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連載001: 1984進行時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引子】七十多年前,喬治·奧威爾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個完全處於極權政府監視、控制和奴役下的絕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經行走在絕望深淵的邊緣,如果沒有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人類文明早已被邪惡碾碎,就像這部小說《1984進行時》中描述的那樣。

本書獻給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爆料革命和我們的聖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正義力量。

第一部   人間

1·媽媽

媽媽非要和溫斯頓一起去學校,為此很早就起來煮雞蛋。她要準備一頓豐盛的早飯,或者說經久耐餓的早飯,因為溫斯頓有一整天的課要上。不過她不熟悉廚房裏的東西,一定會來問溫斯頓。

溫斯頓已經醒了,但繼續閉著眼。他不想說話。他一動不動地躺著,發現自己不希望從一早上就開始和媽媽太親近。他怕她在去學校的路上和他說個沒完,更怕她到學校後顯得太興奮。媽媽總是情緒過於飽滿。

他當然理解媽媽。溫斯頓能到這個學校上學,媽媽高興得不得了。但是,在這個學校裏上學的人不會覺得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事。對他們來說,每一天都很普通。一個老太太滿臉幸福地跑來跑去,在這種普通中顯得有些荒唐。至少顯得不和諧。

沉浸在歡快中的媽媽沒有時間去理解這些。所以也沒必要解釋。溫斯頓並不會為媽媽感到難堪。他早過了二十歲,心理沒那麼脆弱。他經常覺得自己比媽媽成熟,比周圍所有人都成熟。這是很悲哀的,他覺得。他也想什麼都感受不到,什麼都不去考慮。但是,他退不回去了,他都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曾經和媽媽這樣動不動就情緒飽滿。

不,他記得。他記得到達B國的第一天,是個晴朗的早上,他一下子就有點暈,因為呼吸到的空氣是甜的。直到今天,他已經在這裏生活了好幾年,他還是能感覺到空氣中清新的甜味。每天晚上入睡前,他都要打開窗戶深深地吸一大口。他有時候不相信他能呼吸到這樣的空氣。這是空氣本來的味道,上千年,上億年都是這樣的。他心裏經常這樣感歎。

他知道他的同學都不會有這種感覺。生活在B國的人都不會明白他的感受。女友茱莉婭當然也不會明白。

但媽媽是知道的。她和他一樣感歎這裏的空氣。所以他和媽媽是一夥兒的。在內心裏,他們的手指是扣在一起的。他們都有受寵若驚的感覺,因為B國的空氣是甜的、胡蘿蔔是甜的,人這麼溫和友好,博物館裏還有無數美麗的雕像。他倆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幸福。

但是媽媽總是表現出來,讓他有點煩。他習慣於默默地、悄悄地、靜靜地。他習慣於所有的感受都屬於自己。媽媽當然也不會明白為什麼。他不想告訴她,他經歷的事情太多了。如果在第一次,他需要她的時候找到了她,向她求助,他們之間可能會一直保持密切的關係。但是每一次都是他自己熬過來的,事後再說會讓她擔心。所以他就沒有再提及。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越來越沒有傾訴的願望。他知道自己和媽媽,和那個曾經熟悉的環境越來越遠了。

有一天夜裏,他夢見自己站在樓頂上。他被嚇醒了,一身汗,一條小腿還抽筋似的疼。幸好茱莉婭沒有留下過夜。否則他又要和她解釋。他們最終會不會分手,因為他什麼也不想跟她解釋?

如果告訴她,他曾經想自殺,一定把她嚇壞了。但是對他來說,自殺只是所有事情中的一件,是長長的鏈條中的一環,可能是最嚇人的一環,卻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什麼呢?她會問。是這個鏈條本身,是他所有的經歷和他周圍所有的東西。是它們讓他成為現在這個樣子。

它們是什麼?這個傻姑娘會問。他有時候看著茱莉婭,會被她的好奇的樣子感動。她的關心是發自內心的,那麼誠懇,那麼由衷。但是接下來就麻煩了。跟她解釋需要極大的耐心。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可以耐心地跟她解釋一篇論文,但沒辦法解釋他自己。論文和他不相關,他可以心平氣和、不帶感情。但是關於他自己,關於他生活過的A國,他一張嘴就特別急。沒說兩句就已經氣急敗壞了。那口氣就好像茱莉婭欠了他什麼。如果她不是一下子就能明白,他就要跳起來。為了抑制自己的情緒,他只能趕快閉嘴。

