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文件告訴你(3)各路妖魔齊上陣,欲阻簽證夢破碎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laotou

校對不動之光

6月27日,布羅伊迪向史蒂夫·溫(Person H)的配偶發短信,告知遣返郭文貴一事。布羅伊迪清楚,史蒂夫·溫是一位成功的國際商人,經常為政治活動捐款,與總統有密切的聯繫,在尋求有效的遣返文貴方面有快速的通道,並能影響總統。布羅伊迪在短信中說:“我想在明天上午與史蒂夫.溫見面,是重要的敏感事情。明天上午是否方便,或者是共進午餐?期待在酒店見到你! 向你問候!。” 布羅伊迪隨後道:“嗨,史蒂夫.溫,讓我通過短信把這個消息發給你,關於逃犯郭文貴的事情,我有許多材料要發給你。第一個是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高度敏感的時間問題是,那人在美國的簽證將於6月30日到期。關鍵是必須立即拒簽他的新簽證申請,他也必須被列入國土安全部禁飛名單…這項命令需要出自最高層,因為郭文貴與前聯邦調查局負責其私人安全事務的官員關係密切。中國國家主席在馬阿拉戈會向總統提及,他希望能遣返郭文貴。中國部長(孫立軍)會見了我,請求就遣返郭文貴之事提供幫助……他承諾送還一些被中國扣押為人質的美國公民,接受大量在美的中國非法移民,最後,在朝鮮問題上他提供了新的協助。”

6月28日,布羅伊迪在社交聚會上與史蒂夫.溫及其配偶見面。會面後,布羅伊迪與史蒂夫·溫的配偶互通了短信:“嗨,很高興今晚見到你和你丈夫,我剛剛又接到中國部長(孫立軍)的消息,他想知道郭文貴簽證的情況,因為時間很重要,簽證已經簽發了還是被我們拒絕了?我們能確認郭文貴在國土安全部的禁飛名單上嗎?中國部長(孫立軍)非常擔心郭文貴將於本週逃離美國。我希望我們能確認並將他驅逐。這對我們兩國來說,將是有極大好處的措施。中國部長(孫立軍)說他們很感謝你的幫助。” 史蒂夫.溫的配偶回答說, “這涉及國務院和國防部的最高級別,他們正在為此努力。”

6月29日,布羅伊迪和戴維斯就文貴的簽證申請情況交換了短信。布羅伊迪問:“拒絕還是接受了?”戴維斯回答說:“我不知道。”布羅伊迪:“抱歉總要生成。換句話說,每個申請人最終都會得到書面通知,是通過了還是拒絕?抱歉,也要以書面形式告知是通過還是拒簽?”。戴維斯回答:”是的。去看Wickr。”

6月30日,在關於協助驅逐外國人B(有待確認,令完成?)以及可能遣返被關押在B國(北朝鮮?)的美國公民的努力方面,戴維斯給布羅伊迪發短信,“Wickr。現在你牛了。7月4日之前完成這這事,他們會給你頒發總統自由勳章獎勵的”。布羅伊迪回答,“我會全力爭取。”戴維斯回答,“今天我們敲定第一階段的事,然後是馬來西亞總理的日期。在我們完成之前不要離開那個傢伙。”布羅伊迪回答說,“同意。”戴維斯接著說,“讓他知道——如果我們在今天下班前收到確認的拒簽信(需要工作人員來生成那封信),我們將在7月4日之前讓兩名美國人回家。在第二階段——我們可以收納60個人回中國。” 布羅伊迪回答說,“聽起來不錯。史蒂夫.溫馬上給我回電話。……通電話中。”

當天,布羅伊迪、戴維斯就文貴交換了幾條短信。布羅伊迪說:“聽史蒂夫.溫說,他對總統重複過。” 布羅伊迪接著說,”另外,普里巴斯短信告訴我,說他忙得不可開交,但挺有把握。”同一天,戴維斯回答說,“我們今天能得到簽證撤銷的證據嗎?”戴維斯後來指出,“從普里巴斯那裡?”

7月1日,布羅伊迪給戴維斯發短信,“與普里巴斯聊了很久,有空就打電話給我。” 實際上布羅伊迪沒有和普里巴斯交談,但與他交換了關於文貴簽證申請的短信。

7月2日,布羅伊迪和戴維斯交換了關於文貴及其簽證申請的短信。根據公開報導,戴維斯發短信說:“今天週日中國國家主席有一個關於北朝鮮問題的電話。他可以詢問並確認這一攬子的情況。他甚至可以說他從史蒂夫.溫那裡聽說了。”

7月3日,同樣基於公開報導,戴維斯發短信給布羅伊迪:“(總統)星期三離開華盛頓前往歐洲。”戴維斯隨後跟進:“計劃於7月5日與中國主席會晤。”

(參見司法部文件102-110)

那段時間文貴正歡實著呢,笑看那幫熱鍋上的螞蟻。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