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高機密《13579》:病毒工廠

作者:Gladiator;審核:西川;Page:刀削麵面

目錄

  • 前言
  • 第一章2017年以前
  1. 2001年開張大吉
  2. 2001-2009年甜頭出嘗
  3. 2009 – 2011年請君入甕
  4. 2011 – 2014年講鬼故事
  5. 2015年路演+招標
  • 第二章2017年— 「3」的起始端
  • 第三章2020 — 準備好了嗎?
  • 結尾而不似結尾

前言

確認了文貴先生哈德遜事件後毀掉的中共天子一號絕密文件內容,13579計劃。 17年始3年內對美國用生物武器進行毀滅性攻擊,具備5年內持續打擊的能力!潘多拉盒子、遲浩田主持、習近平親自批示對美國攻擊文件等。 —2020年8月22日(路德社)

正常新藥物開發大體有五個階段(Phase):

  • 第一期Phase I:發現與發展(Discovery and Development)在實驗室(in the laboratory);在此階段,可能有成千上萬種“種子選手(candidates)”。然而,經過早期測試,只有少數“選手”看起來或許有希望,需要進一步研究。
  • 第二期Phase II:預臨床研究(Preclinical Research)在實驗室進行動物實驗;在此階段,藥物會進行藥理測試、劑量測試和毒性檢測等實驗,確保藥物的安全性和用藥劑量;通常規模不會太大,但需要很精確的數據和信息。
  • 第三期Phase III:臨床研究(Clinical Trial)在此階段,藥物開始在人體上進行測試,分四個階段:
  1. Phase 1: 20-100名志願者(健康者/患者)參與實驗;實驗時間約幾個月(不包括招募志願者所需時間);測試藥物安全和藥物劑量。藥物通過率, 約70%。
  2. Phase 2: 100名以上的志願者(健康者/患者)參與實驗;實驗時間約幾個月到2年(不包括招募志願者所需時間);測試藥物功效和藥物副作用。藥物通過率約33%。
  3. Phase 3: 300-3000名志願者(健康者/患者)參與實驗;實驗時間約1到4年(不包括招募志願者所需時間);測試藥物功效和藥物不良反應。藥物通過率約25%-30%。
  4. Phase 4: 上千名志願者(健康者/患者)參與實驗;實驗時間不定;測試藥物安全性和藥物功效

「在臨床研究開始前需要提交實驗設計、數據收集、數據分析邏輯、樣本處理等信息,經過倫理委員會的審批;在志願者的招募中還需進行人種篩选和設定」

  • 第四期Phase IV:向藥監局(美國是FAD;瑞士是SwissMedic)提交申請和前三階段的所有數據材料;藥監局會做出決定,是否批准新藥上市。
  • 第五期Phase V:藥監局會繼續監控新藥物上市後公眾對藥物功效和藥物安全的反應和報告。

「有些藥物的局限性和安全性會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有確切結果。在這一階段的新藥物上市後的回召率在90%以上」— 美國藥監局FDA****** [0]******

第一章2017年以前

1. 2001年開張大吉

2011年12月11日,有中國共產黨的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通過中國這個平台,中國共產黨獲得了在這個世界合法貿易的通行證,也可以比喻成為一家公司的合法營業執照或者說一家黑社會正式洗白,然而法人卻是對此毫不知情的14億中國人民。

當時,美國(克林頓總統在任)對中國加入WTO 滿懷憧憬 ,據當時參加中國入世前談判的一位前美國政府官員回憶到: 預測“中國順利的與各國接軌並走向民主” (原文: ‘join the club of nations well along the road to democracy’)。

2. 2001-2009年甜頭初嘗

從2003年SARS開始,中國所謂本土生物科研、本土藥企、醫療科研發展蓬勃發展,順帶的與生物醫藥相關的資本市場和研發外包市場(CROs, Contract Research Orgnazitions)極速擴張,對國外的資本和跨國製藥大公司形成強大的吸引力。

