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四十四)新中國聯邦抗議、遊行示威的標準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8月12日,郭先生說:抗議不成規模咱不去,一個是戰友們的安全、另一個是氣勢,這是建議,大家可以自己選擇。如果要想去新中國聯邦,就嚴格按照標準,能有人和媒體聯絡,來人能對上話,有服務、有安全、有保障,不夠規模的儘量不搞。郭先生人生就是,要麼別幹,要幹就幹好、幹出唯一。華盛頓目前的規模還不夠,有點稀稀拉拉的,還有反川普總統的也進來了,這個有點不好,這個容易被人利用。
……
新中國聯邦任何抗議遊行都是有標準的,因爲咱們要維護所有新中國聯邦所有戰友的標準和形象。就像郝海東、葉釗穎一出門、一張嘴就是新中國人的樣子,要不然咱們就不弄,你去抗議是你的自由,但是使用新中國聯邦的名字還要考慮。

2020年7月19日
第二個建議我覺得什麼呢?各地農場一定要聯合起來,特別像英國這塊,一定要聯合起來。聯合的力量太大了!你看長島哥,就到華盛頓“啪”一個遊行。這個遊行你可千萬別小看了。它給了白宮、給了官員每天在內部政治鬥爭,它有說法:“你看到沒有?中國人都不願意!中國人,在美國的中國人跑這兒來說CCP Lies American Die,他(們)是美國人吶!”我們那有一個女孩兒是這個DC區的,接受採訪的時候那英文講得又好,“啪啪啪”一講。哎呀,聽說川普總統很在乎啊!

2020年7月27日
大家沒有注意到,就在班農離開的時候,全球開始了7.27大遊行。看到日本的戰友遊行,看到中國人在日本的形象。然後他們又同時看了今天早上的法國咱們的戰友們,從意大利、德國、西班牙各地聚集到法國。然後突然鏡頭一轉又到了英國,英國我最熟悉的就是攝政公園南側,中共駐倫敦大使館。那個地方藏污納垢,那個王八蛋的地方,太壞了!大衛同志、我們大衛兄弟帶着,也是來自歐洲各地的兄弟姐妹到了那裏。然後還被人差點給撓了,差點讓大使館的人給抓臉。同時我們最厲害的就是在澳大利亞,我們的安紅、安紅妹妹,被現在最多中國男人想親吻的人就是安紅。然後澳大利亞,哎呀簡直是太棒了、太好了,整齊劃一、一色的藍衣服、藍帽子,然後採訪。然後鏡頭“咔嘰”一轉,澳大利亞“呱唧”到新西蘭,從新西蘭你們看到我們老班長,西裝革履,又高又帥,帶領新西蘭的兄弟姐妹們。除了ANZ銀行報導了這個抗議之外,老班長還在那抓了個共匪間諜,追着滿大街跑、喊救命。然後一個醜陋的天津大驢臉,大驢臉的親兄弟一樣,在車裏面,牙很大、臉很尖,偷拍我們新西蘭戰友。然後呱唧鏡頭一轉,從日本又到了加拿大去,到了加拿大前所未有,加拿大也是重災區,這個欺民賊太多了。但是今天這整齊劃一,我們喊口號的人,嗓子都喊啞了、一直在喊,發自內心的聲音。加拿大誕生新領導了,老江今天待在家裏沒出去,卡麗熙也沒到現場,今天的組織人是叫文楓,楓葉的楓。也就是從今天起,加拿大的第一號領導人就叫文楓,爆料革命加拿大農場,我們第一個認可的就是文楓。我們現在大家今天看到了,英國大衛一人獨攬整個安排,那就別提了,車遊、大使館抗議。新西蘭老班長一人安排,追賊抓賊,一羣人安排。澳大利亞現在就是安紅,老大,絕對了,還有木蘭,是吧。這個法國就是小皮匠、意大利地山謙謙,包含德國的戰友,這個沒得講了。還有我們西班牙的文戈七雄都包含在內了。這一下子行不行,拉出來練一練、轉一轉就可以了。然後今天加拿大文可在場,文楓、文可、Mark,還有我們加拿大的白人朋友Mark,還有我們的這個今天我知道的,沒說到的別不高興。日本Peace,這不用講的,現在是Peace,Peace絕對是大拿,做的非常非常好。日本這次年輕活潑,展示了新中國人在日本這種文化下,展示的良好教養。非常的男的帥女的漂亮,我們所有的所有的男的帥、女的漂亮。
