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關鍵:打贏法律超限戰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文星(一號&大衛阿波羅)

校對 文騎士

圖片來源:VOG

法律超限戰是CCP超限戰的重要一環。 CCP及其代理人利用國際組織和文明國家的法治規則,有組織地“依法”挑起事端,拖延、消耗和改變事件走向,表面上看具有合法性和正當性,實質上會擾亂國際秩序,製造社會動亂,弱化國際組織和文明國家的實力效率,影響國際格局,從而配合其它超限戰的行為,最終達到CCP控制、獨霸世界的目的。

法律超限戰涉及許多法規和慣例,一是軍事戰爭時期的國際法、武裝衝突法、懲治戰爭犯罪和相關法律,二是和平時期維護社會正常運轉的非軍事性法律,以美國而言,譬如維護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的政體架構正常發揮作用的選舉、司法、政府管理等等法律。這裡的法律超限戰主要指的是美國後者。

一、CCP實施法律超限戰的手法眾多,因國際組織和國家不同而不同,主要表現在:

1.指揮偽類向政府部門虛假舉報。 CCP指派人員混入爆料革命的隊伍後,竊取、掌握爆料革命的信息和進展,進而歪曲捏造事實,擇機向美國政府部門如FBI進行虛假舉報。

2.CCP安置在美國各類組織的沉默力量,利用內部規則,為爆料革命設置障礙,比如推特、FB等公司動輒以各種理由封掉戰友的賬號。

3.CCP投入巨額廣告費、投資許多大型基金和媒體成為股東,直接控制和影響一些公共媒體歪曲宣傳爆料革命,製造障礙等,比如拒絕、凍結戰友合法的資金轉賬。

4.以第三方身份資助偽民運分子濫訴、纏訴。譬如郭先生多次提到的郭寶勝、夏業良等偽民運分子,向法院濫訴、纏訴,藉以分散爆料革命精力等。

5.利用聯合國、WHO、WTO等國際組織的規則製造麻煩,如操縱WHO隱瞞病毒真相。

6.利用美國國會兩院的議會規則,提出有利於CCP的選舉方案和提案。

7.利用美國允許示威遊行等民主立法,資助、煽動不法分子上街進行打砸搶,破壞美國社會穩定,如前不久剛剛在許多城市上演的ANTIFA。

8.對幫助爆料革命的美國正義人士進行法律干擾,譬如對班農先生的逮捕。

二、爆料革命必須以合法的思維,採取超限的行動,來打贏CCP的法律超限戰。具體包括但不限於以下方面:

1.因為爆料革命主要是在海外法治國家進行,要以法滅共,那麼培養法律意識、適時法律維權,取得法律行動主動性來對付CCP的法律超限戰,尤顯重要。

2.必須以合法有效的手段獲取證據。因為CCP是法律超限行動,以常規或非常規手段獲得證據非常關鍵,譬如:自己有意識地保存證據、聘請律師依法取證,按照法律程序釣魚取證、臥底取證等手法,但違法獲取證據是無效的,也是危險的。

3.利用各行各業的戰友力量,獲取CCP在美國境內外進行法律超限戰的信息,預警預備。

4.利用適當的媒體平台,適時公佈CCP犯罪證據,進行輿論引導和爆料。以美滅共,需要美國的民意支持,所以輿論力量至為關鍵。除了繼續加大GTV、GNEWS等媒體宣傳力度外,更需要在美國主流媒體上大做文章,爆料真相,引導民意。

5.定期有序地組織合法的示威遊行請願活動,向美國社會展現新中國聯邦的公民新形象,不斷獲得美國政府、美國民意的關注和支持。

6.同樣利用美國國會的議會規則,合法有效地影響議員提起有利於滅共的議案,如《香港自治法案》等,為以法滅共創造條件。

7.主動出擊,依法聘請公關公司在立法、司法、行政三權部門進行合法遊說,使核心人員了解、支持爆料革命滅共。

8.主動提起訴訟。經過爆料革命的大力推動,美國司法部對CCP相關代理人提起指控,是爆料革命法律反擊戰的重要成果。

總之,CCP的法律超限戰已深入到美國為代表的文明國家的肌體血液之中,我們一方面需要以常規手段反制,一方面也要以非常規、合法有效的法律行動予以打擊。應該確信,有無數戰友的支持配合,爆料革命會同美國形成堅實聯盟,同全世界正義力量一道,打贏CCP發起的法律超限戰,滅共是必然的,新中國聯邦的國旗不久就會飄揚在華夏大地。試想一下,CCP滅亡的結局無非有二:要么CCP的首腦被斬首,要么被“活捉”,被送上國際法庭受審判,前有東條英機後有薩達姆,死法可以自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