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香港已逝, 滅共後的香港將再創輝煌

編撰: peacelv、文肯尼

2019年夏,香港爆發了多達兩百萬人的反送中大遊行運動,自此,香港民主抗爭運動正式開啟。 如果我們仔細去研究,會發現這並不是一個突發事件,而是香港人民的民主訴求長期被壓製的必然結果。 我們需要重新瞭解香港從開始成為英屬殖民地一直到1997年回歸中共統治以來,香港民主制度的歷史變遷,以史明鑒,才能真正瞭解中共紅色政權的邪惡本質。 但是,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香港人民此時此刻的抗爭與遭受的苦難在回歸中共那一刻就已經註定。

1.香港民主制度徒有虛表,中共從背後走向前臺

香港主權移交23年來,香港並未真正實施特首普選,現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是由來自不同界別的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的。 對於香港立法會議員選舉來講,半數席位由一般選民直接選舉產生,另外一半席位稱作「功能組別」選民,需為商界、金融界等各行業代表,令人唏噓的是,許多組別常年被親北京的建制派所控制。 不論是選出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還是「功能界別」立法會議員,香港泛民陣營均認為,這些席位都缺乏全體香港選民的直接參與,不能廣泛代表香港的民意。

現時選舉委員會共有委員1200名,是由2012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通過確定的;分別代表香港社會的38個”界別分組”。 其中,300人來自工商、金融界,300人來自專業界,300人來自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等界,其餘300人來自政界,包括立法會議員、區域組織代表、港區全國人大代表以及港區全國政協委員代表。 選舉委員會一般於行政長官選舉前約三個月產生,再由選舉委員會提名和投票產生行政長官人選,然後提交中央政府任命。 不過全港五百多萬名符合資格的選民當中,只有20多萬人可以在選舉委員會選舉中投票選出他們的代表。 由於選舉委員會本身欠缺代表性,所以整個行政長官選舉也被認為是毫無代表性的,甚至被認定為是假選舉,即名義上的選舉。

而立法會議員選舉半數席位為一般選民選舉直接選舉產生,另外一半席位稱作「功能組別」,儘管通常泛民選派通常在直接選舉中佔有優勢,但通常功能組別是由建制派把控的。

香港司法獨立在《基本法》中只是名義上得到了確立。 我們不妨來看看《基本法》中的一些條款,《基本法》第二條規定香港有權依照《基本法》的規定,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第十九條規定,香港享有獨立的司法權;第八十五條規定,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但是香港自回歸以來,中共對香港的行政、司法、立法進行秘密全面滲透,名義上還維護著香港的司法獨立,但自去年香港擬通過《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到血腥鎮壓由修例風波引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再到2020年7月開始對實行的港版國安法,中共已經儼然撕掉偽裝的面具。

更甚者,2020年9月7日中共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直接提出「三權分立」作為一種政治體制模式是有特定含義的。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地位決定了其政治體制不應當與一個主權國家簡單類比,也不可能實行建立在主權國家完整權力基礎上的”三權分立”。 “三權分立”在香港也從未存在過。

所以說,中共對香港《基本法》的破壞已經從背後走向了前臺。

2.不平凡的民主抗爭,香港成就中華耶路撒冷

2014年8月31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為2017年特首普選方法設下框架。 提名委員會要必須按照第4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規定組成,維持1200人,特首候選人規定是2至3人,每名候選人更須獲得提委會過半數提名,才可以成為正式候選人,門檻為原先1/8選委會委員的4倍;至於提委會各界別的劃分,以及每個界別內由哪些組織可以產生提委會委員,可在本地立法層面處理。 同時全國人大常委會決議亦規定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辦法不準修改,必須沿用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模式,意味一直被泛民主派要求廢除的功能組別議席不但無減少,而且將全數保留。 [此決議激發泛民政黨及爭取民主的香港市民強烈不滿。

2014年9月26日爆發了雨傘運動,至12月15日結束,這是在香港發生的一系列爭取真普選公民抗命運動。

2015年10月至12月期間,以販賣政治書籍聞名的香港銅鑼灣書店員工陸續失蹤,最後皆證實被拘留於中國境內。 香港人擔憂,中國政府此舉是破壞一國兩制下香港享有的言論自由及人身自由。

2016年1月,支聯會發起遊行至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要求中國政府交代5人下落,支聯會表示參與者超過6000人。

2016年初,銅鑼灣書店創辦人林榮基在2016年6月由香港民主派議員陪同公開現身,推翻先前說法,講述被拘留、被刑訊的實況,並獲得民主派、支聯會等組織發起遊行聲援。 2019年香港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林榮基擔心自己會再度被遣送中國,來到臺灣,希望能在臺灣定居。

2019年2月,香港政府提出對《逃犯條例》、《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的修法建議,當中刪除原有條文訂明引渡法例不適用於中國大陸、澳門和臺灣的限制,修法源自 於一起2018年發生在臺灣的凶殺案,由於台港台兩地沒有司法互助或引渡協定,無法將在臺灣殺害女友的香港籍嫌犯引渡至臺灣審判,香港政府認為法律有漏洞,存在修法必要。 若修例獲得通過,香港特首將可以用單一案件提交的方式移交被告(不限香港人,在香港的外籍人士亦能被移送),不再經立法會或法院監督。 雖然移送須經正當程式,且罪名不包含政治犯罪,但不信任中國法治的反對者們擔心,修例后將動搖香港《基本法》保障的香港司法獨立性。 香港政府可能在中國政府的影響下,以其他名目將政治犯引渡至中國大陸受審。 修例被香港人稱為送中條例。

政治團體在3月首先發聲,舉辦「反送中」遊行。 「反送中」民意在一次次遊行中升高,香港政府的態度從敷衍漠視到動用武力,最終演變成多次百萬人次遊行、香港各地示威者與警方衝突不斷的大規模社會運動。 “光復HK,時代革命”成為2019年響徹世界的口號。

3.消滅中共政權,還自由民主法治的香港

香港自1997年回歸中共政權後,香港的立法、司法、行政的透明度和獨立性得到極大的破壞,每況愈下,在香港人民主述求多次得不到回應,民生也日益凋敝的情況下,香港政府和中共政府也從來不會想著站在民眾的角度去解決問題,反而通過國家機器瘋狂打壓香港人民的民主訴求,直至造成今天的局面,所有這一切都是中共獨裁專制皇權思維下造成的結果。 中共當權者永遠只想著利用香港特殊的自貿區地位以及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為盜國賊家族竊取更多利益,為中共滲透及藍金黃西方國家提供説明,對民眾訴求一貫置若罔聞,打壓殺戮。

中華上下五千年歷史告訴我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在民主自由法治成為世界主流的背景下,在香港人民奮起反抗、爆料革命的堅定行動下,在全球正義滅共力量的聯合下,CCP紅色政權如今可謂是搖搖欲墜。 編者最想講的一句話,只有消滅CCP,香港人民才能得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