然後大家別忘了,現在,我們今天發生的這個整天的全球7.27抗議行動。可以說我昨天聽說這個共產黨內部報告“成不了氣候,也就幾十個人轉一轉,沒啥事。”法國最牛,法國說:“我保證讓他到不了我這,保證警察把他遣送回去”。但是小皮匠跟地山謙謙,人家警察給攔在這了,直接八臺警車、幾十個警察,“咵”攔在這了,只准往外走,不準靠近中國領事館。但是,咱們這從世界、歐洲、各地來的這些兄弟姐妹不放棄、不拋棄,絕對不Give Up。咋辦?轉轉轉,把人家警察搞定了,警察私下裏給使眼色,是吧?最後,都贊成。你那小皮匠嘴多能說啊,那地山謙謙這哥們絕對是豁出命啦。歐洲的很多人開了上千公里,有到英國的上千公里、帶着老爹去的,絕對是不服。最後是圍着圍着打游擊戰,又是車遊又是啥的整起來了,最後遊行成功。法國展示最艱難的,也是駐法國大使給中共承諾最多的——絕對沒事、全送回。完全打臉了。所以這個共產黨官就是吹牛蛋、吹老鼠蛋。現在你吹啥啦?吹狗蛋,你說吹牛蛋,太看得起他了,他吹不動牛,最多吹吹狗蛋,這般王八蛋吹牛。然後聽說英國那邊保證,絕對讓他靠不了大使館,最多讓他到攝政公園轉一轉去。結果大衛帶着哇哇的喊,那個陣勢。澳大利亞我告訴你,我都沒給安紅說,澳大利亞大使明確告訴中央,絕對讓他上不了街,絕對上不了街,說不會出現在我們視野之中。不但出現了,澳大利亞是在狂風暴雨中之後的大雨中,一直喊一直喊到底,而且井然有序、着裝整齊。你看打臉不打臉。這個王八蛋最左的劉小明和法國那個貨叫什麼玩意兒大使,還有澳大利亞全打臉。新西蘭更能吹啊,說大使這給中共這個這不是吹狗蛋了,這是吹蛇蛋了,說只要這些人出現,我們就可以辦他幾個,我會壓制住他們。結果被老班長給辦了。這些王八蛋這共產黨,這個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他倆是真是,“你們這幫孫子!”我一想郝海東兄弟罵人,我就想“你們這幫孫子”。哎呀,我和葉釗穎他倆坐這笑,你們這幫孫子!沒一句真話、全是假的。球員多少球員啊?一萬,隨便寫。郝海東兄弟、葉釗穎妹妹真是把共產黨給看透了給,一萬。你說這不要臉,哪來一萬個孩子踢足球啊,就寫成一萬了。我看這塊兒把我笑死了。
然後,今天加拿大你們不知道,我們記得加拿大是最慘的就是媒體的控制。我們有很多偉大的地方,但是看得出來啊還是組織上是有問題的,怎麼弄也就組織不了了啊。這個關鍵的幾個加拿大的所謂的老人都沒到現場,叫人家文楓跟Mark啊、還有我們幾個誰啊,加拿大幾個就啪啪啪今天出來。加拿大現場是對大使館影響最嚴重的。因爲加拿大是最吹牛之一,說百分之百警察“不行”。事實上加拿大的申請極爲艱難,最後是Mark和文可他們跑去的時候啊,所有人到場之後就已經到場了啊,大使還給北京發電報說“這些人啊成不了氣候,警察已經出現,成不了氣候。”但是他沒想到來這麼多人啊,喊一整天啊。北京打電話直接罵他娘、直接罵他娘啊,就R那個什麼了什麼了“你他媽吹吧,你不是說到不了場嗎?”這回加拿大可以說從一次次的、過去爆料革命當中的這個最糟糕的形象,華人最多的地方、最不團結、最親共、最多小粉紅的地方,躍然而起、躍然而起。