在2009年4月19日,普華永道發布了一篇《中國醫藥行業展望》[2] 報告,中英雙語版。儘管全篇詞藻華麗、前景無量、閃著金山一般的光芒,卻讓筆者四肢發冷。

在該報告的第四章《研發外包機構:製藥企業價值提升的受益者》,對中國的優勢進行以下幾個總結:

  • 成本和時間優勢 。主要體現在廉價勞動力,實驗室的籌建成本低。總的來說,中國開展臨床實驗的成本僅為發達國家的30%,節省的點在於質量檢查和管理費用。時間上的優勢會在接下來的內容中展現。
  • 患者資源優勢 。中國擁有眾多人口基數,也擁有眾多對某些疾病尚未或很少獲得醫療診治的人口,這使得在進行臨床實驗時更容易招募患者,成本也更低。
  • 動物資源優勢 。美國很大部分用於臨床實驗的犬類和靈長類動物已經被引進到了中國。發達國家通過把實驗轉移到中國,可以節省大筆運輸和檢疫費用,以及應對動物保護主義輿論的公關費用。
  • 經濟快速增長優勢 。隨著醫藥市場的迅速發展,中國逐漸成為未來醫藥市場的重要基地。主要體現在中國富裕人口的增加,患糖尿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人數也在相應增加。 這表明“針對中國市場的藥物開發具有巨大潛力”。

當時的中國有多少家研發機構?上百個大中小型研發外包機構,主要集中於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和廣州。 “研發外包機構可提供藥物的開發、註冊、營銷,貫穿整個價值鏈的’一條龍’服務” 。在本土研發外包公司中,以藥明康德(07年在紐交所上市)為龍頭企業。在09之前,本土研發外包公司開始通過收購併購或者合作方式向外擴張。跨國公司通過直接或間接的合作方式,或者通過成立合資公司的方式,在中國建立自己的研究中心和基地。筆者曾經詢問過一位在國內製藥領域從業二十多年的藥企創辦人(也是戰友),根據他的描述, 一般國內藥品的臨床報告是直接找醫科大學或者醫院進行實驗,並沒有聽說過研發外包臨床機構或者研發外包業務;雖說這些公司的名字(例如藥明康德)耳熟能詳,規模很大,背景很深,但確實沒有和研發外包聯繫起來。看來研發外包的業務不是“內需”

3. 2009-2011年請君入甕

09-11年,醫改是主題。醫改,即醫療改革,到底改的是什麼?在百度搜索“醫療改革”四個字,總共有35,500,000個相關信息。而各地政府的實施辦法和實際中的操作,更是五花八門、千奇百怪。那該如何去理解這個“醫改”?真是如它所說,為人民服務?

時隔幾年後,筆者離開中國,在海外的某次商業活動中,了解到一家總部位於美國波士頓的波士頓諮詢公司(在大中華區設有五家辦公室),在醫療諮詢方面很有資歷,於是上網查看這家公司的信息。這家諮詢公司在關於中國醫改的商業市場報告給人的感覺很官方,想是一個商業版的外交部,或者大使館。接下來,在其官網上發現幾篇很有趣的“醫改成果展示”的文章。筆者猜不中開始和過程,但結果是現實存在的。

2012年12月21日,波士頓諮詢公司在其官網發布一篇新聞《 製藥行業的下一個十億患者—2009-2011年中國醫療改革的影響 》******[2]**** **(原文<Pharma’s Next-Billion Patients—The Impact of Health Care Reform in China, 2009-2011>)。文章很短,簡單介紹醫療改革的目標是“ 4億城市失業人口和6.5億農村人口 ”,並提到“ 中國約有96%的人口擁有公共醫療保險”“中國藥品市場在未來幾年中可能會繼續擴大,不足為奇” 。在閱讀這篇文章時筆者很納悶,反复閱讀了幾遍:在文章中並沒有找到能解釋為什麼被覆蓋醫改的96%人口變成了病人的文字和段落;中間沒有任何的邏輯轉換、材料支撐或者相關鏈接。

