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扒共和國勳章獲得者鍾南山的上位史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彈指滅共組 文荷

近日,兩則與鍾南山院士有關的新聞刷爆網絡。一則是中共在北京舉行萬人表彰大會,習近平親自授予鍾南山“共和國勳章”。另一則是世衛組織(WHO)重啓對新冠疫情調查,專家組名單中鍾南山赫然在列。小編今天來扒一扒這個被中共和世衛捧成香饽饽的防疫專家的上位史,看看中共是如何操控世衛和鍾南山這些所謂專家,躲避輿論追責,行欺世盜名之實的。

靠疫情危機爲中共洗地上位的“專家”

2003年對鍾南山來說是個神奇的分水嶺。在此之前,他的職業履曆並不起眼。除了成名後收獲的一堆光鮮的榮譽博士頭銜,他的最高學曆只是北京醫學院學士學位,曾在英國愛丁堡大學訪問兩年,期間也沒有十分重量級的論文發表。回國後,主要在廣州醫學院擔任教學科研工作,直到1996年被選爲中共國工程院院士。這期間,鍾南山沒有什麽令人眼前一亮的學術成果發表,所獲得過的最高獎項也僅僅是中國衛生部重大科技成果三等獎。難怪鍾南山多次強調“看一個醫生的水平不能看他發表過多少論文”來回應外界對其評上工程院院士資質的質疑。

直到2003年,一場席卷全國的非典(SARS)疫情把鍾南山推上了神壇。這裏不得不提另一個與“非典”有關的名字—–蔣彥永。後者在非典爆發後率先向國際媒體披露中共隱瞞疫情的嚴重性,正因爲他的及時爆料,引起了國際輿論關注,中共才開始對非典采取措施,從而沒有引起更大面積的爆發。但蔣本人也因此觸怒中共,加上他長期呼籲平反六四事件和揭露活摘器官真相而被中共嚴厲打壓和監控。鍾南山也正是在這個契機下被官方選中,一來爲成功轉移國際輿論對蔣的關注,二來爲挽救政府防疫不力的負面形象找一個代言人。在鋪天蓋地的媒體宣傳中,鍾南山被包裝成了敢說真話的專家,成了“抗擊非典第一功臣”,而事實證明鍾只是中共危機公關的一枚棋子,而他也絕非媒體說的那樣正直敢言,至少在兩個關鍵問題上他對世人撒了彌天大謊。一是在沒有任何證據支持下宣布SARS的中間宿主是果子狸,連世衛組織都對此存疑。二是爲自己用大劑量激素治療非典患者帶來的股骨頭壞死問題狡辯稱是非典本身的後遺症,也因其他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治療案例沒有出現股骨頭壞死案例而被打臉。

2019年新冠疫情從中國爆發,和當年SARS疫情一模一樣的橋段又一次上演。因爲李文亮醫生的吹哨,中共再次陷入掩蓋疫情的輿論漩渦。盡管從香港大學P3實驗室逃到美國爆料的闫麗夢博士,用證據證明中共早在12月底就有充分渠道獲得新冠病毒人傳人的消息,卻對各方下令封口,可通過媒體的報道可見,直到1月18號鍾南山才“姗姗來遲”。美其名曰調查,卻對病毒的源頭問題只字不提,還對媒體表示看到有醫護人員感染感到吃驚。雖然他最早以官方名義說出了人傳人的事實並給出封城的建議,但與此時正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李文亮有天壤之別,他的這番表態完全是得到中共默許的。靠這樣的親民秀又一次賺到群衆信任之後,他又開始了和當年把SARS甩鍋果子狸一樣的表演,爲中共洗地說“新冠疫情最早在中國爆發,但源頭不一定在中國”。17年過去,不變的套路卻依然管用,可悲的是一次次被欺騙又一次次選擇遺忘的國人。