徹底的這個可以說是就像美東一樣啊、美東一樣,起死復生、起死復生。哎呀咋說呢,這種激動的心情啊!兄弟姐妹們真不好說,我都不知道咋說,我都不知道咋說。從德國過去的,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現在我們頭兩天戰友自主去到那個休斯敦的那塊兒抗議。日本——大日本東瀛帝國已經被咱們這共產黨給“藍金黃”的,已經是差不多了啊。但是這幾天這個組織727全球化的,展示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新形象、新中國人的新形象。戰友們,這一點沒有什麼質疑吧。
……
大家要記住,全球抗議的配合點、中心點傳到哪裏去了?不僅傳到了當地國家的政府的耳朵。像澳大利亞的安紅在現場,記者主動上去採訪,多家記者媒體採訪。新西蘭多家媒體採訪。日本多家媒體採訪,哎日本不知道有沒有采訪噢。然後韓國,就我咋老忘韓國呀,掌嘴。韓國昨天晚上的,你說韓國這個樸昌海先生、哈恩。昨天那個韓國場面最早開始出現的時候,是對鏡頭感最強的。我就納悶了,爲什麼韓國那個旗幟那麼好看,穿的那個衣服、還有那個黃色,這麼好看。日本、韓國“呱呱”就起來了。這次韓國也是這個中共駐的王八蛋大使也吹牛了——保證不會發生。結果是警察去了,警察支持、支持、搞吧。結果是我們的鐵蛋、鐵鍋、鐵鍋她孃家去了。我們的南韓哈恩、樸昌海所有的兄弟姐妹全到了。你想想從韓國、日本、澳大利亞這些媒體,然後英國、加拿大、法國,然後我們美東開始的呀。你想想大家要記住,我昨天在長島哥美東節目說一句話,真的是一個好的開始就是從美東。長島哥當時帶着人,那些組織、旗幟、形象,然後打掃好衛生、堅守規矩和警察的互動。然後從那個中共的匪窩,所謂的駐華盛頓領事館直接到達白宮後面。大家想想這才短暫的一個月時間,這個世界變化成啥樣?一個美東開啓了我們華人過去幾十年不敢面對的,永遠不敢看的,就是說只要去抗議的一定是郭寶勝那個孫子那樣,肚子大大的跟懷孕12個月似的,然後“嚕啊嚕”那個嘴。還有一幫孫子哎,專搞政庇的,跑那塊揮揮旗10分鐘消失。然後舉個非常垃圾的牌子,就什麼陳闖創、葉寧這幫孫子哎,還有什麼熊憲民。所以中國人讓看到的在海外華人的形象,都是一些鼠鳴狗盜之人,獐頭鼠腦都像剛剛地下室鑽出來,想偷人家東西,驚慌不定的眼神,穿着極爲猥瑣的衣裳、破爛不堪。喊的口號總是下巴音,像剛剛的真的是下過蛋的老母雞一樣沒勁了。然後每個人在出來鏡頭出現的時候,都好像是太空來的垃圾一樣。所以中國人一說是抗議,連我本人我都覺得這抗議這事太low了!丟中國人,沒有精氣神也沒形象,也沒有目標。所以說中國人留下的印象,一切都是什麼?全部都是政庇的抗議和募捐的、伸手要飯的一個秀,叫募捐秀。所有人都是到那募捐去了,再不搞政庇去了,都是這幫爛人把中國人形象毀大發了。
長島哥以一人之力帶着整個美東和華盛頓地區的阿炳、雅吉娜直接到現場。美國第一次抗議現場打出了“CCP Lied, Americans Died”口號,現在響遍全世界。新中國聯邦的旗幟第一次飄蕩在華盛頓,和警察的互動、警察互相送水。讓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第一次讓大家蔑視,它受到了中國人民的反對,中國人民拒絕它代表中國人民,中國人民不承認這個非法組織,中國人拒絕了共產黨是一個合法政府。