身上的汗變涼,他裹緊被子,再也睡不著了。他忽然明白自己的急躁是因為百口難辯,因為他覺得根本不需要解釋,如果是媽媽,一下子就可以明白。但是茱莉婭,她似乎怎麼也不可能明白。她就是那麼傻,什麼也不能明白。

當然不是她的問題。如果是她生活在A國,她也會發現B國的空氣是甜的。她其實是個很聰明,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如果是他一直生活在B國,他也會傻乎乎地覺得天空就應當是藍的。每天的生活都是一樣的,下課後曬曬太陽,或者去咖啡館坐一會兒,聊幾句,一天就舒舒服服地過去了。這是天賦人權啊,人不是生下來就可以過尊嚴體面的生活嗎?

天賦是個奇怪的詞。造物主把人造成這樣,其實只有吃喝拉撒、做愛生育的本能是真正被賦予的。他從來就不明白天“賦”是什麼意思。人的權利,過得舒舒服服、不被欺辱的生活是上天給的嗎?這是人自己說的。更準確地說,是B國人自己說的。他們覺得可以沒完沒了享受舒舒服服的生活就是人的權利。雖然他在A國時也聽說過,但是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現在到了B 國,他還是不明白。

2. 茱莉婭

茱莉婭很疲憊。他要陪她回家休息。但是她不肯,要和他一起去逛街。她眼裏的興奮勁就像快要熄滅的火苗,但茱莉婭還非要讓它繼續燃燒。她至少48小時沒有睡覺了。小可憐兒,他想,她長這麼大還沒有熬過這麼長時間。 

她挽住他的胳膊,像一條青藤似地纏住他,整個身子都摽著他,讓他拖著往前走。他覺得有點可笑,但忍住沒有流露出來。他覺得整個事情都很可笑,這當然更不能流露出來。只要被她發現一點點,她會非常生氣,他們的關係就會結束。

他們沿著步行街慢慢走著。和A國的商家不同,這裏的商店比較安靜,似乎不急於把貨物兜售給顧客。在A國,賣東西要交很高的稅,商店裏的貨還可能隨時被戴紅袖章的人拿走,所以開商店的人都心急火燎的。他們會在店裏安裝高音喇叭,聲嘶力竭地對著大街上喊,甚至攔住過路的人,告訴他們商店正在虧本甩賣。 

溫斯頓用手摟住茱莉婭的腰,輕輕推著她往前走,以便更省力氣。他享受著安靜。雖然在A國,他已經習慣了高音喇叭,從沒感到難受。但是在B國,他暗自珍惜著每一分鐘的安靜。他告訴過茱莉婭他的感受。他記得她點了點頭,表示聽見了,然後就說起學校裏的事。

他知道自己是記仇的。他不會再和她說第二次了。她聽見了但沒有反應,不僅讓他失望,簡直讓他氣憤。她不理解這對他多麼重要。但是就在同時,他意識到,自己這種過度反應有些病態。他把細枝末節看得那麼重要,是不是很不正常?而且還要求其他人跟自己一樣?!

但,茱莉婭不是其他人,她是他所愛。他又反駁自己。什麼是重要的呢?對生活的感受不是我們的存在裏最重要的嗎?活著除了感受,還有什麼呢?不能理解對方的感受,怎麼能說是相愛的呢?