2013年2月6日,波士頓諮詢公司官網的一篇新聞《中國即將打造世界級創新治療性生物製劑產業》[4](原文<Building a world- class, innovative therapeutic biologics industry in China>)。該新聞開篇介紹在政策的及時發布和實施的情況下,中國有潛力打造世界級一流的生物製劑創新板塊。有提到三個問題:1.是否可從中國發展小分子製藥早期生物製劑領域學到什麼? 2.在突破創新上,中國需要多長時間能追趕上其他領先國家? 3.中國有大量未滿足的醫療需求和中國患者 ,是否可以轉為有意義的市場?這三個問題和關鍵詞都會在本文中找到線索。

2014年1月,波士頓諮詢公司發布一份關於中國醫藥市場的市場報告—《中國醫藥市場製勝的新規則》[5]。該報告中詳細闡述了醫改後的中國醫藥市場的五大改變:

  1. 建立基本藥物(基藥)目錄。藥品被醫保覆蓋,不等於進入基藥目錄; “在廣大基層醫療機構(比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鄉鎮醫院)廣泛使用” ;“通過政策要求二級以上醫院更多使用基藥”。基藥目錄自09年建立後,僅更新兩次,分別在12年和18年, “將更多的國外的優秀藥物品種納入基藥目錄”
  2. 通過行政手段嚴格控製藥品總收入佔醫院總收入的比例;相應的,醫院也會調整醫生開處方時的藥物選擇。
  3. “多元化的醫保體系”,增加醫保類型。 通過醫療保險,可以從另一方面調整藥品的銷售渠道和結構。
  4. “合規的重要性”, 中共通過行政手段對醫療行業的“不正當競爭”進行整改。
  5. 中共出台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GMP, Good Management of Product;這是從美國引進的GMP標準,然而在中國認證的GMP是不得到世界上的任何發達國家承認的;如果想出口,必須重新在入境國當地做檢驗測試),要求所有藥企在2015年前全部認證達標。此外, “政府鼓勵通過行業整合來建設更大規模的本土龍頭藥企,尤其是鼓勵國有大型製藥企業引領中國醫藥產業的整合重組”

這篇報告讓筆者感覺神似曾經發生在北京的“驅逐低端人口”事件。這就是當時醫療行業熱烈討論的“國進民退”,然而從現在看來,沒有這麼簡單。因為所有在這場醫改中壯大的企業,都在現在的CCP Virus中有一定的角色。 可以這樣理解,醫改,是將與主線無關的產業和領域,被像修剪枝椏一樣剪掉,也同時給更多的跨國醫藥大公司畫一個更大的餅。這主線當然就是前言中路德先生爆料的「13579 」。

另外,該報告中多次提到“政府會在2020年前完成市場整合和產業調整”。

4. 2011 – 2014年講鬼故事

2011年上映的美國驚悚災難電影《傳染病》(<Contagion>),劇情是一位到中國出差的外國人,在澳門賭場感染了一種神秘而致命的病毒後不治身亡;之後,病毒在全球流行,世界各地爆發公共衛生系統危機和人道危機。在這部電影的結尾,以倒敘的方式揭示了病毒的來源:一台推土機在位於中國的一片雨林作業(坐標不詳),推到了一顆棕櫚樹,打擾了正在吃香蕉的蝙蝠群; 一隻蝙蝠飛到附近的養豬場暫時庇護,並掉下一塊吃過的香蕉、被豬圈裡的小豬吃掉;小豬被運到澳門的一家賭場、被廚師宰殺;廚師在烹飪過程中被打斷,被邀請去和顧客見面並握手。這位顧客就是該片中的零號病人。 [6]