而且大膽的舉出了水火不相容的旗幟。它的紅是火嘛,咱們的藍是水嘛,水火不相容。它是5個星、5個星,那個角上5個星,咱是49個星,而最中央的信仰之星是在覈心位置。共產黨是4個星,中間維護着自己,54個民族,54個民族圍着共產黨,它在那角上是核心。然後是血染的紅旗,說是來自於太陽的紅,然後是太陽誕生了毛澤東,毛澤東爲人民謀幸福,呼兒嗨呀,把你忽嗨了,然後呢就是“爹親孃親不如它親”。我們是什麼?49個來自於天上的星星,也就是我們所有的中國人的一切民族和所有的DNA文化,組成了中間大的星星。大的星星就是一個和諧的中國的“中”字,“中”字中間的中中之中叫“信仰七星”!它是5個角、5星。咱叫7星,比它牛吧。它是5個星,小星星,咱是49個星,七七四十九,對吧。它這個星組成個啥,是個鐮刀斧子圍繞着一個星,砍你,砍死你、砍死你、砍死你。咱們49個星組成啥,中國的“中”。你看看咱這是一種天空的藍海水的藍,那股力量、那種自然,看到咱們出現在鏡頭裏那個美、那個漂亮。你再看看共產黨那一套,土啦、out啦、老啦,不行啦。這不是我吹的吧?不是我感覺的吧?“譁”新中國聯邦。所以那次美東和這個長島哥組織的,還有華盛頓區的戰友們,那次的抗議大家都沒有注意到,他就是新中國聯邦、新中國人的新形象。新中國人在街頭政治、街頭抗議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你信不信,他就是,你服不服,他就在那發生了,他就創造了歷史。
多少人啊?哎呦呦呦,嚇死人了。差點把我嚇趴下,差點把我嚇趴下,你這是幹啥子嘛?哎呦,我真的是差點摔倒,38萬,你們也太誇張了戰友們,不睡覺啊你們。美女愛七哥,今天遊行了,太好了。今天咱們太多美女帥哥了,我的天吶,我真的是說實話,發自內心的說,我說過去咱中國人長得好看的去哪了呀,這兩天我是真發現了,到處都是美女帥哥。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幾天我是真看到了啊。大家注意到,這個歷史就這麼發生的。這個時候你看看咱們中國人展示的形象,所有的在全世界各地,這些國家沒有沒有我朋友的。包括所有的看直播、看現場的都是有新形象,就是中國人有紀律、有組織、有規矩,而且都是很體面,很有禮貌、很有自信。而且很多人講很好的英語,受人尊敬。澳大利亞的好多朋友跟我說,怎麼突然間發現我們原來見的中國人跟今天見的都不一樣了。那個新西蘭的幾個中國的超級富豪的老婆孩子,專門開着車去現場——她不敢參與。轉一圈看看說:“我們真想出去文貴,但我們不敢吶,我們老頭子在國內被抓了咋辦呀,你理解,但是我們真是高興啊,覺得新西蘭太棒了。”
我日本的有兩個過去是做酒店的員工、同事,現在在日本已經做到半島酒店,還有旁邊的帕拉斯酒店已經做到中高層了,他說我們都跑現場去看了。說日本的整個組織就是能看得出來,在日本生活很長時間的中國人沒有日本人的那種膽怯,但又沒有中國人的那種粗魯,完全不一樣。特別是我們韓國的有個醫生——是給過去的某位導演做過拉皮手術,這位導演介紹我認識的,我去韓國的時候還給我買那個什麼人蔘雞喫,哎呀激動得不行。他說這回韓國這個動靜搞大了,說他那個在韓國社交媒體上到處都是。他說我們爲什麼現在韓國人見到的中國人跟過去的都不一樣?非常有規矩、非常有禮貌,而且組織好。而且有大屏,韓國有個大屏,那個大屏很有力量。然後揮舞着旗幟,震天響地的口號。