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病毒源自於實驗室的可能性分析

來源: https://www.bbc.com/

《波士頓雜誌》(Boston)9月9日刊登了記者採訪艾琳娜陳(Alina Chan)的詳細報導,講述了艾琳娜陳是如何發現中共病毒(SARS-2-Covid-19)並非中共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HO)所說的“來源於動物並傳染給人類”的過程。

艾琳娜陳開始對中共病毒研究

艾琳娜陳是美國哈佛-麻省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學專家,今年一月底,當她看到新聞說有一種傳染性病毒在中國大陸已經失控,她也開始儲備一些相應的物品,並為實驗室關閉作了準備,三月份開始了隔離的生活。

雖然做了很多準備,但她還是無法忍受不能工作的沮喪心情。她開始做拼圖以消磨時間,她從小就喜歡拼圖,也正是因為如此,她非常喜歡現在的工作,在工作中去尋找各種線索以期找出病毒如何傳播以及獲得基因治療的方法。當她在家裡看著窗外寂靜的街道,忽然讓她想起2003年SARS病毒從中國傳到新加坡的情景,她不禁自問,“為什麼這類病毒莫明其妙地出現並讓全球人受害?這種病毒是如何出現的?這次的病毒與上次的SARS又有什麼樣的不同呢?”喜歡拼圖的她開始了思索,在家中能工作的就是她的頭腦和電腦,說乾就乾,她開始大量檢索與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文獻。很快,她發現這種病毒從早期病例到後來的病例,儘管經歷了無數次的複制,其基因組變化並不大,這讓她覺得很困惑,因為很多新出現的傳染性疾病,通常被認為是動物來源的,然後通過某種方式傳播到人類,當時中共國的專家和多數世界其他科學家認為是從武漢海鮮市場傳播所致。也就是說,從那時起,病毒開始了衍化到了人類宿主,但是從基因組的分析並沒有看出這種衍化過程。

中共病毒的詭異讓人好奇

接下來,她決定查2003年的SARS病毒文獻,那是從果子狸傳到人類的冠狀病毒,有一些文章提到了最初幾個月基因組衍化的過程。艾琳娜陳頓時感覺興奮起來,這次的中共病毒(新冠狀病毒)並沒有表現出它原來所應有特性。她知道她必須深入分析這塊拼圖了,她需要有個人可以幫她進一步作計算機分析,張星海就是這樣一個計算機牛人,他是陳在倫比亞大學時的好朋友,於是她向他發出請求,張欣然同意,於是他們開始了合作。

她先請張先生從基因庫中取出武漢海鮮市場發現的基因組,與最早從病人身上分離的病毒株比較有沒有不同?張先生作了計算機比對分析,結論是沒有不同。百分之百相同!也就是說,武漢海鮮市場的病毒來源於人,不是動物,那麼中共和WHO宣傳的來源—武漢海鮮市場的論調完全是錯誤的。陳的拼圖興趣點又來了,“星(即張先生),我們這篇文章將會被人認為是瘋了”,她說。

接下來幾週,她開始了廢寢忘食地寫論文,很清楚,當初的SARS經歷了最初三個月的快速衍化以適應在人類中的傳播,僅僅到了最後階段才開始流行。而這次的病毒,從一開始就是已經衍化好的病毒,可以在人際傳播,“這就是說,我們丟失了早期階段,這個病毒已經是一種調適好的病毒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這將意味深重,陳暗示這個病毒已經很熟悉人類生理學,出現這種現象,只有三種可能性:

1. 恰巧碰上壞的運氣:所有的基因突變恰巧發生在同一個早期病例身上,同時完成了所有的有利於人際傳播的基因排列和突變,但這個很不合理,因為這種突變對原有宿主是有害的。

2. 也許這個病毒已經在人際傳播了幾個月而未被發現,這也不太可能,中共的衛生防疫人員不應該會遺漏,而且即使發生了這種狀況,他們可以找出存儲的樣品追索到早期病例,但他們沒有發現。

