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薩姆:中共病毒已蔓延近一年,而“磚家”們還沒搞清它到底從何而來

喜馬拉雅聯盟 天使在人間

校對 文錦

9月9日,卡薩姆(Raheem Kassam)在美國之聲下午3點播出的National Pulse節目中談到,根據劍橋大學遺傳學家彼得·福斯特(Peter Foster)的說法, 中共病毒的首次異常爆發可能始於2019年9月。這意味著我們即將迎來將整個世界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文化等各個領域推入深淵的中共病毒的周年紀念。


儘管人們更傾向認為第一例中共病毒病例發生於2019年11月, 但我們也知道有關這次疫情的許多共識往往是錯誤的。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團隊中的天才科學家們提出的解決方案已經被證明是滑稽的。例如, 一會兒說你不需要口罩, 一會兒又說你需要口罩。一會兒說你應該呆在家裡,一會兒又說你可以用Tinder(一種社交應用軟件)進行約會。還說我們需要把全世界所有的呼吸機都買過來, 而且要馬上!然而現在他們又在批評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博士準備了太多呼吸機,天哪, 這是在開玩笑嗎?


與此同時,卻沒有多少人願意談論一個顯而易見的話題—-這兇殘的病毒到底從何而來?我們似乎沒過多久就忘記了這個問題,任由中共官方把主流觀點引導向喝了蝙蝠湯或者是近距離接觸穿山甲的人。我不是陰謀論者,但是當理由如此牽強時,我們有權力提出質疑。國務卿彭培奧也清楚這一點。他從一開始就提出了這個問題。而且也討論了理論上的可能,即病毒是人造的,而不是某人亂吃東西導致的結果。當然,中共不想讓原始的病毒基因序列公佈與眾。

彭培奧先生指出,“目前為止,中共仍未把國內發現的病毒樣本通報給世界其他國家。 這讓研究病毒的進化過程幾乎不可能“。他特別指出”國際衛生條約2005(IHR)中規定了分享病毒樣本和的義務和規範. 其中提到,每個締約國應該對本國境內發生的衛生事件進行評估。根據決議文本, 締約方應在24小時內對其境內發生的可能導致國際性的公共衛生緊急狀態的所有公共衛生事件進行評估,並用最及時有效的方法通知國際衛生組織(WHO), 並且通報為應對這些事件採取的措施“。

他還說“如果有證據顯示,締約國境內發生了意想不到的異常的公共衛生事件,無論源自哪裡, 只要有可能引發全球公共衛生緊急狀態, 締約方都應該向WHO提供相關的公共衛生信息。

而中共沒能做到以上任何一條, 但不知什麼原因, 媒體界沒有人關心這個顯而易見的問題。為什麼呢?如果病毒源自俄羅斯,我們或許早就蜂擁而至了,至少華盛頓郵報會希望那樣。


“川普總統並不是一個對戰爭狂熱的總統。 事實上,他今天還被一個挪威議會的議員提名了諾貝爾和平獎,理由是川普是39年來第一個沒有挑起戰爭或者讓美國卷入國際武裝衝突的美國總統,而上一位做到這件事的是因此獲得諾貝爾獎的吉米卡特總統“。雖然川普總統不像媒體希望的那樣是個戰爭狂熱分子,比如他宣布了要進一步從中東地區撤軍,但他對中國,或者更準確的說,對中共卻是不折不扣的鷹派。

毫無疑問, 中共是當今歷史上最邪惡的勢力。國務院今天在網站上發布有關暴政對人權侵犯的文件驗證了彭培奧國務卿和川普總統在道義上的正確性。而對這樣的事, 拜登和他的民主黨同僚們卻閉口不談而且是串通好了保持沉默。我還以為左派會更關心人權呢,對了,只在對他們有利的時候。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