我今天在法國的朋友,真的是好幾個法國朋友,他們就說:“我們感到可恥呀,我們法國是民主自由的搖籃之一。”英國就別提了,最起碼不下十個,我的最好的英國朋友都到場,最重要的是MI6的老大,我可以告訴大家是傑克森。傑克森是今天到現場,看了將近三十分鐘離開、去開會了,開完會回來又在那看了半天。而且他跟咱們的遊行車隊迎頭而過。他說:“ Miles,原來你跟我說,我不到現場是沒有感受的,我到了現場,我太感受深刻了。”他說這個中國人提的口號、這次喊的口號、用的旗幟和組織,都是跟我們過去所有看到的中國人不一樣的。他是我多年的兄弟,他說:“我看過中國人抗議,我也看過很多人的遊行,但這次真的是不一樣。”我再說說我們那天休斯敦,你別看那是休斯敦戰友,那一天我一個都不認識。休斯敦戰友就在給共產黨送葬那一天,別忘了那個地方我有太多朋友了。他們都說:“在休斯敦這一刻出現中國人,它的意義完全是不一樣的。”而且中國人的形象和中國人的組織,讓他們感到震撼。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都是潛移默化,意義深遠啊。其中一個就是德州大學裏面的一個高管,他說我們學校在討論中國學生、間諜等,我參加過幾次會議,我就把很多你們說的話給他們講:“中國人不等於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不等於中國,我們愛國不等於愛黨。”說對這些孩子什麼觀點不對:“這些孩子來就是來學習的,反而要保護他們,符合美國的利益,符合美國人民的利益。”這是很深刻的。結果今天華盛頓自由論壇,戰鬥室班農先生、皮特.納瓦羅、國防部長、國會議員在現場、川普酒店。就在開始的時候,國家安全顧問不安全了——奧爾布萊特結果被染上CCP病毒了。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看看現在,真的是橫空出世的我們這些新的戰友兄弟姐妹們,是多麼的可愛,是多麼的讓人歡喜!你看我們戰友帶着孩子參加。對了,我再說一遍戰友們,就是帶孩子你把口罩給戴上,你不戴口罩我替你們擔心。還有遊行你把口罩戴好,做最好的就是澳大利亞,大家一直在戴着口罩。你看法國把口罩摘下去,小皮匠剛纔跑餐館喫飯去了,錄像都把口罩摘下來了,這個安全嗎?這讓我擔心。還有樸昌海先生,孩子直接把口罩摘下來,這個就嚇人。
……
今天你們所有看到的這些都是小菜,等我們接下來再有幾個全世界各地遊行以後,我們大家都練好心臟。大家都組織好、習慣了,媒體、現場和政府打交道、程序,我們將開展全世界1億海外華人共同聯合來行動。我們首先我們要在海外,我們要先掀起一場讓華人說真話,讓華人看清共產黨,讓華人告訴西方什麼是真正的華人。這都你再回頭看今天的時候,你就覺得小兒科了,而且你們會看到從歐洲、澳大利亞、亞洲各國家,包括俄羅斯、非洲等各個國家,全世界和我們全世界各種膚色的人,非洲人、亞洲人還有南美人和我們站在一起,一起推翻中共,滅掉中共。

2020年8月12日
