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強奸社科項目,高校科研淪爲CCP的禦用工具!

作者:Abbott Ben

北京時間9月9日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辦公室公布了《關于2020年國家社科基金年度項目和青年項目立項名單的公示》,幾家歡樂幾家愁,申請到項目意味著加薪評職稱晉級等都一路順風,沒有申請到的前途黯淡無光,勝者王侯敗者寇在高校科研人員中上演,中共利用科研項目分化了高校中的知識分子,讓老師處于三六九等的層級中,讓教師在申請科研項目上疲于奔命,無暇關注政治動態和社會現實問題。

從組織上來看,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辦公室負責管理國家社會科學基金,組織基金項目評審和成果轉化應用等工作。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辦公室上級是中宣部和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領導都來自中宣部,是中宣部的下屬部門。宣傳部是極權國家的地標性的建築,納粹有,蘇俄歐,中共國有,中共的中宣部比起納粹宣傳部有過之而不及,不僅是謠言的制造廠,而且還強奸了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讓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處于共産意識淫威之下。

在每年的國家社會基金項目申報中,中宣部都提前定一下研究方向的參考題目,這些題目引導科研工作者務虛造假,不關注社會現實,當然關注現實的選題大多是怎麽更好的奴隸統治老百姓的選題。在這些參考題目的指引下,全國高校的教師都開始寫項目申請書,尤其是年輕的博士教師,如果你不寫,領導會反複找你談話,你的職稱薪水都和是否積極寫申請書項目有關,而高校的地位名氣也和申請到社會項目的數量有關,高校科研辦想出一切辦法讓教師參與到寫社科項目申請書上,從暑假就准備到冬季寒假再加班,高校教師把大量的時間用在寫社科項目申請書上。大部分教師的確賣力務實,申請書關注社會現實問題,並力圖研究方法解決當下社會問題,但這樣的申報書總是不中,說是爲國效力心系國家,怎麽科研項目就是不青睐你,而只光顧極少數人呢?

8964之後,中共惡魔加緊了對高校的管控,首先要讓教師忙起來,都忙著搞科研了就沒有時間關注政治了,而且科研研究的內容要服務于中共鎮壓老百姓。但是搞科研需要經費,又沒有那麽多經費,所以就讓全國高校教師競爭數量極少的科研項目,而且規定各地高校職稱評定和晉級都和科研項目挂鈎,在此圈套設計下,全國高校的教師都忙著申請社科項目,項目申報書的寫作占去了教師課下空余時間,教師除了授課就是寫申請書再也無暇關心政治。而且也減少了和大學生課下的接觸時間,學生和老師之間也産生了隔閡,再加上學生當中安插信息員上課監控老師,學生和老師的關系處于對立狀態。中共惡魔完美的分化了高校老師和學生的師生傳教關系,讓高校的教師和學生對政治無暇關注,也不敢關注,從而達到了維穩的目的。在此背景下,國家社科項目的評定也是隨機的,沒有技術含量,雖然形式上先匿名評審後會評,但中宣部選出的評審專家雖然名頭大但大部分是CCP忠實的奴仆,他們評出的申報書肯定都是務虛的或是幫助極權中共鎮壓老百姓的,這和中宣部的職能相配合,不允許老百姓關注現實,更不准研究現實問題,你胡編濫造一個申報書可能高中,但你如果就某個社會現實例如拆遷、城管、貪汙受賄等問題寫申報書肯定不能高中,如果你寫個在現代信息社會怎麽搜集老百姓的信息、怎麽監控老百姓的各種行爲、怎麽輿論引導等等,說不定就高中了。

在中共極權下社會科學研究是沒有真科研的,臭名昭著的中宣部強奸了科研項目選題,注入了共産意識形態,即使你申請到了國家社科項目也是助纣爲虐,研究怎麽更好的鎮壓老百姓,將是曆史的罪人,中共之所以維持了國內的高壓統治,部分原因在于一些高校知識分子助纣爲虐,自甘沈淪,爲共産惡魔出謀劃策。與其白白浪費青春浪費生命助纣爲虐,不如挖掘社會問題加入爆料革命,爲滅共添薪加油。中共惡魔制造病毒並投毒全球毀滅人類,其反人類恐怖組織的性質正在做實,高校教師要勇于和中共惡魔切割,即使你無能力反抗,但也不要助纣爲虐!否則將是全人類的公敵!滄海一聲嘯,淘淘滅共潮,全球已經開始了文化滅共大幕,作爲文化傳承的象牙塔高校應該在此次文化滅共大潮中貢獻出更多的力量,是時候了,高校戰友們,Take Down the ccp!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9月 10日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