靠名人效應爲企業站台發國難財

鍾南山爲中共洗地,使其逃避追責,自然獲得力捧,名利雙收。但這也爲他將來和中共一起走上審判席、被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上埋下了伏筆。天眼查上顯示鍾南山名下有3家公司,其中一家叫廣州呼研所醫藥科技有限公司,鍾南山任董事長,而通過這家公司的高管層與鍾有交集的企業竟達90多家,遍布醫藥科技行業。鍾南山斂財的另一個途徑是通過自己名下的基金會接受大額捐贈,然後再以投資爲名把錢注入和自己有關的企業中。以廣東省鍾南山醫學基金會爲例,這家公司2020年上半年僅來自長隆集團,馬雲基金會、伊利集團的大筆捐贈就多達4000多萬元,而該基金會財務報表顯示,這些錢很多投到了鍾南山自己名下的企業。

鍾南山還被多次曝光利用自己的名人效應,爲企業站台,做廣告代言人。比如帶著印有廠商品牌的口罩視察防疫工作,或是在工作場合一邊喝著伊利牛奶一邊說露骨的廣告語。最令外界诟病的,是他與同爲院士的吳以嶺和其創立的以嶺藥業間不可告人的利益關聯。今年3月以來,鍾南山三次公開爲“連花清瘟膠囊”背書,使該藥的唯一廠商以嶺藥業股價一度飙升至200%,在韭菜們歡呼雀躍地跟隨進場時,卻發現該公司高管高位密集減持套現3億多元。媒體質疑鍾南山推薦該藥動機不純,因爲早在2015年鍾南山就與以嶺藥業創始人吳以嶺簽訂了有關連花清瘟系列産品研究的戰略合作項目,還于2019年合作成立了“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和在國內被熱捧成神藥形成鮮明反差的是,該藥在多國受到冷遇:新加坡、加拿大衛生部質疑其療效被誇大;瑞典研究機構直言其對新冠無效,當局更明確禁止進口;美國海關也查扣了大批即將流入美國市場的連花清瘟。截止到目前,對該藥治療新冠療效的研究,僅限于一份5月底發表在《植物醫學》(《Phytomedicine》上的一篇“中藥連花清瘟膠囊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前瞻性、隨機、對照、多中心臨床研究”的論文。且不論該研究的設計和數據來源是否存在局限,從其僅提到“改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的臨床症狀與臨床結局,但在降低重症病例轉化率和提升病毒檢測轉陰率方面沒有明顯差異”這一結論就和此前的“神藥”宣傳存在巨大出入。而這項研究的參與方,是鍾南山、李蘭娟、張伯禮這些名下有醫藥企業的專家團隊,這種“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的研究,實在無法不讓人懷疑其背後的巨大利益動機。

鍾南山的危害爲何遠勝胡錫進

中共自知自己的危權統治,容易激起民憤,多年的假大空和制度性貪腐難以再取信于民,于是便想出了在官民之間找一些看上去有點棱角的人,充當這兩個階層間的潤滑劑,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小罵大幫忙。鍾南山之流就是典型的在無關痛癢的小問題上挑點刺,博取民衆的信任,但在關鍵問題上,和中共一個鼻孔出氣的最佳代言人。這種所謂的人民專家派比胡錫進之類的跪舔黨更有市場,也更有危害性。如今,這種禦用專家不僅在國內攪動風雲,還打著正義的旗號到世界上替中共洗地。近日,世衛組織號稱重啓新冠病毒來源調查,卻毫不避嫌啓用最大嫌疑犯中共推薦的專家,令人大跌眼鏡。也注定這輪調查不會有真相,而終將淪爲又一場“專家走秀”。卷入其中的學術大牛們,在中共藍金黃的強大攻勢下,也難以避免將像鍾南山那樣,用模棱兩可的學術用語爲中共洗地,這背後牽著他們的是一條條像共和國勳章那樣的金燦燦的狗鏈。

有中共存在一天,科學界就永無甯日!

資料來源:

http://phtv.ifeng.com/program/shnjd/detail_2012_02/28/12837132_0.shtml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44838700102w22p.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