我們今天看到那個華盛頓DC地區的戰友,今天好像是咱們美東的,都是紐約去的戰友抗議,人不多但是也非常非常棒。可是我覺得啊,戰友們,我建議不成規模的咱不去,一個冒險太大,第二個影響咱的氣勢。我的建議啊,但是這都是你們的自由。特別你打着新中國聯邦旗幟的時候,如果不形成規模大家不要去,這是一個。第二個,要想打着中國聯邦去,就要有中國聯邦的氣勢、標準。嚴格按照我們的遊行標準,走的時候要把垃圾給清空,見人要有禮貌、要有英語溝通,要按照咱們的標準,能有人跟媒體聯絡,來人能對上話,有服務、有水、有安全、有保障。沒有後勤保障的這個遊行儘量不搞,不夠規模的儘量不搞,沒有達到這個標準的儘量不搞。我這人生就是,要麼別幹,要幹就幹好它,幹出個唯一。我非常感謝加拿大的戰友,今天規模還是不錯的。但是今天我覺得華盛頓的規模不夠、稀稀拉拉的。戰友們,叫人家“你到底想幹嘛呢?”結果還發現白俄羅斯的也摻乎進來了,是吧?還有反川普總統的,這個弄的有點兒不好。當時看現場直播的美國朋友說,爲什麼反川普的跟新中國聯邦的混到一起去啦?這會容易被人利用。兄弟姐妹們,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有些你們未經咱們新中國聯邦、大家整個全世界農場協調而進行的抗議。有時候咱可能要發出一個聲明,你這個遊行不是新中國聯邦的一致行動,不是咱們的一致行動,我們可能就不能承擔,因爲新中國聯邦的任何抗議和遊行都是有標準的。這個標準是新中國聯邦組織的(一致行動),因爲咱要維護新中國聯邦、所有戰友們的標準和形象,新中國人的形象。就像咱英雄閆博士英雄、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一出門、一亮相、一張嘴,就是新中國人的標準。我們要達到這個標準,要麼就不去弄,這是我的建議。但是你去抗議是你的自由,但是使用新中國聯邦的名字還要考慮。你比如說現在日本,這個8.28草根小哥這個,我強烈支持。你見哪一個,包括咱美東第一次抗議的、歷史性抗議,都沒有像草根小哥準備的這麼好。整個從文宣、服裝、後勤保障,當地合法申請,給戰友的方方面面都準備得非常好。我強烈的呼籲,任何在日本的、在周圍的,能去支持的全力去支持草根小哥。草根小哥接下來啊,我們可能讓他在日本跟peace、007要形成縱橫。在東京、在京都、在大阪、甚至在九州一帶,讓他們形成合力。日本三個、五個、十個也不多,就是這樣領導級的。
現在你看我們英國大衛組織了一場非常標準化的遊行,在英國震動很大,法國前所未有。我們意大利的山地謙謙和法國的小皮匠,德國戰友聯合作戰。很艱難,但是有非常好的開始。澳大利亞被藍金黃最爲嚴重之一,我們的安紅和木蘭和所有的澳大利亞戰友、我們的阿丙老師、我們的Cici全面主持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抗議行動,媒體整個全面的。安紅妹妹真不簡單,徹底改變澳大利亞的形象。我們的新西蘭是一個被共產黨藍金黃重災區,我們的老班長走向整個一個新的完全不同的時代,一下子很多戰友走向了新西蘭。可不是開玩笑的,那是動靜很大。加拿大我們前所未有的組織了兩場,文楓的、還有我們的文可、我們的Sophia、老江同志,組織了一個巨大的兩場抗議,緊緊的把加拿大很多戰友團結在一起了。但是加拿大里面很多共產黨派來的臥底,最近對加拿大進行了一個深層次的臥底。我們已經查出幾個人了,現在我們已經給美國政府、給加拿大政府正在提供資料。這人資料、背景我們基本瞭解,他的家人在國內我們也基本瞭解清楚了。有在國內戰友給我們、謝謝你們提供的信息,在加拿大潛伏的代表,而且我們老江同志又犯糊塗了,徹底中招。卡麗熙曾經,我們卡麗熙也呼籲過,但是沒有聽她的。但是這幾個人是深度中招,以至於加拿大大家搞貸款的人,還沒開始呢,就被人給幹掉了,就這幾個臥底。