就在他飄忽不定不斷否定自己時,茱莉婭停下來。他發現她眼裏的火苗簡直要熄滅了。在她睡著之前,最好要讓她吃點東西。他把她拉進路邊一家甜品店,點了她最愛吃的蛋糕。茱莉婭不僅沒有睡著,喝了杯咖啡吃了點東西又活过来了,話突然多起來。他一直是她的“垃圾桶”,此時更是責無旁貸,耐心聆聽。

“媒體把我們圍在中間。所有媒體都來了。有的陪我們待了兩天。”聽得出來,茱莉婭很自豪。她通常在學校裏不愛出風頭。但這次卻跳出來成為骨幹。溫斯頓不知道這件事中哪一點刺激了茱莉婭,讓她這麼投入。

五個女孩子在一條人流很密集的街道中間堆了些沙土,宣佈要在那裏待兩天兩夜不睡覺。學校裏很多支持者,沒有人反對。大街上也沒人反對。每天穿行那條街的公車改道從旁邊的街上繞過去。警員把街兩頭攔上了,以免機動車把女孩子們的沙堆壓壞了。媒體報導採用的標題是:不需要理由,讓我們改變生活!

依據茱莉婭的解釋,她們的這次行動沒有任何動機,不是為了抗議,也不是為了支持。僅僅是嘗試。嘗試什麼?溫斯頓問。嘗試沒有目的,沒有政治目的,不去支持任何組織、任何人,僅僅是一次純粹的行動。

第一次聽到茱莉婭打算幹這個,溫斯頓說不出話來,只覺得茱莉婭腦子壞掉了。難道沒別的事可幹了嗎?溫斯頓想了想,確實,沒有別的事可幹。茱莉婭是個好學生,會順利畢業。現在,除了和他在一起逛街買東西,她確實不需要幹什麼。但她總需要幹點什麼吧。所以溫斯頓表示支持。

B國的媒體這兩天很熱鬧,都在報導五個女孩子不睡覺這件事,很多接受採訪的市民認為她們的做法很有意義。她們通過改變自己的生活,讓人們重新看待習以為常的生活。人們需要別人做一些事,由此感到自己活著的意義?溫斯頓看到報導更加吃驚,想不到這麼多人支持茱莉婭。

溫斯頓想起書裏寫過,在戰爭中,兩天兩夜不能好好睡一覺,是很經常的事。那些被迫自衛抵抗侵略的戰士,不就是為了自己的親人能好好吃飯睡覺才去拼殺嗎?他們絕對想不到,在他們的夢想實現之後,有些人會主動不睡覺,有的人還能在其中看到意義。

街對面是一家服裝店。櫥窗裏展示著一個引人注目的Logo,上面有一行字:

“同一個世界 同一個夢想”

溫斯頓想起茱莉婭在裏面買過不少衣服。好像很便宜,因為是A國生產的。A國的工人工資低,每週只能休息一天。不像在B國,不僅週末可以休息兩天,到週五中午很多辦事機構已經沒人了。A國的工廠讓工人加班,沒人敢拒絕,老闆還說這是因為工人熱愛工廠。而且,A國的企業排放污染只交很少的錢。B國便把工廠轉到A國生產。所以A國再也沒有甜的空氣、甜的胡蘿蔔。

媽媽曾經說起一個什麼人,她的同事的親戚吧。有一天早上,突然來了幾十個人,都是小夥子,把她拉到院子裏,然後站成一圈,把她圍在中間。推土機隨後把她的房子鏟倒了。她拿著他們丟下的一疊錢坐車離開村子。等錢用完了,她就在橋洞底下住了一陣,後來找到在城裏工作的侄子。她說自己運氣好,早早離開了。有的人不幹,去攔推土機,被壓死了。還有全家都被殺掉的。

溫斯頓失神地看著Logo上的那行字,忽然心裏一陣煩。推土機推倒房子會不會是要蓋工廠?他清晰地記起媽媽說這事的語氣。當時她只是在和他聊家裏的事。她很快又說其他事情了。讓他不舒服的是她聽上去輕描淡寫。媽媽是很有同情心的一個人,她當時一定是太匆忙了,他相信。

茱莉婭說媒體採訪她。她發現自己一點都不膽怯。她覺得自己可以做很多事,讓人們重新看待自己的生活。溫斯頓轉過頭看著她,讓她突然對自己的誇耀有點不好意思。

“你覺得同一個世界是什麼意思?”好像是為了轉移話題,溫斯頓問茱莉婭。

茱莉婭搖搖頭,說自己困了,必須再要一杯咖啡。他們約好第二天和溫斯頓的媽媽一起吃午飯。媽媽明天下午就要回A國了。

(未完待续……)

作者:文 石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