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紅色恐怖

內記者:文韜

近幾天淪陷區恐怖氣氛愈加濃厚,區內大眾最愛的洗腦神器抖陰主動推送的穿制服的警察蜀黍和穿職業裝律師的關於翻牆違法進行處罰的視頻傳遍網絡,將翻牆違法推入一個新高度。

有人肯定會說,翻牆不違法,製作翻牆軟件牟利才違法。或者說,某某時報胡主鞭跳牆怎麼不抓。我只能呵呵了,真得是秀才遇到兵。對於一個可以朝令夕改把政策法規玩弄於股爪之間一言堂的國度,講事實,擺道理,可能真得有點天真阿嬌的感覺。

對於一個習慣了每天呼吸圈外新鮮空氣的人來說,即使讓我圈內呆一天,就一天,我都會受不了。就好比天天看慣了重磅和炸裂,在回頭去看口炮共振一樣。回不去了,真得回不去了。

其實這本質上就是故意渲染恐怖氣氛,製作恐慌指數,達到所謂不戰而屈民之兵的目的。就是外強中乾,束手無策的掙扎。 有誰見過氣定神閒武裝到牙齒的米軍還用咋咋呼呼、虛張聲勢的要屈別人的兵。反而上演了一出刁家軍好漢們手持長矛鐵片刀在中印邊界呲咋三哥,想不戰而屈三哥與千里之外。可笑的是被印度兵哥一聲槍響,嚇退好幾里。畢竟連炮都不捨得給炮灰們配的,政拳需要錢的口子是很多滴…

客觀講,網絡上沒有密秘。不管什麼方法翻,都不是絕對安全的。如果因噎廢食,聽了個信息就嚇破了膽那就中招了。

畢竟對於幾千萬上億的翻牆基數來講,處罰了幾十個人還是太太太低了。做最壞打算,不就是喝茶嗎,又不是像50年代搞得像收聽敵台一樣神經兮兮,咱就光明正大看了怎麼了。 用咱家一姐話講,別等喝茶成為絕版,想喝都沒有機會了。

文章快結束了,有讀者可能想說,怎麼會有錯別字,也不審查一下。 我只想說,畢竟咱是小學水平,還沒達到小學博士的智傷。對於生活在21世紀還在實行文字獄的國度,大眾的閱讀、鑒賞能力都是槓槓的,這點我是堅信的。 生活很苦,但生活還得繼續,畢竟詩和遠方就在眼前。天天苦大仇深的滅共感覺會得憂鬱症,不如就快樂滅共,天天就往駱駝背上放那麼一根稻草。

該吃吃該喝喝,啥事不往心裡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108

9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