些人利用了這一優勢,他們綁架了國家機構,綁架了習近平總書記依法治國的真實初衷。我在中國,我是絕對的,我非常尊重習主席。他有權依法治國。坦率地說,在我離開中國之前,我認為如果中國不進行腐敗治理,如果不與腐敗作鬥爭,中國將成為國家的終結。但是有人綁架了這個所謂的反腐敗問題,因此據說導致了今天的情況。你看,傅正華是反腐敗鬥爭中最重要的人。這是最重要的人。然後他在勒索我,他的兄弟仍在拿著錢,他甚至要我調查王岐山書記的家人和孟建柱的秘書。如果王岐山書記的信息與孟建柱的信息以及我們提供給他的信息相同,他們應該核實付正華,您是否有此信息?還有一件事,我現在為您提供傅正華兄弟的錄音。那是他的原始聲音。您可以聽他的話,也可以進行驗證。我幾個月前和半年前給了你。您可以驗證它。如果您不驗證,那麼您正在使用腐敗和反腐敗來保護龐大的腐敗。如果您檢查那些腐敗的官員,他們沒有權力,也不受保護。因此,中國的這項法律已被完全綁架,因此,我希望您放下這張錄音並聽一聽。

東方記者:剛才你說他們有錄音,他們的聲音也改變了。我們可以聽錄音嗎?

郭文貴先生:聽著,請聽

播放錄音:郭文貴先生的錄音:

“啊,5000萬美元的東西是第50位大哥。我說你應該在海外為我簽名,這是一筆捐款。我必須很乾淨。否則我無法得到這筆錢。那又是什麼?,第三位哥哥也是上次拿來的。在這裡,我會盡快為你做的,嗯,好嗎?

“好吧,我對你已經很樂觀了”

“好的,我知道。”

“ …”

“好”

“打給你……”

東方記者:還不清楚。他大概說:5000萬美元的東西就是5000萬美元的東西。我必須密切注意在海外簽署捐贈。我要乾淨你是什麼意思?

郭文貴先生:因為當他要我錢時,我說我不能直接給你錢。那不是我的罪行嗎?我賄賂了嗎?我說您找到了一筆捐贈基金,我將其捐贈給您,再捐贈給慈善機構。他說他可以找到一個正義的勇敢基金來從我的海外賬戶中收錢,所以他說他一直在敦促我。同時,他敦促他要求提供調查信息,您可以從其他地方找到它,我提供了記錄,然後將信息傳遞給了他。然後他要錢,我說你為我簽署了捐贈協議,我會再給你錢。

記者龔曉霞:對不起,現在是電視時間。這個小時的衛星時間,這是第一個小時。現在,我們將時間回到華盛頓工作室。然後,我們將繼續採訪郭文貴先生,但是現在是時候將其交給華盛頓的徐波。

東方記者:親愛的聽眾和觀眾們,請休息一下。郭文貴先生的3小時現場直播很快就會回來。

東方記者:您好,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東方先生。

傅老三的大哥,他多次給我打電話。這是編輯的版本。主要討論了有關情況,例如錢娜,以及所檢查的信息。這是給我的衛星電話。然後,我用衛星電話的外部聲音錄製了它。他改變了聲音,他說我的聲音已經被國家控制了,他喜歡裝作一個傻瓜。因此,您可以是傅老三,他是原始聲音,可以兌現與傅老三的聲音,傅老三是要收錢,然後我告訴他如何支付捐贈協議,他就是全部。包括我告訴他的錢在內,趙主任,我的副總統,我的兄弟和當時正在尋找您的其他所有人都在場,並問您的事情是否一審被提起,所有人都被捕了。向上。傅老三的大哥傅正華說:“這個姜良東是我本人,沒關係。一是他的原始工作。然後我可以控制他。沒關係。您繼續為我檢查信息。因此,您可以從此聲音中完全理解這一點,這證明了兩個兄弟完全迴聲了。儘管他改變了聲音,但他的兄弟卻沒有改變他的聲音。

東方記者:您剛才提到的五千萬美元,

郭文貴先生:那是他的第三個孩子,叫做三兄弟。這個最小的是傅正華的三兄弟,他第一次拿錢就帶走了150萬元。據說,第三兄弟在那裡搶走了150萬,這意味著。將其用作錄音材料,如果有錄音材料,錄音材料將改變聲音。他沒有變音符號,所以請收起來,謝謝。

記錄內容:

“那麼三兄弟,如果你說你不打電話給你的長兄,就告訴他。只是說上一次,他讓王老與岐山書記打交道,因為當時你說我聽不見你的話。很清楚,那就是問題,當我在外面理解時,確實很難處理。此外,您可以告訴我,包括孟的一則消息,我了解了香港和新加坡的情況,以及沒有什麼新鮮的東西,但是,其他幾個人的身份有問題,但是應該是。您認為我應該如何處理孫子呢?好吧,我現在應該把它寄給您嗎?說到時間?你如何做到的?”