3 .接下來就是第三種可能性:那就是這個遺漏的早期階段發生在實驗室,在那裡,病毒已經被訓練到可以傳染人了。

這時,有關陰謀論,生物武器之類的念頭閃過,但她很不願這篇文章被人們用來證明這是生物武器。她只有30多歲,在這個領域還只是初始階段,她需要的是純粹的科學事實。她不願捲入政治,文章中的每一個詞都必須小心翼翼,不能被政治化。最後定稿時,她否定了武漢海鮮市場理論,而對病毒能完美地適應人類傳播表示好奇,她表達了三種可能性,對第三種可能性的用詞謹慎,並強調如果來自實驗室,也很可能是不小心的一個洩漏事故。

向公眾發布研究結果以及公眾的反應

5月2日,她把這篇文章以“非正式版”的形式上傳至一個網站,該網站可供大家公開閱讀並能進行同行評議。她在自己的推特上發表了這個新聞並等待著其他人的評議。 5月16日,一家英國的報紙—《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了她的研究,第二天《新聞周刊》(Newsweek)寫了一篇題為“科學家不該排除新冠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可能”。這下新聞炸了鍋了,這也引來了本文記者羅文·傑克布森(Rowan Jacobsen)對艾琳娜陳的注意,羅文曾寫過多篇關於基因工程報導,以及病毒增強試驗等方面的文章,他知道有很多次致命病毒從實驗室洩漏的事故,也有實驗人員被感染甚至死亡的事件,好在最後沒有對外界造成嚴重後果,但也知道稍不小心,就有可能造成全球大流行。 2014年,哈佛流行病學家Marc Lipsitch曾提議,終止對致命的基因改造和病毒功能增強試驗。在一系列政策性文章,科研討論會上,他指出這類致命性病原體外洩現像很常見,並將對全球病毒流行造成嚴重影響。好在聯邦政府暫停了這項研究,但2017年,這個暫停的規定到期後人們又開始了這項研究,目前有幾十個實驗室每天都在做,其中就有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十多年的研究中,該所科學家在中國南部(雲南)發現了蝙蝠冠狀病毒,並帶回該所實驗室進行研究,在那裡,他們把一些基因混入各種病毒株,以測試其對人類細胞和實驗室動物的感染性。

中共病毒起源在科學上的爭論

當今年一月份,病毒在武漢爆發時,有人就提出,離武漢有一千英里之外的雲南蝙蝠病毒怎麼會在武漢爆發了呢?雖然沒有實驗室外洩的證據,但顯然是一種可能。很快人們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環境衛生聯盟主席彼特·達乍克(Peter Daszak)曾資助武漢病毒所和其他實驗室尋找新病毒,他認為,這個病毒是武漢病毒研究所人造的說法是荒謬的,其他一些科學家也附和他的說法。雖然很多科學家私下議論,但在公開場合,人們不敢直接說出來,很多病毒學家不願遭人忌恨。如果中共病毒最後被確定是從實驗室出來的,那將在科學界引起巨大震動。這對個人的職業生涯也可能是自殺性的。

當艾琳娜陳的研究成果在《新聞周刊》上公佈時,保守派抓住她的研究結果作為病毒來自實驗室的證據,同時,陰謀論者們認為這是故意從實驗室中釋放出來的。她努力地站在中立角度與人們爭辯,但無濟與事,更麻煩的是來自同行其他科學家的質疑,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著名教授喬納森·埃森(Jonathan Eisen)在他的推特上批評說,“個人認為,這個分析難以令人信服”,他認為單單比較這個新病毒與SARS還不夠,他要看到更多其他病毒傳播到人的衍化比較。接著達乍克也開始攻擊,由於人們對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不滿,國家衛生院(NIH)削減了對環境衛生聯盟的經費,達乍克試圖去除人們對病毒來自於實驗室的印象,他說:“這個研究設計很不科學,太多的因素會影響結果,沒有足夠數據,不能得出科學結論,只是為陰謀論提供了抓手”。這是赤裸裸的老資格有名望的科學家對新晉科學家的霸凌,但艾琳娜並沒有屈服,她禮貌地在推特上回應,附上了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的達乍克認為不可能的科學論文,指出了達乍克論點的錯誤。對於埃森的論點,她同意進一步比較其他病毒傳染人的衍化過程,幾天后機會來了,歐洲水貂農場出現人傳染水貂的冠狀病毒感染,分析發現,很顯然從人傳染至水貂確實經過了快速變異過程。最後埃森也同意了她的結論。