但是今天你看到加拿大這個上街遊行,你能感到這些男人真正的爺們,今天我聽到都快把我笑得不行了。他說啥,這幾個人說,共產黨你不是很牛麼,攝像頭就在那呢,你站出來啊,你出來啊。結果旁邊有一個咱們大紀元的朋友,人家去攝像去了,緊張的不得了,這誰,共產黨派來的?“哎,我是大紀元的”,朋友。所有全世界都看着呢,最後加拿大是幾十萬人在線啊。我們美西文信也在搞,Sara也在搞,面具先生也在搞。美西要搞,文信可以獨立搞,Sara你也可以獨立搞,面具先生也可以,可以獨立搞的。而且我再說一遍,你任何人搞不能受影響,只要你達到這個規模,只要你按照這個標準來,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就會全面資金支持。但是咱一定要通氣,咱一定要符合標準。所以說今天我們在看到這個的時候,我們再看到我們的日本即將形成的828,還即將有其他國家的戰友的全面推出。我們俄羅斯的瑪莎她現在想遊行,但是在俄羅斯她不敢,現在申請都不批准,去了人家嘰裏呱啦給瑪莎弄回來了。不行,真不行是吧。這個大家不能練嘴的,這是真實,大家都冒了多大的風險啊,幾千里路啊,跑到英國去法國的戰友抗議呀。我們美東跑到華盛頓多大的風險,一整天在那喊。
但是我今天要說,可能就是硅谷啊,頭兩天我跟小羊做了個連線,這個連線完效果相當不好。我那天我覺得我的準備很認真、很嚴肅,後來大家都知道,很不好啊。很多戰友給我發了很多信息,那天的訪問大家覺得特別好,但是覺得那個確實啊,硅谷現在我們不得不說,硅谷農場現在我今天在這說一遍,我們不承認這個硅谷農場。硅谷農場現在小羊不能代表我們新中國聯邦,也不能代表我們農場。那天硅谷農場發了幾個視頻,我們也都發了,後來在直播中小羊宣傳自己的英語學校。後來發現她在雞腿潘那也做過,包括現在小羊做的這個事情,有些事我們是不能接受的。所以說今天我們第一次,我們宣佈小羊這個硅谷農場是我們不承認的,是不能承認的。小羊做這事情原來跟農場有關的,希望轉到美西Sara、面具先生或者文信那去,或者轉到美東長島哥這來。如果不願意轉的,你可以繼續保留那裏,所有過去硅谷農場所有的各種經濟關係,只要是合法的,按我們規矩辦的,我們都承認,不會讓一個戰友受損。但是我要給大家說的事情是,硅谷這個農場現在小羊是領導不了的,我們是有規矩的,這規矩是不能破的。這就是絕對,必須不能把爆料革命據爲自己謀財或者宣傳的平臺當中去。還有一個,當你恐懼的時候,我們一定不能讓你在這裏。小羊這個直播完給我發的信息,包括她給其他戰友發的信息。我也很納悶啊,爲什麼硅谷、高科技界,小羊那麼高科技這麼一個領域,竟然連視頻剪輯都不會剪輯,她就爲了剪輯掉她中間露臉。我沒看見她露臉啊,而且那天他們Wi-fi也很不好,而且所謂的給她在背後操作平臺的戰友說,擔心手機被黑客。你這不開玩笑呢麼?你這樣的恐懼,你不能加入新中國聯邦,你也不能加入這個農場。你在美國你連這個風險都不願意承擔,那要是要你面對共產黨的時候,那你是什麼結果啊?我們不希望任何戰友成爲所謂的劉胡蘭,但是我們也不能讓戰友們說一點風險你不承擔,然後你享受整個爆料革命用鮮血換來的前所未有的果實,那是不可以的。
……