“我將其發送給您,以發送給您以了解,理解”

“該國現在的情況如何?過去幾天被困後,情況非常悲慘。你不告訴你的長兄嗎?你應該讓他回來。你不告訴我上次發生的事情嗎?,”只是讓人們回來?”

“ ………….”

“我沒出來?是誰告訴你的。這是誰,告訴了你,不,是昨天誰做的,當長兄和我說話時,他說那隻是為了賺錢?是的,那五十我說過這個,他說過你會出來嗎?會聯繫我,我會等你聯繫我,但是你知道三兄弟,這是家裡的情況。你說我沒有拒絕兌現,你知道嗎?一個必須被稱為“老大哥”的法律,這是一個。沒有一個人出來,嘿,事實上,我一點都不不好意思說,這是我的心情,我確定你理解向上。”

“ …”

郭文貴先生:我發現了這一點,這很清楚。是他提供給我的。這是王岐山書記的妻子,是瑤族唯一的男人。是姚青。 (1:08:37)。付正華提供了姚青的各種證書,請傅老散給我。然後是該證書,他的原始證書;王岐山書記的妻子的各種證書姚明山女士;還有姚明山姐姐的證書;姚明端的各種證明;包括姚青的妻子趙榮的身份證;以及姚青先生的孩子的身份證。他們還為我提供了一些要檢查的東西,很顯然,他們正在檢查和HNA。您還可以,我還將聽錄音以檢查海航多年來的貸款和銀行信息,以了解在海外購買飛機和房地產的情況。從他身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出這一點,包括姚青先生的海外社交活動以及他們用來跟從他們的私人飛機。那時,他告訴我他們有幾架飛機,並為我提供了飛機。數。然後,我們調查了這些飛機的下落和乘坐情況,並將其提供給了他。因此,與此同時,他非常關心的是海外存款,海外基金活動,海航的回扣以及王健和陳峰。顯然,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公眾人物。然後,我將檢查所有這些情況。向上。我把它給了他。他應該在這個時候釋放我的家人,但他沒有釋放。這是我一段時間後看到的,也就是說它將在一年後發布。

東方記者:您的意思是傅正華以釋放家人為名調查王岐山。不是這樣嗎

郭文貴先生:就是這樣。那為什麼呢?因此,東方先生,您也要注意這一點。我也希望以後再給您看唱片。他明確指出,習主席下令王岐山書記和孟建柱書記下令檢查。他說的是習主席不相信他,但他不相信王孟。有這樣一句話,您可以放回去看看。然後說這句話,他想檢查一下。我還特別告訴他,您不代表習近平老闆,經過我的檢查,我犯了罪,所以誰來保護我的家人。他說,只要您清楚地檢查問題,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家人可以回家;員工可以回家;資產沒問題;他們將支持您繼續提供幫助。他有這種情況,我當然給了他信息。將來,他沒有這樣做。這就是為什麼我突發新聞,

東方記者:好,現在讓我們與傅老三談一談。您和他打來的電話的聲音沒有變化,您和他的第三兄弟傅之間的通話也被改變了。因此,我們剛剛聽了這個變音符號。我們可以繼續聽你與他哥哥的談話嗎?因為這直接涉及您提到的傅老三的長兄,所以是傅老大,對嗎?你還有他的錄音嗎?讓我們多放一點,好嗎?

記錄:

“ …….”

“你,我不知道,我沒說你說的話,我真的不明白他們對我的看法,我怎麼了?”我為什麼惹她”

“ ……..”

為什麼?這是什麼意思? ”

“ …”

“不是他想操我,我是因為劉振華的長兄嗎?我怎麼能找到他?這就是我,我對他有什麼恨?”

“ …………”

“嗯,嗯,嗯,我明白了。”

“ …”

“好”

“你,凝視他們……”

東方記者:聽這話,傅三兄弟的口音很難聽清楚。實際上,他非常生氣,要求雙方檢查。孟老闆也對你有很多看法,所以他說他必須擺脫你。這是什麼意思?