值得關注的是, 該電影的科學總顧問有兩位,其中一位就是哥倫比亞北京中心、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學家、03年中共科技部特聘SARS顧問、16年榮獲中國科技部頒發的國際科技合作獎、並受邀請參加中共成立70週年閱兵儀式、享譽世界的最知名“病毒獵手” W.伊恩.利普金W Ian Lipkin。 [7]

這位教授在中國抗疫中聲譽極高,例如03年的SARS ;還有20年新冠狀病毒爆發初期, 1月28日,與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教授親切見面、探討COVID-19疫情 *** ***[7]******;於3月1日接受中國知名主持人楊瀾女士採訪,採訪過程很順利[9]。

2013年7月,英國製藥公司葛蘭素史克賄賂門事件。當時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人心惶惶。關於該事件的介紹有好幾個版本,筆者從中挑選兩個版本,供各位看官參考:

-維基百科版 :2013年,中國政府宣布,自2007年以來,葛蘭素史克通過700多家旅行社和諮詢公司向葛蘭素史克的經理、醫生、醫院和其他開藥方單位提供38億港幣回扣。中國當局逮捕了四名葛蘭素史克的高管作為為期四個月調查的一部分。 2014年,中國某法院(坐標不詳)裁定該公司賄賂罪,並處罰4.9億美元的罰款。時任葛蘭素史克英國總部的中國區負責人Mark Reilly,經歷為期一天的秘密審判後,被判處三年緩刑。據報導,Mark Reilly已從中國被驅逐出境,並被該該公司解聘。

百度百科版 :2013年7月爆出的一個藥品行業的行賄受賄事件。涉及此事件的主要廠家葛蘭素史克,利用賄賂手段謀求不正當的競爭環境,導致藥品行業價格不斷上漲。因涉嫌嚴重商業賄賂等經濟犯罪,葛蘭素史克(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簡稱GSK中國〕部分高管被依法立案偵查。透過已經查明的更多案件細節,一個跨國藥企的商業賄賂利益鏈逐漸清晰,將藥價推向虛高的幕後黑手開始浮出水面。 2013年10月7日從貴州省遵義市警方處獲悉,震驚中國的葛蘭素史克商業賄賂案一名在逃嫌疑犯在貴州遵義市綏陽縣落網,嫌犯將被當地警方移交陝西警方處理。 2013年12月18日,原上海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黃峰平因涉嫌犯罪,由上海市人民檢察院依法決定逮捕。黃峰平落馬或因牽涉2013年7、8月間被披露的葛蘭素史克(GSK)商業賄賂案。 2014年5月15日,經歷10個多月的偵辦,葛蘭素史克(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葛蘭素史克)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單位行賄、對單位行賄等案已偵查終結,依法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2014年6月30日,有關葛蘭素史克中國行賄醜聞在周日進一步發酵,該公司表示其高管層收到秘密拍攝的性錄像帶,錄像的主角是該公司前中國區主管馬克銳(Mark Reilly)。葛蘭素史克證實,這段錄像是在馬克銳位於上海的公寓臥室裡拍攝的,主角是馬克銳及其中國女友。馬克銳對臥室裡有秘密攝像頭毫不知情。錄像帶是通過匿名郵件方式到達公司高管的手中,包括首席執行官安偉傑爵士(Sir Andrew Witty)。郵件還稱公司向醫生和官員支付藥品回扣。

雖說有各種各樣的猜測和解讀,案件也錯綜複雜,但有一個結果是無法更改的,那就是在賄賂門事件之後,在中國的很多醫生不敢開葛蘭素史克的藥品;“葛蘭素史克的醫院推廣暫停了好多”某公司醫藥代表;2013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核心業務(處方藥和疫苗)在中國區銷售暴跌61%。 [10] 賄賂門事件後,葛蘭素史克將退出中國市場的傳聞不斷。

只有葛蘭素史克一家嗎?