還有一個,我想說的事情,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大家別老想着投資。第一重要,戰友們你們要強大,要有實力說話。還有一個,戰友們,一定不要停下你們的金手指。爆料革命沒你不行,這個路德先生說的話說得太好了,這路德先生絕對是天才,真不是一般人,你越品這個人越不是一般人。所以說,這個路德先生這話太好了,沒你不行,就差你一票。每天要轉推,像閆博士這個訪問,你一定要轉推。你看我們戰友加拿大今天的遊行,還有這個華盛頓的遊行,一定要轉。還有共產黨在香港對黎智英先生等11人的抓捕,還有耍這些流氓,一定要轉。

2020年8月15日
瑪莎女士:謝謝七哥,沒有七哥的人脈和實力,爆料革命也不可能完成的這麼好現在。然後七哥接着這個問題,我想即興提一個問題啊。那七哥剛剛說了共產主義,那在俄羅斯這個共產主義國家,那我們除了遊行之外,就是還有什麼好的方法,更有力的去傳播真相,謝謝七哥,七哥有什麼好的建議。
郭先生:謝謝瑪莎,我給你建議你幹不了啊,我給你弄個核導彈,你弄不來啊。當然了,核導彈給咱,咱也弄不了,沒用的,核導彈給咱一點用都沒有。因爲中國人啊,咱一想就是武力的,是不是?事實上今天的世界已經不是武力了。核導彈你改變不了一個人的思維,是吧。甚至核導彈連一個社交媒體的力量大都沒有。你能殺掉一個城市,你能殺掉整個地球嘛?人都滅完了,是吧。那麼今天在俄羅斯的時候,尤爲讓大家、讓我們爆料革命戰友深思一個問題。即使你擁有最大的核武庫,你不能改變人們對你國家的看法。俄羅斯跟中國和中共比,俄羅斯脫離了共產主義,把共產主義給踢出去了,拿屁給嘣到中國去了。俄羅斯偉大了嗎?沒偉大。俄羅斯得到別人的尊重了嗎?沒有。俄羅斯更有了所謂的民族優勢了嗎?沒有。二戰的時候你知道俄羅斯有多少人口嗎?你知道嗎,瑪莎?
……
就像戰友上大街抗議去,你站在大使館前,全世界都知道了,因爲有爆料革命,因爲有新中國聯邦,因爲有G-TV!你過去把嗓子喊啞了,誰知道你呀?最多大紀元、法輪功、咱們的姐妹們來給你爆一爆,輪得着你嗎?沒有你說話,你瑪莎一講,脫也沒人看你脫。脫你天天在你家脫,誰看啊?大家誰也沒看見,是吧?但是你現在脫,全世界都知道了,那還了得嗎?這就是平臺的作用,這就是網絡時代。共產黨愚蠢的豬根本不懂,還在關上門自己搞擀麪杖經濟,傻死了!虛擬經濟他竟然立數碼法,不讓老百姓玩數碼經濟,我自己玩。有這不要臉的嗎?像兩個小孩玩泡泡,哎!我發現你們都想玩,立馬全村的孩子不能玩,我自己玩泡泡。他就沒想到,你沒有觀衆了,你把那個泥能摔的多大?摔個山出來,它根本沒價值。

2020年8月29日(摘要)
遊行的戰友們出發,郭先生關照小皮匠、大衛一定要照顧招待好遊行的戰友們。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香江小哥
2 月 前

1)
Take down the China Communist Party (CCP)
#TakeDownTheCCP 
 
Apple:
https://music.apple.com/album/take-down-the-ccp/1530859183
Spotify
https://open.spotify.com/album/1Gtc991QnEqKpHe9yubi2t
 
2)
滄海一聲嘯 ( A Roar of the Vast Sea – Voice of Miles Guo)
Spotify:
https://open.spotify.com/episode/240lMJjTEA4ECwll43KZVh

0

GM99

9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