郭文貴先生:那時候他告訴我,為什麼要聽他的話,因為他一直說這是習近平的老闆,王書記和孟書記想查一下。工作隊,當我去逮捕人們時,每個人都說你做完了,你已經死了。這是岐山書記親自處理的案子,孟建柱親自處理的案子是習主席親自批准的。後來,我們通過多個渠道進行了驗證。習近平主席當然不贊成,但他告訴我,王岐山國務卿將摧毀您的家人,並把您的兒子帶回並沒收您的所有資產。只有您與我合作檢查信息並聽我說,我才能讓這位大老闆習近平為您講話,然後我將代表齊善提為您講話,並確保您的家庭和財產安全。這是他的整個過程。如果要檢查,嗯,岐山國務卿已經說過,讓我殺死你的家人,摧毀你,讓你的兒子回來,並沒收所有資產。這是這件事的開始。

東方記者:換句話說,他要你檢查王岐山和秘書孟建柱。然後,您一定會冒犯王岐山和孟建柱。

郭文貴先生:一定是。但是啊,我想我正在執行傅正華和習主席的命令,所以我將對其進行檢查。在您交流的聲音中,當您看到交流時,我會告訴他,然後給他一些東西。傅老三說,您將其發送給我,而我給他的信息被掛在一個電子郵件箱中,他將收件箱。如果您不以這種方式發送它,或者不發送到您的手機,那麼我會給他信息。他應該釋放我的家人。他沒有放手,不僅不斷抓捕更多,而且還在不斷抓捕和擊敗。後來這發生在我身上,甚至連我的董事會權利都被剝奪了。然後,我為李友提供了更多幫助。這就是為什麼我說在明鏡電視台上,在這個啟示中,我說傅正華吃掉了原告和被告。不是他和李友又好起來了,他們在一起了。後來,各種信息證明他幫助了李友,並且李友也被無罪釋放。我的人無罪,至今已被鎖定。已經超過三年了,已經超過了中國所有司法拘留的期限。不僅如此,而且我的許多員工都失踪了,找不到了。更可怕的事情也對我的其他家庭成員構成了各種威脅。他完全是奸詐。後來我發現他確實是在殺死我們全家。後來,他對我撒謊,因為他想殺死自己的嘴。然後我一開始就以為他確實代表了國家和習近平。現在,我後來發現他不是這樣,所以我必須站起來講話。在此之前,我已將信息提供給了北京政治法律事務委員會和安全部的高級領導人。我已經告訴過他們傅正華,但是當他們見到我時,他們要求我以低調的方式處理此案。 ,可以幫我解決。但是不能突發新聞,那我認為這是有問題的。傅正華為什麼綁架我的整個家庭並非法處理案件,綁架和沒收資產來侮辱我的員工,而這種傳統的“財新”向我散佈謠言是完全不真實的。重要的是,他和這個傅正華,是他從弟弟那裡收錢的事實,您不可以檢查一下嗎?您不必檢查貪婪嗎?習主席,王書記和孟子再三說,你要硬著頭嗎?過去五年中的反腐敗主要是由你們中的一些人發起的,對吧?所以現在您,由於您仍然需要爭取鐵,我已經報告他要拿錢,那為什麼不檢查他呢?對於更可怕的事情,我所採取的只是有力的證據,我有錄音,並且我有證據可以證明。傅老三有拿錢嗎傅老三有這個嗎?這是他的嗎?記錄驗證即可。那是傅正華的聲音嗎?那你去驗證一下,我不知道。我只認識傅老三的老闆,不知道是否是傅正華,您只需要驗證一下即可。不,但是後來,在幾次延遲之後,我們開始在我的個人作品Twitter上發布有關Der Spiegel的新聞之後。再三,只是威脅我不要讓我再講話,不能再見面。但是我的員工繼續失踪,我的家人繼續受到威脅。這是無法忍受的。因此,我必須站起來並發布新聞。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說王岐山的數據和這個事情應該直接提及。

記者龔曉霞:對不起,我們該等時間到了。

東方記者:親愛的聽眾和觀眾,對此我感到非常抱歉。由於各種原因,我們的直播必須停止。對不起大家在美國之音,我們將在未來繼續為您帶來客觀公正的新聞。

影片連結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