2013年8月9日,環球網報導北京32家醫院疑陷“賽諾菲門”。報導中稱:世界醫藥巨頭法國賽諾菲公司又被業內“深喉”舉報:2007年11月前後,京滬粵杭4地79家醫院,503位醫生,接受該公司所謂“研究經費”169萬。此外賽諾菲還向北京地區的另外5家醫院,共43位醫生,每月通過現金報銷、禮品贈送等方式,輸送利益2萬多元。不斷向外界拋出重磅炸彈的爆料人“培根”,始終迴避自己的身份。根據其掌握的核心信息,賽諾菲的前員工認為,“培根”可能是或至少曾是賽諾菲中國公司的高層職員。 [11]

2013年前後因賄賂回扣等緣由被調查的、被罰款的、高管被逮捕的,還有被爆性醜聞的和秘密性錄像帶的跨國醫藥公司,幾乎被中國相關部門“關照”個遍:輝瑞、強生、西門子、諾華、禮來、施貴寶、美贊臣、賽生、阿斯利康等,可謂陣容十分奢華。哪怕案件已結,罰金已交,高管已換,但國內媒體、海外主流媒體中文版和海外智庫都會不時的拿出來再研究研究 [12-16]

5. 2015年路演+招標

2015年上半年, 比爾蓋茨行程緊密的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平台、不同的採訪中宣傳未來的大流行病和投資醫療行業。其中最出名的就屬2015年4月份在TED的那次演講,如果不是有日期,可以完全錯看成發生在今時今日。 [17]

在演講一開始,比爾蓋茨是如此開篇的:“如果將來能引起全世界大災難的,不是核戰爭,而是這個(背後出現與如今CCPVirus一模一樣的病毒模型)”。確實,中共在1980s前都是以研究核武器為主;在1980s之後,核武器就像被拋之腦後一樣,轉身開始發展經濟了。值得注意的是,很多跨國醫藥公司集中在1980s(少數是1990s以後)進入中國。

在演講中,還有很多信息和當今疫情發展的過程高度吻合,比如說病毒來源和經濟損失 ,讓人毛骨悚然。

[17]

從該演講的第5分4秒開始,比爾蓋茨介紹到:

“在大流行病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建立一個很好的反應系統,利用所有發展至今的科技和科學。我們可以通過手機來收集和發布信息 ;我們有衛星地圖可以看到人們在哪裡移動和往哪兒移動 。我們在生物學上有很大的進展,可以大幅縮短找到病原的時間,並可以在很短的時間裡找出解藥和疫苗 。我們有很多工具,但需要整合在一個全球健康系統下;而且我們必須要做好準備。那如何做好準備呢?最好的例子來自備戰,就像軍人一樣可以隨時隨地準備好投入戰爭。準備的關鍵項目是什麼呢?第一,在貧窮國家建立發達的衛生系統;第二,需要很多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隨時準備好去疫區;第三,需要軍隊來配合醫護人員,利用軍隊移動迅速的特性來進行後勤運輸和維持安全; 第四,進行情景模擬,方式是病菌遊戲,看看防衛漏洞在哪裡;曾經在美國做過一次,但效果不太好(筆者認為,這個“病菌遊戲”需要好好理解理解,需要查查09年的歐洲大流感、美國豬流感有沒有聯繫) ;最後,需要在疫苗和病理學上進行更多的研發工作。但我並沒有確切的預算做到這些需要多少錢,但比發生疫情后損失三萬多億美元要少的多。如果我們準備的越早越充分,將來我們會損失的越少。謝謝大家!”

在國內炒股的人會經常聽到一種說法:你上車了嗎?在比爾蓋茨的頻繁“路演”之後,有人上車嗎?有多少人和機構上車?都有哪些人和機構上車?