中共病毒來源從海鮮市場又變成穿山甲

在尋找病毒來源中,有些文章提到了從偷盜的穿山甲中分離出中共病毒,認為穿山甲可能是中間宿主,艾琳娜陳又開始存疑,她再次聯繫張先生,張調出這些文章的數據,並作詳細比對其基因組,雖然病毒在不同動物中略有差異,但結論是穿山甲的病毒很可能來自於偷盜者而不是穿山甲本身。

最後,石正麗收回了先前所發布的關於穿山甲是可能來源的文章。至此,穿山甲假設又被推倒。

質疑2013年發現的病毒為何2020年才發表

艾琳娜陳就好像有著福爾摩斯偵探般的敏銳,把人們忽略的證據拼起來形成完美的證據鏈,接下來,她又把偵探興趣投向達乍克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當達乍克為了贏得NIH的重新資助,在媒體如《聚焦60分鐘》以及《紐約時報》上作宣傳,甚至請77位諾獎獲得者簽名以博得人們的同情,恢復對環境衛生項目的資助時,艾琳娜陳開始關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工作,她發現該所2013年在一個礦井中發現的病毒與這次的中共病毒有96%的相似度,這個病毒當時還引起死亡事件,但武漢病毒研究所一直沒有分享這個基因序列,直到2020年才發布,艾琳娜陳說:“這種能引起人類嚴重感染的病毒必須是馬上鑑定並公佈基因序列的。” 達乍克卻說:“雖然引起3名礦工死亡,但當時並沒有認為需要立即重視”,“我們只是尋找SARS相關病毒,但這個病毒與SARS有20%的不同。我們認為很有趣,但不認為有很高風險性,直到今年才發現該病毒與中共病毒很相似”。但艾琳娜陳指出,網上有他們於2017年和2018年在礦井中發現的其他病毒序列,並分析了用其他病毒所作的實驗,也就是說,武漢病毒研究所並不是因為當時這個病毒的序列與SARS有20%的不同而不感興趣,而是另有原因。艾琳娜陳說:“我認為達乍克搞錯了信息”。

中共病毒來源的其他線索

艾琳娜進一步發現了一個以前沒有人注意的細節,中共病毒含有一個很少見的基因序列,該序列可以用於基因工程改造,插入基因片段而不留痕跡,這個序列正好落在可以替換基因片斷以改變其感染性的實驗點,同樣的序列可以存在於自然的冠狀病毒,這並不是無可辯駁的證據來證明病毒並非來源於自然,她說:“這是一個觀察結果”。

在推特上,很多人也提出了支持艾琳娜陳的其他科學依據,她是第一個整合一系列科學依據的科學家,《倫敦週末時報》和BBC沿著艾琳娜的線索,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隱瞞了事實。此事在全球引起共鳴,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不得不出面解釋2013年發現的蝙蝠病毒序列不應該如此快地衍化成人傳人的病毒,而且他們只有基因序列但並沒有活病毒。

到目前為止,沒有明確依據證明中共病毒是來自自然還是來自實驗室,但武漢病毒研究機構作為一個病毒可能來源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主流媒體和科學界所接受。

目前已經回到原來研究工作的艾琳娜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科學家有義務交出數據與他人分享,我們不能自行決定哪個數據更適合分享給他人,如果我們這樣做了,我們就失去了信用,最終會喪失公眾對我們的信任。這對科學是無益的。”

點評:

艾琳娜陳憑著對科學的熱愛,對病毒來源真相的執著追求,從蛛絲馬跡中發現了中共病毒並非來源於武漢海鮮市場,隨著真相的浮出,我們可以看出中共和某些科學名人在編造謊言,但是謊言終究經不起事實的拷打。

報導來源

翻譯: Hong
校對:文投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