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蒸發– 恐怖的中共國

新聞來源:Hong Kong Free Press《香港自由新聞》;作者:彼得·達林Peter Dahlin;發佈時間:2020年9月5日

翻譯/簡評:文曉於Lisa;校對:TCC;審核: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在中共國,人間蒸發不是民間的恐怖故事,而是隨時可能發生的真實事件。 8964消失在天安門坦克下的大學生們,曾經為武漢發聲的陳秋實、方斌,還有消失在開往大陸列車裡的香港年輕人,香港僅在去年一年的時間裡,就有近兩萬人失踪,至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些被消失人士的共同特點,就是勇敢站出來,發表了自己對當權者的意見,或者只是站出來說出真相。政治異見者是真正的愛國者,而真正的愛國者是中共極權者眼裡最大的敵人。 70年,中共當權派用高壓手段統治人民、控制媒體報導方向、篡改歷史、用虛假信息集中洗腦,致使大部分國人逐漸淡忘真相,這也使得幾代中共國人漸漸習慣了沉默,選擇忘卻沉默背後的真實,其原因是人們對中共製造的死亡恐懼。但是,人們想要永遠擺脫恐懼的唯一出路,只能是滅掉中共,徹底擺脫毀滅人性的中共的體制。滅掉中共曾經像征服喜馬拉雅山一樣的艱難,但是郭文貴先生髮起的爆料革命讓中國人終於看到了曙光和希望。滅共要藉助西方的力量和支持,更靠中國人自己像全世界展示團結滅共的決心,滅掉中共,讓心中永遠不會再有恐懼,滅掉中共才可能讓子孫後代享受西方世界一樣的自由,得到世界的尊重。滅掉中共,就差你一個!

中共國引領世界大規模人口失踪的恐怖景象的回歸

上個月的某個時候,澳大利亞記者成蕾被拘留,並迅速消失在中共國令人恐懼但卻鮮為人知的指定居所居住監視(RSDL)中。 8月30日是”國際失踪者日”,一份新的報告首次曝光了這種關押機制的真實規模和範圍。

今年,每天至少有20人會消失在這個關押機制中,這是中共國壓制異議者的最主要的工具。其中有些人是外國人,隨著中共國正在擴大”人質外交”的使用,還會有更多的外國會失踪。人們消失在中共國的這種關押機制下的情況看起來可能會變得更糟。

成蕾。圖片澳大利亞全球校友會,通過YouTube。

曾經被認為是上個世紀南美獨裁政權遺留下來的系統性實施的消失事件,現在令人震驚的重現世界。根據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的一份新報告,中共國正在引領這種國家支持的大規模綁架事件的回歸。

專為國際失踪者日(the 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Disappeared)發布的新的研究顯示,自習近平上台以來,這一被委婉地命名為指定居所居住監視(RSDL)的手段使用量急劇上升,其受害者已有近3萬名。報告還顯示,該手段不僅使用量逐年擴大,而且還沒有放緩的跡象。在看不到變化的情況下,估計到2022年,每一年將會有1萬人成為指定居所居住監視這一關押手段的受害者。在新國家安全法下,這對香港人的影響不再是理論上的,而是變得非常真實。

我本人作為此報告背後機構的負責人,在2016年曾在中共國可怕的居住監控(RSDL)關押機制下呆過一段時間。親身經歷了它,也認識了很多消失在其中的朋友、同事、合作夥伴,這個系統的真實存在,歷歷在目。

王宇被帶到演播室錄製譴責美國律師協會(ABA)授予她國際人權獎的視頻。根據她的描述繪製的插圖,來源:保護衛士。

近年來,人們對這個系統的認知雖然有所提高,但還是僅限於少數受害者的證詞,如在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出版的《被失踪人民共和國》(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一書中發表的證詞。在這之前沒有關於此關押手段的範圍和規模的權威信息。