第二章2017年— 「3」的起始端

2017,競標開始了。

在2017年10月10日,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發布了總局令第35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關於調整進口藥品註冊管理有關事項的決定》 ******[14]** ****。在此《決定》中,對進口藥品註冊管理要求進行了調整:

  • 2017年以前的境外藥品需要經過臨床II期或者III期才能進入中國, 此項《決定》之後,允許境外藥品在中國進行同步I期臨床試驗;並且,生物製品有例外(但沒註明例外的內容)。 (臨床試驗的各階段具體試驗內容和所需時間,請見前言)
  • 在中國完成臨床實驗之後,申請人可以直接在中國提出藥品上市註冊申請。
  • “對於提出進口藥品臨床試驗申請、進口藥品上市申請的化學藥品新藥以及治療用生物製品穿心要,取消應當獲得境外製藥廠商所在生產國家或者地區的上市許可的要求” 。筆者淺見:比如說美國不批准的臨床試驗,到中國來做,沒有限制,一路綠燈。
  • “對於本決定發布前已受理、以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數據提出免做進口藥品臨床試驗的註冊申請,符合《藥品註冊管理辦法》及相關文件要求的,可以直接批准進口” 。筆者淺見:不用做試驗,來中國可以直接賣。

這項決定到底有強? 2019年3月26日,在北京舉行的2019第二屆國際醫藥創新大會(IPIF)上,時任賽諾菲CEO白理惟(Olivier Brandicourt)做了主旨演講,其中有兩段原話是這樣的:“從2000年到2016年,中國有關部門共批准了約100種新藥上市。就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了48種藥物”“更重要的是,這些數字意味著數百萬中國患者能用上前沿的創新藥物進行治療,例如腫瘤、罕見病和傳染病等疾病領域的藥物。”[19]

2017年之後,各大醫藥公司紛紛在中國市場下重註 。比如說:

  • 2017年8月, 葛蘭素史克與阿里健康聯合打造戰略合作項目“瑞至——成人疫苗服務系統”(簡稱“瑞至項目”)正式啟動。 “作為全球疫苗領域的領導者,GSK始終致力於提高公眾對創新疫苗的可及性,通過「瑞至項目」合理地管理疫苗接種諮詢需求,提高服務效率,有效降低成本和工作量,達到優化公共衛生機構資源的目的。 「瑞至項目」只是雙方創新合作的開始,目前提供宮頸癌預防接種信息。今後,GSK中國疫苗與阿里健康還會在兒童疫苗、其它成人疫苗方面進行更多的合作,為用戶提供疾病預防知識科普、醫生在線解答、預約線下接種諮詢等一系列O2O服務”。(關於該新聞的報導很不好找,所幸能找到一張截圖)
  • 2018年7月賽諾菲在四川省成都市設立“賽諾菲中國中西部運營與創新中心”,致力於研發數字化探索和大數據分析,並使中國成為繼法國和美國之後的全球臨床開發及運營的第三大支柱;[20]

第三章2020 —準備好了嗎?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萬市民走上街頭抗議送中條例,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不知道有沒有讓中共措手不及。根據「13579」的計劃,CCP需在3年之內行成攻擊美國的能力,那麼2020還沒到,中共的「13579」還能照常進行嗎?

在2019年6月發生香港運動之後,發生了兩件事情:

【一】

賽諾菲前CEO白理惟(Olivier Brandicourt)在6月宣布辭職,理由是想退休 。然而在2015年11月6日,賽諾菲宣布2015-2020戰略計劃,將其產品組合重塑為3種: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疫苗;預計在2018年會加快銷售增長;並預計2020年年研發投資總額達到60億歐元以上。為支持該戰略計劃,在2016年5月白理惟宣布進行公司管理層的改組。由此看來,白理惟的“退休”並不在計劃中。 [21]

