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關係在快速破裂

圖片:北京天安門城樓前的澳大利亞中國兩國國旗(法新社)

據澳大利亞的全球新聞編輯室“對話”( The Conversation)9月9日發表的文章, 澳大利亞和中共國的關係正在飛速瓦解,這是六個月前無法想像的。

文章指出,近日,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的比爾•伯特斯(Bill Birtles)和《澳大利亞金融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的邁克•史密斯(Mike Smith)被迫逃離中國。此前,中共國安全機構對他們進行恐嚇,並實施了離境禁令,但在澳大利亞外交官員介入進行談判後,該禁令被取消。

中共國媒體隨後聲稱,澳大利亞安全機構在6月份突擊搜查了幾名中共國記者的住所,這與涉及新南威爾士州議員韶克特•莫斯馬尼(Shaoquett Moselmane)的一項涉外調查有關。

文章認為,沒有跡象顯示澳大利亞和中共國之間的政治緊張關係有所緩和,所有這一切的最大危險在於,兩國的經濟聯繫和人民之間的交往正在受到侵蝕,這二者曾是維繫澳中兩國關係的粘合劑。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最近發生的事件就可能是導致更廣泛雙邊脫鉤的一個起點,這種脫鉤幾乎不可能保護(更不用說推進)澳大利亞的國家利益。

在兩國關係日益惡化之際,我們有理由保持樂觀嗎?

文章稱,兩國之間的政治緊張關係至少可以追溯到2017年。自那以後,兩國關係的發展軌跡,在政府層面上就一直呈下降趨勢。除了前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2018年8月在新南威爾士大學發表有積極意義的對中共國的演講後,兩國間曾有過一段短暫的“重啟”關係。

然而,兩國間的經濟關係卻繼續蓬勃發展,雙邊貿易額從2017年的1,835億美元增長到2019年的2,514億美元。

文章認為,澳中關係中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似乎還令人感到樂觀。赴澳中共國留學生和遊客數量幾乎沒有見頂的跡象。雙方還在其他領域開展積極合作,例如來自中共國的研究人員已成為澳大利亞發表科研文章的主要合作人。

一隻“黑手”正在起作用

文章指出,然而,在幕後,有跡象表明事態發展令人擔憂。十年前,外國學者要找到願意在私下公開談論政治敏感問題的中共國同行並不難,甚至願意在學術會議等公共論壇上謹慎地偏離中共的路線。

但今年6月,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現任澳大利亞外交與貿易部部長弗朗西斯•亞當森(Frances Adamson)表示,儘管中共國有畢生致力於與澳大利亞合作的學者,但我現在讀到他們公開發表的言論時,發現他們與中共觀點的細微差別消失了。文章認為,他們這種不願偏離中共路線的原因是,近年來,中共國由於越來越嚴格的審查制度而變得不自由了。中國共產黨,尤其是黨的領導人,已在政治方面表現得極具挑釁性。他們變得越來越偏執,越來越集權。但中共國政府的一份重要聲明卻聲稱,與“外國勢力”有關聯的“黑手”正在試圖破壞中共國的領導地位。

文章指出,美國政府的言論加劇了這種敏感性。今年7月,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宣布了針對中共政府的新政策,他表示:“我們還必須讓中國人民參與進來,增強他們的力量。中國人民充滿活力,熱愛自由,與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同。但是,改變中國共產黨的行為不可能僅僅是中國人民的使命。自由世界的國家必須努力捍衛自由”。

雖然澳大利亞政府有意與川普政府保持距離,中共方面仍堅持認為澳大利亞是美國的走狗,儘管有大量證據表明情況正相反。

文章披露,自2019年1月以來,學者和博主楊恆軍(中國出生的澳大利亞公民)一直被中共拘留,罪名是“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上個月,華裔澳大利亞記者成蕾也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共國安全的“犯罪活動”而被拘留。

就在幾週前,澳大利亞政府修改了旅行風險警告,警告澳大利亞人在中共國可能會被“任意拘留”。這些舉動對曾經構成澳中關係基石的民間關係造成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影響。

在中共國的普華永道亞洲業務負責人安德魯•帕克(Andrew Parker)表示,一些商界人士開始問這樣一個問題:“我們現在在這裡真的安全嗎?”

澳大利亞的中國學者也有同樣的擔憂

文章引述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的報導說,澳大利亞研究領域的兩名頂尖中國學者涉嫌滲透新南威爾士州的議會,導致他們的簽證被吊銷。其中一位學者、華東師範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主任陳弘否認了這些指控。

在本週戲劇性的事態發展之前,就有跡象表明,由於針對中共國的言論以及澳大利亞將採取的政策行動,一些在澳的中共記者和學者對與澳大利亞人打交道變得謹慎起來。

與此同時,澳大利亞大學的學者(其中許多是在中共國出生的)因涉嫌與中共政府有聯繫而受到新聞集團媒體的關注。儘管到目前為止,這些學者都還沒有被澳大利亞執法機構認定做過任何錯事。

文章指出,現在越來越清楚的是,對於來自中共國的記者,學者和商人來說,他們擔心被當成“外交爭鬥中的棋子”(如Birtles所描述的),而這些人曾經相信他們可以繼續在兩個國家工作,而不會對政治糾紛感到擔憂。

評論:

其實導致兩國關係破裂的主要原因是中共國近年來對澳大利亞政壇大規模的滲透和乾預,引起了澳當局的警惕,並對嫌疑人展開了調查。另外,澳大利亞呼籲對CCP病毒的起源展開獨立調查,引起中共國的憤恨,從經貿上對澳大利亞的產品進行報復,對澳大利亞大小麥課稅,限制澳大利亞牛肉進口,就連澳大利亞葡萄酒近來也遭受影響。

原文: https://theconversation.com/why-the-australia-china-relationship-is-unravelling-faster-than-we-could-have-imagined-145836

翻譯:Alton

校對:文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