利用指定居所居住監視(RSDL),警察–或者,在我這個個案中是令人恐怖的國安–可以在沒有任何法院命令的情況下,把任何人從街上帶走,把他們單獨關押在司法系統之外的秘密地點,並把他們關在那裡半年。一旦進去,根據法律,你必須被單獨監禁。許多被拘留者在自殺式的牢房內待了整整六個月—期間,有些人從未見過陽光,也從未被允許關燈。對中共國的警察來說,這是終極武器,一旦進去就沒有監督,也沒有任何形式的上訴。事實證明,它對因政治原因而被拘留的外國人一樣有效。

即使報告裡的估計數字為- 自2012年以來有近3萬名受害者,這個數字肯定是被低估了的,因為中共國政府提供的官方數據是唯一的信息來源,而且只計算了那些最終得法院判決了的案件。它並把那些被指定居所居住監視(RSDL)關押過卻又在審判前被釋放的人計算在內。

聯合國, 資料圖片: 聯合國

聯合國機構已經多次呼籲中共國廢除這一系統,並稱使用指定居所居住監視(RSDL)無異於”強迫或非自願失踪”。根據聯合國相關機構的說法,每一個指定居所居住監視(RSDL)的受害者都被強制長期單獨監禁,這相當於是酷刑。

通過這份新的,根據中共國的司法系統的數據而寫成的報告,我們現在知道:中共國廣泛和系統性地使用強迫失踪和酷刑。而且中共國越來越傾向於使用失踪而不是其他形式的拘留手段。

而且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將於今年秋季發布的新研究報告中有證據表明,其它形式的失踪手段也越來越多的在中共國被採用。在中共國,一旦被正式逮捕並被關進拘留中心等待審判,警察就會通過用假名登記的手段,把受害者進一步隱藏起來,這樣的受害者數不勝數。一個案例中,在家人和律師被切斷了與受害者的聯繫後,這個人就消失了。在某案件中,例如我的朋友王全璋(Wang Quanzhang)律師,他就這樣消失了好幾年。

即使是對於那些確實面臨審判和監禁的人來說,失踪也還是可能會發生。法學教授、中共國問題專家杰羅姆-科恩(Jerome Cohen)新近發現的,一種被稱為”不釋放的釋放”的做法是,當局在人們出獄後開始讓他們失踪。對一些人,這種情況會持續幾個星期,對另一些人,則會持續幾個月,在少數極端的情況下,這甚至會持續幾年。他們可能已被釋放出獄,但他們仍然在警方的完全控制之下,仍會失踪。

條幅上寫著:“ 中共無恥、背信棄義。” 圖片:梅·詹姆斯/香港自由新聞May James / HKFP

綜上所述,失踪事件正在滲透到法律體系中,而且範圍在不斷擴大,這表明中共正在撕毀對公民的最基本的保護,並將權力,不是部分,而是全部移交到了警察手中。在今天的中共國,確保消除所有對中共權力的威脅勝過一切。

對指定居所居住監視(RSDL)這種關押手段和其他新的失踪手段的關注和曝光,未必能阻止共產黨推行這種政策。然而,我們必須表明大規模失踪是不可接受的,以回擊其他專制政府效仿中共國的行為。

此外,必須終止西方國家與中共國之間簽訂的數量驚人的引渡協議,並修改其他與中共國的警務合作協議。在中共國停止系統性地使用失踪手段之前,所有的引渡案件都應該被擱置。就像西方國家對香港所做的那樣,他們需要站出來,為過去和未來的受害者提供一條移民之路。對於中共國大規模使用失踪手段的責任人,應該根據美國的《馬格尼茨基法案》(the US Magnitsky Act)和其他國家的類似法律進行製裁。

曝光和施壓是確保失踪不會成為中共國下一個成功的”出口項目”的唯一手段。否則,國際法將受到嚴重損害,甚至被摧毀。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喜庄园Himalaya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imalayaUK2020;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