在白理惟“退休”之後,接任的CEO 保羅·哈德森於九月一日上任。這位新上任的CEO沒有任何醫學背景,銷售出身,雖然之前也曾是諾華的CEO。然而保羅·哈德森的上任推廣是在10月份才有新聞圖像放出。不得不說,前任與現任的交接讓人感覺有些倉促。 那白理惟去哪兒呢 ?從賽諾菲傳出的消息,白理惟並沒有離開賽諾菲,而是去了賽諾菲旗下一個專門研究RNAi的實驗室。然而筆者沒有找到這家實驗室,卻發現白理惟的名字在2020年2月份,出現在了Alnylam Pharmaceuticals Inc.的董事會名單上;也驚奇的發現他是位於美國紐約的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成員 (入會時間不詳)。

這家Alnylam Pharmaceutical Inc.(以下簡稱AP)是一家甚麼公司呢? AP是一家生物製藥公司,成立於2002年,總部位於麻省劍橋;致力於研發和商業化用於遺傳定義疾病的RNA干擾(RNAi)治療劑。賽諾菲在2011年全面收購的一家位於麻省劍橋的生物製藥公司健贊Genzyme,該公司在2014年收購AP 12%的股權。不知道這算不算印證了那條“內部傳言”。

2019年6月,換高管的跨國醫藥公司不只是賽諾菲一家,還有一些中國本土醫藥公司。據財經社報導,2019年7月9日由慧正資訊轉載,全中國有23家藥企宣布高管離職;辭職原因主要包括個人原因、工作變動、已達到退休年齡而離開崗位。 [22]

【二】

2019年6月10日,中共國務院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717號,《中華人民共和國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 [23] 。按照CCP偽政府網站信息介紹,該條例是在“2019年3月20日國務院第41次常務委員會議通過”,成文於“2019年5月28日”,發佈於“2019年6月10日” ,然“2019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

整篇《條例》,可以說是措辭極其粗糙,例如原文中:

第一章第十條:禁止買賣人類遺傳資源

為科學研究依法提供或者使用人類遺傳資源並支付或者收取合理成本費用,不視為買賣。

(意思是都是付錢,但是不是買賣由CCP說了算?)

第二章第十一條:採集我國重要遺傳家系、特定地區人類遺傳資源或者採集國務院科學技術行政部門規定種類、數量的人類遺傳資源的,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並經國務院科學技術行政部門批准: (一)具有法人資格;(二)採集目的明確、合法;(三)採集方案合理;(四)通過倫理審查;(五)具有負責人類遺傳資源管理的部門和管理制度;(六)具有與採集活動相適應的場所、設施、設備和人員。

(怎麼才具有法人資格?哪些有法人資格?)

在這裡,筆者想重提09年普華永道《中國醫藥行業展望》這篇報告。其中提到的研發外包機構可以在這裡有了解釋。在中共科技技術部政務服務平台的服務事項中,人類遺傳資源管理(還有高等級病原微生物實驗室建設審查一項,有興趣的戰友可以去看看,在這裡就不展開討論了)的服務指南中有項關於《 中國人類遺傳資源國際合作臨床試驗備案 》[24]。有幾個地方引起了筆者的注意:1.申請遺傳資源無數量限制;2.申請人條件: 具有法人資格的中方單位;3.無需知情同意書文本;無需提交研究方案 ;4.附上參與醫療機構名單和項目負責人。筆者猜想,這些所謂的研發外包機構的作用是承接國外的臨床試驗訂單,然後二次或者多次外包給國內各大醫院和醫療機構(不得不想起莆田系和數不清的遍布各個二級縣市的私立醫院和小診所)。

在國外很多關於抗體治療的市場報告和市場評估,數據提供來源大部分都註明來自中國,甚至有些直接註明是“China Government(中國政府)”。

結尾而不似結尾

2020年4月14日,賽諾菲和葛蘭素史克宣布共同開發新冠狀病毒疫苗 ,預計會在2020年下半年開始進入臨床試驗;如果成功,疫苗將會在2021年下半年(量產)上市( 發佈在上市之前 ,如有疑惑,請看前言;藥物開發和疫苗稍有不同,會先海量收集“種子”然後從中篩選、縮減到成千或者成百的“種子選手”,在此之後進入臨床試驗;具體細節請參照美國FDA官網)。 [25]

2020年9月3日, 賽諾菲和葛蘭素史克宣布預臨床研究完成並效果顯著;並宣稱當天開始進行臨床試驗第一期和第二期(在美國執行);預計將在2020年底進入臨床第三期(坐標不詳) ;如果數據收集有利於執照申請, 計劃將在2021上半年獲批(坐標不詳) ;如進展順利,會提前。 [26]

進展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這真是科學高度發展的產物,還是按部就班的計劃呢? 2020年2月8日,在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有一項名為“新型充足高效複合干擾素治療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肺炎的多中心臨床隨機對照研究”試驗 。申請註冊聯繫人所在單位是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成都),研究負責人所在單位不詳;但兩位的通訊地址都一樣: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國學巷37號 。更驚奇的是, 這兩位電子郵箱的後綴都是@aliyun.com,阿里雲 。 [27]

是哪家機構在成都有研發中心、專注大數據分析?是哪家機構和阿里系合作?是誰2月份去了位於美國麻省劍橋、專注RNAi干擾素研發的生物製藥公司AP?該項試驗的最近更新日期是2020年5月16日。

若筆者的猜想與郭先生9月5日在班農作戰室所提到的「13579」中的「9」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筆者感恩郭先生和爆料革命眾位戰友們良多。

2020年9月8日

Gladiator

參考資料:

  1. https://www.fda.gov/patients/learn-about-drug-and-device-approvals/drug-development-process
  2. https://www.pwc.com/gx/en/pharma-life-sciences/assets/cn-pharma_03-26-small.pdf
  3. https://www.bcg.com/en-pt/publications/2012/health-care-payers-providers-pharma-next-billion-patients
  4. https://www.bcg.com/en-pt/publications/2013/bipharma-building-a-world-class-innovative-therapeutic-biologics-industry-china
  5. https://image-src.bcg.com/Images/BCG_New_Rules_for_Winning_in_Chinaxs_Pharmaceutical_Market_Jan_2014_CHN_tcm55-127591_tcm9-151060.pdf
  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1HH1-ozS_A
  7.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_Ian_Lipkin#Selected_awards_and_honors
  8. http://www.nosta.gov.cn/web/detail1.aspx?menuID=7&contentID=2714&searchKey=%C0%FB%C6%D5%BD%F0
  9.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3/01/c_1125647202.htm
  10.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31025/015917105955.shtml
  11. https://finance.huanqiu.com/article/9CaKrnJBJuq
  12. https://med.sina.cn/article_detail_100_1_78903.html
  13. http://www.xinhuanet.com/health/zt/glssk.htm
  14. 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2/0814/c1004-18736413.html
  15.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30823/010016534778.shtml?from=wap
  16.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61102/china-rules-glaxo-bribes-sex-tape-whistleblower-cautionary-tale-1/
  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Af6b_wyiwI
  18. http://www.gov.cn/xinwen/2017-10/10/content_5230906.htm
  19. https://www.prnasia.com/story/241268-1.shtml
  20. http://www.chinadaily.com.cn/cndy/2019-04/09/content_37456192.htm
  21.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0821020342/http://mediaroom.sanofi.com/sanofi-sets-out-strategic-roadmap-for-long-term-growth-2/
  22. https://www.hzeyun.com/detail/2444188
  23.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9-06/10/content_5398829.htm
  24. https://fuwu.most.gov.cn/html/zxbl/
  25. https://www.sanofi.com/en/media-room/press-releases/2020/2020-04-14-13-00-00
  26. https://www.sanofi.com/en/media-room/press-releases/2020/2020-09-03-07-00-00
  27. http://www.chictr.org.cn/showproj.aspx?proj=49224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